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科幻百科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制腦權戰爭:會從科幻走向現實嗎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解放軍報   發佈者:曾華鋒 石海明
熱度263票  瀏覽325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1年8月11日 22:20


   科幻與軍事往往只有一步之遙
    勝利只向那些能預見戰爭特性變化的人微笑

    19世紀科幻作家凡爾納曾在《機器房子》奡ㄔX了坦克的設想,在《海底兩萬堙n中構思了巨型潛艇“鸚鵡螺號”。被譽為日本科幻之父的押川春浪曾創作了《海底艦隊》,設想了潛艇戰。20世紀30年代,前蘇聯科幻作家阿•托爾斯泰創作了《加林工程師的雙曲面體》,其中描寫了一種類似激光的武器,20多年後真正的激光技術才得以問世。其實,與BCI技術相關的讀腦術,長久以來也是科幻作品青睞的題材。在別利亞耶夫的《大獨裁者》堙A主人公施奈德發明了無線腦波控制裝置,從最初的搶劫銀行,到後來與世界各國軍隊較量,施奈德一次次憑借“讀腦術”戰勝了敵人。中國科幻作家王曉達的小說《波》中,空中戰鬥的制勝憑借的也是以電波幹擾使對方飛行員產生幻覺。

    美國海軍少將馬漢在總結19世紀之前人類海戰經驗後,于1890年在《海權對歷史的影響(1660-1783)》一書中提出了“制海權”思想;意大利空軍司令杜黑在總結20世紀初人類空戰實踐後,于1921年提出了“制空權”思想。與此類似,美國前國防情報局局長格雷厄姆中將,在總結1957年蘇聯衛星升空之後的美蘇外空軍備競賽基礎上,憑借戰略家特有的前瞻理性,于1982年出版了《高邊疆:新的國家戰略》一書,正式提出了“制天權”思想。

    從馬漢的“制海權”、杜黑的“制空權”到格雷厄姆的“制天權”,再到如今熱極一時的“制網權”,在科技進步與軍事需求的雙輪驅動下,軍事對抗的疆域從一維戰場延伸到了多維戰場,從自然戰場拓展到了技術戰場,從有形戰場進化到了無形戰場。今天,具有科幻色彩的BCI技術,大多仍處于實驗室探索階段,真正投入實際應用的也僅限于為殘障人員提供生活輔助,檢測高危作業人員的大腦疲勞,以及在電子遊戲中用于實時交互控制等方面。在軍事應用方面,也仍限于提高模擬訓練的效果,增強軍事訓練的對抗性,以及輔助對武器裝備進行控制,如利用腦電和肌體協同控制以提高戰鬥機飛行員的快速反應能力等。更何況,BCI技術的軍事應用還涉及到復雜的戰爭倫理問題,對此,美國學者喬納森•莫雷諾在其著作《制腦權戰爭:腦科技研究與國家安全》一書中也進行了充分的探討,顯然,這將影響到BCI技術的軍事應用前景和未來軍事變革走向。

    然而,有關技術進步與軍事變革,曾被譽為“哲人與將軍”的革命導師恩格斯說過一句名言:“一旦技術上的進步可以用于軍事目的並且已經用于軍事目的,它們便立刻幾乎強制地,而且往往是違反指揮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戰方式的改變甚至變革。”基于恩格斯的判斷,再考慮到戰爭倫理一直滯後于戰爭實踐,且在軍備控制方面只有“軟約束力”的問題。因此,伴隨著全球范圍內腦科技研發的突飛猛進,以及整合納米科技、生物科技、信息科技和認知科技的“聚合科技”(NBIC)的快速發展,不管未來世界新軍事變革是否將圍繞“制腦權”而展開,從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署(DARPA)的相關資助動向來看,盡早做好未雨綢繆的準備絕非杞人憂天,因為在軍事領域,正如“制空權”之父杜黑所言:“勝利只向那些能預見戰爭特性變化的人微笑,而不是向那些等待變化發生才去適應的人微笑。”(曾華鋒 石海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