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28大廈(全書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406票  瀏覽1830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7月03日 22:47


 

第十一部:怪異經歷再次發生

    王直義搖著頭:「對不起,我正想說,我只能帶衛先生一人前去。」

    白素又向我使眼色,我的自信心太強,我想,王直義多半是將小郭囚禁在一個甚麼
地方,當然,我一個人跟他去,可能有危險,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寧願去冒
這個險。

    所以,我來到白素身前:「不要緊,我實在需要見一見小郭!」

    白素壓低了聲音:「我有一個感覺,覺得從來沒有一件事,再比這次更詭異!」

    當白素壓低聲音對我說話的時候,王直義向外走了開去,欣賞著壁上的畫。我猜他
不會有心情在這種情形下欣賞藝術品,他只不過是不想聽我們的交談,故意避開而已。

    白素那樣說法,不能單說是她的直覺,因為事情本來就極度詭異。

    我問道:「你的意思是,我會有危險?」

    白素握住了我的手,苦笑著:「我也說不上來,不過,小郭在甚麼地方,他的失蹤
充滿了神秘,現在你要去見他——」

    她講到這堙A停了一停,我也不禁有點動搖了起來,的確,小郭在甚麼地方呢?小
郭是一個具有高度應付困難環境能力的人,但是他失蹤了那麼多天,而毫無音訊。

    那也就是說,他鬥不過令他失蹤的力量。

    王直義說要帶我去見小郭,當然,我有可能遭到和小郭同樣的命運,那麼,我是不
是有能力擺脫這個力量的束縛而逃出來呢?這實在是需要鄭重考慮的問題。

    我呆了一會,才道:「這件事,完全是由小郭起的,我想我不應該放棄能見到他的
機會!」

    白素皺著眉,忽然大聲道:「王先生,為甚麼你不能帶我一起去?」

    王直義轉過身來,攤著手,現出一種極其無可奈何的神情,道:「事實上,我只不
過指路,連我自己都不能去!」

    白素立時道:「那究竟是甚麼地方?」

    王直義的回答,簡直是令人氣憤的,他竟然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而我的確生起氣來:「這是甚麼意思,開玩笑?」

    王直義搖頭道:「不,你可以見到郭先生的,或許,還可以見到那位羅先生。」

    我經歷過的稀奇古怪的事情,也可以算不少,但是,現在我望著王直義,一時之間
,不如說甚麼才好。

    王直義臉上那種無可奈何的神情,正在加深,加深到了長嘆一聲的地步:「老實說
,你到了那地方之後,根本無法保證你一定可以回來!」

    他請到這堙A頓了一頓,在我和白素的極度驚訝之中,他又道:「這也是我為甚麼
只讓衛先生一個人去的原因。」

    我本來已經覺得驚訝,我的腦中,更亂成了一片。王直義這樣說,是甚麼意思呢?
如果他有惡意,他所謂「到那地方去」,是有另一種惡意的含義的話,那麼,他何必告
訴我呢?

    從他的神態來看,他那樣坦率的說法,所講的全是事實,但是,那究竟是甚麼意思
呢?

    這真令人費解之極!

    一時之間,我們三個人全不出聲,屋子中很靜。過了很久,還是白素先開口,她的
神態很鎮定,聲音也很平靜,她對我道:「既然有那麼一個古怪的地方,就算冒著不能
回來的危險,你也應該去一次!」

    白素的話,直說到我的心坎之中,我是一個好奇心極度強烈的人,而王直義的話,
又說得如此神秘,儘管他說不保證我能回來,但越是這樣,我越是要去!

    我已經下定決心要去了,我道:「請你等我幾分鐘,我跟你去。」

    王直義的神情,略帶一點驚訝,我向白素作了一個手勢,我們一起上了樓。

    到了樓上,我在書房之中,取了一具小型的無線電對講機,在手中拋了拋,放進了
口袋之中,然後才道:「你明白了?我會隨時和你聯絡!」

    白素點了點頭,我立時下樓,伸手拍著王直義的肩頭:「好,我們走吧!」

    白素也跟了下來,我和王直義來到門口,轉身向她揮了揮手,她也向我揮著手。

    白素真是一個了不起的女人,或許這時她的心中,焦急得難以形容,但是至少在表
面上看來,她極度鎮定,而世上實在很少女人,能夠在丈夫去一個可能回不來的神秘地
方之際,仍然這樣鎮定。

    我和王直義一起出了門,他道:「用我的車子?」

    我反正已帶了無線電對講機,在十哩的範圍內,可以和白素隨便通話,而且,我估
計不會出本巿的範圍之內,所以我立時道:「沒有意見。」

    我們一起上了他的車子,由王直義駕車,一路上,他並不開口說話,不一會,車子
已經上了一條斜路,我不禁奇怪起來。

    這條斜路,我十分熟悉,那就是通到那幢大廈去的斜路!當日,小郭帶我來看這幢
大廈時,以及我以後好幾次來的時候,全是經過這條路來的!

    王直義帶我到這堥荂A是甚麼道理?難道小郭和羅定,還在這幢大廈之中?

    在我的疑惑,還未有結論之前,車子已經停在這幢大廈的門口。

    停了車之後,王直義道:「請下車!」

    他一面說,一面自己也下了車,我跟著他一起走進了那幢大廈的大堂。

    自從這幢大廈的原來管理人陳毛,神秘地死在天臺之後,我還沒有來過,這時,或
者是由於心理作用,一走進靜悄悄的大廈大堂,我就覺得有一股陰森之氣,逼人而來,
我忍不住道:「你帶我到這堥虓F甚麼?小郭在這幢大廈內?」

    王直義回答的話,更是令人莫名其妙了,他道:「也許是!」

    我提高了聲音:「甚麼意思?」

    在那時候,我已經在提防著可能有鯊魚或是他手下打手,突然從樓梯間衝出來,可
是從那種寂靜的程度來看,整幢大廈之中,顯然只有王直義和我兩個人。

    王直義道:「你很快就會明白了,現在,你可以單獨啟程了!」

    我瞪著眼道:「由哪條路去?」

    王直義來到那電梯之前,按了按掣,電梯門打了開來:「由這堨h!」

    我陡地一征,在那剎那之間,我覺得自己多少捕捉到了一點甚麼了。

    所有的怪事,全在這幢大廈中發生,這種說法,比較籠統一點,正確的說法應該是
:所有的怪事,全是在這幢大廈的電梯中發生的,首先是羅定,接著是小郭,現在,是
我!

    我望著敞開的電梯門,心中有點猶豫,並沒有立時就跨進電梯去。

    王直義望著我,他苦笑了一下:「其實,我並不堅持你去,不過,要不是你自己去
的話,我的解釋,你決不會滿意,而且,你也永遠無法明白事情的真相。」

    我仍然站在電梯門口,我正在思索,他這樣說法,究竟是甚麼意思。

    王直義又道:「要是你不想去,那麼就算了,不過,也請你再也別管我的事!」

    我冷笑了一聲,我知道他是用話在逼我,我道:「誰說我不去?」

    我一面說,一面已跨進了電梯。和普通的自動電梯一樣,一有人跨了進去,電梯的
門,就自動合攏,在門合攏之際,王直義在外疾聲道:「請你記得那地方的詳細情形,
我希望你能回來!」

    當電梯的門完全合上之前的一剎那,我發現他的神情很是焦切。

    我立時感到,電梯在向上升。

    可是,當我抬頭向電梯上的表板看去時,所有的燈全未著,我無法知道自己已升到
了哪一樓。

    我立時記起了羅定所說的,他在這個電梯中的遭遇,我的手心,不禁有點冒汗。

    我並不是第一次乘搭這架電梯,在開始的一分多鐘之內,情形和上幾次,也完全無
異,除了那一排小燈完全不亮以外。

    可是,在兩分鐘之後,情形卻不同了!

    電梯顯然還在向上升著,但是就時間來說,它早已應該到頂樓了!

    然而,電梯還在向上升,不斷地升著!

    羅定所說的情形出現了!

    自然,當日我在樓下大堂中,等候小郭上去拿他遺失的手錶,等了那麼久,也正是
這種情形!

    那也就是說,兩個失蹤者,羅定和小郭他們經歷過的情形,現在正由我親身經歷著


    我可以料想得到羅定和小郭兩人當時的慌張和恐懼,因為這時,我對於這種情形,
知道了已有很多天,也假設自己在這樣的情形之下不只一次,可是,我仍然感到了一陣
難以言喻的恐懼。

    電梯向上升著,任何一個在城市生活,而又在日常乘搭電梯的人,都可以肯定這一
點,時間已經過去了五分鐘,可以說,世界上還沒有一幢大廈有那麼高——電梯上升了
五分鐘,還沒有到頂!

    電梯還在繼續向上升,可以說,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了甚麼(其實,當然是為了內
心的恐懼。),我陡地大聲叫了起來。

    我不斷地叫著,大約又過了十分鐘,電梯還在向上升著——那時候,我心中的恐懼
,到達了另一個難以形容的頂點,我大聲叫道:「王直義,你要將我送到甚麼地方去?


    當然,我得不到回答,而電梯還在向上升,我心中亂到了極點,我開始安慰自己,
不要緊的,羅定和小郭,他們曾經歷了如此可怖的電梯不斷上升,不是終於全下來了麼


    那麼,我至多也不過虛驚一場而已。

    當我那樣想的時候,我漸漸鎮定了下來,而電梯還在不斷向上升著,大約自我進了
電梯起,至少已經有十五分鐘之久!

    我吸了一口氣,電梯還在繼續上升,我用力敲打著電梯的門,希望它能夠停下來,
可是電梯還在繼續不斷地上升。

    那實在是令人瘋狂的,一幢沒有人居住的大廈,一座不斷上升的電梯,只有一個人
,被關在那電梯之中。我幾乎每天都乘搭電梯,但直到這時候,我才發現這個將人在一
條直上直下的水泥管道之中,提上吊下的鐵箱子,原來竟如此可怕!

    我取出了一柄小刀,旋開了幾隻螺絲,我這樣做,可以說完全沒有目的,或者是在
我的潛意識之中,迫切地希望這架電梯,快一點停下來,所以才有這樣的破壞行動。

    那幾枚螺絲,原來是固定電梯壁的鋁板的,我一口氣弄鬆了七八顆,一塊兩呎寬的
鋁板,鬆了開來。

    當這塊薄薄的鋁板跌下來之際,我真正呆住了!

    我看到了鋁板之後,極其複雜的裝置,我完全無法說出那是甚麼,我所看到的是一
層又一層的印刷電路。我對於這一方面的知識,不是很豐富,但是我也可以知道,那麼
多電路,足以裝置一座大型電腦!

    而這只不過是一座電梯!我可以肯定,那不是一座電梯,因為一座電梯,決不需要
如此複雜的裝置。然而,那不是電梯,又是甚麼呢?它正帶著我不斷在上升!

    我呆呆地望著那些裝置,又進一步發現,電梯的三面,全有同樣裝置,如果說,那
是一具十分奇特的機器,那麼,我正是在這具機器的當中!

    我試用小刀,去碰一束極細的,顏色不同的電線接觸點,有一蓬細小的火花,冒了
出來,發出「拍拍」的聲響。

    由此可以證明,這部複雜的機器正在啟動著。

    我後退了一步,又大聲叫了起來。這一次,我只不過叫了幾聲,電梯突然停止了!

    在經過了如此長時間的上升之後,突然停了下來,給人以一種十分異樣的感覺,我
連忙轉向電梯的門,完全像是普通的自動電梯一樣,而門一開之後,也就看到了穿堂。

    我急不及待衝了出去,在一個這樣古怪的機器之中,被困了那麼久,再見到了熟悉
的大廈穿堂,那當真像是萬里遊子,看到了親人一樣的親切。

    我扶住了牆站定,不由自主地喘著氣。

    我不知道何以心中會感到如此之恐懼,算來實在是沒有甚麼值得害怕的,雖然電梯
不斷上升至少有二十分鐘之久,但是,我還是在這幢大廈之中,又有甚麼可以害怕的呢


    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自然而然,鎮定了下來,轉過了身,我看到,電梯的門,已
經關上。

    王直義說我可以見到小郭,但是我現在還在這幢大廈之中。

    要是小郭一直在這堛爾隉A他為甚麼不離開這埵^家去?是不是有甚麼人在阻止他


    我定了定神,已經有了應付最惡劣的打算,是以我的聲音很鎮定,我大聲道:「有
甚麼人在這裡,可以出來和我見面了!」

    我的話才一出口,就聽到「拍」地一聲響,一扇門慢慢地打了開來,那扇門開得十
分慢,簡直就是恐怖電影之中,有甚麼神秘人物就快出現一樣!

    我盯著那扇門,整扇門終於全打了開來,我看到了一個人,站在門口,望定了我!

    那是羅定!

    突然之間看到了羅定,那多少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說甚
麼才好,羅定的面色,十分蒼白、可怕之極。

    他口唇顫動著,但是在開始的半分鐘之內,他完全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來,直到半
分鐘之後,他才喃喃地道:「你也來了!」

    我正在猜測他這句話的意思,準備回答他之際,突然在我的身後,又傳來了「啪」
地一下開門聲,當我立時轉過身去,我呆住了!

    的確,在我的身後,又有一扇門打開,一個人站在門口,正是小郭!

    一看到了小郭,我不禁又驚又喜,我立時叫了他一聲,可是他沒有立時回答我,我
急急向他走去,來到了他的身前,我才發現他的面色,也極之蒼白,而且,他的神情之
中,有極度的茫然。我從來也未曾在小郭的臉上,看到過這樣的神情。

    但是,我要問小郭的問題實在太多了,一到了他的面前,我就道:「小郭,怎麼回
事?你為甚麼一直留在這堣ㄕ^去?」

    我這樣問他,是因為我感到小郭和羅定這時的情形,實在不像是有人看守著他們,
不讓他們離去的樣子。

    小郭現出了一個十分苦澀的笑容,並不回答我的問題,只是道:「你來看!」

    他向我招了招手,我回頭向羅定看了一眼,羅定仍站在那門口,一動也不動,同樣
有著失神落魄的神情。

    我不知道小郭叫我進去看甚麼,而我心中的疑惑也到了頂點,我決定暫時不理會羅
定,先和小郭進去看看再說,因為小郭甚麼也不說,只叫我進去看,他一定有甚麼很特
別的東西讓我看。

    小郭一面說著,一面向後退,我跟了進去,進了那扇門一看,我不禁大失所望。

    我以為一定有甚麼極其特別的東西,但是,卻甚麼也沒有,進門之後,只是一個普
通的居住單位,空的。

    我呆了一呆,立時向小郭望去:「你叫我看甚麼?這堿し礞]沒有。」

    小郭的動作十分奇怪,他雙手抱著頭,退到了牆角,靠著牆,慢慢地坐了下來,接
著,伸手向通向陽臺的玻璃門,指了一指。

    他雖然甚麼也沒有說,可是看他的動作,我自然可以知道,他叫我到外面去看看。

    我心中仍然充滿了疑惑,不知道外面有甚麼特別的東西,因為透過玻璃門,我完全
可以看到外面的陽臺,一點也沒有甚麼特別。

    我略呆了一呆,走了過去,推開了玻璃門,來到了陽臺上,一踏出了玻璃門,我就
呆了一呆,現在,我是站在一幢大廈的陽臺之上。

    這幢大廈有二十七層高,假設我是在其中最高的一層,那麼,我站在陽臺上,向下
望去,應該可以看到一點甚麼東西呢?

    我所能見到的,自然是城市的俯瞰,是小得好像火柴盒一樣的汽車,蟻一樣的行人
,和許多許多其它的東西。

    可是這時,我向下看去,甚麼也看不到。

    那是真正的甚麼也看不到,我所見到的,只是茫茫的一片,那種茫茫一片的情景,
實在很難形容出來。我可以肯定的是,那決不是有濃霧遮住了我的視線,而是在我目力
所能及的地方,本來就甚麼也沒有。

    我突然感到了一股寒意,不由自主,發出了一下呼叫聲來。

    這種茫茫一片,甚麼也看不到的情景,我從羅定的敘述之中得知過,但是聽人說起
來是一回事,自己身歷其境,又是一回事,我完全被這種情景所震懾,以致我在轉身過
來時,發覺自己的肌肉僵硬。

    我看到小郭仍然蹲在牆角,我勉力定了定神,走進屋內,大聲道:「小郭,這是怎
麼一回事?我們究竟是在甚麼地方?」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