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周潤發影帝光芒背後的滄桑風雨


發佈: 2010-9-14 10:48 | 作者: hpek | 來源: MySky科幻網
注意:如果文中出現『*** Hidden to visitors ***』字樣,請轉至論壇瀏覽或下載。




xin_35309071310158751625725.jpg



周潤發祖籍廣東寶安,先輩於1889年遷居香港。1955年5月18日周潤發生於香港西南面的南丫島。父親周容允,母親陳麗芳。兄妹四人,周潤發在家裡排行老三。關於周潤發的出生,曾有這樣一則傳聞:周潤發的母親陳麗芳,是個標准的戲迷,懷著周潤發的時候經常去南丫島戲院看戲。有一次,台上正好上演粵劇武生戲,陳麗芳正看得津津有味,忽聽得台上一陣吆喝悲情萬丈,入戲太深的陳麗芳動了胎氣,於是小周潤發便在戲院裡呱呱墜地。當然這只是傳聞而已,是一些好事之人後來對周潤發天才演技的隨意揣測。然而在2002年夏天,周潤發在加拿大剛度過四十七歲生日,突然冒出來一個馬來西亞冒牌阿媽。據當時的馬來西亞報紙報道,一位葉姓老婦越洋尋子,聲稱周潤發是她在大馬所生的兒子。

    這位越洋尋子的馬來西亞老婦在當地會見媒體,表示周潤發是她的第三個兒子。當年因為家中貧困,兒子無法養活又得不到照顧才將周潤發送給周氏夫婦作養子。周潤發的母親陳麗芳聽說這件事即哈哈大笑起來,對周潤發的母親來說,爭子事件是個天大的笑話。她笑著說:她說是就是嗎?讓人相信都難。兒子怎可以亂認?就發媽的照片所見,發媽不單與周潤發像復印機復印似的,甚至兩母子有一致的笑容,看來周潤發的招牌笑容是遺傳自母親的。發媽對此並不介意,並實事求是地說,周潤發當年是在贊育醫院出世的,原本她在南丫島待產,但由於胎兒太大了,醫生怕有危險便讓她在贊育留醫。發媽在贊育住了一星期才生出周潤發,她說周潤發是超級寶寶,出生時重八磅,當時整間醫院都知道有個肥仔出生,並且有出生證明為證。

    盡管如此,發媽還是很同情她說:我懷疑她(葉婦)可能真是不見了兒子,年紀大了憶子成狂有妄想症。又見我家發仔能干又有錢,所以想認發仔當兒子!當然這只是後來發生的有趣的小插曲之一,據某媒體報道,有人竟然冒充周潤發的兄長尋求相認,也許冒充者也是周潤發的瘋狂迷戀者。廣東百越之地古風猶存,人們參佛敬神講究風水而崇信易經。小發仔出生後不久,父親便請來了一位算命先生。算命先生一見孩子,頓時露出驚喜之色連連說,孩子的面相是有福之人,而且一雙腿比一般的孩子修長,將來必是闖天下成大器的人。周潤發的父母深信不疑,粵諺有雲:不怕生壞命,就怕改壞名!所以每當長輩為孩子命名,必擇其吉利的。起個什麼名呢?父親周容允隨口說出了一個字:發!算命先生接著說:閏三月(農歷)出生,閏月始發!就叫周閏發吧!

    先生又仔細推算,這孩子命裡缺水,就在閏字旁再加上三點水成了潤發。名字定下來家人甚是歡喜,當時誰能想到多年之後周潤發這個名字會傳遍全世界,成為眾多華人心目中的英雄,也成了某些好事者的研究對像。若干年後,當周潤發初入影視圈僅用六七年時間便在香港影視界如旭日初升迅速竄紅,很多人甚至很多媒體都認為他的成功跟他取了個好名字不無關系。什麼周圍滋潤所種植的花草,哪裡有不茁發之理,尤其是妙在姓周。此外還有一點,得滋潤而茁發的,當然是農作物,而周潤發卻又正是農家子弟出身,有些環境烘托,益發如錦上添花了!這些說法比比皆是。可是話雖如此,改個好名字而潦倒終身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否則世上哪裡會有窮人?而後來周潤發每每遇到有人這樣說,便自我調侃,把自己的名字解釋為;饅頭泡在稀飯裡的粥潤發!

    或許正是由於周潤發這種謙遜而詼諧的解釋,闡明了一個樸素的人生觀,他也是曾吃過很多苦頭,才得拔開雲霧見青天。周潤發的乳名細狗,在廣東話裡就是小狗的意思。細狗小時候住在南丫島,是個土生土長的鄉下人。在孩提時代,他與爸爸媽媽哥哥姐姐和妹妹,同在一個村落裡渡過了十多個貧寒的春秋。這個村莊給他以後的演藝生涯帶來了非常深刻的影響。他的童年生活與南丫島上的其他孩子沒什麼兩樣。細狗六七歲時,便開始隨哥哥姐姐到山上放牛,到田間幫媽媽拔草,有時也幫著賣些茶果糕點。那時生活很簡單,一塊鹹蘿蔔幾塊豬油渣就吃一碗飯,在白米飯的碗心挖個洞,倒些油進去好好吃完又是一餐。雖然窮不過卻窮得很開心。

    細狗的父親周容允是個海員,常年漂泊在外,每年只回家一兩次,因此周潤發對父親當時的印像並不深刻。唯一記得比較詳細的,就是他幼年時常盼著父親回來。因為父親每次航海歸來,會帶回大包小包的糖果和玩具。當擁有這一切時,周潤發在小夥伴面前會顯得異常得意。逐漸地細狗成了孩子王。年少的他十分調皮,經常愛捉弄人,那時沒有電視收音機供人們娛樂,又沒有電燈,只能用火水燈照明,孩子們僅有的娛樂是捉金絲貓、打雀仔、捉青蛙等。最有趣的是細狗趁有人到他們特設的茅坑如廁時,便偷偷地點燃事先埋好的爆竹,炸得那人滿身污穢又走不動甚為尷尬。然後一群孩子們便手舞足蹈,一邊做著鬼臉一邊哈哈大笑。也許周潤發日後在影視上豐富的面部表情就是此時造就的。

     南丫島在每年的天後誕辰日都會有粵劇演出,細狗與一幫小夥伴就會偷偷跑到棚子底下,然後用竹竿頂起台上的地氈,干擾台上一班演員興致勃勃全神貫注的演出,結果被發現了追著他們來打,雖然每次他都成功跑掉,但總是嚇得兩腳發抖。等人家演出結束了,帝王將相才子佳人飄然離去,卻把曾經歌舞弦樂過一番的戲棚留下了,留給細狗他們這幫頑皮的孩子當作操練場和演武廳,一次次上演自編自導的孩兒戲,打滾撒瘋玩個痛快。直到家長跑來喊他們吃飯,他們才肯戀戀不舍地收兵回營!周潤發與電影結緣,也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在南丫島,他看了第一部電影。盡管當時周潤發壓根兒未曾想過有一天自己會出現在銀幕上,更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紅遍全球。他看的第一部電影的名字叫《白骨陰陽劍》,乃是電影早期的黑白片,是在露天的場地上播放的。

    想不想當神仙啊?想當神仙就來看電影啦。坐在那不用動,想看什麼有什麼,享神仙清福羅!看場電影等於當一回神仙,這豈不是破天荒的事!細狗他們幾個小頑皮也跟著起哄,看白骨修煉成精,變成靚女飛檐走壁雙手舞劍,殺起仇人來不費吹灰之力,唰一道白光,仇人的腦袋就落在地上還滾上三滾。但孩子畢竟是孩子,雖然也對電影痴迷,也不過是看個熱鬧。而且經常控制不住自己,趁人不注意就爬上戲棚,跳到電影銀幕的前面,學著電影裡面的人物動作擺出架勢,做幾個鬼臉嘶殺喊叫幾聲,他們的胡鬧干擾了電影放映機正常放映,一次次被觀眾們罵下場來。細狗也並不介意,仍是屢教不改。直到電影演完人群散盡,他才極不情願地回家。此時,周潤發對電影有了朦朧的戀情。


xin_3630907131015250197226.jpg


    轉眼到了讀書的年齡。因為當時還沒有幼兒園,細狗第一日上學就是小學一年級。上學第一節課老師點名,他只知道自己叫細狗,不知道周潤發是誰就沒有應聲。直到同學們哈哈大笑,他才知道是笑自己。天性頑皮好動的細狗對於讀書似乎不大感興趣,念一二年級時還沒有那麼懶,到了三年級,他就變成一條飽蛇了。不止是經常不交作業,在課堂上與老師作對,更上了逃學癮。有次因為逃學到鄰村替人家整理雞棚,忽然看見學校的班主任,帶著一個校工四處尋找他,嚇得他飛快地逃竄跑掉,幸運的是沒有被抓住,但到了第二天上課難免被體罰,尤其是又被同學們譏笑一番。周潤發小時候,一家人在南丫島過著田園生活,雖然不富裕但也還算過得去。有一年,因為天氣干旱又引發了豬瘟,人們種的瓜果蔬菜,缺水灌溉無法生長,鄉親們生活越來越艱苦了。

    周潤發全家也只好遷居到香港島居住,原有的田園房舍全都放棄了。周潤發第一次到繁華的香港島整晚睡不著,見到噔噔噔(電車)後,興奮了足足一個月。一家人開始寄居在(石本)蘭街的阿婆家。周潤發在南丫島逍遙慣了,到了(石本)蘭街自然很不習慣。以前在島上要大小便隨地解決,但當時的(石本)蘭街沒有廁所,要坐痰盂,就是倒馬桶的那種,周潤發最怕的就是這件事,不管怎麼說也是小男子漢極愛面子,實在不願意端著痰盂滿街走。周潤發就成天穿過幾條街去上公廁,一去就一個多鐘頭,其實他是出去玩,玩夠了才返回阿婆家。阿婆是廣東東莞人,喜歡大聲嚷著數落他,他稍有不軌就會引來阿婆一頓喧囂,不過照樣管不住他。後來周潤發的哥哥姐姐都找到了工作,媽媽也找到了給人家當佣人的工作,這樣全家都掙錢才得以安定下來。

    媽媽因為沒有時間照顧他,又怕他學壞,便送他到調景嶺一所寄宿學校念書。12歲的周潤發第一次離家開始獨立生活。那些日子裡的周潤發可謂男兒有淚天天彈。成名後的周潤發回憶兒時情景笑道:我最怕被人笑,總是趁著洗臉的時候哭,讓人分不清是淚還是水!他還不無得意地說:那時候自己洗衣服,好干淨的。當時阿媽給我錢交學費,我總是將錢放進襪底,進了學校大門才拿出來,因為有很多人敲詐小學生的!每逢媽媽換東家,周潤發便要轉往雇主家附近的學校就讀,經常因轉學而留級,所以周潤發說自己的小學階段念來念去總也念不完。周潤發在調景嶺學校呆了不久又轉入其他學校。東奔西走在童年中便成為家常便飯,在他以後的演藝生涯更是如此。

    周潤發後來回憶道:我在好多學校讀過,由南丫島小學讀到民權子弟學校,那是一所左派學校,暴動那陣學校裡亂石橫空,家裡人好怕,就把我從極左送到極右,去調景嶺寄宿,又去一所威靈頓飛仔學校,然後又轉到一所在北帝街那裡的廖創興學校!然而事實上無論在哪所學校,周潤發都是不喜歡讀書,以致他的老師在回憶起調皮搗蛋學生時也評價說:周潤發成績普通,屬頑皮一類!細狗即使這樣頑皮,母親陳麗芳還是十分寵愛他,原因是細狗是遠近聞名的孝子。在南丫島時,周潤發知道家中經濟困難,除了主動幫母親干活之外,從來不獅子大張口向母親要零用錢。那時細狗每天只有三毫子零用錢,兩毫子用來買維他命牛奶,一毫子用來吃魚蛋。與其他的小朋友不同,他更多的零用錢是靠自己想辦法賺來的。

    他有時幫人家賣汽水,賺點錢就吃碗面。他與同班夥伴們,都擅長自制類似老鼠籠的陷阱,捕捉斑鳩,然後以十元八元一只賣給村民佐酒。他也常用小蝌蚪作誘餌,在山澗捉雞,用蚯蚓釣螗虱,可賣便賣,賣不了就帶回家交給母親燒菜。然後一家人吃一頓美食,每到此時,周潤發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上中學後他每年暑假都去打工,在電子廠負責電路板安裝和包裝,周潤發後來接受媒體采訪時說:我現在視力不好就是那時得來的,不過每個暑期賺兩百多元,前後交了五個女朋友,收獲還算不錯!學生時代生活的艱辛,更容易使他早早地懂事、孝順起來,早早地感到一種責任感,使他的笑容更具有陽光氣息,更平和通達。也為周潤發的成長和演藝成就奠定了扎實的基礎。

    香港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成名的演員,很多都是窮苦人家出身,而周潤發是他們當中最出色的一位。從最初的細狗到人見人愛的發仔,再到備受香港演藝界尊重的發哥,周潤發可謂經歷了一個不平坦的過程。或許正因為家庭的貧困,才磨煉出了細狗不屈不撓的精神和開朗的性格;或許正是因為父母的勤勞善良,才培養出一位處世穩重、重情重義的周潤發!或許正因為出身於社會底層,才有了盛名之後,甘願大部分時間隱身於媒體娛樂圈之外,淡泊世事的周潤發。所有的磨礪讓周潤發成為影迷眼中代表著理想智慧、俠義與不可超越的化身,造就了他一身的王者之氣!2002年12月,周潤發應母校南丫島北段公立小學的邀請,出席第一屆校友會執行委員會就職典禮,更獲學校頒發聘任書,正式成為校友會的終生榮譽會長。

    那天周潤發獨自搭船返回南丫島,往學校途中,街坊鄰居紛紛與他熱情打招呼,還以十分親切的口吻向他大喊:“細狗,你又返來呀!”相熟的街坊都是這樣稱呼他。周潤發則以他那特有的笑容和爽朗的笑聲回應這些老朋友,周潤發甚至還充任導游,向記者介紹南丫島風光。周潤發返回母校,立即被一群家長包圍索取簽名,他又忙於跟很久不見面的老師及校友握手打招呼。周潤發在台上致辭時說,自己以前很頑皮經常逃學,結果老師要見家長。更借此勸吁各位小朋友不要學他。見到台下小朋友不停地嘰嘰喳喳講話,周潤發幽默地笑道:喂,你們不要這麼吵好不好啊!給點面子啦,怎麼說也是國際巨星在發言啦!之後周潤發用普通話向學生們訓話。


xin_3730907131015218669628.jpg


    對於重返母校,有媒體問周潤發有什麼感覺呢?他意味深長地說:好像是昨日發生的事!他表示其實也並非很久沒有回母校,幾個星期之前剛來過一次;而且每年他都會返回南丫島拜山祭祖,一年最少來學校兩次。當問到當上榮譽會長有什麼工作,他笑言這只不過是個頭銜而已,不過若校友會有什麼活動,他都會出席的。周潤發稱政府曾撥捐一千五百萬與母校,現在母校較以前很不同了,有很多不同國籍的小朋友,已經變成了國際學校!另外有人問,以前有沒有人找過他當村長呢,他說不會了,做村長要花太多時間,做很多工作的。不過他一直考慮退休後返回南丫島長住,在自己的家鄉感覺會很舒服。2004年10月,周潤發接受香港商台馮志豐《講古星期天》節目的訪問,他興致勃勃地暢談自己在南丫島生活的趣事及感受。

    表示事務繁忙的他,現在也經常回南丫島探訪老朋友。他稱最懷念在南丫島耕種的日子,看著稻田豐收感覺很舒服,那份自力更生的感覺非常好;但近些年很多村民紛紛離開土地,致使農田荒廢。周潤發呼吁政府應將農田規範起來,讓喜歡耕種的人使用,不要用來建高樓大廈;還有新界很多牛被遺棄四處游蕩。他目睹此情景,感覺很是凄涼。遙想當年,周潤發讀到中學三年級的時候,父親積勞成疾一病不起,家裡再也沒有能力供他繼續上學,他便過早地踏入社會尋找工作。在從事演藝工作之前,周潤發一直生活在社會底層,僅他干過的職業,就有商行侍役電子廠童工、酒店服務員、郵差和照相器材售貨員等等,可以說五花八門,各種艱辛都經歷過!

    周潤發接受某媒體采訪時,回憶說:我初入社會,哥哥托朋友介紹,讓我在美麗華酒店當BOY!周潤發一向很少提起這些經歷,但後來他已功成名就,就不怕說出來。因為有了自尊,當然可以洗掉昔日的自卑感。當BOY就是僕役小廝。他負責的是拿顧客的行李送到房間,或者是把行李由房間拿到門口送上汽車。這個工作本來是有小費可以賺的。記得若干年後,在周潤發榮膺第二十屆金馬獎和第三十屆亞太影展影帝時,他坦然向媒體第一次披露了這段往事。周潤發這段痛苦而又難以忘懷的經歷,令當時的新聞界大為吃驚。而當周潤發講述時,卻一直面帶笑容毫無沮喪之意,但想像之中,被炒魷魚的周潤發一定很慘。也就是在那座美麗華酒店,作為下人的周潤發承受著貧富差距帶來的折磨,這也是在浮華鎦金的香港所有處於社會最底層的人的切身感受。

    這樣一個在棚戶區生活,整天在痰盂裡撒尿,或者只能穿過幾條馬路上公共廁所的年輕人,卻在豪華奢靡的大酒店工作。人與人之間命運的巨大的落差時時刺激著他。有一天一輛超豪華的勞斯萊斯轎車停在酒店門口,鑽出來的是一位大腹便便的富商。那富商很傲慢地吩咐:把車洗洗!周潤發非常驚喜,他從來沒見過如此漂亮的車子,邊洗邊羨慕地摸這摸那。等洗完了整輛車耀眼奪目,更令周潤發驚嘆不已。跟大多數男孩子一樣,周潤發也喜歡轎車,尤其是那帶著真皮套的黑色方向盤,好像具有魔幻般的誘惑力,使周潤發的雙手開始癢癢。猶豫了好一陣子,他的手終於忍不住伸向了車門。當然他並不是想偷車而是希望像小時候見到公園裡的木馬那樣,坐一會兒過過干癮。


xin_3730907131015640363629.jpg


    沒想到車門剛拉開人還未進去,身後就猛然響起一聲炸雷:干什麼?周潤發縮回身子轉頭一看,只見領班正對他怒目而視,衝著周潤發喊道:把車門關上,把你的髒手拿開,你這種人一輩子也坐不起勞斯萊斯!冷水潑頭一般,周潤發全身冰涼,瞬間便感覺義憤填膺。他的倔脾氣上來了,又暗暗壓下去偷偷發誓,早晚有一天自己要混出個樣來,早晚有一天自己要買一輛勞斯萊斯。這一感覺是如此強烈,以至於許多年後,當周潤發成為香港電影頭號明星時,他竟然一口氣買了五輛轎車,其中就有一輛超豪華勞斯萊斯轎車。他用它把母親從鄉下接到香港四處兜風,盡情地把積郁在心中的怨恨瘋狂發泄一通。尤其是他駕車來到當年做服務生的那家酒店時,當年那個領班是目瞪口呆。

    這個領班也絕對想不到,當年的一句話,竟如此深深地刺激了一顆單純而不乏幼稚的心;他也絕想不到,當年任自己擺布的僕役小廝,如今竟紅遍天下而風光十足的周潤發。因為在他看來,一輩子做服務生的太多了,而周潤發恐怕是惟一的一個奇跡。然而功成名就的周潤發,並沒有像大多數暴發戶那樣;驕奢淫逸一發不可收拾,變得牛氣衝衝頤指氣使。周潤發雖然一口氣買了五部汽車並沒有請司機,只有他一個人玩五輛汽車。許多社會名流都是窮苦出身,一朝發達就迫不及待地或是買豪華汽車招搖過市,或是買了大洋樓享受一番,差不多也是這種心態。周潤發的揮霍適可而止,完全是受了母親的影響。周潤發的媽媽十分節儉,到他當上影帝後家中都不肯請佣人,不肯請司機。

    周潤發的媽媽甚至說:如果你要請佣人,不如把佣人錢給了我!周潤發非常孝順,也就不敢違背母令!周潤發說:母親是耕田出身,平時節省慣了,不該節省的也節省,每天到菜市場買菜回來,那種紅色的塑料袋,她也舍不得丟,洗洗干淨收藏起來,那些綁魚的水草,她也收藏起來,堆滿了床底下,像寶貝似的不肯丟掉,我叫她丟就發火,不准我碰她的東西。那些舊衣服,就剪碎做拖布,也舍不得買拖把,有一回我看不過去,到超市買了幾條毛巾回來做洗碗布,她一看賬單就當堂肉疼說,她洗臉的毛巾也不及洗碗布貴啊!我花錢從來不敢告訴她,免得她老人家肉疼,她一輩子做慣工作,如果家裡請了佣人,說不定佣人整天坐著享受,我媽媽要伺候佣人呢!大家聽了哈哈大笑。

    但仔細一想,哪個女明星要是嫁給周潤發,肯定婆媳不和,除非娶了一個不是明星的普通鄉村女子,比她的婆婆更節省,那才是婆婆心中的好媳婦。這種猜想後來完全應驗在周潤發的前妻余安安身上,這是後話暫且不表。因為周潤發的媽媽太像每一個中國人的媽媽,菩薩心腸相夫教子、勤勞節儉善待每一種事物,既物盡其用又不暴殄天物!再說當年的周潤發被酒店炒魷魚之後,周潤發又到郵局干起了只需體力不需腦力的工作,每天把堆積如山的郵包搬上郵車,一天要搬幾百包,連續幾天下來,周潤發感到筋疲力盡。這樣總共干了沒幾個月又被炒魷魚。如此反復,炒魷魚竟成了周潤發的家常便飯。在周潤發跨入演藝行業之前,最後一份工作是在半島酒店商場內的攝影器材公司服務。

    他對這份工作很滿意,也對攝影產生了極大的興趣。這興趣一直保持到他名滿天下之後到如今,周潤發成了圈內外公認的攝影發燒友。為了裝飾好友的發型屋,他貢獻了一輯黑白照片,以剪發用具為題材。而在發嫂陳薈蓮口中,他對攝影的態度率真且頑皮。發嫂坦言自己並不喜歡攝影,甚至有一點怕。但與一個熱愛攝影的丈夫朝夕相對,她自然成了御用模特。她曾替周潤發當過兩次模特兒,而周潤發靈感來時,甚至連她敷面膜也要拍。不少人以為,周潤發家中一定放滿攝影器材,發嫂卻說,雖然花得起,但周潤發一向很節儉,他開始連數碼相機都沒有,用舊了一部相機,賣掉後才會買新的!香港影壇有兩位大哥級的人物,成龍與周潤發。他倆都是吃過苦的人,都是從社會的最底層一點一滴完全靠自己的打拼,才贏得今天的地位。

    對於成龍人們的評價通常為:勤奮敬業,一個好人真的漢子!對於周潤發要想用一兩句話來形容可就難了,盡管他與成龍一樣勤奮敬業,是個好人真的漢子,但是周潤發還有其他的魅力令人無法抗拒,比如那份淡淡的滄桑感,那種屬於成熟的智慧與豁達,那副隨心隨性、摯情至愛的神態。人們都說,如果讓70年代人只選擇一個明星、一個偶像、一個英雄,他只會是周潤發,不會是其他人。他面龐之上、眉宇之間的那份俏皮、任俠、蒼涼、豪氣,深深淺淺得烙印在這10年間的影像記憶裡。電視從許文強開始,禮帽、西裝、風衣,以及用白紗巾輕擦鼻子的動作;電影從小馬哥開始,身披黑色風衣、手持兩把左輪、嘴銜火柴梗的形像。有時很難捕捉銀幕上的周潤發到底帶著的是一種什麼樣的姿態和表情,卻凝結著親和力、感染力和永不受屈辱的英雄氣概。


xin_36309071310157182939927.jpg


    周潤發塑造的形像,完全不同於張國榮的妖嬈,梁朝偉的文弱,周星馳的無釐頭,哪怕是演黑幫殺手,他都幾乎不帶一絲偏執和病態,完全是原生態的人性表演,卻達到一種極致。或許這一切正是跟他出生於香港南丫島的農家有關;跟他貧窮困苦的童年有關;跟17歲輟學工作,做過送貨小弟、推銷員、服務生等等職業的復雜經歷有關。正是這種歷練和生命體驗轉變為他人永遠無法模仿的氣質,也形成了曠達、率性的角色性格。返回頭來,看今朝,仍是這些在七八十年代開始崛起的演員還在支撐香港電影,還在堅持不懈地更新自己,拍出一部部精彩作品。試著想一想,周潤發在尚未跨入演藝界之前,用後來持槍爭霸上海灘的手做了搬運工;用一雙掃平銀屏的腿做了信差;用一副賭神的經典笑容去做了推銷員。相信每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會無不動容。(完)


xin_38309071310150621831130.jpg

 
 


注意:如果文中出現『*** Hidden to visitors ***』字樣,請轉至論壇瀏覽或下載。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