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七大聖跡 (作者: 姚海軍)


發佈: 2008-12-18 14:17 | 作者: hpek | 來源: MySky科幻網
注意:如果文中出現『*** Hidden to visitors ***』字樣,請轉至論壇瀏覽或下載。



看任何一篇科幻小說都意味著你要接受作者的一些先決條件——不論你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比方說恐龍進化成了高級智慧生物,人類反倒成了次等地球公民;或者說主人公身處人類已經放棄了身體的未來時代,卻瘋狂地愛上了一位墜入時空陷阱的美麗姑娘。我希望你,我尊敬的讀者,能夠將本文也當成科幻。直說了吧,我希望你也能接受我的一個先決條件,即本人來自遙遠的未來。
  在我與你並處的這個時代,評選什麼幾大XX是一份吃力討罵的活兒。盡管如此可還是有人樂此不疲,因為有人罵,也就意味著有人贊賞。況且少人駕,多人贊賞的特例也還是有,比如對古代文明七大奇跡,比如中國古典文學四大名著,便都得到了普通的認同。道理很簡單:時間可以檢驗人們賜予入選者的榮耀。
  科幻小說作為一種用想像力構出新世界的文學樣式歷史已逾百年,自然已經有了三大反烏托邦名著,但卻始終沒有人評選一下最令人震撼的三大作品或是十大作品。好早我就想試一試這項我自認為趣味十足的工作,但每每總是聽到這樣的聲音:“這活兒可很危險喲!”我聽到的這句訪的語調是女性特有的,明顯的特征是在那個“喲”字上悠然地轉了個彎,為整個句子平添了幾許疑問的口氣。現在想來,講此話者也許早就料到我遲早會忘卻危險干這件傻事,因為那語氣中透著一種幸災樂禍,聯想到她說這話的那種神態,更能肯定那分明是在等著一出好戲的上場。(可好長時間我坯將這當成了一種令人感動的關心,悲矣。)
  但無論如何,這種危險與支持我完成這一夙願的信念相比到底坯只能說是一個可以忽略不計的因素。那信念就是:科幻作家們創造這些想像世養中的聖跡的過程值得全體人類的尊重。
  《科幻世界》有一欄目名曰“奇想”,創辦以來一直受到讀者歡迎。那位被PPMM稱為“猴猴”的主持人也因此成為《科幻世界》的鳳雲人物。這個欄目的成功就在於它表現了人們的一個普遍的欲望,也即想像的本能,並給予了應有的尊重。有關這一點的證明可以從科幻甚至幻想文學的發展過程中相而易舉地找到,在此也就不再多說,事實上每個人心中都藏著屬於自己的奇想,只是科幻作家們展示這種奇想的欲望更強一些罷了。當然也可以說:那些擁有更多更絕的奇想並掌握了相應表達之法的人定會成為偉大的科幻作家。
  因此,科幻文壇可以說是人類奇想的大擂台。早期科幻作家們奇想出的結果大多是一些技術產品,像什麼能在海底長期航行的潛艇啦,能將聲音記錄下來的機器啦什麼的,我甚至清楚記得有一位中國科幻作家奇想了一種健夠讓豬長得如大像一般的技術,使得一個當時成天夢想著三餐有肉的小男孩對那位作家尊崇備至。這也難怪,科幻小說的發展借助的就是技術革命。在20世紀早期(對我國來講也許要說20世紀80年代)科學樂觀主義的氛圍下,人們的幻想當然要受影響,當時的科幻作家們似乎理所當然地挑起了為人類過上更幸福生活而搞發明的重任。
  奇想或者說幻想也有層次之分。客觀地講,上面的初些想像還吸僅是人類的最基本物質要求的延伸。它們的目的並不是要用想像力來建造一個什麼世界,因此似乎難與本文所以的聖述結緣。但這類發明性的幻想只留稍稍擺脫低層次的功利隊,出現聖跡就有了可能;而如果某位科幻作家的想像力己經能夠構築一個想像的世界,那聖跡的出現就成了必然。
  順便說一下我對七大聖跡的評選依據是下面兩個簡單的基本原則:
  1.必須想像奇絕:
  2.必須在宇宙全史的範疇占有特別突出的意義。
  另外再加一聲明:此種評選難免不受個人喜好的影響,因此新只希望本文是一塊引玉之磚。我非常樂於看到朋友們按著自己的標准評進出來的新結果。
  


khqdsj1.jpg


  第一大聖跡 宇宙大炮
  創意:(法)儒勒·凡爾納
  直接發明人:巴比康先生及大炮俱樂部其他成員
  發明時間:美國南北戰爭之後
  人選理由:這尊巨炮堪稱人類利用科學技術突破地球引力的“紀念碑”。勇敢的探險家們乘坐它發射出的炮彈首次飛抵地球以外的天體——月球,人類文明的邊疆從此開始向宇宙延伸。
  最初名為哥倫比亞的宇宙大炮,炮身長274.32米,內徑2.7432米,炮筒厚1.8288米,重68040噸,矗立在地球原美國的坦帕城。作為聖跡一部分的還有一節銀光閃閃的鋁制炮彈車廂。
  在銀河時代,宇宙大炮並非僅僅以人類文明的聖跡之名受到億萬人類的瞻仰,它更是銀河系的十大謎題之一。宇宙大炮聲名正噪之時,曾有無數星際科學家雲集地球,試圖解開此物何以能夠讓宇宙探險家平安飛上月球,因為無論按照銀河系哪種文明的科學系統來推演,用這龐然大物實現宇宙航行部與巫術無異。有很多科學家為此對大腦進行擴容,進而在一次次的擴容過程中因喪失自信而自殺身亡。宇宙科學家協會曾有一位愣頭兒青為此發表一篇論文,認為這種大炮根本就無法將血肉之軀送上月球。他的論據是:要想讓飛行器擺脫地球引力必須達到的每秒11.2千米的宇宙速度,而大炮不像火箭可以逐步加速,它必須保證初始速度大於宇宙速度,而這一速度足以讓任何生物頃刻間命送黃泉。此文引起科學界的泫然大波,公眾認為這簡直是對聖跡甚至對人類的褻瀆,為了正人視聽,科學家協會公開了人類遠古遺留下的一本紙質出版物——“書”,該“書”使用的語言被成為中文,封面上的標題為“從地球到月球”,並明確標明了其內容性質為“探險小說”。按照 88位權威宇宙文字考古學家一致認定,“探險小說”是一種記述真實探險經歷的文體。科學家協會因此斷定,“書”中的內容不容懷疑,只是目前的科學技術還無法解開這個迷題,但解迷只是個時間問題。
  那寶貝“書”中詳細地描寫了這個巨炮發射時引起的災難:當一道白光升上不可思議的高空的時候,整個佛羅裡達都被火光照亮。地震和風暴同時產生。佛羅裡達州連五髒六腑都在顫栗。巨大的氣流把二十英裡範圍內的大樹拔的精光。
  


khqdsj2.jpg


  第二大聖跡 時間機器
  創意:(英)H·G·威爾斯
  直接發明人:佚名時間旅行家
  發明時間:1895年前後
  入選理由:此機器奠定了人類獲得多重維度上的自由的基礎。以此看來,人類的能力甚至超過了上帝。
  時間機器保存在地球時空博物館。它就擺在那兒,表面布滿了銅、烏木、像牙以及晶瑩的石英石制成的部件。兩條滑軌彎曲得很嚴重,其中一條已經接近斷裂。據那位英國紳士威爾斯說,這損傷是時間旅行家在最後一次時空之旅過程中留下的。
  傳說中那位時空旅行家最後在四維時空中迷失了方向,據超時空歷史學家考證,其事實真相有兩種可能:一是時間旅行家不慎誤入女權主義鼎盛時代,一網上恐龍用愛情魔法將他囚禁;二是時間旅行家不幸結識了虛我派哲學泰鬥Robot2001,在口若懸河唾沫橫飛的哲學泰鬥面前,時間旅行家迷失了自我。但現在看來,這些說法也只能是猜測了,因為當人類重新發現此時間機器時,旅行家早已不知所蹤。
  此聖跡已成為銀河系旅游第一大熱點。參觀此聖跡時只需與銀河人體無限公司簽定一項保證只使用該公司生產的機器器官的合同,就可以親自體驗一下在時間中旅行的奇妙感受。此項目別無分店,因為時間旅行在整個銀河系均為非法,只有乘坐威爾斯親自發明的時間機器除外。
  最初的時間旅行者這樣描述了乘坐時間機器的奇妙感受:
  “隨著時間機器的加速,夜晚的來臨開始像人們隨手關電燈那樣快,接著瞬間又到了次日的早晨。日日夜夜飛快交替,速度越來越快;旋轉的氣流發出的聲響震耳欲聾。那種感覺就像是從陡峭的山坡往下衝,腳步完全失去自控。漸漸地,日夜之間的交替快得像一只劈啪扇動的黑色翅膀,忽明忽暗,使雙目刺痛難當。再後來,跳動的日交夜替逐漸融為一體,呈現出一道持續的灰色。天空閃現出一種美麗的深藍,揮光閃閃,壯麗如黎明的曙光;跳動中的太陽變成了帶狀,給天穹增添了一道光焰奪目的穹形飾代;最後連星星都不見了,只見深藍色的穹頂上不時有更為明亮的光環閃爍不停……”
  


khqdsj3.jpg


  第三大聖跡 鋼窟
  創意:(美)艾薩克·阿西莫夫
  直接發明人:不詳
  建造時間;約公元2000年——公元3000年之間
  入選理由:鋼窟不僅僅是一座宏偉的建築,更是人類社會在某一特定時期畸形發展的重要見證。
  鋼窟建造的年代,人類已經進入初字用時代,五十個星球變成了人類的新家。但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人類文明的搖籃卻在人口危機面前選擇了一種以歷史的眼光看來極其愚蠢的生活方式,用鋼鐵將自己完全密封起來。
  作為聖跡的“紐約鋼窟”是當時眾多鋼窟中唯一得以保存下來的一座,它方圓兩千英裡,據說可容納人口二千萬。很明顯,每一個鋼窟都是一個獨立的經濟單元,裡面有學校、商店和監獄;鋼窟的郊區剛是輕工業工廠、酵母工廠、動力工廠;而在鋼窟與鋼窟之間則連接著鋼鐵密封通道。
  據說當時的人類忘記了宇宙,忘記了繁星。人們一致認為人類征的世界的像征既不是宇宙航行,也不是人類的五十個宇宙新家園,而是鋼窟!
  鋼窟是七大奇跡中最讓人傷感的地方,這有兩方面的原因:其一,鋼窟一度嚴重影響了地球人的發展。在鋼窟建立之前,每一個地球人都是文明的種子,他們成鮮結隊地飛向一顆顆荒蕪的星球,擴大著文明的版圖,而鋼窟建成之後,地球人就完全被禁錮在死氣沉沉的鋼鐵墳墓之中。留心一下鋼窟內的建築,你就會恐懼,因為幾乎所有的建築都沒有窗戶。這不是墳墓又能是什麼?誰能夠控制住自己不為可憐的鋼窟人悲嘆?其二,鋼窟還記錄了機器人與人共同構成的C/Fe文明早期經歷的磨難。當時宇宙間C/Fe文明已經作為一種進步的文明被廣泛接受,而在鋼窟內,人與機器人還處干令人痛心的對立狀態。
  鋼窟中唯一讓人感到伙樂的是那一條條傳送帶式的“自行道”。每條“自行通”均由速度不等的條帶構成,你可以按著需要隨時在不同速度的條帶間跳躍。不少科學家認為這種“自行通”也是鋼窟中唯一具有進步意義的設施。因為人類在代步工具方面一直追求將身體的能量消耗無限減少,而這種需要行走者多次跳躍的“自行通”卻完全背逆了人類的這一貫追求。
  


khqdsj4.jpg


  第四大聖跡 機器復合人羅吉的火星之家
  創意:(美)弗雷德裡克·波爾
  直接創造者:人變火星人項目組
  出現時間:21世紀
  入選理由:羅吉的誕生,標志著人類創造出了一個自然進化不可能完成的偉大種族;同時也標志著人類找到了一種比直接改變行星環境裡簡捷可行的殖民方式。
  羅吉全名羅吉·托雷斯,在成為新種族的先祖之前,就已經是一位知名人物了。他曾出色地為美國完成了多次重大宇航任務。也正是這些引人注目的成績使他具備了成為火星人也即機器復合人祖先的資格。
  火星如今已經是一個比地球更綠的世界了,紅色大地在火星人心目中旱已成為一種傳說。在相當多的宇宙人眼中,火星只是一個太過平常的星球,毫無特色可言。在星際旅游占星際經濟主導地位的時代,羅吉的火星之家幾乎成了火星政府的惟一經濟支柱。實際上,對機器復合人來說,那所簡陋的小屋就如同基督徒心中的麥加,它是所有機器復合人的精神原點。無數的機器復合人從千萬光年外人類文明的邊疆趕來朝拜,維持著火星的繁榮。(機器復合人的特性決定了他們的命運,他們是宇宙開拓者的像征,注定只會生活在環境惡劣的地方。在火星變得適於普通人居住之後.羅吉的後代們便踏上星船飛向了更遙遠的星空。)
  在我看來,作為聖跡,羅吉的火星之家本身沒什麼太多值得介紹之處,但在那裡利用虛擬技術再現的羅吉本人卻值得大書特書。它其實一點兒也不像人類:兩眼閃亮,眼發紅光;鼻孔就像一只星鼻鼴鼠的噴嘴;人造皮膚糙如牛皮。他體內的髒器更幾乎沒有哪一樣是原裝兒,肺、心、循環系統、神經系統,統統被進行了改話或更換。尤其讓人驚訝的是,他的背部還長了一副蝙蝠式的翼翅。它輕薄如同膜片,不是用來飛翔,而是收集火星上珍貴的太陽能量。
  


khqdsj5.jpg


  第五大聖跡 飛行城市
  創意:(美)詹姆斯·布利什
  直接創造者:不祥
  升空時間:31世紀初
  入選理由:這可以說是人類所掌握的最不可思議的技術了。
  科學家,包括科幻小說家設想過無數種讓人類飛向宇宙的方法但沒有一種像飛城這樣有氣魄。地球上的一座座超級城市竟然拔地而起,脫離地球,直接飛向宇宙的彼端!
  將你的想像力調到最大值,相像一下飛城升空時的壯觀場面吧:
  城市四周的大地在隆隆巨響中裂開,地動山搖,飛沙走石,城市猶如驚濤駭浪中的扁舟。慢慢地,城市在滾滾煙塵中開始自旋、上升、掙斷“臍帶”,只將駭人的巨大傷口留給地球母親。
  在飛城熱時代,眾多的飛城如候鳥般在群星中穿梭,傳遞著文明或野蠻的信息。可歲月滄桑,這些飛城至今多已不知去向,有關飛城的技術也早已失傳,只剩個飛城的傳說在銀河系廣為流傳。
  千百個飛城共同開創了銀河系各文明和平共處的繁榮時代,它們中的唯一幸存者成為聖跡也屬名至實歸。有趣的是,很少有人親自去飛城參觀,但飛城的模型卻風靡了整個銀河。
  


khqdsj6.jpg


  第六大聖跡 星環
  創意:(美)拉裡·尼文
  直接創造者:星環人,有關其歷史不詳
  入選理由:星環創造了宇宙間最大人工造物的記錄。看看這組關於它的數字——直徑9000萬英裡,周長6億英裡,寬100萬英裡,面積為地球的300萬倍——再好好琢磨一下它們意味著什麼吧!難道還需要再列舉其他的理由?
  從遙遠的地方看,星環就如同太陽系的土星光環,但它卻是人造的,雖然並不是由土也不是由工程師們造出來的。它龐大得讓人難以理解,由百萬英裡寬的平坦環形物質組成。它的平坦部分朝著它離它大約一天文單位之遙的主星,並圍繞著它旋轉。
  很顯然,制造星環的人並沒有發現任何超空間的旅行方式。由於受到光速的限制,他們無法用向其他遙遠的星球殖民的方式緩解人口過剩造成的壓力;但他們卻發明了一種並不太昂貴,而且比較實際的方法把行星、小行星或其它任何他們能到達的星球的物質改變成所需要的物質,進而制造出一個人工的環形世界,一個大約是地球三百萬倍大的世界。
  星環展現了它的創造者技術水平。這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第一,由於環形世界的可居面總是朝著太陽,制造者們發明了一和夜晝自動交替裝置;他們制造了一百萬英裡寬二百五十萬英裡長長方形地“方塊陰影”,用無形的六百萬英裡長的鋼絲固定,放在環形世界和太陽之間的軌道上,以可提供的如同黑夜一樣長的時間陰影的速度精確地通過環形世界每一部分的上空。第二,由於他們那人造世界大得無法想像,建造者們需要得到比環形世界表面所能從大陽得到的更多的能源,他們用方塊陰影解決了達一問題。方塊陰影一團漆黑,這樣最能吸收熱能。太陽能到了這裡就會變成有用的形式再輸送到星環的內面上。這些能源使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地建造抗地心磁場的震動建築。
  星環似乎顯不朽的,但其建造者母星上一種霉菌卻導致了星環世界文明的大衰竭。這些不起眼的東西破壞了星環上由超導體結構構成的電束接收裝置,以及連接外部世界的自動閉鎖裝置。結果星環人退回到了蠻荒時代。
  自從星環在公元2800年被皮爾星上的木偶人發現,這個已經成為歷山遺跡的人造物就成了轟動整個銀河的聖跡,即便是現在仍有無數人蜂擁而至。
  順便提醒大家:進入星環世界,一定就要特別小心太陽花,這種恐怖的植物可以相互協同地聚集能量,將任何接近它的生物化為灰燼。
  

  第七大聖跡 黑太陽行星通天門神殿
  刨意:(美)傑克·威廉森
  直接創造者:兩棲人族
  創建時間:不詳
  入選理由:此聖跡自非人類所造,但它之所以能夠成為聖跡卻緣於人類歷史上恆古未有的一項偉大計劃——太空播種計劃(如果沒有這一計劃,這顆星味也許現在還未被發現)。人類也許再也做不出比這項計劃更富激情的舉動了。黑太陽行星是該計劃結出的第一枚碩果,勇敢的人們不僅讓人類的文明在那裡生根開花,更激活了處於凍眠狀態的一個奇異種族。
  令人熱血沸騰的太空播種計劃同時也透著悲壯,體積龐大的宇宙飛船載著人類的精英一艘接一艘的飛向星空,但卻目的地不明。這些先進飛船可以從普通物質態進入波態。在這種狀態下,按常態意義上的人的定義來講,乘員們已經不存在,更不必說身在何處。整個飛加以波的形態向前運動,無止無息。只有當波態飛船碰上另一強大引力場的吸引,抵消了自身的能量,回復到常態物質時,波戀飛行才告終止,而成員們才可重新成為傳統意義上的人。
  太空播種計劃中的第九十九艘飛船上的人們無疑是幸運的。他們的飛船在黑太陽的引力下恢復常態,並順利在這個已經死亡的恆星的行星上著陸。這顆行星也曾溫暖宜人,但那卻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的在10億年前,它的恆星就已經演化為矮星,停止釋放任何形式的熱輻射了。
  黑太陽行星的表面是白骨般純然一色的無垠冰原,上面還覆蓋著一層薄薄的氬和氦形成霜(那是行星大氣團消失後留下的殘跡);而行星的天空則布滿了一蔟蔟陌生的恆星。與這壯麗的景像相比,那死亡的矮星僅僅是一個圓圓的黑斑,既不升起,也不落下。它只在原地浮著,作“天平動”運動:慢慢地略略升起,又慢慢地回復原位。群且在它周圍燃燒,閃都不閃一下(因為這裡沒有大氣和雲層籠罩)。
  這個行星在成為冰世界之前,曾生活著一種擁有高級智通的兩粞人。他們的生命過程歷經三態變化,即從魚人到飛人再到長生石。而聖跡就是兩棲人完成從水下到空中的蛻變的平台以及飛人們休息的聖殿。
  那平台上有一高50米、寬25米的建築。上面刻著的就是兩棲人成長的全過程。畫面上有許多兩棲動物,有的剛從海波中爬上岸,有的走在坡道上,更多的成堆地擠在建築物前的平台上。
  它們是一種兩棲兩足動物,長著兩條短粗的腿,直挺挺地站立,就像出水的企鵝。走路時,他們短短的鰭狀肢伸展著,以維持平衡!他們頭上有冠,一雙綠眼又圓又亮。
  接下來的是這樣幾幅圖景:幾十只兩棲動物沿坡道爬上來,它們的身體開始膨脹;再往前,它們的身體從膨脹的皮殼裡掙脫出來,長出了一對玫瑰色的翅膀;到牆邊時,它們已經展開雙翅,飛向天空。
  兩犧人生命的最高狀態是他所有的記憶都貯存在長生石中。現在人們所掌握的所有關於這個種族的信息都源於這些幾乎千年不化的黑色石子。
  這些信息告訴到們:在行星即將冰封,兩棲人面臨滅絕的危難之際,他們發明了長生石,用以保存種族的全部文化和記憶信息。同時,他們在冰上興建城堡,抵御寒凍。最後,他們還派人搭載特殊飛行器,飛向太空,移民更年輕的行星。
  不幸的是,留守的兩棲人與先期派出的太空移民之間爆發了一場戰爭——先期移民突然返回,襲擊了這兒的留守人員——而那場火並幾乎毀滅了整個種族。幸存者由此進入休眠狀態,只有受到其他靈性生物的刺激,才有機會重新蘇醒。
  而在千百年後,人類登臨這顆星球,使他們得以復生。沒用多少年,他們便與人類形成了一種生物學上所謂的“共生狀態”,形成了宇宙中絕無僅有的獨特文明。
 
 


注意:如果文中出現『*** Hidden to visitors ***』字樣,請轉至論壇瀏覽或下載。


 

 

Hostgator PhotonVPS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