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18 支離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80票  瀏覽1780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4月05日 12:30





【第六部:神秘木乃伊的來龍去脈】

我的心中一動,反問道:「你是指他要找的秘密,就是我們無意中發現的金屬片?

胡明點了點頭。

如果鄧石始終未曾找到秘密的話,那麼他會再來。但我不想再繼續下去,再也見不

到是一個藉口而已。事實上,我是不敢再去見鄧石了。

我絕不是膽小的人,許多許多人都可以毫不猶豫地為我證明這一點。但是,當我在

看到了一顆不屬於任何身體的活人頭之後,我卻是一想起來便忍不住嘔心,我再也不想

看到第二次了。

胡明又問道:「怎麼樣?你說他有沒有可能再來?」

我只得承認道:「當然有可能,但是我……我……卻想放棄這件事了。」

胡明以一種奇怪的眼光望著我:「這不像你的為人!」

我搖頭道:「不,那只不過因為你──」

我是想說他是因為未曾見過鄧石的人頭,所以才如此要繼續下去的。但是,我的話

還未曾講完,電話鈴突然響了起來。

胡明拿起了電話,他面上的表情,忽然變得十分奇特,向我招了招手:「你的電話

!」

我比他更奇怪了,我反問道:「我的?」

我到開羅才一天,可以說根本沒有人知道我在這堙A是誰打電話來給我呢?我急步

走到電話旁,從胡明的手中,接過了電話聽筒:「誰?」

那邊的聲音十分陰森:「衛斯理?」

我一聽到那聲音,手陡地一震,聽筒幾乎自我的手中跌下。我要竭力鎮定心神,才

能夠回答:「是的,鄧先生。」

我故意將「鄧先生」三字,叫得十分大聲,那是要胡明知道打電話來的是甚麼人。

果然,胡明的面色也變了。

鄧石笑了一下:「你的聲音不怎麼自然,其實,我們在這堣]見過了面,你聽到了

我的聲音,不應該如此害怕。」

我簡直沒有還言的餘地,我只好勉強地乾笑著。

鄧石道:「我想見見你們,你和胡明教授──。」

我這才道:「你可以來我們這堛滿C」

鄧石道:「不,我不能來,我給你們一個地址,請你們來看我,我們之間,其實可

以有很多事可商量,你們一定會接受我的邀請的,是不是?」

我吸了一口氣:「好,你在甚麼地方?」

鄧石講了一個地址給我聽,然後道:「我等著你。」

我將這個地址轉述給胡明聽,胡明皺了皺眉頭:「這是一個十分骯髒冷僻的地方,

他怎麼會住在這樣的一個地方的?」

鄧石住在甚麼樣的地方,這一點我不想加以追究,我只是想決定自己應不應該前去

我望著胡明,胡明已然道:「還等甚麼,立即去!」

我道:「難道你一點也不懷疑那是一個陰謀麼?」

胡明呆了一呆,但是他卻固執地道:「即使是陰謀,我也要去,你──」

我連忙打斷了他的話頭:「你別瞧不起我!」

胡明本來,分明是想要我不必去的,但是我的話講在他的面前,他自然不好意思說

出來了。我們兩人,一齊出了門口。

當胡明駕著他的車子,我坐在他的旁邊,我們一齊向鄧石所說的那個地址駛去,在

接近那個地址的時候,不得不下車步行,因為路實在太窄了,車子無法通過。誠如胡明

所言,這是十分骯髒的地方。

我們穿過了幾條小巷,到了一幢破敗的石屋面前,停了下來。

那正是鄧石給我們的地址了。

而當我們在門口張望的時候,一個小孩子走了上來,用十分生硬的英語道:「你們

,可是來找鄧先生的,是不是?」

那小孩道:「請跟我來。」

我不禁疑惑:「孩子,他叫我們到這個地址來找他的。」

可是那小孩子仍然道:「請跟我來。」

我們沒有法子,只好跟著那孩子前去,那孩子帶著我們,又穿過了許多小巷,來到

了另一幢石屋的面前,那石屋比較整齊些。

那孩子大聲地拍著門:「鄧先生,我將你的客人帶來了!」

本來,我和胡明兩人,對於那個突如其來的孩子,心中還不無懷疑的,我甚至還曾

後悔當時為甚麼不到那個地址中去查看一下,便跟著那孩子來了。

但是,我的擔心,顯然是多餘的了。

因為那孩子一叫之後,我們立即就聽到了鄧石的聲音道:「進來,請進來。」

那孩子推開門,讓我們走了進去,門內是一個小小的天井,鄧石正在天井中來回踱

步,他見了我們,向我們點了點頭,又給了那孩子一點錢,打發了那孩子走,又關上了

門。

然後,他才轉過身來:「請進屋中坐。」

那間屋子並不很寬敞,但還算整潔,為了防止有甚麼意外,我和胡明使了一個眼色

,等鄧石自己進了那屋子,我們才跟了進去。

屋中的陳設根簡單,我們才一走進去,便看到了放在桌上的那方形石棺中的那木乃

伊頭,這正是鄧石分兩次在胡明的地窖中取來的東西。

我一進屋,便冷笑了一聲:「怎麼樣,叫我們來參觀賊贓麼?」

鄧石嘆了一口氣:「衛斯理,我們之間,不能消除敵意麼?」

鄧石的態度,頗出乎我的意外,但也使我有了戒心,我冷冷地道:「敵意?那是你

建立起來的,你還記得在警局中,你如何地警告我?」

鄧石道:「那是過去的事了,是不?」

我仍然不明白鄧石安的是甚麼心,看來,他似乎想與我和解,但是他為甚麼要與我

和解呢?

我找不出原因來,這令得我認定那是一項陰謀。

所以,我繼續保持著戒心:「我們來了,你要見我們,究竟是為了甚麼,可以直說

。」

鄧石望了我片刻,終於道:「衛斯理,其實這件事和你一點也不相干,我想向胡博

士討一點東西,和他共同研究一個……問題。」

鄧石這個滑頭,他想撇開我,而且他言語之中,還大有挑撥我和胡明間的關係之意

,他未免太異想天開了,我當然不會對他客氣,我立時冷笑道:「鄧先生,有我在場的

任何事情,都與我有關。」

鄧石和我互望了一會,他才攤了攤手:「好的,就算與你有關好了!」

他越是擺出不願意和我爭執的樣子,越是使我相信,他的心中,有著不可告人的陰

謀在!

胡明直到這時才開口:「你要甚麼?」

鄧石來回踱了幾步,然後,伸手指著那木乃伊道:「胡博士,你研究這具木乃伊已

有許久了,當然也已發現了這具木乃伊的秘密,是不是?」

胡明卻搖了搖頭,道:「你錯了,我一直沒有成績,並沒有發現甚麼秘密。」

鄧石的面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色來:「你未曾研究過為甚麼這具木乃伊要被分

成六個部份?」

「我研究過,但不得要領,我只有一個假定,我假定這個孤獨的法老王,在生前,

有著一種特殊的本領,可以使自己的肢體分離。」

胡明講到這堙A頓了一頓,然後又道:「和你一樣!」

鄧石陡然一震。但他顯然想起在我們面前,這已不是甚麼秘密了,所以他立時恢復

了原狀。

胡明這才又道:「我的假定,是不是合乎事實,我想你是知道的。」

鄧石送了一頂高帽過來:「胡博士,你能作出這樣的假定,這證明你是一個想像力

豐富,絕頂聰明的人,所以你才在科學上有那麼偉大的成就!」

我唯恐胡明聽了之後會飄飄然,忙道:「廢話少說,你究竟想要甚麼?」

鄧石道:「這事必須從頭說起,關於這具木乃伊,我所知道的比胡博士多。」

胡明乃是一個標準的「木乃伊迷」。世界上有許多迷,居然也有「木乃伊迷」,這

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了。胡明一聽得鄧石說他對這具木乃伊知道得更多,便立

時著了迷,也不管鄧石是敵是友了,連忙急不及待地道:「你知道些甚麼?」我知道,

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如果去打斷鄧石的敘述,那麼胡明可能會和我翻面成仇,所以我

只好耐著性子等著。

當然,我雖然不是木乃伊迷,但是對這具神秘的木乃伊的來龍去脈,我還是有興趣

傾聽的。

鄧石向我望了一眼,看我沒有反對的意思,才道:「這具木乃伊生前,是一個生性

孤僻的法老王,我敢斷定,他曾經有過一件奇遇,使得他進入了一個十分奇幻的境地之

中──」

我問道:「喂,你是在敘述事實,還是在編造故事?」

胡明卻毫不留情地責斥我:「別多口,聽鄧先生講下去。」

鄧石嘆了一口氣:「在這樣的情形下,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變成了一個

肢體可以游離活動的人。這種事,在如今尚且是引人震驚,不可思議的,何況是古代的

埃及?於是,他只得深深地躲了起來,可是,他終於被人發現了,當他被發現的時候,

他肢體正是在游離狀態之中,人家以為法老王被謀殺了,按住他被分離的肢體,但法老

卻講了話,於是又被認作是妖魔,這可憐的法老王,可以說是被生製成木乃伊的。」

鄧石的話,十分聳人聽聞,所以,我和胡明兩人聽了,都不出聲。

呆了片刻,鄧石才以緩慢的聲音道:「過了兩千多年,同樣的奇異的遭遇,才降臨

在第二個不幸的地球人的身上!」

我沉聲道:「這個人便是你,鄧先生?」

鄧石點了點頭。

室內又開始沉默,過了許久,胡明才道:「這是甚麼樣的奇異遭遇呢?」

鄧石避而不答,只是道:「我只知道有一個人是和我遭遇一樣的,這個人是古代埃

及的一個法老王,他當然已經死了,但是我必須找到他,因為我知道有一些秘密在他的

身上,我經過了無數時間的調查,才知道這個法老王的木乃伊已被發現了,但是卻在胡

博士那堙A所以我才去尋找我要找的東西的。」

胡明道:「就是這木乃伊頭?」

鄧石道:「不是,那應該是一張紙、一塊石頭片,或者是──」

胡明失聲道:「一張金屬片?」

鄧石的眼中,陡地一亮。

我則立即伸手,按住了胡明的肩頭:「在鄧先生根本未曾對我們讀出甚麼真相之前

,我們是也不應該多講甚麼的。」

鄧石瞪著我,當然他在恨我破壞了他的計劃,如果是他單獨對付胡明的話,可能早

已達到目的了。他呆了一呆:「原來是一片金屬片,上面一定有許多文字的,是不是?

我和胡明,都沒有反應。

但即使我們沒有反應,他也可以知道他猜對了的。

他來回踱了幾步:「我可以以任何代價,來換取這片金屬片,任何代價。」

他連講了兩遍「任何代價」,停了下來,但是停了並沒有多久,便又大聲道:「任

何代價!」

他的態度使我們覺得十分有趣,因為我們看到,我們的手中,已握住了王牌,我們

的王牌,便是那一片金屬片!

只要我們有這一張王牌在手,鄧石絕對無法和我們繼續敵對下去。當然,我們這時

還不知道那金屬片究竟有甚麼用途,但是我們卻可以肯定,鄧石亟希望得到它,非得到

它不可!我和胡明對望了一眼,我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不必開口,一切條件,由我提

出,我道:「甚麼叫做任何代價?」

鄧石道:「那是你們想得出的代價,譬如說,我在馬來西亞,有七座錫礦,和三座

橡膠園,都可以給你們作為交換的代價。」

我剛才這樣一問,原是想試探那片金屬片在鄧石的心中,究竟佔有甚麼樣的地位的

。如今,我已經有了答案了:極重要的地位,要不然,他是絕不會肯用七座錫礦和三座

橡膠園來換取它的。

我望著他,還未曾出聲,他又已急急地補充著,道:「還可以加上一座我在錫蘭的

茶山。」

我搖了搖頭:「鄧先生,你說來說去,全是物質上的東西,金錢上的代價,我相信

,你就算再加上一座南非的鑽石礦,我們也不會心動。」

胡明在一旁大點其頭,他對我的話極其同意。

鄧石驚愕地睜大了眼睛:「那麼……那麼你們要甚麼條件呢?」

我站了起來,來回踱了幾步:「鄧先生,事情已到了如今這地步,我們大家不妨都

開誠佈公了,我們所要的條件,不是別的,就是要你的全部秘密。」

他變得面色蒼白,而且在他的雙眼之中,也迸射出了一般難以形容的恨意,他定定

地望著我,在剎那間,老實說,我也有毛髮直豎的感覺。

我吸了一口氣,勉力鎮定心神,又道:「我們的意思就是,在你第一次有奇異的遭

遇起,一直到如今為止,所有的一切,你全要講給我們聽,絕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隱瞞,

那麼,我們──」

我的話並沒有講完,便停了下來。

我之所以突然住口不言,並不是有甚麼人打斷了我的話頭。而是我越是向下講,鄧

石的眼中,那種揉合著仇恨和憤怒的眼光,便也越甚。這使我知道,我再講下去,也是

沒有用的,所以我住了口。

在我住口之後,屋子中是一段長時間的沉默。

我和胡明兩人都不出聲,而且我們兩人,離得相當之遠,那是我們以防萬一的措施

因為這時候,鄧石臉上的神情,駭人到了極點,我們真的害怕他的頭會突然飛了起

來,張開口,向我們大口咬來!

好一會,鄧石才緩緩地道:「你們如果現在不接受我的條件,一定會後悔的。」

我立即毫不客氣地回敬:「如果你現在不接受我們的條件,你才會後悔。告訴你,

為了避免保存金屬片所引起的與你的糾葛,我們決定立即將這金屬片毀去,讓它不再存

於世上。」

鄧石像被利劍所刺一樣地尖叫起來:「不!」

我卻冷笑一聲:「是的。」

鄧石在喘著氣:「我在東南亞的產業,你們全然不必費心,只要請人代管,每年便

可以有六百萬美金以上的收益。」

我仍然搖頭:「我和胡教授,都不等錢來買米下鍋,你不必枉費心機!」

鄧石雙手按在桌上,身子俯向前,以一種可怕的眼光注視著我:「你們硬要知道一

個人最不願人知的秘密,這太無聊了!」

我聳了聳肩:「鄧先生,你弄錯了,不是我們硬要你講出自己的隱私來,而是你來

找我們,有事來求我們的,對不對?」鄧石又望了我好一會:「關於我在東南亞產業的

轉移,只要我寫下轉讓書,我在東南亞的律師,便會辦理。」

鄧石再一次想用巨額的金錢一來打動我們的心,我和胡明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

既然如此,我們走了。」

我們故意要離去,想引鄧石發急,他真的發急了。

但是鄧石發急的結果,卻是我們料不到的,我們以為他會屈服,會將他的秘密講給

我們聽,但事實上,卻不是這樣。

他大喝一聲:「別走!」

當我們兩人陡地轉過身來之際,發現鄧石的手中,已多了一柄手槍。我一眼看出,

那是一柄殺傷力特別強的德國軍用手槍。

這種槍在發射的時候,會發出可怕的聲響,也會在射中的目標上,造成可怕的傷口

我呆了一呆,胡明已厲聲道:「你想作甚麼?」

鄧石的面色,十分難看:「你們不肯幫我忙,我沒有辦法,我到了絕路,只有你們

可以幫助我,但你們卻不肯,那就只好同歸於盡。」

我望著鄧石:「你到絕路?這是甚麼意思,我們不明白,你不肯將你自己的遭遇對

人說,卻說人不肯幫助你,這算是公平的指責麼?」

鄧石道:「好了,如今我說了,我已到了絕路,將那金屬片給我!」

我伸手緊緊地握住了胡明的手臂,並且將胡明的身子,慢慢地拉到了我的後面,然

後我道:「請你告訴我們,為甚麼你已到了絕路。」

鄧石怒叫道:「我不說,我不會說的!」

就在他怒叫之際,我右臂猛地向後一摔,將胡明摔得向後,直跌了出去,我自己的

身子,也向後倒躍了出去,胡明重重摔出,撞倒了大門,我和他是一齊從門口向外跌出

去的。

接著,槍響了!

槍聲轟然,令得我們剎那之間,聽不到任何別的聲音。

事實上,我們也不要去聽甚麼聲音,我們只是向前拼命地奔,然後,我們跳上一輛

街車,吩咐駛回胡明的宿舍去。

一回到家中,我便道:「快,快拿了那金屬片,我們先躲起來。」

胡明道:「我們躲到甚麼地方去?我在學校中的工作,放不開的很多,我──」

我不等他講完,便道:「別多說話了,聽我的話!」

胡明取了那金屬片,我們立即又回到了市區,在一間酒店中住了下來,胡明向學校

請了假。

我的計劃是這樣的:鄧石既然已到了絕路,那麼他一定會用盡方法來找我們。

當他再找到我們的時候,他的態度一定不會如此之強硬,他就會向我們屈服的。

第二天,我們在報上看到了「神秘槍聲」的消息。我們足不出酒店地過了三天。在

這三天之中,為了小心起見,我們對鄧石這個怪人的遭遇,作了種種的猜測,可是推測

不出甚麼名堂來。

第四天早上,我正在浴室淋浴,在這時候,我彷彿聽到有人叩門的聲音。因為時間

還很早,我以為那是酒店的侍者來收拾房間的,而且,胡明也是相當機智的人,所以我

並沒有將這敲門聲放在心上。

可是,等我淋浴完畢,從浴室中出來的時候,我便知道發生意外了。

胡明不在房間中,我們睡的是雙人房,他的床上,凌亂之極,像是他曾在床上作過

掙扎,房門半開著,這一切都表明曾經發生過意外!

我忙叫道:「胡明!胡明!」

我一面叫,一面急不及待地披著浴袍,要向外面衝出去,可是,我還未曾走出去,

便有人叩門,我忙道:「進來,門開著。」

推門進來的是侍者,我們已經很熟了,我連忙問:「胡先生呢?哪堨h了。」

那侍者道:「我們正在為這事奇怪,胡先生像是中了邪一樣,他……腳步蹌踉地下

了電梯,我想跟下去,但是他卻將我推出了電梯,他……他可是喝醉了麼?」

我更感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我忙又問:「他一個人麼?」

那侍者道:「是的,他一個人,可是看他的樣子,唉,我該怎麼說才好呢?」

我已開始脫下浴袍,一面催他:「你以為該怎麼說,就怎麼說好了。」

那侍者苦笑了一下:「如果經理知道我這樣講的話,他一定要譴責我了。胡先生雖

然是一個人,可是看他的情形,卻像是被甚麼人逼著走進電梯的一樣。」

我幾乎要叫了出來,鄧石,那一定是鄧石!我道:「你可曾看到一雙手,一雙手在

威脅著胡先生麼?」

那侍者用一種十分怪異的眼光望著我,其實任何人聽到了我的話,只要他神經正常

的話,是都會用那種眼光望著我的。

我不再說甚麼,只是回頭望了一眼。

我的眼睛望向掛在牆上的那幅油畫。

那幅油畫本身絕對沒有甚麼特別,我在這時之所以會回頭望上一眼,完全是為了我

們一住進這酒店之時,便將那金屬片帖在畫框後面。

那幅畫沒有被移動過,因為我們在畫的四角,都曾做下記號。而如今,畫框的角,

仍然恰好在記號之上。

我以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然後向外走去。

那侍者連忙退了出去,我著急得來不及等電梯,而從樓梯上直衝下去。

出了酒店的大門,我心中也不禁沮喪起來。

胡明離開已經有一會了,我上甚麼地方去找他呢?開羅並不是一個小城市,要無頭

無緒地去找一個人,談何容易!

我先過了馬路,四面張望著,想發現胡明的蹤跡,當然那是枉然。然後,我又寄以

萬一希望,回到了路中心,問那個正在指揮交通的警察,他可曾看到一個矮小的中國人

從酒店中以異樣的態度走出來。

那個警察以一種十分不耐煩的態度對著我:「沒有,沒有,你不看到我正在忙著麼

?」

我碰了他一個釘子,無可奈何地退了回來,當我站到了馬路邊上的時候,只看到一

個提著一隻竹籃,看來像是一個小販也似的老婦人,向我走了過來,在我的面前站定,

向我望著。

我轉過頭去,不去看她,她卻問我道:「你是在找一個中國人,姓胡的,是不是?

我吃了一驚,再仔細去打量那老婦人,那實在是一個十分普通的老婦人,而絕不會

是甚麼人的化裝,我十分驚詫地道:「是啊,你是──」

那老婦人道:「我知道那中國人的所在,可以告訴你,但是我要代價。」

我塞了一張面額相當大的鈔票在她的籃中,她看了一眼,才喜道:「那人說得果然

不錯,他是一個好人,可惜他的雙手斷了。」

老婦人的嘮叨,本來是最討人厭的,可是這時候,那老婦人的自言自語,卻使我吃

驚!

她說的「那個人」,當然就是叫她來找我,說是知道胡明的下落的那個人了。

而那個人雙手是斷了的,我幾乎立即想到,那人是鄧石,鄧石的雙手不是斷了,而

是離開了他身子去活動了,去將胡明帶走了。

我忙道:「你快告訴我那人在甚麼地方,快!」

老婦人向前指了一指,前面是一條長而直的大道,她道:「你一直向前走去,就可

以有機會碰到他。」

我又問道:「他究竟在哪堜O?」

老婦人講的,還是那一句話,我問不出其他甚麼來,便向前急急地走了過去。

因為我知道胡明是一個學者,他絕不是鄧石這樣的人的對手,讓胡明落在鄧石的手

中,是十分危險的事情。

我急急地向前走著,一路上不住東張西望。

因為我一直不明白那老婦人的話是甚麼意思,何以我向前走,就能和他見面呢?

我走出了約莫半哩左右,突然聽到一個人叫道:「衛先生!衛先生!」

那人一直不停地叫著,他叫的是中國話,可能他不知道「衛先生」三字是甚麼意思

,我隔老遠就聽到他在叫了。

我連忙走過去:「你是在叫我,可是有甚麼人要你這樣做的麼?」

那人大點其頭:「幸而你出現了,要不然,我可能把喉嚨都叫啞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