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18 支離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85票  瀏覽1799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4月05日 12:30





【第二部:探訪怪住客】

他忽然出現,已經令我奇怪,而他一開口,居然這樣講法,更令人愕然,難道主人

已將我向他打聽鄧石的事,向鄧石說了麼?

這是十分尷尬的事情,我相信主人是不致於這樣子做的,那麼,他又是怎樣知道的

呢?

在經過了極短的時間的考慮之後,我心想他這句話可能是另有所指,並不是指我和

主人剛才討論他的那件事而言的。所以我淡然一笑,對他點了點頭,含糊地道:「的確

是如此,鄧先生。」

卻不料鄧石竟然毫不客氣,也絲毫不顧及我的難堪,又道:「而你,正是這樣不道

德的人。」

這不禁令得我十分慍怒,我冷冷地道:「先生,我不明白你的話。」

鄧石更氣勢洶洶:「我是想警告你,別理會別人的事情。」

我冷笑了一下:「我應該理會甚麼我自己決定。」

鄧石「嘿嘿」地笑著,他的笑聲,聽來令人毛髮直豎,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不舒服。

我站了起來,我相信我臉上也已充滿了敵意。

我們兩人對視著,過了好一會,鄧石才突然笑了起來,在他的笑容之中,有著一種

極其卑夷和看不起人的味道,然後,他突然轉過身,走出書房去了。

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我對鄧石這個人,產生了一種難以形容的興趣,他究竟是

一個甚麼樣的人呢?何以早些時候,我曾見過他的兩隻手呢?

主人說他曾在印度等地方住過,難道他是印度幻術的高手?

印度的魔術本來就是很有名的,但是不論是如何驚人的魔術,都不外是轉移人的注

意力而已,若說是有一種魔術可以令得一個人雙手游離行動,那也是不可信的一件怪事

我無法確知鄧石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我決定研究他這個人。

我也走出了書房,找到了白素,用小心的動作,將鄧石指給她看。

當白素一看到那隻貓眼石戒指的時候,若不是我立即掩住了她的口,她可能會大叫

我低聲道:「我決定在舞會散的時候跟蹤他,你不妨先回去。」

白素急促地道:「我有點不放心。」

我笑道:「別傻了,我甚麼樣的大風大浪沒經過,怕甚麼?」白素卻仍然憂形於色

:「我自然知道你經過了許多風浪,可是這個人……這件事……我總覺得有說不出來的

神秘離奇之感,你……我一起去怎麼樣?」

我笑了起來:「我是去跟蹤人,你以為這也是人越多越好麼?」

白素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不再說甚麼。

我又耐著性子安慰了她幾句,那幾句話,在我心中都是認為絕無必要的,但是又不

得不說,去跟蹤一個行為有些怪誕的人,這在我來說,實在是不足道的小事,何必大驚

小怪?

我又在宴會中耽擱了將近一個小時,然後先向主人告辭,說我有事,要先走一步。

主人自然不會強留,於是,我出了那幢洋房,我深深地吸了一口迎面而來的寒冷的

空氣,腦子登時清醒了不少。

我並沒有走出多遠,便停了下來,我躲在一叢矮樹後面。那地方十分好,任何人或

是任何車子,我都可以看得到的。而且不論是轉左或轉右,我都可以輕而易舉地跳上車

尾,由我要跟蹤的人,將我帶到應去的地方去的。

天氣十分寒冷,不多久,我便要輕輕地跑步來增加體溫了。我在那個矮樹叢之後,

足足等了四十分鐘,才看到鄧石走了出來。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並沒有用車子,他將雙手插在大衣袋中,昂著頭,一路還在

吹著口哨,出了大鐵門之後,便向左走去。

他是步行的,我要跟蹤他,自然更方便,我等他走出了十來步,便輕輕一跳,從矮

樹叢中,向外跳了出來。

那時候,鄧石已快要轉過牆角了,我急步向前趕出了兩步,也到了牆角處,鄧石仍

然在前面,我和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雖然已是深夜了,但因為是節日的緣故,街道上

仍然十分熱鬧,這對我的跟蹤更是有利。

我跟著他一條街又一條街地走著,漸漸地來到了近郊處,我忽然感到如今在走著的

這條路十分熟,那就是通往成立青所住的那幢大廈的一條路。

等我發現了這一點的時候,抬頭看去,那幢大廈,也已在前面了。前面除了這一幢

大廈之外,別無其他的建築物。鄧石是住在這幢大廈中的!

我既然肯定了這一點,自然不必再急急去跟蹤他而暴露自己了。我放慢了腳步,直

到看到鄧石進了那幢大廈,我才以極快的速度,向前奔去。

等我奔進了那幢大廈的大堂中時,我看到有一架升降機正在上升,一直到「二十三

」樓,才停止不動,在升降機停止不動之後的半分鐘,升降機又開始下落。

鄧石住在二十三樓!

這次的跟蹤極有收穫,鄧石就住在成立青的下一層,那麼至少可以肯定,成立青家

中出現的怪事,可能和他有關。

確定了這一點之後,以後事情要進行起來,當然就簡單得多了。

我的心情十分輕鬆,我上了另一架升降機,等到到了二十三樓之後,我跨了出來,

二十三樓一共有兩個居住單位,都關著門。

我無法肯定哪一個單位是鄧石居住的,而更主要的是,我還未曾想到,就算確定了

鄧石的住所之後,我應該怎麼辦。

我是應該直接去看他,揭穿他裝神弄鬼的把戲呢,還是再多搜集一些證據?我想了

片刻,決定從後者做起,因為在楊教授的家中,鄧石對我的態度已是十分之糟,如果我

登門造訪,那簡直是自討沒趣。

我決定了進行的步驟之後,便再上了一層樓,我有鑰匙,打開了門,走了進去,第

一件事,便是和遠在楊教授家中的白素,通了一個電話,我要她趕回家去,帶一點應用

的東西,再一齊來到成立青的家中,我還告訴她,就在今晚,就可以有一連串怪事的謎

底了。

白素來得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快,十五分鐘之後,她就來到了,帶著我囑她帶的一些

東西,這包括了一具微波擴大偷聽儀,一具利用折光原理製成的偷窺鏡等等。

我在她未到之前,已經知道鄧石居住的那個單位,是在平台的下面,因為我在各個

窗口探頭觀察過,只有平台的下面窗子中有燈光透出來。

所以,在白素一到之後,我們便出了平台,我將偷聽儀的管子接長,使微波震蕩器

垂下去,然後,才將耳機塞入耳中。

我又將潛望鏡的鏡頭,對準了下面的窗口。

但是我看不到甚麼,因為窗子被厚厚的窗帘遮著,將偷聽器的吸盤,吸住了玻璃窗

,那樣,室內只要有聲音,我就可以聽得到。

白素等我做完了這些,才道:「你聽到了甚麼?」

我搖了搖頭:「沒有甚麼聲音,但我想我們只要等一下,一定──」

我才講到這堙A便停了下來。

我在那時,我聽到了聲響。那是一種十分難以形容的聲音,像是有人在不斷地有節

奏地敲著一面十分沉啞的大鼓一樣。

那種聲音持續了三四分鐘,我又聽到了鄧石的聲音。

鄧石果然是在那間房間之中,這使我十分歡喜。鄧石像是在自言自語,我聽不到他

究竟在說些甚麼,結果,又是那種「達達」聲。

鄧石也不再講話了,那種「達達」聲一直在持續著,我聽了很久,換了白素來聽,

也是聽不到有別的聲音。半小時之後,我們都有點不耐煩了。

白素道:「那隻貓眼石戒指,我們是一定不會認錯,我們既然知道他就住在下面,

何不逕自去拜訪他,向他提出責問。」

我搖頭:「這不怎麼好,他對我十分不友好,我們可能會自討沒趣。」

白素道:「那麼,我們難道就再聽下去麼?」

我站了起來,伸了伸懶腰,我蹲在地上太久了,腿有點發酸。

我道:「我們不妨到屋中去休息一回,等半小時之後再來聽,那時,我們或者可以

聽到別的聲音,從而推斷他是在作甚麼了。」

白素不再說甚麼,我們一齊向屋子走去。

可是,我們才走出了一步,便呆住了,我們看到那扇玻璃門,正在被打了開來。

這時候,平台上的寒風相當勁,但是如果說這時的勁風,竟可以吹得開沉重的玻璃

門的話,那也是絕沒有人相信的事情。

事實上,我們兩個人,立即否定了是被風吹開玻璃門的想法,因為我們看到了推開

門來的東西──那是一雙手,一雙不屬於任何身體的手!

那隻右手,握住了門把,將玻璃門推了開來,右手的指上,戴著一隻貓眼石的戒指

。那左手,握著一件東西,那是一隻瓷質的煙灰碟,是放在成立青屋中的一件十分普通

的東西。

兩隻手的距離,恰如它們生在人身上的時候一樣!

我和白素兩人緊緊地靠在一起,在那一剎間,我們因為過度的驚愕,根本說不出任

何話來,也做不出任何動作來!

我們眼看著那雙手推開門,突然之間,以極快的速度,超過了平台的石沿,不見了

又足足過了五分鐘,白素才道:「那是一個不完全的隱身人!」

隱身人,這倒有點像。

因為我們除了那一雙手外,看不到別的。

但如果是隱身人的話,為甚麼一雙手會給我們看到的?而且,如果那是一個隱身人

的話,他怎能以那麼快的速度退卻呢?

隱身人只不過使人看不到身子,並不是身子的不存在,如果他自二十四樓跌下去的

話,他一樣會跌死的。所以,一個隱身人,絕不能採取這樣的方式超過石沿消失。

那一雙手之所以不能夠以這樣的方式消失,正因為它只是一雙手,而沒有任何的身

體!

所以白素說那是一個隱身人,我不同意。然而那究竟是甚麼,我卻也說不上來,我

的腦中混亂之極,混亂到使我難以思考的地步。

我們又沉默了許久,還是白素先開口:「那雙手,偷走了一隻煙灰碟,這是甚麼意

思,那煙灰碟中有甚麼秘密,值得它來偷?」

白素的這一問,又提出了許多新的疑惑,使我已經混亂的腦筋,更加混亂了。我衝

動地道:「我們不必猜測了,我們下去見他。」

白素吃驚地道:「見甚麼人?」

我道:「到二十三樓去,見鄧石,也就是剛才取去了成立青屋中的那隻煙灰碟的手

的主人!」

白素道:「如果他是一個隱身──」

我不等她講完,便近乎粗暴地回答道:「他不是隱身人,他……他……」

他不是隱身人,但是他是甚麼呢?我卻說不上來了!

白素不愧是一個好妻子,我粗聲地打斷了她的話頭,她非但不怪我,反倒輕輕地握

住了我的手,柔聲道:「我們先到屋中去休息一會再說,你可需要喝一點酒,來鎮定一

下?」

我的心中不禁覺得有點慚愧,跟著白素,走進了那扇玻璃門,我們在沙發上坐了下

來,白素倒了一杯白蘭地給我,我慢慢地喝著。

十分鐘後,我的心情已比較鎮靜得多了,但是我在心情激動時所作的決定,卻仍然

沒有改變,我放下酒杯:「我們去看他,坐在這媔簷q,是沒有用處的,我們去看他!

白素攤了攤手:「他會歡迎我們麼?」

我道:「他不歡迎,我們也一樣要去看他。」

白素站了起來:「好的,我們兩個人在一起,甚麼樣的事情都經歷過了,總不至於

會怕他的,我們走吧。」她已開始向門口走去了。

我將成立青屋中的燈熄去,也到了門口。

正當我們要拉開房門,向外面走去的時候,我突然想起,我忘了鎖上通向平台的玻

璃門了。我轉過身來,準備向前走去。

然而,就在我轉過身去的那一剎間,我又呆住了。

這時,屋中熄了燈,外面的光線,雖暗,還比室內明亮些,所以,人站在房子內,

是可以看到一些外面平台上的情形的。

當我一轉過身去的時候,我便看到了一雙腳。

那一雙腳正從石沿之上,跳了下來,落在平台之上,一步一步,向前走來。

白素顯然也看到那雙腳了,她緊緊地握住了我的手臂,一聲不出,我眼看著那雙腳

一步一步地走過,到了玻璃門之外。

那是一雙連著小腿的腳,它穿著軟皮睡鞋和羊毛襪,和成立青曾經見過,並描述給

我聽過的那對腳一樣。它來到了玻璃門前,右足抬起,向玻璃門頂來,慢慢地將玻璃門

頂了開來。

這時候,我和白素兩人,心中的驚恐,實在難以言喻。但總算還好,我的思考能力

還未曾因為驚恐而消失,當我看到那右足頂開玻璃門之際,我至少知道我「不是隱身人

」的推測並沒有錯。

因為若是隱身人的話,一定會用他看不見的手來推開玻璃門的。而如今卻不,因為

只是一雙足,所以他便用右足來將門頂開!

右足將門頂開之後,左足也向內插來,玻璃門重又彈上,兩隻腳已進了房子了。

我和白素兩人,緊緊地靠在一起,在那片刻之間,我們簡直甚麼也不能做,我們只

是望著那一雙腳,一步一步地向前走來。

那雙腳在向前走來的時候,並不是很順利的,它一下撞在茶桌上,一下子又撞在沙

發上,但是,它們終於來到了我們的近前,來到了我們近前。

白素陡地尖叫了起來,而我也大叫了一聲,一腳向前踢了出去。

我那重重的一腳,正踢在那一雙腳的右脛骨上。那一腳的力道十分大,因為我連自

己的足尖也在隱隱發痛,那雙腳急急地向外退去。

那真是千真萬確的,我看到那雙腳在向後退卻之際,它的右足,蹣跚而行,那顯然

是被我這一腳踢得它疼痛難忍的緣故。

這更令得我的背脊之上,冷汗直淋,宛若有好幾十條冰冷的蟲兒,在我的背上,蜿

蜒爬行一樣。

一雙不屬於任何人的腳,在那片刻問,我們都因為過度的驚詫,感到了輕度的昏眩

所以,那一雙腳,究竟是如何離開屋子的,我們也不知道。等我定下神來時,那一

雙腳當然已不在屋子中了。我緩緩地舒了一口氣,轉過頭去看白素。白素的面色,蒼白

得很厲害。

我安慰著她:「別怕,你看,那一雙腳並不可怕,你一叫,我一踢,它們就走了,

這有甚麼可怕?」

白素搖了搖頭:「不是害怕,我們是一個完整的人,當然不會怕一雙不完整的腳,

我是覺得……覺得異樣的嘔心!」

那的確是令人嘔心的,但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之下,我卻不能承認這一點,我必須先

令白素鎮定下來,我立即俯身低聲道:「我知道你感到有嘔吐感的原因了!」

白素紅了臉,「呸」地一聲,轉過頭去不再睬我,剛才那種緊張可怕得幾乎使人精

神麻痹的氣氛,也立即被緩和了。

我來回踱了幾步:「我先送你回去,然後,我再回到這堥荂A去見鄧石。」

白素道:「不,我和你一起去。」

我忙道:「不,鄧石可能是一個我們從來也未曾遇到過的怪誕東西,你還是不要去

的好。」

白素不再和我爭論,但是那並不等於說,她已同意了我的意見。她向門口走去,拉

開了門,然後才道:「走,我們一起下去。」

我做了一個無可奈何的神情,我們一齊出了成立青所住的那個居住單位,向下走了

一層,到了二十三樓。二十三樓是有兩個門口的,我根據鄧石住處窗口的方向,斷定了

他的住所,是電梯左首的那個門口。

我在他的門口站定,看了一看,並沒有找到電鈴,於是我用手敲門。

我大概敲了兩分鐘,才聽到鄧石的聲音自堶捷ヮ荂A他粗聲粗氣地道:「甚麼人?

我感到十分難以回答,因之呆了一呆,白素卻已道:「是不速之客,但請你開門。

鄧石的聲音顯得更不耐煩了,他大聲道:「走,走,甚麼不速之客?」

我接上去道:「鄧先生,我們剛在楊教授的舞會上見過面,我是衛斯理,剛才講話

的,是我的太太白素,請你開門。」

鄧石好一會未曾出聲,我已估計他不會開門的了,所以我已開始考慮我是這時候硬

撞進去呢,還是再等上兩三個小時,用百合匙偷開進去。

但是正當我在考慮著這些的時候,只聽得「卡」地一聲響,緊閉著的門,打開了一

道縫,從那縫中,我們可以看到鄧石一半的身子,他面上所帶著那種做作而傲然的神情

:「我與兩位不能算是相識,兩位前來,是甚麼意思?」

白素「哦」地一聲:「我們既然來了,你不請我們進去坐坐麼?」

鄧石又猶豫了一下,才道:「請!」

他將門完全打開,身子也向後退出了兩步。

當鄧石的身子向後退出兩步之際,我和白素兩人,心頭都狂跳了起來。

在那片刻之間,我們都已看到,鄧石的手上,所戴著的那隻貓眼石的戒指。而他的

腳上穿著軟皮睡鞋和羊毛襪,更令得我們駭然的是,他在退出之際,右足顯得蹣跚不靈

,一拐一拐地。

那是剛才我重重的一腳,踢中了他右脛骨的緣故,我幾乎敢斷定,如果這時捲起他

右腿的褲腳來,一定可以發現他的右小腿脛骨上,有一塊瘀青!

那一雙手,那一雙腳,毫無疑問,都是屬於鄧石的,但何以我們都幾次單獨看到它

們呢?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我和白素呆立在門口,鄧石揚了揚眉:「請!」

我們這才向堶惆咱h,和鄧石相對,去沙發上坐了下來。

我本來估計,鄧石的屋內,可能有許多古古怪怪的東西,但事實上並不,就算有的

話,那至多也只是一些印度、土耳其、埃及一帶的雕刻,那些雕刻都給人以一種神秘的

感覺,那是東方的神秘。但用這種雕刻來陳飾,是相當普遍。

真正又令得我們兩人吃了一驚的,是咖啡幾上的一隻煙灰碟。

那是一張瓷質的煙灰碟,製成一張荷葉的形狀。

這隻煙灰碟本來是在成立青屋中的茶幾上,而我們親眼看到由一雙不屬於任何人的

手,將它由成立青的屋中,拿出來的。

我們坐定之後,氣氛顯得十分尷尬,我想不出該怎樣開始才好,鄧石則不耐煩地望

著我們,難堪的沉默維持了兩分鐘之久,鄧石才冷冷地道:「好了,你們來找我,是為

了甚麼事?」

我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喉嚨,我決定開門見山,於是我道:「鄧先生,我們必須告

訴你,在過去的大半小時中,我們在樓上,二十四樓,成立青先生的住所之內。」

我以為這樣一說,鄧石至少大驚失色了,因為我們既然在過去的大半個小時之內,

是在二十四樓,那是一定知道了他的秘密的了。

可是鄧石卻若無其事,甚至連眉毛也未曾跳動一下,便冷冷地反問道:「那又怎樣

?」我呆了一呆,反而難以開口了,我道:「我想,我們應該心照不宣了吧,對麼?」

一聽得我那樣說,鄧石突然站了起來。

他伸手向門口一指:「出去,你們這兩個神經病,出去!」

我也站了起來:「鄧先生,你何必這樣?我們甚麼都看到了。」

鄧石咆哮道:「你們看到了甚麼?」

我也不甘示弱:「你的手,你的腳!」

鄧石叫道:「瘋子,你們是兩個瘋子!」他突然衝出了屋子,來到了對面的一扇門

前,大力地按著電鈴,我不知他用意何在間,那扇門已打了開來,一個中年男子,穿著

睡袍,走了出來。

我一看到那中年男子,不禁怔了一怔。

那男子我是認識的,他是警方的高級探長,姓楊,和我是相當熟的,但我卻不知道

他就住在這堙A這時我見到了他,不禁十分發窘。

楊探長看到了我,也呆了一呆:「啊,衛斯理,是你。鄧先生,甚麼事情?」

他究竟不愧是一個有資格的老偵探,一面說,一面望著鄧石,又望了望我:「你們

之間有一點不愉快?」

鄧石瞪著眼:「楊探長,你認識這個人麼?」

楊探長忙道:「自然,我認識他,他是大名鼎鼎的──」

可是,楊探長的話還未曾講完,鄧石便已不禮貌地打斷了他的話頭:「不管他是甚

麼人,我卻不認識他,但是他硬闖進來,楊探長,我是領有槍照的,在這樣的情形下,

如果我向他開槍,他可是自找麻煩?」

鄧石的話十分霸道,但是他的話,是嚇不倒我的,我冷冷地道:「鄧先生,你做的

事情,自己心中有數!」

鄧石這傢伙,像是對法律十分精通一樣,他立即道:「我做了甚麼事,你講,你說

話可要小心一些,我隨時可以告你誹謗。」

和鄧石相見,不會有甚麼愉快的結果,這是早在我意料之中的,但是鬧得如此之僵

,卻也是始料不及的。

我真想不顧一切地打他一頓,但是白素也走了出來,將我拉開了一步。鄧石大聲地

罵道:「混蛋!」接著,退了回去,「砰」地一聲關上了門。

我和白素,對著楊探長苦笑了一下,楊探長向鄧石的門上指了一指:「這是一個怪

人!」

我心中一動,楊探長就住在他的隔鄰,那麼,楊探長對於鄧石的行動,是不是多少

會知道一點呢?

我連忙道:「你已經睡了嗎?我有一點事情打擾你,不知道你肯不肯和我談談?」

他猶豫了一下,顯然他不怎麼歡迎我這個不速之客,但是他還是答應了下來:「好

的,反正我已經醒了,不要緊的。」

我和白素一齊走了進去,到了他的一間書房之中,我才道:「楊探長,你可曾見到

過一些怪事,比如說,不屬於任何人的一雙手,或是單單地一雙腳,而手和腳,都是鄧

石的?」

楊探長皺起了眉頭,他顯然是要竭力理解我的話,但卻又實在聽不懂。

這也是難怪的,事實上,如果我對一切全不知情,聽得有人向我這樣講的話,我也

會莫名其妙,不知人家在講些甚麼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