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16 不死藥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36票  瀏覽1643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4月05日 12:01




第五部:失敗

我腦中亂到了極點,千頭萬緒,不知從何問起才好。這時候,我聽得駱太太道:「

致遜,你講得明白一些,你,未曾殺死他?」

「我……殺死他了!」

「可是,剛才你說,他是不會死的。」

「我將他從那樣高的崖上推了下去,我想……我想他多半已死了,我……實在不知

道。」

「你慢慢說,首先,你告訴我,他何以不會死?」

「他……吃了一種藥。」

「一種藥?甚麼藥?」

「不死藥。」

「不死藥?」

駱致遜和他的太大,對話到了這堙A我實在忍不住了,我大聲道:「別說下去了,

這種一點意義也沒有用的話,說來有甚麼用?」

駱太太轉過頭來,以一種近乎責備的目光望著我:「衛先生,你聽不出他講的話,

正是整個事件的關鍵所在麼?」

我冷笑一聲:「甚麼是關鍵?」

駱太太道:「不死藥。」

我猛地一揮手,以示我對這種話的厭惡:「你以為駱致謙得到了當年秦始皇也得不

到的東西?」

我這句問話,當然是充滿了譏剌之意的。可是駱太大的詞鋒,實在厲害,她立即回

敬了我一句:「我們如今已得到了許許多多,秦始皇連想也不敢想的東西,是不是?」

我翻了翻眼,那倒的確是的,是以令我一時之間無話可說。

駱太太又道:「所以,這並不是沒有意義的話,衛先生,我是他的妻子,我自然可

以知道他這時候講的,是十分重要的真話!」

我已完全沒有反駁的餘地了,我只得道:「好,你們不妨再說下去。」

我一面講,一面向駱致遜指了指,我的話才出口,駱致遜已經道:「我要講的,也

已講完了。」

駱太太忙道:「不,你還有許多要說的,就算他吃過了一種藥,是不死藥,你為甚

麼又非要把他從崖上推下去不可呢?」

駱致遜痛苦地用手掩住了臉,好一會,才道:「他要我也服食這種不死藥。」

「他有這種藥帶在身邊麼?」

「不是,他要我到那個荒島上去,不死藥就在那個荒島上的,而那個荒島,正是他

當年在戰爭中,在海上迷失之後找到的。」

事情總算漸漸有點眉目了。

駱致謙在一次軍事行動中失了蹤,他是飄流到了一個小荒島之上。這個小島,當然

是大海之中,許多還未曾被人注意的小島嶼之一。

在那個小島上,駱致謙服下了不死藥,直到他被駱致遜找回來。

他們兄弟兩人的感情,當然是十分好的,因為駱致謙要他哥哥也去服食不死藥。

事情可以很合理解釋到這堙A接下去,又是令人難以解釋的了。

駱致遜如果不願意長生不老,他大可拒絕駱致謙的提議,他又何必將駱致謙推下崖

去呢?

所以,我再問道:「你拒絕了?」

駱致遜不置可否,連點頭和搖頭也不,他只是呆若木雞地坐著。

駱太太問了幾句話,可是駱致遜只是不出聲。

駱太太嘆了一口氣,向我道:「衛先生,你可否先讓他安靜一下?反正在船上,我

們也不會逃走的,你先讓他安定一下,我們再來問他,可好麼?」

我表示同意,駱致遜如今的情形,分明是受刺激過甚,再繼續討論這個問題,恐怕

他會受不了。再則,在船上,他是無法逃脫的,航程要接近一個月,我大可以慢慢來。

所以,我立即退到了門口:「駱先生,你先平靜一下,明天見。」

我打開了艙門,退了出去,將門關上。

當我轉身去的時候,我才看到一個中年人,面青唇白地站在身後。

我到他身上所穿的衣服,便可以看出,他就是這艘船的船長了。

我冷笑了一下:「生財有道啊,船長!」

船長幾乎要哭了出來一樣地:「你……是甚麼人?我們來討論一下……」

我不等那船長講完,便道:「討論甚麼?討論我是不是受賄?」

我並不說我是甚麼人,只是問他是不是想向我討論我是否受賄。這是講話的藝術,

因為在這句話中,我給以對方強烈的暗示,暗示我是一個有資格受賄的人!

船長苦笑了一下:「是……是的。」

我點了點頭,大模大樣地道:「那麼,要看你的誠意如何了。」

船長忙道:「我是有誠意的。」

我道:「那好,先給我找一個好吃好睡的地方,最好是將你現在的地方讓出來。」

船長道:「可以,可以。」

我又道:「然後,慢慢再商量吧。」

船長苦笑了一下:「先生,我想你大概是不準備告發我的了,是不是?」

我笑道:「看來是,但還要看我在這堿O不是舒服而定,你明白麼?」

船長連連點頭,將我讓進了他的臥室。

他那間臥室一樣豪華,我老實不客氣地在床上倒了下來,他尷尬地站在一旁。

我像對付乞丐一樣地揮了揮手:「你自己去安排睡的地方吧,這塈畯n暫時借用一

下了。」

船長立即連聲答應,走了出去。

我躺在床上,心中十分舒暢,我這樣對待這混蛋船長,而我又找到了駱致遜夫婦,

這使我高興得忍不住要吹起口哨來。

不一會,我便睡著了。

我是被「砰」地一聲巨響驚醒的。

當我睜開眼睛來看的時候,我簡直以為自己是在做夢,我難以明白究竟是發生了甚

麼事!只見在我睡著之前,還在對我恭敬異常的船長,這時穿著筆挺的制服,手中還握

著手槍,兇神惡煞地站在門口。

在他揮動手臂之下,四五個身形高大的船員,向我衝了過來。

那四五個海員向我衝來,再明顯沒有,是對我不利的,我自然也知道這一點。但是

,我卻不明白為甚麼一覺之間,船長忽然強硬起來,要對我不利了?難道他總是怕我將

他的秘密洩露出去,是以要來害死我?

可是,如果他在動這個腦筋的話,他就應該在我睡熟之際將我殺死,而不應該公然

叫四五個壯漢來對我了,但不是這樣,他又有甚麼依仗呢?

在我心念電轉間,那四五個壯漢,已經衝到了我的床前了。

船長舉槍對準了我,叫道:「將他抓起來!」

我一伸手:「別動!船長先生,你這樣做,不為自己著想一下麼?」

船長向我獰笑:「你是一個受通緝的逃犯,偷上了我的船隻,我要將你在船上看管

起來,等到回航之際,將你交給警方!」

我「嘿嘿」冷笑了起來:「你是扣押我一個呢,還是連另外兩個也一起扣押?」

我「另外兩個」的意思,自然是指駱致遜夫婦而言的。我的話也等於在提醒他,別

太得意忘形了,他還有把柄在我的手中!

可是,出乎意料之外地,船長聽了我的話之後,竟「哈哈」大笑了起來,分明他是

有恃無恐的,他對著我咆哮道:「閉嘴!」

我呆了一呆,同時迅速地考慮著目前的情形。他的手中有槍,而又有四五個人在我

的床前。然而他說要將我扣起來,這使我斷定,他不敢殺我,那麼我暴起發難,事有可

為。

我攤了攤手:「閉嘴就——」

我只講了三個字,身形一躬,猛地從床上跳了起來。床是有彈力的,是以我從床上

跳起來的這個動作,也格外快和有力。

我一彈了起來,雙手雙腳,一齊向前攻了出去,三名大漢,被我同時擊中。

他們嗥叫著,身子向後倒去,我則立時落地,一個打滾,已滾到了船長的腳邊。

這時,三個被我擊到的大漢,也痛得在地上亂滾,地上可以說是人影縱橫,船長根

本不知道我已經來到了他的腳邊了。

而當他終於知道了這一點之際,卻已然大大地遲了!

因為那時,我已經抱住了他的雙腿,猛地一拖,令得他仰天倒了下來。我一掌砍在

他的手腕上,奪過了手槍,然後一躍而起,「砰」地關上了艙門,背靠著門而立,喝道

:「統統站起來,將手放在頭上!」

那四五個大漢見槍已到了我的手中,自然沒有抵抗的餘地,只得乖乖地手放到了頭

上,退了開去。

船長仰天那一交,跌得著實不輕,他在地上賴了好一會才站了起來,摸著後腦,狠

狠地望著我:「你是逃不了法律制裁的。」

我道:「也許,我們可能被關在一個監房之中。」

他叫道:「我為甚麼要坐監?」

我道:「你的記性太壞了,就在對面的房間中,你私運了兩個要犯出境,其中的一

個,還是已經被判了死刑的了,你忘了麼?」

船長吸了一口氣:「你要脅不到我。」

我呆了一呆,道:「甚麼意思?」

「他們兩人走了。」

我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失聲道:「走了?」

船長雖然狼狽,但是他的神情,卻還是十分得意:「走了,他放下了救生艇,偷偷

地走了,你甚麼證據也沒有了!」

我不禁真正地呆住了!

這個消息,對我的打擊,實在大大了!打擊之大,倒不是由於他們兩人一走,我便

不能再要脅船長了,因為我的目標並不在於船長。而是由於他們兩人一走,我的處境,

可以說糟糕極了。

本來,我有兩個途徑,可以改變我的處境的。

一個辦法,是我能以證明駱致遜沒有罪。第二個辦法,便是將駱致遜帶回監獄去。

除了做到這兩點中之一點之外,我都沒有辦法改變我的處境,我勢將永遠被通緝下

去!

但是,要做到這兩點中的任何一點,必須有駱致遜這個人在!

如今,駱致遜走了,我怎麼辦?

我呆了足足有一分鐘之久,才道:「這是不可能,如今我們在大海中,他們下了救

生艇,生存的機會是多少?他們為甚麼要冒這個險?」

船長道:「那我怎麼知道?」

我厲聲道:「是你將他們兩人藏起來了!」

船長笑了起來,他笑得十分鎮定:「如果你以為這樣,那麼在船到了港口之後,你

可以向當地警方指控我,但當當地警方在船上找不到人的時候,你可麻煩了。」

我在船長的那種鎮定、得意的神情中,相信駱致遜夫婦真的走了!

他們寧願在汪洋大海中去飄流,那當然是為了想逃避我,而當他們逃走的時候,我

卻正在呼呼大睡,我真想用手中的槍柄重重地敲在自己的頭上,我實在是太蠢了,竟以

為在船上,他們是不會離去的!

他們離去了,這給我帶來的困難,實在是難些以言喻的,老實說,我實在不知該怎

樣才好!

船長陰騖地向我笑著:「把你手上的槍放下,其實,如果你想離去的話,我可以供

給你救生艇、食水和食物的。」

我心中實在亂得可以,駱致遜夫婦已不在船上了,我留在船上當然沒有意義,但是

,如果我在海上飄流,又有甚麼用呢?

海洋是如此之廣大,難道兩艘救生艇,竟會在海洋中相遇麼?

我的一生之中,可以說從來也沒有遭遇到過連續的失敗,像如今一樣。

而且,如今我的對手,嚴格來說,也不能算是對手,他們只不過是一個死囚,一個

婦人而已。

過了好一會,我才慢慢定下神來:「船長,請你令這些人出去,我有話和你說。」

船長冷冷地道:「你先將槍還給我。」

我猶豫了一下,如果我將槍還給了他,那麼,他就可以完全控制我了。但是,就算

我不將槍給他的話,我現在又將控制甚麼呢?

我已經失敗了,徹頭徹尾地失敗了!

船長伸出手來,向我奸笑著:「給我!」

我並沒有將槍拋給他,只是道:「船長,我現在是一個真正的亡命之徒了,我想你

應該明白,一個真正的亡命之徒,是甚麼也敢做的!」

船長的面色變了一下,他的聲音有點不自然:「可是以你如今的罪名來說,你不致

被判死刑的!」

事情總算有了一點小小的轉機,船長果然怕我橫了心會槍擊他的,這樣,我自然更

不肯將槍脫手了,我道:「對我來說,幾乎是一樣的了!」

船長的面容更蒼白了。

我又道:「當然,如果你不是逼得我太緊的話,我是不會亂來的。」

船長有點屈服了,他道:「那麼,你………想怎樣?」

船長表示妥協了,可是我的心中,卻反倒一片茫然,不知該怎樣回答他才好。一切

都歸咎我實在敗得太慘了,以致我幾乎沒有了從頭做起的決心。而沒有了從頭做起的決

心,當然也不知該怎樣辦才好了。

船長又追問我:「你究竟想怎樣呢?」

我不得不給了他以一個可笑的回答,我道:「請等一等,讓我想一想。」

船長愕然地望著我,而這時候,由於我自己的心中亂得可以,所以我也不去理會他

的神態如何,我只是在迅速地思索著。

我究竟應該怎樣呢?

最理想的,是我可以立即有一架直升機,和一艘快艇,那麼我便可以立即在海面之

上搜索駱致遜夫婦的下落了,但是在一艘已十分殘舊的貨船之上,當然是不會有快艇和

直升機的。

那麼,我是不是應該也以救生艇在海中飄流呢?

如果我也以救生艇在海中飄流,那麼我找到駱致遜夫婦的機會等於零!

我當然不應該那麼傻,那麼,我還有甚麼辦法呢?

船長又在催我了。

我問他:「這艘貨船可以在就近甚麼地方停一停麼?」

船長連忙大搖其頭:「絕不能,那絕無可能,我們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內,直航帝汶

島。」

我冷冷地道:「如果中途遇險呢?」

船長也老實不客氣地回敬我:「如果中途遇險,那又不同了,因為這使這艘船,永

遠也不能到達目的地,這艘船太破舊了,不能遇險了。」

我嘆了一口氣,實在沒有辦法,我只好睹一賭運氣了。我可以斷定,駱致遜夫婦擺

脫我,下了救生艇,在海上飄流,並不是想就此不再遇救的,他們是有計劃地下救生艇

的,可能他們帶了求救的儀器。

那麼,他們獲救的可能就非常大。

既然,他們選擇了一艘到帝汶島去的貨船,那麼他們獲救之後,可能仍然會到帝汶

島去的,我可以在那個島上,等候他們。

當然,這一連串,全是我的假定。只要其中的一個假定不成立,那麼我沒有機會再

見到他們了。

我說我要賭一賭運氣,那便是說,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我必須當我的假定完全是

事實,依著假定去行事!

我對船長道:「那麼,我的要求很簡單了,我要在船上住下去,要有良好的待遇,

等船到了目的地之後,你必須掩護我上岸。」

船長想了一想:「你保證不牽累我?」

我道:「當然,我還可以拿甚麼來牽累你?」

船長點了點頭:「那麼,你在船上也不要生事,最好不要和水手接觸。」

我收起了手槍,道:「我可以做得到,希望你也不要玩弄花樣,因為在下船的時候

,我將用槍指脅著你,不給你有對我不利的機會。」

我講完之後,就退了出去,退到了駱致遜夫婦占據的房間中,在床上倒了下來。

我覺得頭痛欲裂,我逼得要自己緊緊地抱住了自己的頭,才稍為覺得好過一些。

接下來的那二十多天的航程,可以說是我一生之中最最無聊的時刻了。

我借了一架收音機,日日注意收聽新聞,希望得到一些駱致遜的消息。

因為他們兩人如果被人發現,而又知道他們身份的話,那一定是震動世界的大新聞

了。

但是,我卻得不到甚麼消息,我幾乎每天都悶在這間艙房之中。

船終於到達目的地了!

我相信,若是再遲上幾天到達的話,我可能就會被這種無聊透頂的日子逼得瘋了,

在辦完了入港的手續之後,船長和我一齊下船。

船長是帝汶島上的熟人了,葡萄牙官員和他十分熟,船長知道我的目的只是想離開

,而不是想害他,所以他也十分鎮定。

等到他將我帶到中國人聚居的地方,我也確定他不想害我的時候,我才將手槍還了

給他,他迅速地轉身離去,我則走進了一家中國菜館。

菜館中的侍者全是中國人,當我提及我有一點美鈔想換一些當地貨幣,寧願吃一點

虧時,他們都大感興趣,我換了相當數量的鈔票,吃了一餐我閉著眼睛燒出來也比這美

味的「中餐」,在街盡頭的一家中級旅店中,住了下來。

我已到了帝汶島,我要開始工作:我很快地就結識了十來個在街上流浪,無所事事

的少年,我許他們以一定的代價,叫他們去打聽一對中國人夫婦的下落,當然,我將駱

致遜夫婦的外貌形容給他們聽,同時,我又要他們日夜不停,注意各碼頭上落的中國人

我的這項工作發展得十分快,不到三天,為我工作的流浪少年,已有一百四十六個

之多,但是我卻沒有得到甚麼消息。

我又打了一封電報給黃老先生,告訴他我已到了帝汶島,要他先匯筆錢來給我應用

這筆錢,在第二天便到了當地的銀行。

我自己,也每天外出,去尋訪駱致遜夫婦的下落。帝汶島是一個十分奇妙的地方,

我不必多費筆墨去描寫它,總之它是一個新舊交織,天堂和地獄交替的怪地方,它是葡

萄牙的殖民地,在葡萄牙或是它其他屬地上的犯罪者,會被充發到這堥荌筏W工,但是

,它卻也有它繁榮美麗的一面。

在海灘上,眺望著南太平洋,任由海水捲著潔白的貝殼,在你腳上淹過,那種情調

,是和在夏威夷海灣渡假,沒有多大分別的。

一直等了半個月,我幾乎已經絕望了。

那一天黃昏,我如常地坐在海灘上,忽然看到兩個流浪少年,向我奔了過來,他們

上氣不接下氣地奔到了我的近前叫著:「先生,先生,我們相信,我們可以得到那筆獎

金了!」

誰發現駱致遜夫婦的下落,誰便可以得到我許下的一大筆獎金,這是我向他們作出

的諾言,我一聽得他們這樣講,大是興奮。

我忙道:「你們找到這個人了,在甚麼地方?」

他們齊聲道:「在波金先生的遊艇上!」

我在帝汶島上的時候,雖然不長,只不過半個月光景,但是我在到達的第二天起,

便知道波金先生這個人了。

他是島上極有勢力,極有錢的人,是以我聽得這兩個少年如此說法,不禁一呆,問

道:「你們沒有認錯人?」

他們兩人又搶著道:「沒有,我們還知道這兩人是怎麼來的!」

我忙問:「他們是怎麼來的?」

那兩個少年十分得意:「碼頭上的人說,他們是在海中飄流,被一艘船救起來的,

他們在船上便已打電報給波金先生,波金先生是親自駕著遊艇,去將他們接回來的,先

生,我們可能得到那筆錢?」

我已從袋中取出了錢來:「當然可以。」

我將錢交到他們兩人的手上,他們歡天喜地,又補充道:「我們來的時候,波金先

生的遊艇已經靠岸,大概是到波金先生的家中去,先生,你知道波金先生的天堂園在甚

麼地方嗎?」

波金先生的花園中,有著十隻極其名貴的天堂烏,是以他住的地方,便叫作「天堂

園」,這是島上每一個人都知道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