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16 不死藥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38票  瀏覽1649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4月05日 12:01




第二部︰不顧一切後果的行動

傑克踫了我一個軟釘子,面色變得十分之難看,可是他仍然不放棄,又向我問道︰

「他究竟向你要求了一些甚麼,告訴我。」

這時,我已經來到監獄的大門口上了,我站住了身子︰「好,我告訴你,他要我幫

他逃獄。」

傑克呆了一呆︰「你怎麼回答他?」

我沒好氣道︰「我說,逃獄麼,我無能為力,如果他想要好一點的牧師,替他死亡

前的祈禱,使他的靈魂順利升到天堂上去,我倒是可以效勞的!」

我這幾句,已經是生氣話了,事實上我並未曾這樣對駱致遜講過。可是傑克卻聽不

出那是生氣的話來,他仍然緊釘著問道︰「他怎麼說?」

我嘆了一口氣︰「傑克,他說甚麼,又有甚麼關係?」

傑克不出聲了,我繼續向前走去,他仍然跟在後面,走出了不幾步,他又問道︰「

衛,憑良心而言,對這件案子,你不覺得奇怪麼?」

我道︰「當然,我覺得奇怪,但是總不成我為了好奇心,要去幫他逃出監獄?」

傑克望了我好一會,才道︰「如果我是你,我會的。」

他講完了那句話,轉過身,回到監獄中去了。

我呆呆地站在監獄的門口,一時之間,我的腦筋轉不過來,我不明白傑克這樣說,

是甚麼意思。他是鼓勵我犯法麼?還是他在慫恿我犯法,藉此以洩私憤呢?因為我和他

始終是有一些隙嫌的。

我想了好一會,然後我決定不再去考慮它,因為我根本不會去做這件事,何必多想

我一直向前走去,但是,傑克的話,卻一直在我的腦中迴旋,駱致遜那種近乎神經

質的要求,駱太太那種幽怨的眼光,也都使我的心中十分不舒服。

我走出了二十步左右,停了下來。

那是一家雜貨舖的門口,我猶豫了一下,走了進去,拿起了電話,撥我自己家中的

號碼,聽電話的是白素。

我略想了一想,才道︰「如果我現在開始逃亡,要逃上好幾年,你會怎樣?」

我的問題實在太突兀了,所以令得白素呆了好一陣子,但是她卻並沒有反問我甚麼

,因為她可以知道,我絕對不會無緣無故這樣問她的。

而我既然問了她,當然是有原因的,所以她先考慮這個問題的答案,她給我的答案

很簡單︰我和你一齊逃。

我拿著電話機,心中在躊躇著,我無目的地四處張望著,突然,我看到了駱太太,

她一個人走出了監獄,她在監獄門口略停了一停,抬起頭來,我想不給她望到,可是她

已經看到我了。

她向我走了過來。

白素在電話中道︰「衛,你怎麼不說話?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我將聲音壓得十分低,急急地道︰「素,駱致遜要我幫他越獄!」

「天哪,他快要上電椅了,你做得到麼?」

「做是可以做得到的,可是這樣一來,我明目張膽地犯法,你認為怎樣?」

「我想,駱致遜是無罪的,你只不過暫時躲一陣子,就可以沒有事情了,我可以和

你在一起,我知道你想幫他,別顧慮我。」

我看到駱太太已跨到了雜貨舖內,我連忙道︰「如果一小時之內,不見我回來,就

是已幹出事來了,你立即到東火車站見我,帶上必要的東西。」

我匆匆地講完,立即掛了電話,駱太太也在這時,來到了我的面前。

這時候,我的心中,實在是混亂和矛盾到了極點。當駱致遜向我提出要我幫他逃獄

的時候,我基於直覺,立時拒絕了他。

但是,在離開之後,我的好奇心,使我覺得這件事也不是全然不可為。我又想到,

駱致遜的心中一定有著十分重大的秘密,如果我不幫他,那麼他心中的秘密,就絕無大

白於世的機會。

我的心本來已有一些活動,再加上駱太太絕不開口求我,使我連加強拒絕信心的機

會也沒有,而更令人可惱的,便是傑克的那一句話,傑克的那一句話,無異是在向我挑

戰!

如今,再加上了白素的回答,我的心中已然十分活動了!

駱太太來到了我的前面,仍然直望著我,然後,她說了一句我實在意料不到的話,

她道︰「衛先生,你甚麼時候開始行動,時間不多了。」

我張大了口,但是不等我說出話來,她已然道︰「別問我怎知你一定會答應,因為

我知你一定會答應的,你不是一個在緊急關頭推托別人性命交關要求的人!」

她給我的恭維,令我有啼笑皆非的感覺,我道︰「駱太太,你可知道,我如果幫助

了你的丈夫,我自己可能一生陷入一個困境之中麼?」

「我當然知道,但是,你已經答應了,是麼?」我無話可說,駱太太是如此異特的

一個女人,她幾乎甚麼都知道,而且,能在這樣的情形下,保持冷靜,這實在是非常不

容易的事。

我嘆了一口氣︰「好,他會駕車麼!」

「會的,駕得很好。」

「我不但幫他逃獄,而且要弄明白他這件案子的真相,在他出獄之後,我要你們兩

夫婦充份的合作,你能答應我麼!」

「當然可以,我們可以一齊逃走,我將我所知的一切告訴你,而且勸他也講出真相

來。」

我又嘆了一口氣,我實在是一個傻子,這是一件明明不可做的事情,我心中也清楚

地知道這一點,可是,在種種因素的影響下,我還是要去做!

我道︰「我在一小時內會回來,你等我。」一講完,我就大踏步走了開去。

我走向公共汽車站,等候了十分鐘,在這十分鐘之內,我已有了一個十分可行的計

劃,可以使駱致遜逃出監獄。

車來了,我上了車,十五分鐘之後,我下車並穿過了幾條小巷,在一幢屋子前停了

下來。

這幢屋子,屬於我的一個朋友所有,那個朋友是一個極怪的怪人,可以說是一個第

一流的「犯罪者」。但是卻不要被他這個銜頭嚇退,他是一個千萬富翁,凡是千萬富翁

,大都有一些奇怪的嗜好的,有的喜歡搜集名種蘭花,有的喜歡蓄養鯨魚,我那朋友,

他喜歡犯罪。他的所謂犯罪,全是「紙上談兵」式的。

正確一點說,他喜歡在紙上列出許多犯罪的計劃來,今天計劃打劫一間銀行,明天

計劃行劫國庫,後天又計劃去打劫郵車。

他在計劃的時候,全是一本正經的,不但實地勘察,而且擬定精確的計劃,購買一

切的必需品,但是,到了真正計劃中應該行動的時候,他卻並不是去進行犯罪,而是將

一切有關這件計劃的東西,全都在一間房中鎖了起來,然後,在那間房間的門口,貼上

「第╳號計劃」等字樣,如果在他暫時還沒有新計劃的時候,他仍會走進陶醉一番。

他就是這樣的一個怪人,在他的一生之中,可能未曾犯過一次最小的罪。但是如今

,我卻真的要拖他去犯罪了,因為只有他,才能有那麼齊全的犯罪道具,使我不必再浪

費時間去別的地方找。

當然,我不會連累他,在一路前來的時候,我早已計劃好,他在事後是可以完全無

事。

在門口停了下來,按鈴,由於他喜歡「犯罪」,因之他的屋子也是古堨j怪的,我

一按鈴之後,門上的一個小方格就打了開來。

但是,從小方格中顯露的卻不是人,而是一根電視攝像管。

在他的屋子中,不但到處都有著電視接收機,而且,他的手腕之上,像我們普通人

戴手錶一樣,是經常佩戴著一具螢光屏只有半英寸的超小型電視接收機,所以只要有人

一按門鈴,只要他在屋子中,他是立即可以看到是誰在門口。

我將身子貼得對準那個小方格,好讓他看清楚站在門外的是我。

我立即聽到了他充滿了歡欣的叫聲︰「是你,太好了,衛,我新進行的一個計劃,

正缺少了一個像你那樣的助手,你來得太合時了。」

我笑了一笑︰「當你知道我的真正來意之後,你一定更覺得我來得合時了,快開門

!」

門立時打了開來,並沒有人為我開門,門是自動打開的,那是無線電操縱的結果,

我來這堣w不止一次了,當然不會因之感到奇怪的。

「我在樓下第十七號房間中,你快來。」他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我知道所謂「樓下」,那是這幢屋子的地下建築,我沿著一度樓梯,來到了下面,

走到第十七號房間的門口,房間自動打開,我看到了我要見的人︰韋鋒俠。

別被這個名字迷惑,以為他是一個俠客型,風流瀟灑的人。事實上,他雖然家財千

萬,卻無法使人家見到了他不發笑。

他除了身形還算正常之外,一切全是十分可笑的,他腦袋很大,五官擠在一起,頸

卻又細又長,心理學家說頸細而長的人富於幻想,那麼韋鋒俠可以說是這一方面的典型

人物了。

他正伏在一個大砂盤上,那砂盤上的模型是極其逼真的,那是鬧市,街道上的車輛

,都在移動著,而且移動的速度,和車輛的種類完全是相稱的,他手中執著一根細而長

的金屬棒。

金屬棒的一端,這時正指在一幢大建築物的下面。

由於模型是如此逼真,以致我一看就知道,他所指的是國家銀行的銀庫。

他抬起頭來望著我,我逕自向他走去︰「不錯,這堿O現金最多的地方,但是,如

今我來找你,不是空想去搶劫一個銀庫,而是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去將一個將要臨刑的

死囚,從死囚室中救出來。」

韋鋒俠呆了一呆,他面上突然現出了十分興奮的神色來,他五官可笑地抽動著︰「

這是多麼好的主意,這太新鮮了,來,讓我們來計劃!」

我知道,如果我一上來就講出我們是真的要去做這件事,而不是「計劃」時,他是

一定會大吃一驚的,所以我先不說穿。

我只是道︰「那就要快準備了,你有沒有一套不論甚麼宗教的長老服裝?」

「有,有,我那時計劃過一件事,是用到東正教長老的服裝的。」

「你有沒有尼龍纖維的面具?」

「當然有,太多了。」

「那你就快將你裝扮起來,東正教長老大多數是留鬚的,你可別揀錯了小白臉的面

具!」

韋鋒俠像是受了委屈也似地叫了起來︰「笑話,你以為我會麼?」

我催道︰「快,快去裝扮,十分鐘之內,必須趕來這堥ㄖ琚A快!」

他興致勃勃地衝了出去,一面向外面走,一面還在不住地道︰「有趣,有趣!」

我幾乎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韋鋒俠啊韋鋒俠,等一會兒,你才知道真有趣呢!

他的動作十分快,不傀是一個「第一流的犯罪家」,不到七分鐘,他已經回到我的

面前來了,他的身上穿著黑袍,頭上戴著大而平頂的帽子,面上套上了虯髯的面具,頸

上還掛著一大串珠子,連著一個十字架。

我笑了起來︰「真好,真好,我們快走。」

韋鋒俠呆了一呆︰「你說甚麼?」

我重複了一遍︰「我們快走。」

他張開了雙手︰「走?走到甚麼地方去?你一定在開玩笑了。」

「誰和你在開玩笑!我們去救那個死囚啊,他的名字,你也一定聽說過的,他叫駱

致遜,再過兩小時,他就要上電椅了,我要去救他出獄。」

韋鋒俠的聲音甚至發抖起來︰「衛,這算甚麼,我……只不過計劃一下……而已。

「不行,這一次非實際參加不可,你在事後不會受到牽累的,因為一進死囚室,你

就會被我一拳擊昏,這件事,非要你幫忙不可,你想想,明天,所有的報紙上,都會刊

登你的名字,在表面上看來,你是一個無辜受害的,但實際上,你卻正是這件事情的主

謀人之一,這是多麼快樂的事!」

我可以說是名副其實地在「誘人作犯罪行為」,但是正所謂病急亂投醫,我找不到

別的人可以幫我的忙,當然只好找他了!

韋鋒俠給我說得飄飄然了,因為他這一類的人,心理多少有些不正常,我這樣說法

,可以說正合他的心意。

他猶豫了一下:「那麼,至少要讓我知道整個事情的計劃才好啊!」

我連忙道︰「不必了,你知道得太多了,便會露出口風來,你只需記得三件事就夠

了。

第一,你說是我來求你扮一個東正教神父,因為死囚提出了這個要求。第二、當我

打你的時候,你別反抗。第三、當獄警要拖你上電椅的時候。最緊要在電流接通之前,

聲明你是韋鋒俠,不是死囚。」

他吃驚地大叫了起來︰「啊?」

我道︰「怎麼,你又想退縮了?」

他口吃地道︰「我……我看這計劃不怎麼完美,我們不妨回去詳細地討論一下。」

我笑道︰「不必了,等到計劃討論得完美的時候,人也上了電椅了,你的計劃也只

好束諸高閣,無人知道,快走!」

我幾乎將他塞進了車子,我駕著車,向監獄直駛,到了監獄門前,韋鋒俠居然不要

我摻扶,而能夠自己走進去,這的確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監獄接待室中的情形,和我剛才離去的時候,並沒有甚麼兩樣。但是,由於駱致遜

所剩的時間又少了許多,是以氣氛也緊張了不少。

我的再出現,而且在我的身邊,還有個東正教的神父,這頗使得監獄方面驚訝,幾

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們的身上。

我先看傑克是不是在。他不在。

傑克不在,這使我放心得多,因為他究竟是一個非同小可的警務人員,我的把戲,

瞞得過別人,可能會瞞不過他,我既然已不顧一切地做了,當然要不顧一切地成功,而

不希望失敗。

我再望向駱太太,我用眼光鼓勵她鎮定些,因為她是知道她丈夫向我要求,自然也

可以聯想到我去而復回的用意。我立即發現我望向駱太太望這個舉動是多餘的,因為她

十分鎮定。

我來到了獄長的面前,死囚行刑的時候,獄長是一定要在場的,這時,距離行刑的

時候,只有一小時多一點了,獄長已開始在準備一切了。我指著韋鋒俠,向獄長道︰「

我剛才來看過駱致遜。」

獄長道︰「是的,是傑克上校帶你來的。」

我點了點頭︰「駱致遜要我帶一個東正教的神父來,他要向神父作懺侮,請你讓我

帶神父去見他。」

獄長向韋鋒俠打量了幾眼︰「可以,死囚有權利選擇神父。」他向一名獄警揚了揚

手,道︰「帶他們進去。」

我們很順利地來到了死囚室的門口,當獄警打開了電控制的門後,駱致遜一抬頭,

我便道︰「你要的神父,已經來了。」

這句話,是在門還未曾關閉之前講的,當然,那是講給獄警聽的。

然後,門關上了。

我一步跨到了駱致遜的面前︰「快,快除了囚衣,你將改裝為神父走出去,你可以

逕自走出監獄,希望你不要緊張,我將跟在你的後面,外面有車子,我們立即可以遠走

高飛。」

駱致遜的反應十分快,他立即開始脫衣服,韋鋒俠到這時才開口︰「我不想——」

然而,他只有機會講出了三個字,因為我已一拳打在他的頭部,把他打昏過去。我

拉下他的面具,和帽子,拋給駱致遜。

然後,我背靠門站著,遮住了門口的小洞。

我大聲道︰「駱致遜,你應該好好地向神父懺侮,這是你最後的機會了……」我又

低聲道︰「你只消向外走就行了,絕不要回頭!」

駱致遜點著頭,他的動作相當快,不一會,便已然裝扮成一個東正教的神父了。

雖然,他比韋鋒俠粗壯了些,但是在寬大的黑袍,帽子和面具的遮掩下,他和韋鋒

俠扮出來的東正教神父,幾乎是分不出來的。

我示意他他將囚衣穿在韋鋒俠的身上,在這段時間中,我變換了幾種不同的聲音,

施展著我的「口技」本領,使得在門外的獄卒,以為死囚室中正在進行懺侮。

等到一切就緒了之後,我才低聲道︰「好了,你可以開始罵神父了,越大聲越好,

你要趕神父走,知道麼?」

在乍一聽得我這樣講法之際,駱致遜顯然還不怎麼明白,但是他立即領會我的意思

了,他在我的肩頭之上拍了一下︰「我沒有找錯人,你果然是有辦法的,我真不知怎樣

感謝你才好。」

駱致遜依著我的吩咐,叫了起來︰「走,你替我滾出去,我不要你替我懺悔!」

我也大聲叫道︰「這是甚麼話,你特意要見我,不就是要請我找個神父來麼?」

駱致遜又大叫︰「快滾,快滾,你們兩個人都替我滾出去,快!」

駱致遜的叫聲,一定傳到了死囚室之外,不等我們要求開門,獄卒便已將門打了開

來。門一開,駱致遜便照著我的吩咐,向外衝了出來,他是衝得如此之急,幾乎將迎面

而來的獄卒撞倒!我連忙跟了出去,將門用力拉上,叫道︰「神父,你別發怒,你聽我

解釋!」

我們兩人一先一後,急匆匆地向外衝去。這是最危險的一刻了,因為我雖然已關上

了門,但是那獄警還是可以在門上的小洞中,看到死囚室之內的情形的。如果他看出死

囚室中的人已不是駱致遜的話,那麼我這個逃獄計劃,自然也行不通了。

而且,由於時間的緊迫,我也沒有可能再去實行第二個計劃了!

那獄警果然向小洞望了一望,但是我將韋鋒俠的身子,面向下,背向上地放在囚床

之上的,那情形很像是他在激動之後,伏在床上不動,我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那獄警並

沒有進一步的表示,我才放了心。

駱致遜在前,我在後,我們繼續急急地向外走去,一路上,不斷有警員和警官問︰

「怎麼一回事?他怎麼了?想傷害你們?」我則大聲回答︰「他一定是瘋了,是他自己

要我請神父來的,卻居然將神父趕走,這太豈有此理了——神父,請你別見怪。」

駱致遜甚麼也不說,只是向外走去,我則不住地在向他表示抱歉,我們幾乎是通行

無阻地出了監獄,駱致遜在事先,已經知道了車子的號碼,是以他直向車中走去。

我是一直跟在他後面的,可是,這時,在我也快要跟上車子之際,忽然駱太太在我

身後叫我,道︰「衛先生,請你等一等。」

我轉過頭來一看,不但有駱太太,而且還有好幾名律師和警官,獄長也在,我自然

不能說她的丈夫已然成功地越獄了,我只是道︰「對不起,我要送神父回去,我十分抱

歉——」

就在這時候,我聽到了身後傳來了汽車引擎發動的聲音,我連忙轉過頭去,那實在

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駱致遜在上了車之後,竟發動了車子!

他顯然絕沒有等候我,和我一齊離去的意思,在那一剎間,我更懷疑駱太太在我可

以追上駱致遜的時候叫住我,是不是一個巧合。因為駱致遜才一發動車子,車子的速度

極高,向前疾衝了出去!

我追不上他了!

駱致遜在一逃出了監獄之後便撇下了我,這實在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事,受了如此重

大的欺騙,剎那之間,我實在是不知道怎樣做才好!

但我的頭腦立即清醒了過來,我想到︰若是我再不走,那就更糟糕了!

我不再理會在監獄門口的那些人,向前奔了開去,奔出了兩條街,召了一輛街車,

來到了火車站。這時,距離我打電話給白素時,早已超過一小時了,白素一定已然帶了

他要的東西在車站等我了。

我匆匆地走進了火車站,白素果然已經在了,她向我迎了上來︰「怎麼樣?」

我滿臉憤怒︰「別說了,我被騙了,我們快要找地方躲起來,你有主意麼?」

本來,我並不是沒有主意的人,但是駱致遜出乎意料之外的過橋抽板,令我極其憤

怒,我已無法去想進一步的辦法了。

白素想了一想︰「我們一齊買兩張到外地去的車票,警方會以為我們離開了,但我

們還可以匿居在市區之中,我父親的一個朋友,有一幢很堂皇的房子,我們躲在他家中

,是沒有問題的。」

我道︰「你可得考慮清楚,我的案子十分嚴重,他肯收留我們麼?」

「一定肯的,當年他就是靠了我父親的收留,才在社會上有了一定的地位,成了聞

人。」

我道︰「那麼,我們這就去。」

白素和我一齊去買兩張車票,我們特地向售票員講了許多話,使他對我們有印象,

我知道,在所有的晚報上,我的相片一定是被放在最注目的地位,那麼,售票員自然可

以記起,我曾向他購買過兩張車票。然後,白素和那社會聞人,通了一個簡短的電話,

我們在車站中等著。

那位父執,是親自開著車子前來的。我在未登上車子之前,又道︰「黃先生,我無

意連累你,如果你認為不方便的話——」

可是不等我講完,他老先生已然怒氣沖沖地斥道: 「年輕人若是再多廢話,我將你

關到地窖中去!」

我笑了笑,這位黃老先生,顯然也是江湖豪客,我至少找到了一個暫時的棲身之所

了。

車子駛進了黃老先生的花園洋房,那是一幢中國古代的樓房,十分幽邃深遠,在那

樣的房子中,不要說住多兩個人,即使住多二十個人,也是不成問題的。

黃老先生還要親自招呼我們,但是我們卻硬將他「趕」走了。

當他走了之後,我才倒在沙發上︰「白素,駱致遜將我騙得好苦。」

白素望了我一眼︰「他怎樣了。」

我一攤手︰「才出監獄,哼,他就溜走了,不但我倒楣,韋鋒俠更給我害苦了,我

肯幫他的忙,就是為了想在他身上弄明白奇案的經過,卻不料甚麼都得不到,還要躲起

來。」

白素輕輕嘆了一口氣︰「你若是一直發怒的話,事情更不可扭轉了。」

我心中陡地一震,是的,白素說得對,我太不夠鎮定了。事情已然發生,我發怒又

有甚麼用?我不是沒有辦法可以扭轉局面的,我必須去找駱致遜!

我要找到駱致遜,找到了駱致遜,我至少可以將他送回監獄去,這可惡的傢伙,我

絕不值得為他而逃亡!

當然,即使我將他送回監獄去,我仍然難免有罪,但是那總好得多了,而且,憑我

和國際警方的關係而論,或者可以無罪開脫。如今,最主要的問題便是︰找到駱致遜。

可是,我該上哪堨h找他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