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7 回歸悲劇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631票  瀏覽1578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3月09日 06:12


第二十一部:「獲殼依毒間」——無形飛魔

 

但在轉了一個彎之後,我們又可以在岩石上行走,而在轉了第二個彎之後,我們便停了下來。

在我們前面,出現了燈光!

我們立即縮了回來,我和納爾遜先生,探頭向前面望去,一時之間,我們弄不清楚我們所看到的情景,是真是幻!

只見有兩盞約有一百支光的電燈泡,掛在石壁之上。

在燈光的照耀之下,我們看到了三個人。

那三個人都是年輕人,但是他們的頭髮和鬍鬚之長,就像是深山野人。其中一個,持著一柄風鎬,正在石壁上開洞。

在一塊岩石之上,凌亂地堆著如下的物事:三條草綠色的厚毛氈,許多罐頭食物,一隻大箱,幾隻水杯,和一隻正在燃燒著的酒精爐子,爐子上在燒咖啡。

照這些東西的情形來看,那三個人像是長時期以來,都住在這個岩洞之中的一樣,這也許是他們三人的面色看來如此蒼白的原因。

我和納爾遜兩人,都不禁呆了。

我們實在無法猜得出那三個年輕人是甚麼樣人。

如果說他們是月神會中的人,在這個岩洞中進行著甚麼工程,那麼,他們三個人又何必睡在這堙A生活在這堜O?要在這樣陰暗潮濕冰冷的水上巖洞中過日子,是需要有著在地獄中生活的勇氣的!

但如果說他們不是月神會的人,那麼發電機、風鎬,以及那麼多的物品,是怎麼運進來的?他又在這塈@甚麼?

我和納爾遜兩人看了好一會,納爾遜低聲問我道:「你看他們在挖的那個洞,是做甚麼用的?」我早已看出,那像是用來放炸藥的,因此我便這樣回答了。

納爾遜先生是兵工學專家,他自然要比我明白,他點了點頭,道:「不錯,是用來埋炸藥的,但這個洞,已足可以藏下炸毀半個山頭的炸藥了,他們還在繼續挖掘,究竟他們要炸甚麼呢?」

我道:「那只有去問他們了。」

我那句話才一出口,便一步跨向前去,轉過了那個石角,手持我的手槍,大叫道:「哈囉,朋友們,舉起你們的手來!」

那三個人陡地呆住了,那個持著風鎬的人,甚至忘記關上風鎬,以致他的身子,隨著風鎬的震動而發著抖,我見已控制了局面,便向前走去,可是,我才走出一步,其中一人,身子突然一矮!

在他身子一矮之際,已有一柄七寸來長的匕首,向我疾飛了過來!

那時,我離開他們只不過幾步遠近。那柄匕首來得那麼突然,我想要避開,除非我肯跳入水中,否則已經來不及了,但是我又不願在三人面前示弱,幸而那柄匕首是奔向我面門射來的,我頭略一偏,一張口,猛地一咬,已經將那柄匕首,以牙齒咬住!

匕首的尖端,刺入我的口中,約有半寸,不要說旁觀的人駭然,老實說,連我自己,也出了一身冷汗!這柄匕首沒有能傷到我,反倒有好處,因為我知道這三人絕不是月神會中的人!

因為,他們如果是月神會中的人,一見到有人闖了進來,一定會大聲喝問是甚麼人,而絕不會驚惶失措到這一地步,立即放飛刀的!我一伸手,握住了那柄匕首,又道:「朋友們,不要誤會,我們是從月神會總部逃出來的,躲進這堥茠滿A你們是甚麼人?」

那三人互望了一眼,面上現出了大是不信的神色。納爾遜先生這時,向前跨出了幾步,以他並不十分純正的日語,大聲問道:「你們想在這堸筋し礡H你們想犯有史以來最大的謀殺案麼?你們可是犯罪狂?」

我們轉過了石角之後,已更可以肯定那三個人在岩石上打洞,是為了藏炸藥的了,因為我們已看到了約莫八十條烈性炸藥 (TNT),遠程控制的爆炸器。

那種烈性炸藥的威力,是稍具軍事常識的人都知道的,而這三人竟準備了八十條之多,難怪納爾遜先生要這樣責問他們了。

那三人面色變得慘白,他們相互望了一眼,閉上眼睛,道:「完了,完了,我們盡了這樣大的努力,竟也不能消滅惡魔,這也許是天意了。」

我和納爾遜先生兩人,聽了那三人的話,心中又不禁一奇。聽他們的談吐,那三人似乎都是知識青年,但他們卻在這堙A從事如此可怖的勾當,這其中究竟有著甚麼隱秘呢?

納爾遜先生來到了那一大箱烈性炸藥之旁,看了一眼,「哼」地一聲,道:「去年美軍軍營失竊的大批炸藥,原來是給你們偷來了?」

那三人睜開眼來,道:「不錯,正是我們。」他們向水中指了指,道:「沉在水中的發電機,也是美軍的物資。」

納爾遜先生的聲音,變得十分嚴厲,道:「你們究竟想作甚麼?」

那三人中的一個道:「你們是甚麼人?我們憑甚麼要向你們說?」納爾遜先生道:「我是國際警察部隊的遠東總監!」

這是一個十分駭人的衝突,他這時講了出來,自然一定以為可以將眼前這幾個年輕人鎮住的。怎知三人一聽,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其中一個道:「國際警察部隊?可是負責剷除世界上所有犯罪行為的麼?」

那年輕人的語音之中,充滿了嘲弄。

但是納爾遜卻正色道:「那是我們的責任!」

那年輕人又縱聲大笑起來,手向上指了一指,道:「就在你的頭頂上,有著世上一切罪惡的根源,你為甚麼不設法剷除?」

我和納爾遜先生兩人,一聽到他的這句話,便知道他所說的是甚麼意思了,同時,我們也有些明白這三個人是在做甚麼了!

他們所指的「罪惡的根源」,自然是指月神會的總部而言。

而我們已可以肯定,從這個巖洞上去,一定是月神會的總部,而這三人想在這堮I上炸藥,製造一次爆炸,自然是想將月神會的總部,整個炸掉!

這是何等樣的壯舉!

我心中立即為那三人,喝起采來。我大聲道:「好,你們繼續幹吧!」

納爾遜先生大聲道:「不行,這是犯罪的行為。」

我立即道:「以一次的犯罪行為,來制止千萬次的犯罪行為,為甚麼不行?」

納爾遜先生轉向我:「是誰給你們以犯罪制止犯罪的權利?」

我絕不甘心輸口,立即道:「先生,那麼又是誰賦於你這樣權利的呢?你是人,他們是人,你們都不願見到有犯罪的行為,所以你們都在做著,為甚麼你能,他們便不能?」

我這一番話,多少說得有些強詞奪理,但納爾遜一時之間卻也駁不倒我!

那三個年輕人想是想不到我們竟會爭了起來,而且我又完全站在他們一面。

他們三人,互望了一眼,其中一個,走前一步,向我深深地鞠了一躬,道:「我們感謝閣下的支持,但我們卻同意那位先生的見解,我們是在犯大罪,但我們早已決定,在爆炸發生時,我們不出巖洞,和惡魔同歸於盡,這大概可以洗刷我們本身的罪了。」

我和納爾遜兩人,聽得那年輕人如此說法,不禁聳然動容!

我連忙大聲道:「只有傻瓜才會這樣做。」那年輕人卻並不回答我,道:「我們所要求二位的是,絕不要將在這堿搢鴘漱@切,向外人提起一字,以妨礙我們的行動。」

我忙道:「你們做得很好,但你們絕不必和月神會總部,同歸於盡!」

那三人一齊搖頭,道:「我們三個,是志同道合的人,我們一家,全都死在月神會兇徒之手,我們薵劃了一年多,才想出這樣一個報仇的辦法來,而我們如今還活著,只不過是為了報仇,等到報了仇之後,我們活著還為了甚麼?」

這是可怕的想法,也許只有日本人受武士道精神的影響,究竟太深了一些!

我老實不客氣地對納爾遜先生道:「先生,這三位年輕人所從事的,是極其神聖的工作,你不是不知道月神會非但在日本,而且在遠東地區的犯罪行為,但你們做了些甚麼?」

正因為我和納爾遜已是生死相交的好朋友,所以我才能這樣毫不客氣地數說他。

納爾遜先生嘆了一口氣,道:「我覺得慚愧。」

那三人高興道:「那你們已決定為我們保守秘密了?」我點頭道:「自然,但我建議你們三人之中,應該有一個在巖洞口望風,而且,你們大可不必——」

那三個年輕人不等我講完,便道:「你的好意,我們知道了。」

我自然沒有法子再向下說去,我一拉方天,向納爾遜先生招了招手,道:「我們退出去吧。」

那三人中的一個道:「咦,你們不是要逃避月神會的追尋麼?」

我道:「是啊。」那人道:「可是你們退出去,卻是月神會的水域,沿著月神會的總部,成一個半月形,是佈有水雷的!」

我道:「我們知道,但還有甚麼辦法麼?」

那年輕人突然笑了起來,指了指堆在石上的東西,道:「這一些東西,你們以為我們是通過水雷陣而運進來的麼?」

我聽出他話中有因,心內不禁大喜,忙道:「莫非還有其他的出路麼?」那年輕人道:「不錯,那是我們化了幾個月的功夫發現的。」

我們三人一聽,心中的高興,自然是難以言喻,忙道:「怎麼走法?」

那年輕人道:「那條通道,全是水道,有的地方,人要伏在船上,才能通過去,你們向前去,便可以發現一隻小船,在停著小船的地方起,便有發光漆做下的記號,循著記號划船,你們便可以在水雷陣之外,到了大海。但離月神會的總部仍然很近,你們要小心!」

我忙道:「那小船——」

可是,那年輕人已知道了我的意思,道:「不必為小船擔心了,我們至多還有兩天工作,便可以完成了,現在,我們已為即將成功而興奮得甚麼也吃不下,不需要再補充食物,小船也沒有用了!」這三個年輕人,竟然存下了必死之心!

我和納爾遜兩人,不再說甚麼,一直不出聲的方天,這時突然踏前一步,道:「你們是我所見到最勇敢的三個地球人,在我回到土星之後,一定向我的同類,提起你們來!」

那三個人一怔,突然笑了起來,道:「先生,你是我們所見到的最幽默的土星人!」

他們在「土星人」三字之上,加重了語氣,顯然他們絕不信方天是土星人!

方天也不再說甚麼,我們三人,向前走去,只聽得身後,又傳來「軋軋」風鎬聲,他們又在開始工作了。納爾遜先生轉身望了幾眼,道:「衛,你說得對,剛才我是錯了。」

我嘆了口氣道:「我們竟未問這三人的名字,但是我相信他們不肯說的。」

納爾遜道:「這三人不但勇敢,而且要有絕大的毅力。」我補充道:「在美軍軍營中偷烈性炸藥,又豈是容易的事?他們還要有極高的智力才行!」

我們說著,已向前走出了二十來碼,果然看到,在一個綠幽幽的箭咀之旁,我們三個人上了小木船,已是十分擠了。

我們取起船上的槳,向前划去,一路之上,都有箭咀指路,在黑暗中曲曲折折,約莫划了一個來小時,有幾處地力,巖洞低得我們一定要俯伏在船底,才能通向前去!

一個多小時之後,我們已可以看到前面處有光線透了進來。

不多久,小船出了巖洞,已經到了海面之上。我們三人,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方天在吸了一口氣之後:「有一件事,或許我不該提起。」我道:「我心中也有著一件離題?」納爾遜接著道:「我知道你們所想的是甚麼,因為我也在為這件事而困擾著。」

我沉聲道:「佐佐木季子!」他們兩人也齊聲道:「佐佐木季子!」

我們三人互望了一眼,接下來的便是沉默。

我們都知道,佐佐木季子在月神會的總部之中。而三天之內,月神會的總部,便會遭到致命的爆炸。照那三個年輕人挖掘的那個大洞,和他們所準備的烈性炸藥看來,那爆炸不發生則已,一發生的話,月神會總部,可能連一塊完整的磚頭都找不到!

當然,這時,連納爾遜先生也已經默認了月神會總部那些人,是死有餘辜的,但是佐佐木季子,卻完全是無辜的!

她被月神會所困,自然絕無理由成為月神會總部的陪祭。

但是我們三個人固然都知道這一點,卻又沒有出聲的原因,那是因為我們心中,同時都想著:如何再救她出來呢?

方天自己本身,他還是剛被我們救出來的人,雖然他來自土星,智慧凌駕於任何地球人之上,但是這卻並不是「想」的事情,而是要去做的,方天自然不會有辦法。

而我和納爾遜兩人,所經歷的冒險生活雖然多,但回想起剛才,在月神會總部,將方天救出來的情形時,心中仍是十分害怕。

而且,若是再要闖進月神會的總部去救人,那不是有沒有勇氣的問題,而是根本無法做到的事!

我們三人之間的沉默持續著,方天雙手突然捂住了臉,道:「我慚愧,我……對搭救季子,竟一點辦法也沒有。」

納爾遜嘆了一口氣,摸著下頷應該剃去的短髭,我昂首向天,呆了片刻,道:「季子不知是不是能夠離開月神會的總部?」

納爾遜望著我,道:「你這話是甚麼意思?」

我自己也覺得,因為我想得十分亂,所以講出話來,也使人難懂。

我補充道:「我的意思是,就算在月神會頭目的監視之下,只要使季子在這三天中,離開月神會總部,那麼她就不會在爆炸中身死了。」

納爾遜先生苫笑道:「我想不出有甚麼辦法來。」

我也想不出辦法,我們三人,已經離船上岸了,但是仍然沒有人講話,尤其是方天,更是垂頭喪氣。

我們在崎嶇不平的路上,慢慢地走著,陡然之間,方天昂起頭來。

他的面上,現出了極其駭然的神色,眼球幾乎瞪得要突出眼眶來,他的面色,也變成了青藍色。

他本來是望天空的,但是他的頭部,卻在向右移動,像是他正在緊盯著空中移動的一件物體一樣。我和納爾遜兩人,都為他這種詭異的舉動,弄得莫名其妙,我們也一齊抬頭向上看去。

天色十分陰霾,天上除了深灰色的雲層之外,可以說絕無一物。

但是方天的頭部,卻在還繼續向右轉。右邊正是月神會的總部,那古堡建築所在的方向。

我忍不住重重地在方天的肩頭上拍了一下,道:「你看甚麼?」

方天面上的神色,仍是那樣駭然,道:「他去了——他去了!」

我大聲道:「甚麼人去了,誰?」

方天道:「他到月神會總部去了,他『獲殼依毒間』!」

這不是我第一次聽到那五個字了。

那五個字究竟代表著甚麼,我一直在懷疑著,而當方天在這時候,繼他那種怪異的舉動,又講出這五個字來時,我的耐性,也到了頂點。我沉聲道:「方天,那五個字,究竟是甚麼意思?」

方天低下頭來,向納爾遜先生望了一眼。

我立即道:「方天,納爾遜先生已經知道你是來自另一個星球的人,這一點,絕不是我告訴他,而是他自己推論出來。」

在片刻之間,方天的面色變得十分難看,但是不到一分鐘,他便嘆了一口氣,道:「就算納爾遜先生不知道,我也準備向他說了。」

我知道,那是納爾遜和我一齊,冒著性命危險去救他,使他受了感動之故。納爾遜先生顯然也對方天怪異的舉動,有著極度的疑惑,他忙道:「你剛才看到了甚麼?是甚麼向月神會總部去了。」

方天想了一想,道:「那……不是甚麼……」他苦笑了一下:「我早和衛斯理說過,這件事,地球人是根本絕無概念,絕不能明自的,而且我也十分難以用地球上的任何語言,確切地形容出來。」

我苦笑道:「我們又不通土星上的語言,你就勉為其難吧。」

方天又想了片刻,才道:「你們地球人,直到如今為止,對於最普通的疾病,傷風,仍然沒有辦法對付。那是由於感染傷風的是一種細小到連顯微鏡也看不到的過濾性病毒——」

我不得不打斷方天的話頭,道:「和傷風過濾性病毒,有甚麼關係?」

方天抱歉地笑了一笑,道:「我必須從這婸※_,地球人染上了傷風,便會不舒服,大傷風甚至於還可以使人喪生,但是過濾性病毒雖小,還是有這樣的一件物體存在著的,然而,在土星的衛星上,所特有的,那被土星人稱之為『獲殼依毒間』的東西,實際上絕沒有這樣一件物體的存在……」

我和納爾遜先生兩人,越聽越糊塗。

方天則繼續地道:「那類似一種腦電波倏忽而來,倏忽而去,但是它一侵入人的腦部,便代替了人的腦細胞的原來活動,那個人還活著,但已不再是那個人,而變成了侵入他體內的『獲殼依毒間』!」

我和納爾遜先生兩人,漸漸有點明白了。

我們兩人,同時感到汗毛直豎!

我嚥下了一口口水,道:「你的意思是,那只是一種思想?」

方天道:「可以那麼說,那只是一種飄忽來去的思想,但是卻能使人死亡,木村信工程師便是那樣,他其實早已死了,但是他卻還像常人一樣的生活著,直到『獲殼依毒間』離開了他,他才停止了呼吸。」

納爾遜先生輕輕地碰著我。

我明白納爾遜的意思,納爾遜是在問我,方天是不是一個瘋子。

我則沒有這樣的想法,因為木村信的情形,我是親眼見到的。

方天嘆了一口氣道:「科學的發展,並不一定會給發展科學的高級生物帶來幸福,在土星上,就有這樣的例子了。」

我問道:「你的話是甚麼意思?」

方天道:「土星人本來絕不知道就在自己的衛星上,有著那麼可怕的東西的,因為土星之外,有著一個充滿著類似電子的電離層,阻止了『獲殼依毒間』的來往,但是,當土星人發射了第一艘太空船到衛星,而太空船又回到了土星上,整個土星的人,歡騰若狂,慶祝成功之際,『獲殼依毒間』也到了土星上!」

「在短短的三年之中,『獲殼依毒間』使土星上的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科學家放棄了一切,研究著人們離奇死亡的原因,這才發現是那麼一回事!」

我吸了一口氣道:「結果,想出了防禦的辦法?」

方天道:「不錯,土星的七個國家,合力以強力帶有陽電子的電,衝擊衛星,使得衛星上的『獲殼依毒間』消失,但是正像地球人不能消滅病菌一樣,已經傳入了土星的,我們只可以預防。」

我想起了方天和我一齊到工廠去見木村時,給我戴的那個透明的頭罩,道:「那透明的頭罩,便是預防的東西麼?」

方天道:「是,那種頭罩,能不斷地放射陽電子,使『獲殼依毒間』不能侵入,就像地球人一出世便要種卡介苗一樣,土星人一出世,便要帶上這樣的頭罩,直到他死為止。」

(一九八六年按:卡介苗是預防肺結核病的,不知甚麼時候開始,已經不必再注射了。)

方天苦笑道:「這可能是我們的太空船帶來的。納爾遜先生,這是地球人真正的危機。」

納爾遜先生還不十分注意,道:「為甚麼?」

方天道:「像細菌一樣,『獲殼依毒間』是會分裂的,而且分裂得十分快,但必須在它侵入人腦之後,就算我們太空船帶來的,只是一個能侵入人腦的『獲殼依毒間』,但經過了這許多年,已經分裂成為多少,我也無法估計了。」

我失聲道:「這樣下去,地球人豈不是全要死光了麼?」

方天道:「或則沒有一個人死,但是所有的人,已不再是他自己,只是『獲殼依毒間』!」

我的心中,又泛起了一股寒意,納爾遜先生的面色,也為之一變。

方天又道:「或者事情沒有那麼嚴重。『獲殼依毒間』在侵入土星人的腦子之後,因為和土星人腦電波發生作用,所以當離開的時候,原來的一個,便分裂為兩個——」

我連忙道:「你的意思是,地球人的腦電波弱,那麼他便不能分裂為二,來來去去只是一個?」

方天道:「也有可能,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地球上只不過多了一個來無影去無蹤的兇手而已。『獲殼依毒間』並不是經常調換它的『寄生體』的,那為禍還不致於太大。」

我以手加額,道:「但願如此!」

在聽了如此離奇而不可思議的敘述之後,我忽然發覺自己,變得神經質起來了。

納爾遜先生道:「先生,那種東西在空中移動的時候,你看得到麼?」

方天搖頭道:「事實上,根本沒有東西,只是一種思想,我怎能看得到?我只不過是感覺得到而已。它是向月神會總部去了,我感覺得到,它便是離開了木村信的那個,如今,當然又是去找新的寄生體去了。」

我和納爾遜先生互望了一眼。我們的心中,有著相同的感覺。

那便是,方天雖然已盡他所能地在闡釋著「獲殼依毒間」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我和納爾遜這兩個地球人,確如他所說,是沒有法子接受這樣一件怪誕的事的。

方天顯然也看出了這一點,他攤了攤手,道:「我只能這樣解釋了。」

我道:「我們多少已有些明白了。」

我們一面說,一面仍在向前走,這時,已經上了公路了。

由於月神會總部,是建築在臨海的懸崖之上的,所以,我們到了平坦的公路上,回頭再向月神會總部所在的方向望去,反而可以看到,那座灰色的,古堡形的建築,正聳立在巖石上。

方天轉過頭去,望著遙遠的月神會,面部肌肉,僵硬得如同石頭一樣,我和納爾遜兩人,都不知道他在做甚麼。

方天的古怪玩意兒,實在太多了,問不勝問,我們本來,也不準備問他。可是,他維持著那種怪異的情形實在太久了,而我們三人的衣服還是濕的,就這樣呆在公路旁上,月神會中的人來來往往,一被發現,便是天大的麻煩,使得我們不能不問。

我推了推方天,道:「你又在做甚麼了?」

方天的面色,十分嚴肅,以致他的聲音,也在微微發顫,道:「我覺得,有人在欺騙我們。」我吃了一驚,道:「甚麼人?」

方天道:「那三個年輕人。」

納爾遜先生連忙地道:「他們欺騙了我們甚麼?」

方天又呆了片刻,突然跳了起來,大聲道:「不是三天之後,而是現在!現在!」他一面大叫,一面身子向前,疾奔了出去。

我和納爾遜先生,在一時之間,還不明白方天是在怪叫些甚麼!

但我們立即明白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