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7 回歸悲劇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631票  瀏覽1578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3月09日 06:12


第十七部:地球人的大危機

 

我舉手敲門,木村信的聲音,傳了出來,道:「誰啊?」我道:「我,衛斯理。」

我一面和木村信隔門對答,一面向方天望去,只見方天的面色,像是一個蹩腳偵探,將要衝進賊巢一樣,又緊張,又可笑。

木村信道:「請進來。」

我一旋門柄,推開了門,只見木村信坐在桌旁,正在翻閱文件,我道:「木村先生,我帶了一個朋友來見你。」木村信抬起頭來,道:「是麼——」

他才講了兩個字,我便覺出方天在我背後,突然跨前了一步,並且,粗暴地將我推開。我向他看去,只見他面色藍得像原子筆筆油一樣,望著木村信。

而木村信也呆若木雞地望著他。

他們兩人,以這樣的神態對望著,使我覺得事情大是有異,如果不是一個事先相識的人,是絕不會第一次見面時,便這樣對望著。

我忍不住道:「你們——」

可是,我只講了兩個字,方天便已經向木村信講了一連串的話來。

那一連串的話,全是我聽不懂的,那時候,我心中真正地駭然了!

方天向木村信講土星的語言,那麼,難道他也是土星上來的麼?這的確令人驚異之極。但木村信的臉色,卻並不發藍,和方天又不一樣。

那麼,木村信究竟是甚麼「東西」呢?

我的心中,充滿了疑惑,望了望木村信,又望了望方天。只見方天不斷地大聲責罵著,他在講些甚麼,我一點也聽不懂。

但是我從方天的神態中,可以看出方天正是毫不留情,以十分激烈的言語,在痛罵著木村信。

我不知事實的真相究竟如何,但是我卻怕方天再這樣罵下去,得罪了木村信,事情總是十分不妙。

因此,我踏前一步,想勸勸方天,不要再這樣對待木村信。

然而,我才向前踏出了一步,便看出木村信的情形,大是不對,只見也身子搖搖欲墮,像是要向下倒去,終於坐倒在椅子上,接著,只見他面上陡地變色。

就在剎間,我覺出似乎有甚麼東西在我的額上,連撞了幾下。

那是一種十分玄妙的感覺,事實上我的額角上既不痛,也不癢,可以說是一點感覺也沒有,但是我卻覺得似乎有甚麼東西,想鑽進我的腦子來,那情形和我在北海道,和方天在大雪之中,面對面地僵持著,方天竭力地要以地強烈的腦電波,侵入我的腦中之際,差不許多。

只見方天立即轉過身,向我望來。

而我的那種感覺,也立即消失,方天又轉向窗外,嘆了一口氣,道:「他走了!他走了!我必須先對付他,必須先對付他!」

方天將每一句話都重覆地說上兩遍,可見他的心中,實在是緊張到了極點。

我嘆了一口氣,方天一定是在發神經病了,想不到土星上的高級生物,也會發神經病的。這間房間中,一共只有三個人,他、我、和木村信,如今三個人都在,他卻怪叫「他走了」,走的是誰?

我正想責斥地,可是我一眼向木村信望去,卻不禁吃了一驚,只見木村信臉色發青,看那情形分明已經死去了,我連忙向前走去,一探他的鼻息,果然氣息全無,而且身子也發冷了。

我立即轉過頭來,向方天望去,我心知其中定有我所不知道的古怪在,我的目光十分凌厲,但方天的神色,卻十分沮喪。

只見他攤了攤手,向木村信指了指,道:「他早已死了。」我不禁勃然大怒,厲聲道:「你這魔鬼,你以甚麼方法弄死了他?你有甚麼權利,可以在地球上隨便殺人?」

我一面怒吼,一面向他逼近了過去。

方天連連後退,直到背靠住了牆壁,退無可退之際,才叫道:「他早已死了,他是早已死了的!」

我一伸手,抓住了他胸口的衣服,幾乎將他整個人都提了起來,喝道:「他死了,那麼,剛才和你講話的人是誰?」

方天的面色,藍得可怕,道:「那不是他,是——」他在「是」字之下,是那句我聽了許多遍的話,音語詰屈贅牙,硬要寫成五個字音,乃是「獲殼依毒間」。那究竟是甚麼玩意兒,除了方天之外,怕只有天才曉得了。我又問道:「那是甚麼?」

方天道:「那……不是甚麼。」

我越來越怒,道:「你究竟在搗甚麼鬼?我告訴你,若是你不好好地講了出來,你所犯的罪行,我一定要你補償的!」

方天的面上,頓時如同潑瀉了藍墨水一樣!

他幾乎是在嗚咽著道:「你……不能怪我的,地球上的語音,不能表達『獲殼依毒間』究竟是甚麼?」

我看他的神情,絕不像是在裝瘋作顛,而且,看這情形,他自己也像是受了極大的打擊。我呆望了他半分鐘,道:「你總得和我詳細的解釋一下。」

他點了點頭,道:「在這堙H」

我向已死了的木村信看上了一眼,也覺得再在這個工廠中耽下去,十分不妥,因為只要一有人發現了木村信的死亡,我和方天兩人,都脫不了關係。

而眼前發生的事,實在如同夢境一樣,幾乎令人懷疑那不是事實,如果我和方天兩人,落在日本警方手中,謀殺木村信的罪名,是一定難以逃得脫的了。

我退到門旁,拉開門一看,走廊上並沒有人,我向方天招了招手,我們兩人一齊豎起了大衣領子,向升降機走去。

我們剛一到升降機門口,便看到升降機中,走出一個拿著一大疊文件的女職員,向木村信的辦公室走去。那女職員還十分奇怪地向我和方天兩人,望了一眼,那大致是我們兩人是陌生人,而方天的面上,又泛著出奇的藍色的緣故。

我知道事情不妙了,連忙拉著方天,踏進了升降機。升降機向下落去之際,我和方天兩人,都清晰地聽到了那位女士的尖叫之聲。

方天的面色更藍了,我則安慰他,道:「不怕,我們可以及時脫身的。」

方天嘆著氣,並不出聲,要命的升降機,好像特別慢,好不容易到了樓下,為了避免人起疑,我們又不能快步地跑出,只能盡快地走著,幸而出了工廠的大門,那輛摩托車還在。

我們兩人一齊上了車,我打著了火,車子向外衝了出去,衝過了幾條街,已經聽得警車的「嗚嗚」聲,向工廠方面傳了過去。

我鬆了一口氣,如今,我只能求暫時的脫身了。至於傳達室的工作人員和那女職員,可能認出我們,這件事,我們已沒有耽心的餘地了!

車子一直向前駛著,方天的聲音中仍含有十分恐怖的意味,道:「我們到哪堨h?」

我反問道:「你說呢?」方天喘了一口氣,道:「佐佐木博士,你說佐佐木博士是怎麼死的,他身上有沒有傷痕?」

我道:「有,佐佐木博士是被兇徒殺死的。」

方天「噢」地一聲,道:「那和『獲殼依毒間』無關。」我緊盯著問道:「你那句話,究竟是甚麼意思?」

方天道:「我們能找一個靜一些的地方,仔細地向你談一談麼?」

我想了一想,道:「佐佐木博士死了,他的女兒失蹤了,他家空著,我們上他家去吧。」

方天窒了半晌,才嘆了一口氣,道:「也好。」

我將摩托車轉了一個彎,向佐佐木博士的家中,直駛而丟,不到半小時,已經到了他家的門口,我想及上一次來的時候,佐佐木博土因為季子和方天之間的事,求助於我。

然而,事情未及等我插手,便已經急轉直下,佐佐木博士為人所殺,季子失了蹤,我在博士生前,有負他所托,他不幸死了,季子的安全,是我一定要負責偵查的。我在博士的住宅門口,一面跨下車來,一面暗暗地下定了決心。

花園的鐵門鎖著,還有警方的封條,顯然警方曾檢查過的現象。

我探頭向園子內望了一望,一片漆黑,絕不像還有警員在留駐的模樣。

我躍進了圍牆,又將方天拉了進來。

我們並不向正屋走去,而來到了我作「園丁」時所住的那間小石屋。為了怕引人注目,我弄開了鎖後,和方天兩人走了進去,並不著燈。

石屋內一片漆黑,我摸到了一張椅子,給方天坐,自己則在床沿坐了下來。我鬆了一口氣,道:「你可以詳細說一說。」

可是方天卻並不出聲,我又催了一遍,他仍是不出聲。在黑暗中,我看不出他在作甚麼,但我卻隱隱聽到了他的抽噎聲。

我沉聲道:「我不知道你為甚麼哭,但是在地球上,不論發生了甚麼事,男子漢大丈夫,是不作興哭的。」方天又沉默了半晌,道:「就是在這堙A季子曾經吻過我。」我呆了一呆,道:「你不必難過,我相信擄走季子的人,一定是懷有某一種目的,他們一定不會怎樣難為季子的。」

事實上,擄走季子的人,是不是會難為季子,連我也沒有把握。但是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我卻不能不這樣這勸方天。

方天嘆了一口氣,道:「衛斯理,地球人的心目中,來自其他星球的人,一定是科學怪人,神通廣大,法力無邊,但事實上,我卻比你們軟弱得多。」

我忙道:「你不必再說這些了,且說說那句話,究竟是甚麼意思?」

我和方天,是以純正的中國國語交談的,正當我講完那句話之際,忽然,在屋角,最黑暗的地方,傳來了一個生硬的國語口音,道:「你那麼多日不見我,又是甚麼意思?」

[email protected]那句話,便知道是納爾遜先生所發出來的,因此並不吃驚。

可是方[email protected]得屋中發出了第三者的聲音,卻疾跳了起來,向外便逃,我疾欠身,伸手將地拉住,道:「別走,自己人。」

我的話才說完,「拍」的一聲,電燈已著了。

納爾遜先生正笑嘻嘻地站在我的面前,我一面拉著方天,不讓他掙扎著逃走,一面道:「你出了醫院之後,到哪堨h了?」

納爾遜伸了伸雙臂,道:「活動,我一直在活動著!這位先生,大約便是著名的太空科學家海文•先生了。」

方天十分勉強地點了點頭,卻望著我,我腦中感到了他在向我不斷地發問,那是誰?那是誰?

我並沒有開口,但是卻想著回答他:「那是我最好的朋友,國際警察的高級幹員,雖然如此,我也絕不會向他透露你的秘密的。」

方天的臉色,突然緩和了下來。

天曉得,我絕未開口,但方天卻顯然已經知道我的思想了,由此可見,土星人不但有著比地球人強烈許多倍的腦電波,而且還能截取地球人的確電波,不必交談,就可以明白地球人的思想!

我向納爾遜先生笑了笑,道:「你自然是在活動,但你的成績是甚麼?」

納爾遜先生笑道:「你這樣問我,那麼,你幾天來一定是大有收穫了?」我道:「不錯,抱歉得很,有許多事,我不能向你說。」

納爾遜先生攤了攤手,作出了一個十分遺憾的姿態來,道:「我的卻可以毫無保留地向你說,我已經知道在我們手中搶走箱子的是甚麼人了。」

我道:「我也知道了。」我一面說,一面心中對納爾遜先生十分佩服。

他是用甚麼方法知道的,我不知道。但是「七君子黨」行事何等縝密,他能夠在那座短的時間中偵知,自然是了不起的本領。他向我笑了一笑,道:「七。」我接上去道:「君子。」納爾遜的大手在我肩上拍了一拍,道:「搶回去的東西,也取回來了。」

我幾乎不能相信,只是以懷疑的目光望著地。方天也已經聽我說起那隻硬金屬箱子曾到過我和納爾遜先生手中一事。他連忙焦急地問:「在哪堙H在哪堙H」

納爾遜先生道:「保管得很好,大約再也沒有甚麼人可以搶去的。」

方天欲言又止,面上的神情,十分惶急。我試探著納爾遜先生的口氣,道:「那你準備怎樣處理這隻箱子呢?」

納爾遜先生的態度,忽然變得十分嚴峻,道:「這是國際警方的東西,你為甚麼要過問?」[email protected]得納爾遜先生的語氣,嚴厲到這種地步,心中不禁一呆。但是我立即就知道他的意思了。

我回過頭去,向納爾遜先生作了一個鬼臉,又轉頭向方天,向他攤了攤手,表示無可奈何。

我是猜到了納爾遜的心意,他不滿意方天有事在瞞著他,所以才特意這樣激他一激的。我也感到,如果不讓納爾遜先生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的話,對於以後事情的進行,一定會有許多阻難。

所以,我也向方天施加「壓力」。

方天抹著額上的汗,道:「這……這是非要不可的……應該給回我的。」

納爾遜先生的語音,更其嚴厲,道:「先生,你和國際警方的敵人,七君子黨合作,我們看在你科學上的成就份上,可以不如追問,但是你想硬要國際警方的東西,那就——」

他講到這堙A並沒有再講下去,表示一點商量的餘地也沒有。

方天更加焦急了,他求助地望著我,我嘆了一口氣,道:「方天,我老實和你說,納爾遜是我的最好的朋友,如果你想向他保持秘密的話,那是最吃虧的事情,你看,你要的東西,就取不到了。」

方天哀求道:「你不能設法麼?」

我道:「如果是在七君子黨的手中,我自然可以取得回來的。但是在國際警方的手中,你說叫我用甚麼方法取回來?」

方天急得團團亂轉,道:「你的意思是——」

我斬釘截鐵地道:「將甚麼都講給他聽。」

方天失聲道:「不能!」

我道:「我曾經答應過幫助你,但是你不肯聽我的話,我有甚麼法子?」

方天呆了一呆,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他在這種時候發出了大笑,當然是十分反常的,但是他為甚麼笑,我卻莫名其妙。

我和納爾遜先生互望了一眼,我暗示他不要出聲,由我來向方天繼續施加壓力,我想了一想,道:「方天,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方天停住了笑聲,道:「不!不!你覺得他是絕對可靠的人,將秘密講給他聽,是不要緊的,他又會覺得另外有人是可靠的,這樣下去,我的秘密,又何成其為秘密呢?」

方天的話,不能說沒有道理,我一時之間也想不出話去回答他。

方天又笑了起來,一面笑,一面道:「你們和我為難,絕沒有好處。」

我聽出方天的話中有因,忙追問道:「為甚麼?」

方天向納爾遜先生一指,道:「剛才若不是這個人出現,我已經向你說明了,地球上的人類已經面臨了一個空前的危機,你們不知道,除了我一個人之外,沒有人知道這個危機,更沒有人知道如何應付這個危機的方法!」

我心中迅速地想著。方天剛才在說的,一定是那句古怪的話所代表的事了。

那究竟是甚麼事呢?方天是在虛言恫嚇麼?看來並不像。我一時之間,更是無話可說。

方天續道:「我會遇到甚麼損失,你是知道的,就算我一輩子回不了家,也沒有甚麼大不了,但是你們,哈哈,木村信將成為你們的榜樣!」

他提到了木村信,那更使我吃了一驚。

木村信死得那樣離奇,方天對木村信的態度,又是那樣地奇幻。這一切,全都不能不使我心驚,不能不使我相信方天必有所指!

我向前走出了一步,拍了拍方天的肩頭,道:「你放心,我為你設法。」

方天道:「如果你幫我的話,我也幫你,幫你們。」我點了點頭,回過頭來,道:「納爾遜先生,你是不是能一切都相信我?」

我本來是和納爾遜先生合作向方天施加「壓力」的,但忽然之間,我卻改變了態度,納爾遜先生是何等機靈的人。他立即知道一定事出有因,他向我眨了眨眼睛。那顯然是在問我:有這個必要麼?

我點了點頭,點得很沉重,以表示我的意見的堅決。納爾遜先生道:「我要怎樣信你呢?」

我道:「你一切都不要過問,而我要你做的事,你都要答應。」

納爾遜先生嘆了一口氣,道:「這是一個很苛刻的要求,你為甚麼這樣呢?我們不是已經合作了很多年了麼?」

我也苦笑了一下,道:「我不得不如此,因為我已經先你而答應了一個最需要幫助的人了。」

納爾遜先生踱來踱去,並不出聲。

方天站在一旁,焦急地搓著手,納爾遜先生考慮了大約十分鐘之久,才抬起頭來,道:「好!」

他這一個「好」字出口,不但方天舒了一口氣,連我也大大地舒了一口氣。

納爾遜先生的態度,立即又活躍了起來,道:「那麼,你先要我做甚麼呢?」

我道:「很簡單,將那隻硬金屬箱子交給我們,箱中的東西方天要,箱子照原樣焊接起來,我要向某國大使館作交代。」

納爾遜先生說:「可以的,你們跟我來。」

他一面說,一面向外跨了出去。我和方天,跟在他的後面,方天向我點了點頭,他面上的神色,向我表示了極度的信任和感激。

我們出了那小屋子,納爾遜先生打了一個呼哨,黑暗之中,立時有七八個人竄了出來。

那心中不禁堷叫慚愧,這七八個人,自然是早已埋伏了的。而我剛才,和方天兩人進來的時候,還以為一個人也沒有哩!」

我們跟著納爾遜先生,來到了門口,一輛汽車早已駛了過來。我在踏上汽車之際,道:「你對佐佐木博士之死,和他女兒的失蹤,可有發現麼?」

納爾遜先生的濃盾,突然一皺道:「有一點。」

我連忙道:「是哪一方面下手的?」

納爾遜先生四面一看,道:「上了車再說。」

納爾遜先生絕不是大驚小怪的人,他這樣子緊張,自然必有原因。我不再出聲,上了車之後,納爾遜先生才道:「我疑心是月神會所幹的事。」

我連忙道:「我也疑心是。」

納爾遜先生連忙轉過頭來,道:「為甚麼你也會以為是?」我將我在室外遇伏,被弄到月神會的總部,又冒險逃了出來的經過,向納爾遜說了一遍。

納爾遜先生嘆了一口氣,道:「如果我們要和月神會作對的話,衛斯理,那我們的力量,實在是太單薄了。」我道:「日本警方呢?」

納爾遜嘆了一口氣,道:「月神會對日本警方的控制,比日本政府更來得有效!」

這是我早已料到的事,月神會能夠這樣橫行無忌,這難道是偶然的事麼?我向方天望了一眼,道:「但是季子必須要救出來。」納爾遜先生道:「自然!自然!」

他一面說,一面陷入了沉思之中。

車子在寂靜的馬路上駛著,不一會,便在一所普通的平房面前,停了下來。

納爾遜先生向那座房子一指,道:「這是國際警方的另一個站,房子下面有著完善的地窖設備,負責人十分忠貞,絕不會再給七君子收買的。」說著,我們走了進去,納爾遜帶著我直走向地窖,才一進去,我和也都呆住了,地窖埵雂皉酗賒茪H,但全是死人,全是納爾遜的部下!這是誰幹的?七君子黨?

納爾遜當時首先想到七君子黨,因為他從七君子黨那堙A奪回了那隻箱子。但是,他聽我一說之後,立即想到自己直覺的想法,並不正確。

他呆了一呆,道:「不對,我和梅希達是在和平的情形下分手的,他還答應將這件事移給我辦,而他則離開日本的。」

我點了點頭,道:「我和梅希達不熟,但是我想,他既答應離開日本,這事就絕不會是他做的了。」納爾遜自言自語道:「那是誰呢?」

方天直到此際,才插言道:「那……硬金屬箱子呢?還在麼?」

納爾遜先生向那扇門一指,道:「人也死光了,箱子那還會在?」方天雙手捧住了頭,頹然地在一張已打側的沙發了坐了下來。

我拍了拍納爾遜先生的肩頭,道:「老友,別喪氣,我們來找尋線索,我相信這樣大規模的行動,絕不是一般普通人所能做得出的。」

納爾遜先生來回走了幾步,道:「當然,死人被拖到地窖,他們自己受傷的人,則運走了,我看不會有甚麼線索留下來,但是我們可以想得到,這是甚麼人幹的事情!」

我抬起頭來,道:「你的意思是說某國大使館?」

納爾遜先生搖了搖頭,突然,他的眼光停在一堆碎玻璃之中的一隻打火機上。在那瞬間,我也看到了那隻打火機。

打火機上,有著月神會的會徽!

納爾遜先生苦笑了一下,道:「我猜中了!」

本來,我心中也已猜到,極可能那是月神會惡棍的罪行,如今,自然更無疑問了!我的聲音十分低沉,道:「月神會。」

納爾遜的聲音也一樣低沉,他重複著那三個字,道:「月神會!」

我們兩人,也和方天一樣,頹然地在翻倒了的椅子上坐下來。如果是七君子黨,那事情還簡單得多,因為七君子黨的七個領袖,雖然機智絕倫,而且黨羽也多,但是,和月神會之擁有數十萬信徒來,總是如小巫之見大巫了。

而且,月神會在日本的勢力,不止是在下層,而且是在上層,月神會像是一個千手百爪的魔鬼,要和這個魔鬼作對,日本警方,是無能為力的!

我們三個人,呆呆地坐了半晌,方天首先開口,他茫然地道:「月神會,他們搶了那隻硬金屬箱子去,有甚麼用處?」

我苦笑了一下,道:「或者他知道箱子中所放的是井上家族祖傳的『天外來物』,所以才動手搶去的。」納爾遜霍地站了起來,道:「月神會的存在,日本人能安之若素,我們也無權干涉,但是這隻箱子,卻非要設法搶回來不可。」

我點了點頭,道:「而且要在六天之內,不然,我便沒有法子向某國大使交代了。」

納爾遜來回踱了幾步,道:「我們是分頭進行,還是一起進行?」

我向方天望去,只見方天的面上,有著一種十分異特的神色。我當然知道,和納爾遜在一起,事情進行起來,要方便得多。

但是如果和納爾遜在一起,勢必要和方天分手了,因為方天不准我向任何人講出他的秘密,而他和我們在一起的話,我只怕總要露出馬腳來。而且,這時我看方天的神色,他對於追回那隻箱子,像是已有了把握一樣。所以道:「我們還是分頭進行的好。」

納爾遜先生望了我一眼,道:「你和方先生一起麼?」我點頭道:「是。」納爾遜先生大踏步向外走去,道:「祝你先成功。」

我覺出他有點不很高興,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納爾遜先生才一走出去,方天便一躍而起,道:「衛斯理,我們快走!」

我愕然道:「上哪兒去?」

方天道:「去找那箱子。」我立即道:「你知道那箱子在甚麼地方麼?」

方天道:「詳細的情形我不知道,但是我卻有一個模糊的概念。」我嘆了一口氣,道:「事情絕不簡單,你不要對我玄之又玄可好?」方天急道:「我不是玄之又玄,如今我所想到的,我所知道的那種感覺,你們地球人是根本沒有的,你叫我怎麼說?」

我知道方天所說的是實情,因為他是從土星上來的。從外表看來,他和我們——地球上的人,似乎一點分別也沒有,但實際上,卻是截然不同的兩種生物。他——土星人因為腦電波特別強烈的緣故,是可以對許多事情,有著強烈的預知能力的。

我略想了一想,道:「好,那你說,那箱子在甚麼地方?」方天道:「在我的感覺中,那箱子像是在這堛漯近。」

我呆了一呆,反問道:「就在這兒的附近?」方天道:「是的。」他一面說,一面便向門外,奔了出去,我跟在他的後面,出了門,外面又靜又黑,納爾遜已不知去了何處。

而發生在那屋子中的打鬥,雙方所使用的,無疑都是裝了滅音器的手槍,是以四鄰沒有被吵醒,每一所房子都是黑沉沉的。

我們出了門口,方天站著不動,我只見他向四面望著,好一會不出聲。我等得不耐煩了,問道:「究竟是在哪堙H」

方天給我一問,他面上的神情,立即比我更焦急,道:「我只知道就在附近,但是在甚麼地方,我卻不知道。」我道:「近到甚麼程度,可有一個範圍麼?」

方天團團地轉了一轉,道:「大約在三萬平方公尺之內。」我聽了之後,不禁苦笑了一下。

三萬平方公尺並不是很大的一個區域。如果是在空地上,那要找這隻箱子,實是容易之極。但是這樣乃是人口密集的住宅區,在那範圍之內,有多少房子?

我並無意打擊方天,但是我卻不得不道:「方天,你雖然是外星怪人,但是卻一點用處也沒有!」

方天面上,泛起了藍色,道:「不錯,我反倒不如你!」我吸了一口氣道:「但是你知道那箱子還在附近,我們卻可以通知納爾遜先生,他或者有辦法的。你在這媯扔菃琚A我去打電話。」

我一面說,一面便向不遠處一個可以看到的公用電話亭走去。

我還沒有走到電話亭,便聽到有汽車聲傳了過來。我立即停步,只見一輛黑色的轎車,在我的身邊,疾駛而過,我向那車子望了一眼,只見車子的窗上,全都裝著布帘。

我一看到車窗上裝著布帘,已經感到事情有異,而就在我一瞥之間,車子突然向行人道上,衝了上去,我大叫一聲,道:「方天,小心!」因為那輛發了瘋也似的車子,正是向方天衝去的。

方天的身子,猛地向旁一躍,那輛車子的司機,一定是具有第一流駕駛技術的司機,方天才向旁一躍,車頭也跟著一轉,接著,便是一下難聽之極的煞車聲,車頭將方天頂在牆壁上,而車中立即有三個人,疾竄了出來。

綁架!是白痴也可以知道那是綁架!

我向前疾衝了過去,但是我只衝了幾步,「撲」地一聲,車子中已有了子彈,向我飛射而至,我連忙伏了下來,只聽得方天絕望地叫道:「衛斯理!」

我一伏下之後,再躍向前,但是迎面而來的子彈,便我不得不躲到一個郵筒的後面。

而自車中躍出來的人,動作極其迅速,我剛躲到了郵筒後面,便聽到了車門的關閉之聲,和那車子疾衝向前的聲音。

我不顧一切地躍了出來,當著我的面,方天竟被人綁架而去,這實在太以難堪,我飛撲向前,在地上一個打滾,子彈在我的身後,將柏油馬路開出了一個一個的洞。

我自然是追不上汽車的,但是我卻有法子使汽車不能再前進,至少也要使它慢下來。我一面在地上滾著,一面向汽車的輪胎,射出了兩枚尖釘。

只聽得「嗤嗤」之聲不絕,車身顛簸了起來,至少已有兩隻輪胎漏氣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