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7 回歸悲劇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629票  瀏覽1578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3月09日 06:12


第二十三部:摰友之死

 

方天猛地躍去,以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速度,握住了我的手,道:「衛斯理,等等,等一等!」

我冷笑道:「我等著幹甚麼?等你再發荒謬的怪言麼?我相信即使在土星人中,你也是個十分卑劣的傢伙,或者你們土星人中,根本就沒有好人,你記得麼?你曾經謀殺過我,你再不讓我走,我也卑劣一下,要公佈你的身份了!」

方天喘著氣,道:「你只管罵,但我只要你聽我講三句話,三句,只是三句。」

我冷笑一聲,道:「好,說。」

方天道:「納爾遜以為我們喝咖啡去了,是不是?」

我道:「是——一句了。」

方天道:「我們來到這堙A他是不知道的。」

我道:「廢話,他怎知你會改變主意,到這堥蚢鴽畯J說八道?兩句了。」

方天的胸口急速地起伏著,道:「所以,我料定他會接近火箭,——唉,他來了!」

我身子猛地一躍,來到了窗前,向前看去。

我果然看到了納爾遜!

納爾遜的精神看來十分好,絕沒有需要休息的樣子,他和我見過的一個高級安全人員在一起,向那枚土星火箭走去,他的手中,提著一個漲得發圓,大得異樣的公事包。

我呆了一呆,方天已經顫聲道:「你看到沒有,他去了……他去了!」

我一個轉身,雙手按在方天的肩上,用力將他的身子搖了幾下,道:「方天,你要知道,納爾遜是國際警察部隊的高級官員,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在那保安官的陪同下去檢查那枚火箭,是十分普通的事,我不許你再胡言亂語!」

方天的面色成了靛青色,他連忙道:「衛斯理,你看看清楚,他手中所提的是甚麼?」

方天的這一問,我不禁答不上來。

我自從認識納爾遜以來,從也未曾見到他提過甚麼公事包,而且這隻公事包,漲得幾乎成了球形,看來還十分惹眼。

但是,我仍然不相信方天的話,我一瞪眼,道:「那只不過是一隻公事包吧了!」

方天卻幾乎是尖聲地叫了出來,道:「不錯,他手中所提的是一隻公事包,然而我敢以性命打賭,公事包中一定是那具導航儀!」

我右手握拳,又已揚了起來。

但是,當我的拳頭,將要擊中方天的下頷之際,我又回頭向窗外看了一眼,納爾遜先生和那個高級保安人員還在走著,他手中的那隻公事包中,的確是放得下那具導航儀的,而且,根據外形和大小來看,也十分吻合。

我看了一眼,顧不得再打方天。

要揭開這個疑團,實在是十分簡單的事情,我只消趕上去,看看那公事包中是甚麼東西就行了,何必在這埵h費疑猜?

我一個轉身,便向門外走去。

但是方天卻急叫道:「你……你到哪堨h!」

我狠狠地回答他,道:「我去看看,那公事包中,是不是放著你所說的那具導航儀?」方天急道:「那怎麼行?」

我反問道:「為甚麼不行呢!」

方天道:「你一去,它一知事情敗露,便又走了。」

我一時之間,想不起來,問道:「誰走了?」

方天嘆了一口氣,道:「『獲殼依毒間』——無形飛魔!你一向前去,它定離開納爾遜的身子。衛斯理,你要想想,這堣D是世界上兩大強國之一的太空探索和飛彈的基地,如果『獲殼依毒間』進入了一個首腦人物的腦子之中……」

方天講到這堙A我也不禁面上變色!

的確,如果「獲殼依毒間」進入了一個可以控制按鈕的高級人員腦中的話,那麼,只要有一枚紅色的按鈕被按動,有一枚長程飛彈向另一個敵對的大國國土飛去,第三次世界大戰立即引發,而世界末日,也就來臨了!

我覺得我的手心在出汗,呆了一呆,道:「那麼,照你的意思,該怎麼辦?」

我問出了這一句話之後,才想起我這樣一問,無異是承認了方天所說的話,但是我卻又根本不信無形飛魔確已侵入納爾遜的腦子,而我最好的朋友,這時雖在走著,卻已經死了,這是我絕不能相信的事!

方天道:「如今,『獲殼依毒間』還不知我們已經發現了它的寄生體,我們可以設法將他引進充滿陽電子的房間中去。」

我立即道:「這是絕行不通的,你設置那間充滿陽電子的房間之際,納爾遜也知道的,照你的說法,無形飛魔早已侵入了他的腦中,你怎能再引他進那間房間去?」

方天喘了幾口道:「在那枚火箭之上,我設計了一個太空飛行艙,那具導航儀,必須裝置在那個太空艙中,納爾遜此際,一定是到那個太空艙去的,而我在那太空艙中,也作了佈置——」

他請到這堙A我已經怒吼道:「你事前竟不和我商量這一點麼?」

方天道:「我那樣準備,只不過是以防萬一,並不準備使用的,怎知如今情形起了變化,我非要用到它不可了。我在那太空艙中,佈下了不少高壓的不良導體電線,只要一通電,便能產生大量的陽電子,使得『獲殼依毒間』的電波組成,遭到徹底的破壞,從此便不復存在這世界上!」我默不出聲,方天又道:「通電的遠程控制,就在這堙I」他伸手一指,指向他辦公桌上的一個綠色鈕掣。

我忙道:「那麼,納爾遜先生不是也要死了麼?」

方天道:「衛斯理,他早已死了!」

我猛地一擊桌道:「胡說,他是甚麼時候死的?」

方天的語言鎮定,顯然他對他的想法有信心,道:「我是想我們在東京的時候,當我們正忙於檢查木村信的遺物之際,無形飛魔侵入了納爾遜的體內,將他當作了寄生體!」

我拚命地搖著頭,想要對這件事生出一個清楚的概念來,這個概念是十分難以成立的,試想想,要我相信和我一起飛到這個基地來,到了基地之後的幾天中又寸步不離的納爾遜,實則上早是一個死人!

方天見我不出聲,他轉過身去,在牆角的一具電視機上,按動了幾個鈕掣,電視的螢光屏上,出現了那枚火箭的近鏡,納爾遜和那高級保安官正在鋼製的架上,向上攀著。看情形,納爾遜先生確是想進入那火箭的內部。

方天又按動了一個鈕掣,電視的畫面變換著,最後,出現了一個很小的空間,那地方有一個座位,恰好可以坐下一個人,而其餘的地方,則全是各種各樣的儀錶。

不久,就看到納爾遜走了進來,打開他那隻又大又圓的皮包,雙手捧著一件東西出來。

那東西,我曾在照片上詳細地研究過,但是卻始終未曾見過實物。這時,我仍未見到實物,但是在清晰的電視螢幕上,我卻可以千真萬確地肯定,這正是井上家族的祖傳珍物「天外來物」,也是土星人智慧的結晶,太陽系航行導向儀!

我的呼吸急促了起來,方天道:「你看到了沒有,你看到了沒有?」

我的聲音微微發抖,道:「這……或許是他找到了導向儀,要你有一個意外的驚喜之故。」

我雖然這樣道,但是我的話,連我自己聽來,也是軟弱而毫無說服力的!

方天道:「你看他的動作。」

我雙眼定在電視畫面上,幾乎連一眨也不曾眨過,我看到納爾遜以極其熟練的手法,在那具導航儀的後部,旋開了一塊板,伸手從那個圓洞之中,抽出十七八股線頭來。

那些線頭,在我看來,根本不知是甚麼用處的,但納爾遜卻一根一根地駁接起來。

方天吸了一口氣,道:「整個地球,只有我一個人,能駁接那些線頭,除了我之外,便是『獲殼依毒間』。」

我感到一陣昏眩,連坐都幾乎不穩!

我一生之中,經過不少打擊,但是卻沒有打擊是那樣厲害的!

我的最好朋友,我的冒險生活的最好合作者,竟……竟……已不再是他自己,竟成了來自土星,莫名其妙的一個強烈腦電波的寄生體!

我緊緊地握著雙拳,身子不斷地發著抖。

方天叫道:「按!快按那鈕掣,如今是最好的時機!快!」

我雙手發著抖,那綠色的鈕掣就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卻沒有力量去按它。

因為我知道一按下去,會有甚麼結果。

我只要一按下去,太空艙中,便立即產生出大量的陽電子,納爾遜立即要死了!

雖然根據方天的說法,納爾遜是早就死了,被消滅的只不過是「獲殼依毒間」,但我是地球人,我不是土星人,我實是沒有辦法接受這一點!

方天見我不動,欠過身,一伸手,便向那綠色的鈕掣按去。

在方天的手還沒有碰到那隻綠色按鈕之際,我陡地一揮手,將他的手打了開去!

方天的面色發藍,道:「衛斯理,你做甚麼?」

我也不明白我是在作甚麼,我已經相信了方天的話了,但是我不但自己不去按那隻綠色的鈕掣,而且不給方天去按!

因為我知道,這一下按下去,納爾遜一定有死無生!

雖然方天已經不止一次地告訴過我,納爾遜已經死了,但是,在電視的螢光屏上,我卻還清楚地看到納爾遜正在忙碌地工作著!

方天叫了一聲,又要去按那綠色的按鈕,但是他第二次伸手,又給我擋了開去。

方天的面色變得更藍,他突然大叫了一聲,揮拳向我擊了過來!

我絕未想到方天會向我揮拳擊來的!

而且,這時我的思想,正陷於極度的混亂之中,呆若木雞地站著,只知那隻綠色的按鈕,不讓方天向下按去。

所以,當方天一拳擊向我的胸口之際,我竟來不及躲避,而方天的那拳。力道也真不弱,打得我一個踉蹌,向後退去。

就在我向後退出的那一瞬間,方天疾伸手,又向那綠色的按鈕之上,按了下去,我大聲叫道:「別動!」我一面叫,一面猛地向前撲去!

然而,按動那隻綠色的按鈕,對方天來說,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我向前撲去的勢子雖快,但是當我將方天的身子撞中,撞得他仰天跌之際,他早已將那隻按鈕,用力按了下去!

我僵住在桌前,方天則掙扎著爬了起來,指著電視機怪叫。

他叫的是我所聽不懂的土星話,我盡量使自己定下神來,向電視畫面望去。

只見納爾遜突然停止了工作,面上出現了一種我從來也未曾見過的驚惶神色。而太空艙的門,這時也已緊緊地閉上了!

在那一剎間,我知道,我最怕發生的事,終於發生了!本來,我雖然已知納爾遜成了「無形飛魔」的寄生體,但是我的潛意識,卻還在希望著奇跡的出現,希望方天只不過是在胡說!

但這時候,我這最後一點的希望也覆滅了!

事實竟如此的殘酷!

我看到納爾遜站了起來,而且驚惶的神色,越來越甚,方天按動了電視上的一個掣後,我聽到了納爾遜所發出的喘息之聲。

方天對著一具傳話器,講了幾句話,突然,在電視的傳音設備上,傳出了納爾遜的聲音。

但是,納爾遜所說的,卻絕不是地球上的語言,而是土星話!

「獲殼依毒間通過寄生體的發聲系統而說話」——方天的話實現了!

我不去理會他們之間在說些甚麼,我只覺得自己的雙腿發軟!

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而且是在這樣的情形下失去的!

儘管我自信比普通人要堅強得多,但是我仍然難以忍受這樣的打擊,我幾乎是跌倒在椅上,視線仍未曾離開電視機。

電視銀幕之上的納爾遜,這時恰如被禁錮在一隻籠子之中的野獸一樣,在那狹小的太空艙中,左衝右突。同時,從電視傳聲系統中傳出來的,已是地球上的語言,那是我聽得十分熟悉的納爾遜的聲音,叫道:「衛斯理,快制止方天的瘋狂行動,這是甚麼?這算是甚麼?這簡直是謀殺!」

我整個人跳了起來,大聲道:「快,快停止電源!」方天忙道:「不能,這時的他,已經不再是——」我明白方天的意思,可是看到納爾遜的情形,我忍不住喘氣。就在這時,一個高級安全官,衝了進來,高叫了有意外。

我連忙問道:「甚麼意外?」

那高級安全官道:「他堅持要突然進入那秘密設置的太空艙之中——」

他才請到這堙A便突然住口,望著我的身後。

我回頭看去,只見方天也已經奔到我的身後,他面色發青,道:「關於那太空艙的事,我自然會向太空發展委員會解釋的!」

那高級安全官知道方天在這個基地上的地位十分高,方天雖然受調查,但是到目前為止,卻還沒有發現他有過任何破壞的活動,他有的只是卓越的貢獻。

所以,那高級安全官一聽得方天那樣說法,連忙道:「可是納爾遜先生進去了之後不久,太空艙的門,突然自動關閉,我聽得他高叫『這簡直是謀殺』!」

這時,不但醫療人員已衝到那枚巨大的火箭的附近,連技術人員也來了。

我、方天和那個高級安全官也一起向那枚火箭奔去,奔到了火箭腳下,電流已經斷去,我們無法乘升降機上去,只得在鋼架之上,向上攀上去。

跟在我們後面的,還有四個醫療人員,他攀爬了八十多級鋼梯之後,我們便已經置身在那枚火箭之中了。在火箭中,人像是小動物一樣,因為火箭實在太龐大了,許許多多的儀器,全部經過最精密的包裹,因之一進火箭,便有一道如同傳遞帶也似的東西。我們在那條帶上小心地走著,到了那塊鋼板上,面前是一扇微微打開的門,那就是太空艙的門!

我越過了那高級安全官,打開了門。

我看到了納爾遜!

和我在電視中看到的情形一樣,納爾遜正躺在那張椅子上,在他的面前的地上,就是那具太陽系飛行導航儀。

那導航儀中的電線,已經有七八股,和太空艙上的電線,接在一起了,但還有七八股,未曾接上。

太空艙十分狹小,只能容下一個人,納爾遜先生既然已先在了,連我也只能擠進半個身子去,其餘人更不能進來了。

那幾個醫療人員在我身後叫道:「快讓開,讓我們先推去。」

我伸手抓住了納爾遜先生的手腕,他的脈息已經停止了,而且手腕也已冰涼。

他死了,真正地死了。

我縮出了身子來,道:「用不著你們了,他已經死了!」

那高級安全官吃了一驚,道:「死了?這是謀殺!」方天沉聲道:「閣下不要亂下判斷,要經過檢查,才能有斷論!」

那高級安全官不再出聲,退了開去,出了火箭,方天拉了拉我,道:「走吧,沒有你的事了!」

我沉聲道:「有我的事,我最好的朋友死了,我怎能沒有事?」

方天低聲道:「你不要忘記,他是死在地球人絕對無法防止的『獲殼依毒間』之手,而且,我們已代他報了仇!」

我搖了搖頭,道:「不,你盡你的法子去善後吧,我還要陪著他的屍體!」

我一面說,一面又鑽了進去,將納爾遜的屍體,拉了出來。

在拉出納爾遜的屍體之際,我的眼淚像泉水一樣地湧了出來,落在納爾遜有些凌亂,有些花白的頭髮上。

我失去了一個如此的朋友!

將納爾遜拖了出來之後,醫生連忙上來檢查,醫生的面上,現出了十分奇怪的神色,命令著救護人員,將納爾遜放在擔架上抬走。

我一直跟在後面,走了一程,醫生忽然回過頭來問我:「這是才發生的事麼?」

我默默地點了點頭。

醫生的面上,又現出了奇怪的神色。

我問道:「醫生,一個人如果處身在充滿著陽電子的房間之中,他會怎樣?」

醫生低著頭,一面走,一面道:「電離子有陰陽兩性,陰離子使人情緒高漲,精神爽快,陽離子使人極度急燥,若是陽離子過度,人便在近乎癲狂的情形之下死亡。」他講完了之後,轉頭問我:「你為甚麼要問及這一點?」

我沒有正面回答醫生的話,而是進一步地問道:「解剖可以發現死因,情緒極度急燥,近乎癲狂而死也可以發現麼?」

醫生點了點頭,道:「最新的解剖術,已經可以檢查死者死前一剎那的精神狀態,所以如果是那樣死的話,是可以發現的。」

我吸了一口氣,道:「我是納爾遜的最好朋友,我要求將他的屍體解剖。」

醫生還未曾出聲,我身後傳來了一個十分沉重的聲音,道:「這不幸的變故,我們已通知他的家屬了,等他的家屬來到之後,才可以決定是否將他的屍體進行解剖——」

我連忙轉過頭來,只見講話的是一個六十歲左右的便服男子。

在這個基地上,幾乎人人都是穿著制服的,連我們身為賓客,前來參觀的人,只要在太空基地中居住,在居住時期,便要穿指定的獨特的衣服。所以,乍一見到一個便服的人,便立即使人聯想到:這是一個地位十分高的人。

而那人的神情體態,也正好說明了這一點。

他的面肉,相當瘦削,但因之也使他看來,顯得十分威嚴,而他炯炯有光的眼睛,正望著我。

當我轉過頭去的時候,他頓了一頓,續道:「衛斯理先生,你為甚麼要求解剖他的屍體呢?」

我略想了一想,道:「閣下是——」

那高級安全官員踏前一步,代那人報出了來頭,道:「齊飛爾將軍。」

我呆了一呆,如今我以「齊飛爾」代替這位高級將領的真實姓名,是因為這位將軍的姓名,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他是這個國家軍事部門的極高負責人,同時也是這個太空基地的行政首長。

我到了這個基地之後,這還是第一次和他見面。

對於他詞鋒如此犀利的問題,我一時之間,感到無法回答!

我在未曾開言間,齊飛爾將軍已經道:「我們會調查的!」

我苦笑了一下,道:「納爾遜先生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的死亡,給我帶來了無比的悲痛,難道連我也被調查之列麼?」

齊飛爾將軍的面色,十分嚴肅,道:「我們要調查一切,所以,衛斯理先生,你暫時也不能離開這堙C」我望著擔架上,靜靜地閉著雙眼的納爾遜,道:「我不會離開的,因為我也想知道他的真正死因。」

齊飛爾將軍沒有再說甚麼,帶著副官,上了一輛車子,疾馳而去。

那高級安全官是知道我特有國際警察部隊特種證件的,他在齊飛爾將軍走了之後,到了我的身旁,道:「納爾遜死了還不到半小時,但總統已命令齊飛爾將軍徹底調查這件事了。」

我對這個國家的行政效率之高,也不禁十分佩服,但這時,我卻絕對沒有甚麼心情去了解何以工作進行得那樣迅速,因為我最好的朋友死了!

我跟著醫護人員,直來到了醫院中,納爾遜被放在解剖室中,我在門外不住地來回踱步。

我不知道自己踱了多久,也不知道我在踱步之際,究竟在想些甚麼。

直到我耳際,聽到了一個十分堅定,但卻也十分悲痛的聲音,我才陡地驚起。

而當我抬起頭來時,我發覺燈火通明,已經是黑夜了,那就是說,我在解剖室的門外,來回踱步,已過了幾小時之久了!

我心中暗嘆了一口氣,剎時之間,我覺得自己像是老了許多!

那聲音在我心中暗嘆之際,再度響起,講的還是那句話,道:「這位是衛斯理先生麼?」

我轉過頭去,一時之間,我幾乎疑心自己的眼睛花了,因為我看到納爾遜先生,就站在我的面前!但是我立即發覺,站在我面前的,不是納爾遜,而是一個酷肖納爾遜的年輕人。

他和我差不多年紀,一頭金色的頭髮,深碧的眼睛,面色沉著,但是在他的臉上,仍可以找到極度的智慧和勇敢的象徵。

本來,我的心情是悲痛到不能言喻的,但是我一見到這個年輕人,心情卻開朗了許多。

在那一瞬間,我突然感到傷心、難過,全是多餘的。

因為納爾遜不論是死於甚麼原因,死於甚麼時候,他總是會死去的,他本身的生命是一定會有結束之日的。

但是生命本身,卻永無盡止。

納爾遜死了,但我在這個年輕人身上,看到了納爾遜所有的一切優點,而且可能比納爾遜本身所有的優點更多!

生命不因個人的死亡而斷去,相反地,它不但延續著,而且不斷地演變,在進步!

我望著年輕人,可以毫無疑問地肯定他是納爾遜的兒子,我道:「不錯,我是衛斯理,你是為了你父親的死而來的麼?」

那年輕人道:「是的,我剛趕到。」

我道:「納爾遜先生——」

他揮了揮手:「你叫我小納好了。先生,聽說你要求解剖我父親的遺體?」我道:「是的,因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的死給我以一生中最沉重的打擊,所以我要弄清楚他真正的死因。」

小納傲然道:「你失去了好朋友,我失去了好父親,我也要弄清他的死因。」

這時,已有幾個穿著工作服的醫生,走了過來,一個護士,推著一輛放滿了各種解剖用具,進了解剖室,我和小納兩人,等在室外。

剛才,時間在莫名其妙中,溜過了幾個小時,但是這時,時間卻又過得出奇地慢。

小納並不是多言的人,他也沒有向我發出甚麼問題來,足足過了一個小時,進行解剖的醫生,才一個一個地走出了解剖室。

當他們除下了口罩之際,他們每一個人的面上神色,都十分詫異,我和小納異口同聲問:「結果怎麼樣?」

那幾個醫生都苦笑了一下,其中一個道:「我們還決不定在報告書中應該怎樣寫,因為我們根本找不出他的死因。」

小納呆了一呆,道:「那怎麼會?」

那醫生道:「而且,我們發現他有些組織,已經停止活動許久了,而那些組織如果停止活動的話,人是不能活過半小時的,但是他卻活著,到今天才死,這實是科學上的奇蹟!」

我聽了那醫生的話後,緊張的神經,鬆弛了下來。

我坐在白色的長椅上,自然,我並沒有向醫生說起納爾遜早已死了的這一事實。因為這要費我太多的唇舌,而且還絕難解釋得清。

我緊張的神經,得以鬆弛的原因是因為我知道方天的料斷並沒有錯,土星衛星上的那種能侵入生物腦部組織的奇異電波群——獲殼依毒間,的確侵入了納爾遜先生的腦部。

而納爾遜先生在那一瞬間起,便已經「死」了。

在太空艙中倒下來,被消滅的,並不是納爾遜先生,而是獲殼依毒間!

我坐了許久,才聽得小納道:「多謝各位的努力。」

那幾個醫生,顯然因為未曾找出納爾遜的死因,而陷於極大的困惑之中,因之他們連小納的話都未曾聽到,而一面交談,一面向前走去。

小納一聲不出,在我的身邊坐了下來。

過了一會,他突然道:「衛斯理先生,你可以將我父親的死因講給我聽麼?」

我未曾料到小納會採取這樣單刀直入的方式來問我,這證明我所料不錯,小納的判斷能力之高,只在他父親納爾遜之上,而不在納爾遜之下。

我當然沒有理由對小納隱瞞納爾遜先生的死因,但是這時我卻又難以說出口來。

在我靜寂未曾出聲之際,小納又逼問:「你是知道的,是不是?你知道他的死因,但因為還有懷疑,所以你便要解剖他的屍體來證實,但如今,你已經證實了,是不是?」

我抬起頭來,道:「是。」

小納道:「你是我父親最好的朋友,你將他的死因告訴我吧。」

我嘆了一口氣,站起身來,在他的肩頭上拍了一拍,道:「小納,這件事,恐怕你十分難以明白。」

小納道:「我準備去了解最難明白的事。」

我腦中再將這件事的經過始末組織著,但是我還未曾開口之際,一陣急驟的腳步聲,已在醫院的走廊中傳了過來。

我抬頭看去,只見五六個人,匆匆地走了過去,當前一個,是穿著軍服的高大漢子,面色紅潤,精力充沛,他幾乎是衝到了我的身前的,立即伸出他的大手,將我的手握住,自我介紹道:「史蒂少校,軍中的律師,方天博士的代表。」

我聽了不禁吃了一驚,方天為甚麼要律師作代表,他出了甚麼事?

史蒂少校不等我問,又道:「方天博士已被拘留,他被控謀殺,謀殺納爾遜先生!」

我連忙道:「這是絕不可能的事!」

史蒂少校將手按在我的肩頭之上:「但是它已發生了——方天是你的好朋友是不是?」

我點了點頭,道:「可以這樣說。」

史蒂少校的面上神情,變得十分嚴肅:「我的當事人方天對我說,能救他的,只有你一個人,所以,你為了方天著想,不應該對其他人多說甚麼,方天要你證明他是無辜的!」

我苦笑了一下,並不言語。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