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6 藍血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48票  瀏覽1646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3月09日 06:00




第五部:莫名其妙打一架

 

我不知道他是甚麼人,然而在我走過了一條馬路,從櫥窗玻璃中看過去,仍然可以看到他的時候,我便知道他是跟蹤我的了。

我又走了幾條馬路,到二點三十分,我仍然發現那個日本男子跟在我的後面。

而在這三十分鐘之中,我竭力在想,為甚麼在這堙A竟會有人跟著我。

我準備在今晚,偷入某國大使館去查究方天的下落,那自然使我值得被跟蹤。然而那計劃卻只有納爾遜先生才知道。

那麼,這日本男子又是為甚麼跟蹤我呢?

我來到了一條比較靜僻的馬路上,那男子仍亦步亦趨地跟了來。我站定身子,聽得身後的腳步聲,也停了下來。

我心中暗暗好笑,立即轉過身去,那穿和服的日本男子,俯下身去,弄著鞋子,我向他筆直地走了過去,那男子看出瞄頭不對,轉過身向路口奔了過去。但是我早已向前跑出了幾步,攔在他的前面。

那男子還想轉身再逃,我早已一伸手,抓住了他的肩頭。那男子的態度,卻立即鎮靜了下來,反倒向我厲聲喝道:「你幹甚麼?」

我冷冷地:「你幹甚麼?」

那男子道:「笑話,你現在在抓著我,你反而問我幹甚麼?」

我向那男子打量了幾眼,只見他面上一面強悍之氣,當然,要打架,我是絕不會怕他的,但是在眼前這樣的情形下,卻被他惡人先告狀,若是鬧起來,我只怕要耽擱不少時間。

我冷笑一聲,道:「好,這一次我饒了你,但是下一次,我卻不放過你了,你要小心一點才好!」那男子對他自己的所作所為,自然心知肚明,我一鬆開他,他便頭也不回地向前走了。

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剛才,那日本男子還在跟蹤著我。但是當他轉過馬路之後,我便開始跟蹤他了。我脫下了大衣,翻了過來穿著。

我的大衣是特製的,兩面可穿,一面是藍色,一面則是深棕色。同時,我自袋中摸出了一頂便帽,戴在頭上,以及取出一隻尼龍面罩,罩在面上。

只不過大半分鐘的時間,我在外表上看來,已完全是兩個人了。我快步地向前,走過了馬路。

只見在電線桿下,那男子和另一個男子,正在交頭接耳,向我走出來的方向指了指。

那男子大概是在通如另一個人繼續跟蹤,我敢打賭,那傢伙一定想不到我已經在向他走來了。

我在他身近走了過去,走過他的身邊之後,我便放慢了腳步,偷偷回頭來看他。

只見他目送著另一人離去之後,也向著我走的方向走來,我讓他近過了我,便遠遠地跟在他的後面。我要弄清楚,在日本有誰在跟蹤我!

那男子一直不停地向前走著,並沒有搭車的意思,我在他的後面,足足跟了一個小時,已經來到了東京最骯髒的一區。

在這樣的區域中,要跟蹤一個人而不被發覺,是十分困難的事,因為在兩旁低陋的房屋,當中狹小的街道中,全是滿面污穢的小孩子,在喧鬧追逐。你必需一面走,一面大聲呼喝,方能前進。

而你在大聲呼喝,自然會引起前面的人注意的。所以,我走不幾步,已想放棄跟蹤了。

但是,也就在此際,我卻看到前面的那個人,停了下來,回頭張望。我心中吃了一驚,立即大聲叱喝起來。因為我既已決定不再跟蹤下去,便自然犯不上再使那人覺察有人在跟蹤他,我大聲呼喝著污穢的孩子,正是以虛為實之計。

果然,那人的眼光只是在我的身上,略掃了一下,便又移了開去。

我心中暗暗好笑,自顧自地向前走了過去,當我在那人身邊走過的時候,我連頭都不偏一偏,而當我走過了七八步,才回過頭來,想看一看那人站在這樣的一條小街中心,究竟想幹甚麼。

我一回過頭來,便不禁呆了一呆。

因為,剛才站在街中心的那人,已不見了。

他當然不可能趕在我的前面,自然也不會退到小街的另一端去的,因為街很長,我們已來到了街中心,他不會退得那麼快的。

唯一的可能是,他進了一間那種矮陋的房子,我不禁暗暗頓足,因為我只要不是那麼大意,就可以知道那人在這堸惜U來,必然有原因的了!

現在事情自然還可以補救。我向前走出幾步,拍了拍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子的肩頭,道:「剛才站在街中心那男人,進哪一間屋子去了?」

那男孩子順手向一家指了指,道:「那堙I」

我循他所指看去,只見那間屋子的面前,有一個老大的污水潭,閃著五顏六色的油光,也發著令人作嘔臭味。每一個大城巿,都有著美的一面和醜的一面,東京自然也不例外。看了這條街的情形,想像力再豐富的人,也不能想像到在同一城市之中,會有著天堂也似的好地方!

我閃開了追逐者的孩子,到了那間屋子之前,跨過了那污水潭,一伸手,推開了門。在陰暗的光線下,有兩個偃僂著背,正在工作的鞋匠,抬起頭,向我望來。

屋子十分小,有一個後門,可以通到一個堆滿了破玻璃瓶和洋鐵罐頭的院子,有一隻癩皮狗,正伸長了舌頭舐一隻空罐頭。

我抬頭向上看去,屋上有一個閣樓,雖然在冬天,但那閣樓上,也散發著一陣汗臭味。

我看到了這樣的情形,心中不禁莫名其妙。

那兩個鞋匠一直在看著我,其中一個問道:「先生,釘鞋麼?」

我問道:「剛才可有人走進來!」

那兩個鞋匠互望了一眼,道:「有人來?那就是你了,先生!」我猛地省悟到,我可能給頑童欺騙了,頑童的順手一指,我便信了他,那當真可以說是陰溝娷蔡謅F!我尷尬地笑道:「對不起!對不起。」一面說,一面退了出去,其中一個鞋匠,望著我的鞋,道:「先生,你的鞋跟偏了,要換一個麼?」

我並沒有在意,只是順口道:「不用了。」

我正開始轉身向門外走去,只聽得兩個鞋匠,打了一個呵欠,我心中正在同情他們辛苦的工作,但是,也就在此際,我突然感到,已有人到了我的身後!

我背後當然沒有長著眼睛,而我之能夠覺察到有人掩到了我的背後,那是一種直覺,是我多年冒險生活所培養出來的一種直覺。

我連忙手臂一縮,一肘向後撞去。

我聽得了「哎唷」一下呻吟聲,顯然,掩到我身後的人,已被我那一肘重重地撞中。而我也犯了錯誤,剛才我感到身後有人,但是我的直覺卻未能告訴我是幾個人。

就在我一肘撞中了一個人之際,我的後腦,也重重地著了一下。

用來打我的,似乎是一隻大皮靴,如果換了別人,後腦上挨了那樣一擊,一定要昏過去了。但對我來說,那卻只不過令我怒氣上升而已。

我一個轉身,本來準備立即以牙還牙的。可是,我心念急轉,想到了我不知跟蹤我的是甚麼人,而這一方面的人,竟然處心積慮,在這樣污穢的地區,派人扮著鞋匠,作為聯絡員,那當然不會是一個簡單的組織了。我何不趁機詐作昏倒,以弄清他們的底細?

我主意既定,便索性裝得像些,面上露出了一個古怪的笑容,身子一軟,便倒在地上。果然,我看到一個鞋匠,用來擊我後腦的,乃是一隻長統大皮靴!

那兩個「鞋匠」,這時站直了身子,竟是一個身子極高的大漢,他面上的皺紋,自然是化裝的效果。

另一個「鞋匠」的身材,可能不在他的同伴之下,但這時他卻在打滾,捧住了肚子,哎唷之聲,不絕於耳。我剛才的那一肘,至少他要休息七八天才能復原!

站著的「鞋匠」揚了手中的靴子,向我走來,伸足在我腿上踢了一腳,我仍然一動不動。他向另一個人喝道:「飯桶,快起來!」

那人皺著眉頭,捧著肚子,站了起來,仍是呻吟不已,那「鞋匠」迅速地關上了門。

他們將我拖到了後院子中,放在一輛手推的車子之上,然後,再在我的身上,蓋了兩隻其臭難聞的麻袋,而且,又在我的後腦上重重地敲了兩三下。

為了弄清他們的來歷,我都忍著,反正我記得那「鞋匠」的面目,不怕將來不能連本帶利,一齊清算。我覺出自己已被推著,向外面走去。

那傢伙一面推著我,一面又搖著一隻破鈴,高聲叫著,他又從「鞋匠」而一變為收賣舊貨的了。我倒不能不佩服他的機智。

我約莫被推了半個小時左右,才停了下來。

我偷偷地將蓋在我身上的麻袋,頂開一道縫,向外看去。只見已經來到了一個十分乾淨的院子中,院中種著很多花卉,看來像是一個小康之家,那人將鈴搖得十分有節奏,只要一聽,便可以聽得出,他是在藉鈴聲而通消息。

我心中暗忖,這堣j概就是他們的地頭了,只見屋子的門移開,一個大漢,向外張望了一下,那傢伙迅速地將我推到了門前,兩個人一個抱頭,一個抱腳,將我抬了進去。

我將眼睛打開一道縫,只見屋子正中,有一個穿著黑色和服的老者,面色十分莊嚴,坐在正中,兩旁站列著四個人,那四個人中,有跟蹤我而又被我反跟蹤的男子在內。

連抬我的兩人在內,對方共是七個人,我心中暗忖,已到了發作的時候了。就在抬我的兩人,要將我放下來之際,我雙腿突然一屈,捧住我腳的人,隨著我雙腿的一屈,向前跌來。

我雙腳又立即向前踢出,重重地踢在他的面上,那假冒鞋匠在我後腦上敲了三四下的傢伙,發出了一聲驢鳴似的慘叫,身形向後一仰,面上已是血肉模糊,直跌出了三四步,才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而我雙腳一點地,身子突然一個反轉,抬住我頭的人,見勢不妙,慌忙將要後退之際,我早已兜下巴一拳,打了上去。

只聽得那人的口中,有骨頭碎裂之聲,那人後退了兩步,倚在牆上,滿口是血,那媮椑膨o出話來?

我的動作極快,打發了兩條壯漢,我相信還不到幾秒鐘的時間。然後,我拍了拍身上,整了整領帶,站在那老者和四個人的面前,道:「好,我來了,有甚麼事?」

我相信我剛才的行動,一定令得他們震駭之極,所以一時間,誰也出不了聲。我一伸手,抹去了面上的尼龍纖維面罩,向那曾經跟蹤我的人一指,道:「哼,你不認識我了麼?」

我絕無意為我自己吹噓,我手向那人一指問,那人連忙向後退去,連面色都變了。

五人之中,只有那老者的面色,還十分鎮定,他「嘿嘿」地乾笑道:「好漢!好漢!」

他一面向身邊的四人,使了一個眼色,四人一齊向後退去,散在屋子的四角,顯然是將我圍在中間了。我心中正在想,難道那老者在眼見我大展神威之後,他自己還要和我動手麼?

我之所以會這樣想,因為從那老者坐在地上的姿勢來看,一望便知他是柔道高手。

而正當我在這樣想之際,那老者的身子,已向前面滑來,來勢之快,實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當我覺出不妙時,他早已得手,我只覺得身子陡地向旁一側,已重重地摔在地上。

我立即一躍而起,那老者再次以極快的身法,向我衝了過來。我身子閃開,就勢向他的背上按去。因為那老者的身形,並不高大,所以我想,如果我一把按中了他的背部,五指一用力,可能將他提了起來。

怎知老者的身手,卻是異常矯捷,我手才按下去,他突然一個翻身,又已抓住了我的腰際,我再次被他重重地摔了一交。

我不是沒有學過柔道,但柔道卻不是我的專長。那老者的功夫,顯然在日本也是第一流的。我一連給他摔了兩交,第一交還可以說在亳無準備的情形之下被摔的,那第二下,卻是老者的功夫深湛了。

我一個轉身,側躍而起,也忍不住道:「好功夫。」

那老者目光灼灼,身形矮著,像鴨子飛奔一樣,身子左右搖擺,又向我撲了過來。我心中暗忖,若是再給他摔上一下,那也未免說不過去了,因之,在他未曾向我撲到之前,我便也向他疾衝了過去。

我向前衝去的勢子十分快疾,那老者顯然因為不知我的用意何在,而猶豫了一下。

他一猶豫,便給我造成了一個機會,我身子一側,肩頭向他的胸口撞去。那老者身形一矮,雙臂來抱我的左腿,我早已料到他有此一著,右腿疾踢而出,一踢在他的下頷之上。

那老者身子向後倒去,爬起來之後,面目發腫,口角帶血。

只見他一揮手,口中含糊地道:「你在這媯扔菕A不要離開。」

我冷笑道:「你們是甚麼人?」

那老者帶著幾個人,已向後退去。我如何肯休,連忙追了出去,追到了後院,只見幾個人已一齊躍上了一輛大轎車,車身震動,已向外疾馳而去。倉卒之間,我連車牌號碼都未曾看清楚,車子便已經馳走了。

我呆了半晌,心中暗忖,那實是太沒道理了,莫名其妙地打了一架,結果卻連對方是甚麼來歷,都不知道。我轉到屋子中,逐個房間去找人,但整幢屋之中,顯然一個人也沒有。

我耐著性子在一間房間中等著,以待一有人來,便立即走出去。

可是一直等到我肚子咕咕亂叫,天色也黑了下來,也還是一點結果都沒有。我晚上還有要事待辦,其勢不能再等下去。

我從大門口走了出來,只見那輛手推車也還在,我出了門,記住了那所屋子的地址,準備第二天再來查究明白,看看這些人是為甚麼跟蹤我。

我在一家小吃店中,吃了個飽,也不回旅館去,僱了一輛街車,到了某國大使館的附近下車。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