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6 藍血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48票  瀏覽1638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3月09日 06:00



第十四部:某國大使親自出馬

 

在我講這幾句話的時候,我心中又不禁起疑。

因為木村信一直是望著我的,然而一聽到我提起了那「天外來物」,他卻又轉過了身子,不和我正面相對,而且,面上的神色,也十分難以形容,就像上兩次我提到「天外來物」之時一樣!

我心中又動了一動,但是我仍然不知道那是甚麼原因。

我站起身來,道:「我可能還要來請教的。」

木村信恢復了常態:「歡迎,歡迎。」

他送了我出來,我心中暗忖,頗有通知東京警局,注意木村信安全的必要。我不用升降機下樓,而由樓梯走了下去。

不一會,我便出了工廠的大門,回頭望去,工廠辦公大樓木村信的辦公室,燈光仍亮著,想起木村信剛才的話,我又有身在夢中之感!

我低頭向前緩緩地走著,心想事情已有了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發展,我應該向納爾遜先生聯絡才是。我加快了腳步。

但是走不多遠,我已經覺出有人迅速地接近了我。

我立即轉過身來,那人已站在我的面前,就著街燈,向那人一望,我也不禁一呆,那人竟是某國大使館本人!那著實是使我吃驚不已的事情。

要知道,在東京,某國大使是一位十分重要的人物,因為他代表著一個大國,甚至可以說代表著一個龐大的集團。

這樣一個重要的人物,如今竟在夜晚的街頭,跟在我的後面,事情的嚴重,實是可想而知!

所以,當我一看清楚站在我面前的,竟是某國大使本人之後,足足有一分鐘之久,我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大使的面上,帶著一個十分殘忍的笑容,像是我是他的獵物一樣,一眨也不眨地望著我。

我好不容易,才勉強地浮上了一個笑容。

我一見某國大使,便已料到,連大使也親自出馬了,那麼,包圍在工廠之外的特務,只怕足夠對付一大群人,如今,他們的目標只有我一個人,自然是綽有餘力的了。我並沒有打算反抗。

果然,就在我發呆的那一分鐘內,四面八方,都有腳步聲傳了過來。

我四面看去,只見有的勾肩搭背,像是下了班喝醉了的工人。有的歪戴帽子,叨著香煙,擺出一副浪人的姿態。

那些人,有的離我遠,有的離我近,但顯然全是為了對付我而來的。我心中不禁十分後悔,後悔在木村信的辦公室中,輕易地放走了那兩個特務,如今這些人來到此處,當然是由於那兩個人的報告了。

我審度著四周圍的形勢,迅速地轉著念頭,我立刻得出一個結論,我要脫出重圍的話,必須將某國大使本人制住。

我立即伸出手去,但我的手才伸到一半,便僵住了不能再動彈了。

因為,大使也在這時,揚起了手來,他手中,握著一柄烏油錚亮的手槍。那種小手槍的射程不會太遠,但如今他和我之間的距離來說,已足可以取我的性命了。我不由自主地舉起手來。

大使沉聲喝道:「放下手來,你想故意引人注意麼?」我竭力保持鎮定,道:「大使先生,你想要作甚麼?」

我在「大使先生」這一個稱呼上,特別加重語氣,那是在提醒他,如果被人知道了如今的事,那麼對他的地位,將是一項重大的打擊。

大使咬牙切齒,將聲音壓得十分低,道:「我要親自來執行你的死刑!」

我聽了這話,身子不由得一震。

尚未及等我想出任何應變之法,大使已經喝道:「走!」我吸了一口氣,道:「到甚麼地方去?」大使厲聲道:「走!」

我沒有別的辦法可想,只好向前走去,不一會,就有一輛大搬運卡車,駛到了我和大使的身邊,停了下來。大使繼續命令,道:「上車去。」

我連忙道:「如果你是為了那隻金屬箱子的話——」可是不等我講完,大使又已喝道:「上車去!」

我知道事情十分嚴重。他們叫我上車,自然是等到將我車到了荒僻的地方之後,將我一槍打死。他們可能將我身上的衣服,全部剝去,可能以子彈將我的頭部,射至稀爛,使得沒有一個人,認得出我來。這樣的案子,當然是永遠沒有法子破案的了。

我心中急速地轉念著念頭,跨上了卡車的車廂,掀開了帆布,我便發現那車廂是經過改裝的。外面看來,那只是一輛殘舊的搬運貨車,車廂了覆著發白的帆布。但是一掀開帆布,我發現了一度鋼門。

而且那度鋼門,立即自動打了開來,從堶捷ヮ茪@聲斷喝,道:「將手放在頭上,走進來。」

單憑那句話,是不能使我服從的,但隨著那句話,有一根套著滅音器的槍嘴,幾乎伸到我的鼻端,使我不能不聽他的話。

我跨進了車廂,車廂之中一片漆黑,甚麼也看不到,我只覺得腳踏下去,十分柔軟,像是鋪著十分厚的地氈一樣。那聲音又道:「站著別動。」

我才一站定,只覺得後心有人摸了一把,緊接著,前心也被一隻手碰了一下。我正不知是甚麼用意間,突然看到我的胸前,亮起了一片青光,那一定是剛才,有人在我的前後心,抹上了燐粉之故。

在我的前後心都有著發光的燐粉,但是燐粉所發出的光芒,卻又絕不能使我看清車廂中其他的情形,我感到我的心,劇烈地跳動起來。

就在這時,我聽得大使的笑聲,如同夜梟一樣響了起來,道:「聰明能幹,無所不能的衛斯理先生,你可以坐下來。」

我又驚又怒,道:「椅子在哪堙H」

大使沉聲道:「著燈。」

他兩個字才一出口,車廂之中,大放光明,但是只不過半秒鐘的時間,燈火重又熄滅,眼前又是一片漆黑,只是我胸前的青光,卻更明亮了一些,那是因為燐粉在剛才吸收了光線之故。

剛才,燈光亮得時間雖短,但是我已可以看到車廂中的情形了。整個車廂,像是一間小房間,有桌有椅,在我的身旁有就有一張椅子。

當然,車廂中不止是我和大使兩人,另外還有四個人,都持著槍,望著我。

我頹然地在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道:「我可以抽一支煙麼?」大使的聲音,冷酷無情,道:「不能,你不但不能吸煙,而且不能有任何動作。剛才你已經看清楚四周的情形了!」

這時,我感到車身在震動,顯然卡車已經在開動了,至於開到甚麼地方,我自然不知道。

我默不作聲,大使續道:「有四個可以參加世界射擊比賽的神槍手監視著你,先生,你完全看不見他們,他們也看不見你,但是他們的眼前,有著兩個目標,那便是你胸前背後的燐光。」

他講到這堙A又桀桀怪笑起來,道:「所以,你試圖反抗吧,我敢和你打賭,四顆子彈,絕不會射在燐粉所塗的範圍之外的!」

這的確是我以前所未曾遇到過的情形。

被人以手槍。甚或至於手提機槍對住,這對我來說,絕不是陌生的事了。但是,像如今這樣的情形,卻還是第一次。

在完全的黑暗之中,我的前後心卻有著光亮,這是最好的靶子,即使是一個極拙劣的槍手,也可以以輕而易舉地射中我的。

而在我的眼前,則是一片漆黑,敵人在甚麼地方,是靜止不動,還是正在移動,如今離我有多遠,我一點也不知道。

我就像是一個瞎子一樣,完全喪失了戰鬥的能力!

我發覺自己的聲音發澀,道:「我的處境,你不必再多加描述了。」大使冷冷地道:「好,那麼我要問你正事了,那箱子呢?你已經交到了甚麼人的手中了,我限你十秒鐘說出來。」

我急忙地道:「我已向井上次雄報告過,箱子在你們處,我一死,井上次雄自然會找你算賬的!」大使給我的十秒鐘,我只來得及說以上的幾句話。我講完之後,等待著那四槍齊發的響聲,來送我歸西。但是,卻並沒有槍聲。

我心頭不禁狂跳,我的話生效了!

我假設,在井上私人飛機場中,盜去那箱子的正是某國大使館的人員。那麼,由於井上次雄是一個在朝野間,都具有極高威信的人物,某國大使館竟然竊取井上家族的傳家之寶,這件事傳出來,一定舉國沸騰,對大使的地位,有極大的影響。

而如果我的假設不成立的話,我那兩句話,自然也起不了恐嚇的作用了。

大使的不出聲,證明我的假設不錯。我立即又道:「大使先生,為你自己著想,你還是對我客氣點好,我是存心幫助你的,只不過遭到了意外!」

大使厲聲道:「甚麼意外?」

我道:「那箱子被一個不明來歷的集團搶去了,你可有線索麼?」大使冷冷地道:「我的線索,就在你的身上!」

我突然轉變話題,疾聲問道:「你的上峰,給你幾天限期?」大使脫口道:「十天——」他只講了兩個字,便怒道:「甚麼,你在說甚麼?」

我嘆了一口氣,道:「大使先生,只有十天限期,你在我的身上,已經浪費掉幾天了?」大使果然是色厲內荏,他的聲音,立即變得沮喪之極,道:「已經三天了,已經三天了!」

我笑了一下。這一下笑聲我一點也不勉強,因為形勢已經在漸漸地轉變了。

我沉聲道:「大使先生,你如何利用這剩下來的七天呢?七天之中,你實在不應該浪費每一分鐘的,而我,如果在午夜之前,不和井上次雄聯絡的話,那麼,他就要通知警方尋找我的下落,同時公佈他傳家之寶失蹤的詳細經過了!」

大使的聲音在微微發顫,道:「胡說。」

我冷笑道:「信不信由你,你的命運,本來就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

大使急速地道:「我怎能相信你?」

我道:「你必須相信我。」

大使道:「我已經相信過你一次了,一切麻煩,全因為相信你而生!」

我鬆了一口氣,因為大使的口氣,又已經軟了許多,我道:「對於這件事,我表示抱歉,因為那完全是意外,你因為我而遭到了麻煩,但你要袪除這些麻煩的話,還少不了要我幫忙。」

大使半晌不語,才道:「著燈。」

剎那之間,我眼前又大放光明,只見大使就坐在我的對面。

那四個持槍的人,也仍然在監視著我,燈火乍明,他們的眼睛,瞇成了一線,這是我要改變處境的一個絕佳機會。但是我卻並沒有動手。

因為我已經不必要動手了,大使面上的神色,已表示他不但不會為難我,而且還要求我的幫助!

我舒服地伸了伸腿,向那四個持槍的人一指,道:「這四位朋友手上的武器,似乎也應該收起來了?」大使無可奈何地點了點頭,揮了揮手。

那四人蹲了下來,將手中的槍挾在脅下。那顯然是他們仍然不肯完全放鬆對我的監視。

不過我也不放在心上了,因為如今我大是有利,我抽著煙,大使焦急地等待我講話,我卻好整以暇。

好一會,我才道:「大使先生,這件事,要我們雙方合作才好。」

大使以疑惑的眼光望著我。

我道:「那隻箱子,被人奪了去。但是搶奪那隻箱子的人,是哪一方面的方量,我卻不知道。」

大使皺了皺眉頭,道:「難道一點線索也沒有麼?」我道:「有,我相信這是一個十分有勢力的集團,但不是月神會。這個集團甚至收買了國際警方的工作人員,他們行動之際,是以一輛美國製的汽車作交通工具的,他們所用的武器,是手提機槍,當他們搶奪那隻箱子之際,出動了二三十人之多。」

我一口氣請到這堙A大使緊皺著他的眉頭,仍然沒有舒展開來。

我知道大使對這件事,也是沒有頭緒。

我笑了一笑,道:「你們的特務工作做得十分好,比國際警方和日本警方要出色,我想,你應該知道,那隻箱子究竟是落到了甚麼人的手中的。」

大使微微地頷首,道:「我去努力。」

我伸出了三個手指,道:「我給你三天的時間。」

大使幾乎跳了起來,叫道:「三天!東京有一千多萬人口,你只給我三天的時間!」

我聳聳肩道:「這是很公平的了。三天只要查出那是一些甚麼人,是甚麼樣的集團而已。你要想想,我要從人家手中奪回箱子來,也是不過三天的時間而已,那樣,你就可以在你上峰給你的限期之前,再找回那隻箱子來了!」

大使望了我半晌,道:「你有把握?」

我也回望著他,道:「只要你有把握,我就有。」

大使伸出手來,道:「我有。」我也伸出手來,與之一握,道:「好,那我們就一言為定了。」大使站了起來,車身顛簸,使他站立不穩,他道:「或者我又做了一次笨伯。」

我知道他這樣說法是甚麼意思,他是指又相信了我一次而言的。

我笑了一笑,道:「你必須再做一次,不然,你即使調查到了箱子在何處,你也沒有人手去取它回來的,是麼?」

大使以十分尷尬的神色望著我,道:「這……也不致於。」我笑道:「大使先生,你們在東京收買了許多人,但全是笨蛋,並沒有真正的人才在內——好了,我該下車了!」

大使伸手在鋼壁上敲了幾下,卡車立即停了下來。有兩個人為我打開了門,我一躍而下,卡車立即向前飛駛而去。

我給迎面而來的寒風一吹,打了一個寒顫,定睛看時,只見仍然在東京巿區之中。我忽然想起,我忘了和大使約定再晤面的辦法。

我轉過身去,想去招呼卡車,但是我立即看到,前面的街角處,有人影一閃。

我心中不禁好笑,因為如果我要和大使聯絡的話,那太容易了,大使仍然派人在跟蹤著我,我聳了聳肩,向前走去。

某國大使館這一方面的事總算解決了,雖然是暫時的,但在這幾天中,我總可以不必提心吊膽會突然有子彈自腦後飛來了。

但是,擺在我眼前的事情,仍然實在太多了。

首先,我要和納爾遜先生聯絡,其次,我仍漸要見方天。我更要找到佐佐木季子的下落,和找出殺佐佐木博士的兇手。

我相信某國大使一定可以在三天之內,找出那隻硬金屬箱子下落何方的。那也就是說,當三天之後,除了月神會之外,我還要和另一個有組織有勢力的集團,進行鬥爭!

在卡車上,我曾經十分爽氣地答應某國大使,只要他得到了那硬金屬箱子的去向,我就可以將它找回來。但是如今我想一想,那實在一點把握也沒有!

因為那隻箱子,並不是體積小,如果不是硬搶的話,是幾乎沒有法子可以取巧得到的!

我慢慢地踱著,只覺得每一件事,都困難到了極點。連和納爾遜先生聯絡這一點,在我來說,也是無從著手的事情。

因為在納爾遜先生離開了醫院之後,我便和他失去了聯絡,醫院方面也不知道他去了何處。

我心中暗忖,我只有到東京警局去查詢他的下落了,普通警務人員,自然不會知道有納爾遜先生其人的,但是高級的警務人員,則可以知道他的信息的。

我決定在一間小旅館中,渡過這半夜。

在東京,這一類的小旅館,是三教九流人物的好去處,也是穢污絕垢的所在。我才走進門,便有三四個被白粉腐蝕了青春的女人,向我作著令人噁心的媚笑,有一個,甚至還擠上身來。

我伸手推開了她們,要了一間比較乾淨的房間,在咯吱咯吱著的床上,倒了下來。正當我要矇矓睡去的時候,忽然有人敲起門來。

我本能地一躍而起,幸而我本來就只是打算胡亂地睡上一晚的,連衣服也沒有脫。我一躍而起之後,立即來到門旁。

我一到門旁,便伸手拉開了門,而人則一躍,躍到了門後。

門打開了,並沒有人進來。那可能是一個老手,準備在我出現之後,向我偷襲的。好在那扇門上,早就有著裂縫,走廊上也有著昏暗的燈光。我向外看去,心中幾乎笑了出來。

站在門外的,是一個警務人員,制服煌然!

我走了出來,那警務人員立即向我行了一個禮道:「是衛斯理先生麼?」他講的是日本腔的英語。我心中十分奇怪,一時之間,也不說甚麼。

他踏前一步,低聲道:「納爾遜先生正在到處找你。」

納爾遜先生正在到處找我,這是完全可能的事。

但問題就是在於,那警官怎知道我在這堙H我以這個問題問他,他笑道:「全東京的機密人員,為了找尋你的下落,幾乎全都出動了!」

我「噢」地一聲,道:「納爾遜先生現在甚麼地方?」他道:「在總局,請你立即和我一起去。」我點了點頭,跟著那警官,向外走去。

出了小旅館,我看到一輛轎車停在旅館門口狹窄的路上,司機也穿著警官的制服。那警官打開車門,讓我先上車。

我這時候,心中總覺得有一點蹩扭,覺得那警官能夠找到我一事,大有可疑之處。然而,我向車廂中一看,看到車座上,放著一隻文件夾,文件夾上,還燙著值日警官的名字,那自然是警局中的東西,我心中也不再去懷疑,一腳踏進了車廂。

那警官跟著走了進來,坐在我的身邊,笑道:「納爾遜先生唯恐你遭到了甚麼意外,找得你十分著急,一直不肯休息。」

我笑道:「那是他太過慮了,我又不是小孩,怎會失蹤?」那警官道:「自然是,先生的機智勇敢,是全世界警務人員的楷模。」

人誰不喜歡恭維?我自問絕不喜歡聽人向我戴高帽子的人,可是在聽了那警官的話,也不免有點飄飄然的感覺。

                                  (全文完)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