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3 衛斯理與白素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路轉載   發佈者:鄭軍
熱度338票  瀏覽1720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3月02日 14:30




第十七部:驚天動地大爆炸

 

宋堅又嘆了一口氣,我到船尾,轉舵改航,將快艇向棄去宋富的小島上駛去,沒有多久,那小島已然在望,月色之下,那小島看來,像是浮在海面的一隻大海龜一樣,快艇很快地靠了岸,宋堅首先一躍而上,紅紅道:「在船上悶了那麼多天,我也到岸上去走走!」一面說,一面便要涉水而去。

我一伸手,托住了她的腰際,一聲斷喝,一運勁,將她向岸上送去!

紅紅給我送在半空,嚇得哇呀大叫,我叫道:「宋大哥,接住她!」

宋堅早已有了準備,在紅紅將要墜地之際,一伸手,將她托住,放在地上。

紅紅嚇得面都青了,但是她卻一昂頭,道:「我一點不怕!」

我隨之一躍而上,道:「誰說你害怕來?」紅紅一轉身,向前跑了開去,叫道:「教授!教授!」黑夜荒島,我唯恐紅紅有失,連忙跟了上去。

宋堅也跟在我們的後面,我們三人,奔離了岸邊,約有十來丈遠近,尚未發現宋富,我心中正在詫異,突然聽得泊在海邊的快艇,馬達震天也似地響了起來!

我心中這一吃驚,實是非同小可,連忙轉過身來,只見快艇,已經箭也似向前面,馳了開去,船尾上站著一個人,正是宋富!

不消說,那是宋富早已發現我們向這個荒島駛來,所以他便隱伏在海邊,等到我們,都上了荒島,他便靜悄悄地上了快艇,要將我們留在荒島之上!

在這一剎那間,我們三個人,全部呆了!

快艇前進之勢,極其迅速,轉眼之間,深藍色的海面,便只見一條白線而已,而一眨眼間,那條白線也不見了,馬達聲也早已聽不見,四周圍重又恢復了寂靜!好一會,宋堅才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宋堅必然會感到內疚,忙道:「宋大哥,在這個島上,是不會死人的,白奇偉尚且能設法到泰肖爾島,我們怕什麼?」

宋堅不說什麼,只是一個轉身,向外走了開去。

紅紅低聲問我,道:「他作什麼?」

我也低聲答道:「他因為兄弟不肖,心中十分不快樂,我們且別去打擾他,先去觀察一下,這島可有能供藏身之所?」

紅紅道:「其實,也不能怪人家,這叫做現眼報。」我聽了不禁失笑,道:「紅紅,現在,你開口比我還粗,什麼都會說了!」

紅紅也笑了起來,我們兩人,向島中心走去。

那荒島大約還不到一英畝大小,但島上卻怪石嶙峋,頗有荒山野嶺的氣概。我們在一個石洞面前,發現了尚未熄滅的篝火,那當然是宋富留下來的。

我和紅紅兩人,在篝火旁邊,坐了下來,紅紅撥大了火頭,又加了兩塊木柴上去,道:「表哥,你聽到白素會來,一定很高興,是不是?」

我想了一想,道:「是的。」

紅紅一笑,道:「那個白奇偉,居然也對我大獻殷勤,但即使是美國人,也不會喜歡像他那一類型的人,輕薄的很!」

我心中不禁一動,道:「那麼,你喜歡什麼類型的人呢?」

紅紅怔怔地望著火舌,忽然嘆了一口氣。

紅紅居然也會嘆氣,這當真可以說是天下奇聞,我不去打斷她的沉思。

紅紅呆了五分鐘左右,才道:「如果我的希望不落空,那麼我想,我們在天明之前,一定可以離開這個荒島。」

我不禁愕然道:「天亮之前?怎麼離開?長距離游泳麼?」

紅紅神秘地笑了一笑,道:「不是。」我並不去追問她,因為我知道紅紅的脾氣,即使你不追問她,她也決計忍不過十分鐘的!

果然,不到兩分鐘,紅紅又道:「表哥,你說阪教授,會不會回來?」

我一聽得紅紅如此說法,更是莫名其妙,道:「他既然將我們拋棄在這個島上。如何還會回來?」紅紅笑道:「他會的。」

我不想與之再多爭執,站了起來,也就在此際,只聽得宋堅叫道:「你們快來看!」

我和紅紅兩人一齊循聲看去,只見宋堅正在一塊大石後面,向我們不斷招手,我忙問道:「什麼事情?」宋堅一揚手,映著日光,我只見到他的手中,泛起了火也似的一團東西。

我對於珠寶玉石,有著很深闢的研究,我祖父是這方面的專家,他曾經是江南一帶珠寶業的權威。我還記得在我小的時候,祖父早已退休了,那時時常有人,鄭而重之地捧著名貴的寶石,來請他鑒定質量,因此他便將有關珠寶方面的知識,都傳授了給我!

而當時,我一看到宋堅手上,那火紅色的一團,我心中便吃了一驚!

那種光輝,那種色澤,正是最佳的紅寶石所獨有的!我連忙連奔帶跳,趕到了宋堅的身邊。宋堅一伸手,將一件東西,放在我的手心上。

我攤開了手掌,那是一塊核桃大小的紅寶石。

這時候,紅紅也已經走了過來,她一看到那麼大,那麼美麗的一顆紅寶石,竟神經質地叫了起來!令得我和宋堅兩人,都以為她會因此發狂!

我五指收攏又再放開,紅紅道:「表哥,給我抓一抓!」寶石的確具有吸引力的,那吸引力,並不全部在於它的價值。好的紅寶石,固然價值不菲,但是我、宋堅和紅紅,都絕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人,但是那塊紅寶石,對於我們來說,還是具有極大的吸引力。

我將這顆紅寶石放在紅紅雪白的手掌上。

我們三個人,望著那艷紅的、但又毫不妖冶的寶石,好一會不眨眼睛。

過了好久,我才道:「宋大哥,你是在什麼地方找到的?」宋堅向地上一指,道:「在這個草叢中,我想找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來到這堙A踢動了一塊石頭,便發現這顆寶石了。」

紅紅道:「我叫紅紅,既然發現的是紅寶石,便應該給我。」我笑了一下,道:「紅紅,你什麼都講究洋化,為什麼沒發現紅寶石時,你就不講了?如果你的名字是露比的話,寶石才應歸你!」

紅紅道:「我不管,這顆寶石值多少錢,我可以照付。」宋堅道:「別吵了。」我一揚手道:「不行,拿回來!」

紅紅不肯將寶石給我,猛地向後退去,在她後退之間,她的後跟,又踢在一塊石頭上,痛得她「哇」地一聲,叫了起來。

然而,紅紅只叫了一半,我們三個人,都一齊驚呼了起來!原來,紅紅的腳跟,將那塊石頭,踢得翻轉了身,而在那塊石頭之下,卻有著一塊藍寶石!

那塊藍寶石的顏色,簡直比秋夜還要深邃,紅紅一俯身,將它拾了起來,宋堅忙道:「只怕還有……」他一面說,一面走向前去,一連翻過幾塊石頭,果然,在第四塊石頭之下,又找到了一粒鑽石。

他還想向前去找時,我心中一動,陡地想起一件事來,叫道:「宋大哥,住手!」宋堅回過頭來,道:「為什麼?」

我道:「宋大哥,宋富在這島上,有五天之久,何以這些東西,他未曾發現?」

宋堅道:「壓在石下,他未必能夠找到的,我們找到,也是運氣而已。」我道:「宋大哥,咱們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紅紅「哼」地一聲,道:「小心什麼?我看不出其中有什麼危險的地方。」

宋堅也道:「是啊!」他一面說,一面又向前找去,走出了六七步,又找到了一塊寶石,紅紅也跳跳蹦蹦,向前走去,我心中總感到十分疑惑,覺得那些珠寶,這樣容易發現,其中一定有著什麼不對頭的地方。

但是,我在急切之間,卻又實在想不起,究竟是什麼地方不對頭!

我看著宋堅和紅紅兩人,越走越遠,聽紅紅不斷的發出叫聲,可知道他們,一直有著收穫,我眼看著他們,走出了三十碼開外,已來到另一塊大石的附近,只聽得紅紅道:「先生,我們推開這塊大石看看!」宋堅道:「好!」

他們兩人,四隻手已經按在那塊大石之上,我一見到這等情形,心中陡地一變,想起了一個可能來,立即大喝道:「住手,後退!」紅紅十分不滿意地轉過頭來,道:「表哥,你怎麼啦?」

我一面向前趕去,一面道:「快退後。我再向你們解釋,快!快!」

宋堅猶豫了一陣,向後退開了幾步,紅紅雖不願意,但也跟著,向後退了開來,我道:「你們看到了沒有,你們所走過的路,曾找過寶石的地方,成一條直線!」紅紅揚頭一看,道:「是又怎麼樣?」

我道:「紅紅,虧你常說有偵探的常識,這還不明白?那些東西,是故意留下來,引你們走向那塊大石的!」紅紅攤了攤雙手,道:「我又有什麼損失?」

宋堅的態度卻和紅紅不同。

他究竟一生在江湖上走動,老江湖的經驗,使他覺得我所說的話,大是有理。他向紅紅一點頭,道:「小姐,我們再退開些。」

我們三個人,一齊站在離那塊大石,千來碼之處,宋堅和我互望了一眼,我們兩人,都在地上,搬起了一塊十來斤重的石頭。

我又命紅紅退開了些,和宋堅兩人,一齊將手中的石塊,向著那塊大石,疾拋了出去!兩塊石頭,帶著勁風,向那半人來高的大石飛去。

只聽得「叭叭」兩聲,石塊擊在那大石之上,令得大石,搖動了一下。也就在電光石火的一瞬間,只見火光陡地一現,濃煙冒起。

緊接著,便是震天也似,「轟」地一聲巨響,大地震動,群石亂飛,簡直是世界末日一樣,我隱隱約約,聽到紅紅一聲驚呼。

但是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和宋堅兩人,實在都絕無辦法去照顧她!

因為,這種變故,雖然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變故卻來得太快,實在令人措手不及,任何人在這樣的時候,都會突然呆上一呆的。

一個變故既然來得那麼快,如果有什麼意外的話,在人們呆上一呆之際,早就發生,要搶救照顧,是絕對來不及的!

地動石搖,只不過是一剎那間的事。

我和宋堅,一定過神來,只見紅紅正在振臂高呼,實是她的心情太激動,所以才會出現這樣反常的神態。

我趕了過去,著實不客氣地給了她一個耳光,她才靜了下來,定著眼睛,看了我好一會,才伏在我的肩上,哭道:「表哥,你救了我的性命,你救了我的性命!」我點了點頭,道:「是。」

這時候,宋堅也來到了我們的身旁,我們三個人,一齊向剛才宋堅和紅紅兩人想要推動的那塊大石看去,只見濃煙散處,那塊大石,早已四分五裂,而且被煙燻得十分黑,而地上,出現了一個足有三尺來深的大土坑!

我們三人,相顧駭然之餘。我道:「這是一個土製的地雷。」紅紅道:「是胡克黨埋的?」

我想了一下道:「小姐,你對於這類的經驗,太貧乏了,土製的地雷,若是兩日之內,沒有人觸發,火藥便會因為地面的潮氣而失效的。」

紅紅睜大了眼睛,道:「那你說,這是教授——」

我不等地說完,便道:「對了,就是你尊敬的那位生物學權威的傑作,想不到他還是一個游擊專家,土製地雷靈敏度如此之高,的確不易!」

宋堅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想是他心中驚到了極點,道:「這畜生,這畜生!」我正勸慰宋堅幾句,但紅紅卻已雙手插腰,氣勢洶洶地站到了我們面前,道:「表哥,剛才那樣的爆炸,要多少火藥?」

剛才的爆炸,並不是烈性炸藥的爆炸,也不是硝化甘油的爆炸。如果兩者的話,我們雖然事前有了警惕,已經來得甚遠,但是爆炸所造成的氣浪,還是會將我們震死的。

而這次爆炸,冒出來的煙又如是之濃,當然是士製火藥,或者是從槍彈、炮彈之中挖出來的火藥了,我想了一想,道:「大約一磅上下。」

紅紅道:「這就不可能是教授了,我們將他棄在島上時,他身上有火藥麼?」

我想不到紅紅會反問我這樣一句話。

這句話,倒的確令我難以回答!

因為,宋富即使再深謀遠慮,也必然不會料到我們會將他放在這樣一個荒島上,而在身上,預先帶上一磅火藥的。

我沉吟了一下,紅紅又逼近了一步,道:「表哥,你還有什麼話說?」我只得道:「紅紅,我暫時解釋不來,但是我堅信,這件事一定是宋富做的。」

我又說道:「宋富料到我們會來接他,他便有反將我們留在島上的機會,便想將我們一齊炸死!」

紅紅一挺胸,道:「不,你完全料錯了!」

我不禁有些惱怒,道:「紅紅,你為何堅持這樣說法?」紅紅急促地呼吸了幾下,道:「因為他愛我,所以他不會害我!」

我和宋堅兩人,做夢也未曾料到紅紅竟會講出這樣的一句話!我們兩人,徒然一呆,我心中恍然大悟,道:「所以,剛才你說宋富一定會回到這個島上來的,那是因為他愛你的關係?」

紅紅堅定地點了點頭。

宋堅苦笑一下,道:「小姐,或許你還不知道我兄弟的為人……」紅紅立即打斷了他的話頭道:「我知道,我完全了解他,你雖然是他哥哥,但是你了解他的程度,卻不及我的一半!」

宋堅道:「好,你了解他什麼?」

紅紅又嘆了一口氣,道:「他是一個很可憐的孩子(衛按:紅紅在說這句話的的時候,大概因為心情激動,忽然說了一句英文,「孩子」乃是直譯  Boy 一字來的),他有著極深的自卑感,你知道麼?」

我和宋堅,面面相覷。

紅紅繼續道:「他從小就不受人注意,人家注意的,只是他的大哥,人人都有想被人注意的天性,他就以反常的行動,來引起人們的注意,於是,他就成了敗家子,就成了不肖的子弟,你們可知道,他對我講起這些時,曾像孩子似地哭了起來?你們可又知道,他向我暴露了一個有關他個人的最大秘密——」

紅紅滔滔不絕,講到這堙A看她的情形,本來絕無突然中止的意思。

但是,她卻突然停了下來。

因為這時候,水面上,響起了一陣急促之極的馬達聲,紅紅停了停道:「他回來了!」她一面說,一面向海邊衝去。

我一伸手,將她拉住,道:「慢一慢!」

紅紅一掃頭髮,道:「什麼事!」我道:「紅紅,我們在這媮竷韙U來,我要讓你看一看,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紅紅道:「好,我們大家都可以看一看,他實際上是怎樣的一個人!」

我們三個人,一齊退出了三四碼,伏在草叢之中,也就在這時候,馬達聲戛然而止,接著,便聽得宋富的大叫聲,傳了過來。

宋堅「哼」地一聲,道:「這畜生,當真還敢回來!」我忙道:「聽他叫些什麼?」

我們三人,都不出聲,只聽得宋富不斷地叫道:「紅紅!紅紅!紅紅!」

我回頭向紅紅看去,紅紅雖然沒有出聲,但是眼角卻已經潤濕了。我再向外看去,只見宋富以極快的身法,掠到了爆炸的現場。

他在那土坑面前站定,四面一看,突然雙腿一曲,跪了下來,道:「紅紅……我……的確是想立刻回來的,但是馬達出了故障,紅紅,想不到你……」我絕對不能設想的事情出現了,在我印象之中,是集奸詐、狠辣,鐵石心腸之大成的宋富,竟然抽抽噎噎地痛哭了起來。

我們三人,互望了一眼,又向前看去,只見宋富踉蹌站了起來,面上神色茫然,突然又叫道:「大哥,做兄弟的,又豈是存心害你?」

宋堅的眼角,也有淚水流了出來。宋富猛地一揮手,我們都清楚地看見他手中,拿著一柄手槍,看他的情形,分明是準備自殺謝罪。

我們一見這等情形,俱皆大吃一驚,紅紅首先叫道:「教授!」

宋堅也霍地站了起來,叫道:「兄弟,我們全在!」但也就在他們一前一後,兩聲呼喚發出之際,只聽得「砰」地一下槍響!

那一下槍響,令得我們三個人,都呆若木雞!

三人之中,尤其是我,伏在地上,緊緊地開住了眼睛,不願觀看。因為,隱伏在此,倫窺宋富的行動一事,是我提議的。

而我也絕未想到,宋富的內在性格如此之烈,在後悔他鑄成了大錯之餘,竟會出諸自殺一途!

剛才的一下槍響,分明是宋堅和紅紅兩人,雖然立即出聲,但是卻未能阻止宋富的自殺,我實是無以對紅紅、宋堅兩人。

我只等紅紅狠狠地罵我,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我等到的,卻是紅紅的一聲歡呼!

我睜開眼來,只見宋富額邊的頭髮,焦了老大的一片。他手中的手槍,還在冒煙,我立即一躍而起,宋堅迎了上來,道:「小姐的一叫,令得他手震了一震,子彈在他額邊掠過。」

我鬆了一口氣,心中暗叫慚愧。我們三個人,一齊向著怔怔發呆的宋富走去,宋富直視著我們,忽然不好意思地一笑,道:「原來你們,並沒有中了埋伏?」我道:「他們兩人,差一點兒。」

宋富道:「我想不到你們會那麼快被引到地雷之旁的,我想偷偷地回來,當你們將要推動大石之際,才來嚇阻你們——」

紅紅打斷了他的話頭,道:「那樣,就可以顯得你並不是一個無能之輩,是不是?」

宋富嘆了一口氣,道:「是。」

我道:「如今,輪到我來提疑問了。這一磅火藥,是哪塈邡茠滿C」宋富抬頭,向我望了好一會。在那一段時間內,氣氛也十分緊張,因為,宋富縱使對紅紅和宋堅,能恨意全消,對我是不是也一樣,卻是不得而知。

紅紅道:「教授,剛才如果不是表哥,我們都已成粉末了!」

宋富道:「沒有你這句話,我也早已決定,伸出我的手來了!」他一面說,一面伸出手來,我立即也伸出手去,和他緊緊地握了一握。

宋堅鬆了一口氣,紅紅也面露笑容。宋富道:「火藥的來源麼?說來話長,你們且跟我來。」我們都不知道他在弄什麼玄虛。

而我們可以肯定的,是經過了這樣的一個變故之後,他對我們,都已經沒有了敵意,所以我們放心地跟在他的後面。

宋富走在最前面,翻過了山頭,來到了島的後面。

那島的背面,臨海之處,全是岩石,也有著不少岩洞,宋富一面走,一面道:「我在島上幾天,沒有事情可做,便走遍了這些岩洞,因為我聽得人說過,在菲律賓海域的岩洞中,往往可以發現不易見到的深水魚,我想捕捉幾條,作為標本——」

宋堅忍不住問道:「阿富,那麼多年來,你竟成了日本人,究竟是在鬧什麼鬼?」

宋富道:「大哥,這件事,咱們慢慢再說——但是,第二天,我便有了意外的發現。」

他說到這堙A我們已經來到了一個岩洞面前,我們四人,一齊走了進去,宋富在地上,拾起了一個火把,那火把顯然也是他在前兩天紮成的,燃著打火機,將火把點著。

他帶著火把,向前一照,道:「你們看。」

我們藉著火光,一齊向前看去,不禁為之一呆。

只見在那山洞中,一共有著十堆,十分完整的骸骨,白骨森森,十分可怖。

紅紅連忙緊緊靠在宋富的身邊。宋當道:「這十具骸骨,我並沒有移動過,而你們所拾到的那些寶石,連同我這媮晹酗@些,都是在這十具白骨之下發現的。」

紅紅道:「這十個又是什麼人呢?」

宋堅嘆了一口氣,道:「毫無疑問,那是昔年大集會之後,七幫十八會派出來跟著青幫司庫于廷文,前來埋藏財富的十位弟兄了。于延文在回去前,曾親將這十個人,盡皆殺死了的!」

我心中也不禁大生感慨,道:「原來他們,是死在這裡的。」

宋富道:「這十個人,顯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拾到的珍寶,當然是他們當年,見財起意藏在身上的,于廷文將他們打死,卻不曾搜他們的身,年數一久,皮肉皆腐,也只剩下白骨來陪他們所偷取的寶石!」

我覺得宋富的揣想,十分有理,道:「那麼火藥也是在這媯o現的麼?」

宋富道:「不錯,有幾層油布,包著一大包火藥,我只不過取了其中的一半而已。」

他一面說,一面指了岩洞的一角,那一角上,果然有一個解開了的油布包裹!

宋堅又嘆了一口氣,道:「這十個人也罷,七幫十八會也罷,什麼人都未曾料到,那麼龐人的一筆財富,竟會落在菲律賓胡克黨徒的手中。」

宋富聞言,而色不禁一變,道:「什麼?已洛到了胡克黨徙的手中?這是什麼意思?」

我道:「白奇偉以他佔一份,胡克黨佔九份的條什,替胡克黨找到了埋藏在地下的財富。」

宋富意似不信,道:「白奇偉這小子,竟能參透那幾句毫無意義的話麼?」我道:「那幾句話,在泰肖爾島上,便不再是毫無意義的了。」

宋富問道:「為什麼,你仔細說。」

我便將我和宋堅兩人,在泰肖爾島上的所見和遭遇,向宋富詳詳細細地說了一遍。當然我們在說的時候,已經退出了岩洞,坐在浪花拍擊不到的一塊大岩石之上,宋富一面聽,一面緊鎖雙眉。

等我講完,宋富仍望著大海,一聲不出。

好一會,他才道:「照我看來,里加度和白奇偉兩人,仍然未曾找到那一筆財富。」我道:「我們在逃走之際,已經看到了那大鐵箱的一角!」

宋富道:「這隻鐵箱,可能是空的!」

我覺得宋富的話,武斷到了極點,實足令人,難以茍同,我也不和他辯駁。宋富又道:「里加度只在四塊之間,求一個交叉點,常然太簡單,得得不到正確的藏寶地點。」

我道:「可是白奇偉……」宋富道:「不錯,白奇偉的辦法,看來是科學了些,但也太簡單,于廷文當年,絕不會將財富埋在用那麼簡單的方法,便可以找得到的地方的!」

紅紅道:「我同意教授的說法。」

我笑了一笑,道:「紅紅,愛情能令人盲目的!」

紅紅白了我一眼,想說什麼,但卻又沒有說出來,忽然又噗哧一聲笑了,顯然她心中,十分甜蜜。宋富道:「衛兄弟,我不是個固執己見的人,你想,那一句『共透金芒』是什麼意思?」我怔了一怔,道:「不知道。」

宋富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卻知道,這句話十分重要,在見到石碑,便可明白『白鳳之眼』那四句的意義之後,這一句起著總束作用的『共透光芒』,當然極其重要了!」

他講到此處,攤了攤手,道:「但是,里加度和白奇偉的尋找正確地點的方法,都忽視了這句話,所以我說他們,得不到寶藏。」

宋富講完,我仔細想了一想,對於宋富這種縝密的分析,也表示十分佩服。

但是我卻仍然難以相信那大鐵箱竟會是空的。

宋富望著大海,又道:「照我看,于廷文一定早已想到,如果這件事傳了出去,會有人照白奇偉的方法來挖掘的,因此便在那地點,埋下了一隻大鐵箱,那鐵箱中不是空的,便是另有東西,那東西一定表示寶物已被人取走,好叫掘寶之人灰心,那也等於是保全了真正的財物!」

我站了起來,道:「佩服得很,你說得有理。」

宋堅道:「如果那鐵箱是空的,白奇偉會不會遭殃?」

我道:「那倒不必為他耽心,如果財富不出現,他至多像我們一樣,餓上幾天而已,倒是我們要設法,如何對付胡克黨徒才好。」

宋富道:「對策我已想到了,你們在泰肖爾島上,可曾注意胡克黨徒的食水水源,是集中的還是分散的?」我和宋堅,事實上都不知道,因此根本沒有法子回答,紅紅卻道:「我知道,在碼頭附近,有兩隻深水井,將井水泵到一個大蓄水池中再輸送出去的。」

宋富喜道:「那就好辦了!」

宋堅沉聲道:「阿富,下毒藥未免太狠了些,島上至少有一千人!」宋富道:「大哥,知弟莫若兄,你怎麼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我也覺得,如果下毒藥,將島上的一千多人都毒死,也未免太狠毒了些。但宋富說著,從袋中取出一隻小小的玻璃瓶來,瓶中約莫十多西西灰褐色的藥水,他揭開了瓶蓋,道:「你聞一聞。」

我湊了上去一聞,便有一陣昏眩欲嘔的感覺,連忙側頭避了開去,問道:「那是什麼東西?」

宋富道:「這種藥物,是我從東非洲得來的,當地土人,把它叫『冬隆尼尼』。」

我立即道:「那是在地上打滾的意思。」

宋富以極其驚訝的眼光望著我,他雖然沒有出聲,但是他的眼光,無疑地是在問:「你怎麼知道?」我當然是知道的,因為我深通各地語言之故。

他又道:「這種藥物,放一西西在靜止不動的溪水中,便可以令得來這溪水飲水的動物,盡皆軟弱無力,倒地不起,只能在地上打滾,至少三日,等於是大病一場,失去了自衛的能力,要令得島上胡克黨徒,盡皆大病,只消三五西西就夠了。」

宋堅道:「但未必人人都在同一時候飲用有了毒藥的毒水的。」

宋當道:「這『冬隆尼尼』的妙處,便在這堙A否則,中國的巴豆,不也一樣麼?『冬隆尼尼』能使得服用了的人,在兩日之內,一切正常,而兩日之後,方始發作,我想,兩日內。所有的人,總不能不飲水,而我們下毒之後,等上四日,先病的未曾復原,後病的也都已發作,泰肖爾島,就是我們的了。」

紅紅道:「我不信,你剛才說非洲土人,是用這種藥來捉野獸的,兩天後才發作,野獸早就走遠了。」宋富一笑,道:「你知道什麼?野獸是有巢穴的,在巢穴生病,只要找到巢穴,便能捉到,還不容易麼?」

我忙道:「宋兄既然有『冬隆尼尼』這樣的妙藥,我們事不宜遲,該再到泰肖爾島去!」

紅紅第一個大為興奮,道:「對,再到泰肖爾島!」我笑道:「紅紅,你可是嘗到甜頭,以為這次再去,便又能成功?」

紅紅打橫跨出了一步,站到了宋堅的面前,道:「不是我自己誇口,我教授兩人合作,你們全不是敵手,那二十五塊鋼板,不是落在我們手中了麼?」

我道:「宋兄弟,那一次,你和紅紅合作,居然能勝過了那麼多人,當真不容易之極。」宋富笑道:「那全是佔了我和大哥生得一樣的緣故,好幾次,我和你在一起,你都不知道,有幾次,我幾乎和大哥碰了頭,紅紅躲在山洞中,卻是什麼事情也沒有做過,別聽她吹牛!」

我想起宋富在那荒島上,幾次三番要害我的情形,心中仍不免有點恨意。因為,我那時如果一時大意的話,如今早就進了鬼門關了!

但是如今宋富既然和我們言歸於好,我也不便再記這些。紅紅叫了起來,道:「教授,你這樣說法,太不公平了!」我們全都笑了起來。我們一齊來到了海邊,登上了快艇。

發動了馬達,快艇到泰肖爾島的時候,我們便停了下來。

等到天黑,我們四個人,才找到了一個小划子,向泰肖爾島上而去。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