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3 衛斯理與白素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路轉載   發佈者:鄭軍
熱度331票  瀏覽1697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3月02日 14:30




第十四部:二十五塊鋼板的秘密

 

紅紅卻還在咭咭咯咯地道:「表哥,本來我也要再見你一次,再到美國的,在那個島上——」

我實在忍不住,大聲叱道:「紅紅,你如果還想回美國的話,就閉上你的嘴。」我本來想講,「閉上你的鳥嘴」的,但幸能及時煞住。

紅紅雙手插腰,杏眼圓睜。道:「表哥,你有什麼了不起?老實說,我比你厲害得多!」

我那媗U得和她多說什麼,躍到了船頭,這時候,在山巖之上,已經可以聽得到槍聲,和一閃一閃的信號燈光了。

快艇沿著巖礁,向停泊我們那艘快艇的巖洞駛去,我大聲道:「宋大哥,駛過那巖洞時,你不要停船,一直向海外駛去!」宋堅道:「衛兄弟,你小心!」我根本來不及回答,因為這時,已經來到了那個巖洞的附近,我一躍入水,在未入水之前,還聽得紅紅在大叫,道:「游水有什麼稀奇!」我一躍入水中,便以最快的速度,向洞中游去!

我自己估計這數十碼的水程,我游得絕不至於比世界冠軍慢多少,等我躍上了我們那艘快艇之際,我已經聽得外面的馬達中,不止宋堅的那一艘船,顯然是胡克黨徒,已在極短的時間內出動了!

我開動了兩個引擎,我們的那艘快艇,幾乎是貼著水面,飛出巖洞去的,而一出巖洞,我便聽得一陣槍聲,向前面看去,只見四艘裝甲的小快艇,正在追趕宋堅駕駛的那艘!

那四艘小快艇的速度,顯然比宋堅的那艘,要快上許多,雙方面相距,已只不過七八十公尺,正在緊張地駁火,我操縱著馬達,將第三個馬達,也立即發動了,船身前進的速度,快到了極點,激起極高的水花,將全身盡皆淋濕。

很快地,我便追過了那四艘裝甲快艇,向宋堅的快艇接近,在我駕過宋堅快艇之旁時,突然從宋堅的艇上,「呼」地一聲,一團黑影,飛了過來。我連忙一躍向前,將之接住,拋入艙中,那人被我拋到了艙中之後,哇呀大叫起來,原來正是紅紅。

紅紅當然不是自己躍過,而是由宋堅拋了過來,紅紅一到了我的快艇上,我的快艇,正在宋堅的快艇之旁擦過!

就在那一瞬間,我拋出了纜繩,已將宋堅的快艇拴住,馬達怒吼,水花四濺,我的快艇,拖著宋堅的那艘,向海中疾駛而出。

在這時候,我們的頭頂上,子彈呼嘯,宋堅的那艘快艇的引擎,顯然已被擊壞,正冒出一股一股的濃煙,而我的那艘快艇,感謝那位朋友,小小的引擎旁四周圍,竟全都裝上了防彈鋼板,所以未受損傷。

我在子彈呼嘯之中,向後望去,只見啣尾追來的裝甲快艇,已經增加到了十二艘,幸而我快艇的三具馬達,一起發動,速度在他們的裝甲快艇之上,所以距離越來越遠,終於出了子彈的射程之外,前後約莫四十分鐘,我們已在茫茫的大海之中,將那十二艘裝甲艇,拋在後面,看不見了。

我知道胡克黨徒,也十分忌憚菲律賓政府,並不敢十分遠出,所以立即關了兩具馬達,使船的速度,慢了下來,那時,宋堅的那艘船,已在起火燃燒,宋堅抱著宋富,停在船首,我一將快艇的速度放慢,他便一躍而起,在兩艘船之間的那條繩上一點足,又彈了起來,輕輕巧巧地落到了我的船上。

他一到了船上,反手一掌,掌緣如刀,便向麻繩,切了下去!

我連忙叫道:「宋大哥,那二十五塊鋼板!」

宋堅道:「我已取了!」「拍」地一聲,一掌切下,已將麻繩切斷,將那艘船拋棄,我們駛出沒有多遠,這艘船便沉下海去了。

我和宋堅兩人,直到這時,才透了一口氣,一齊抬起頭來,只見紅紅站在船上,滿面委屈,道:「表哥,你摔痛我了!」

我想責叱她幾句,可是又不忍出口,忙道:「算了算了!」紅紅一扭身,便進了船艙,我和宋堅兩人,也跟了進去。

宋堅濃眉緊鎖,道:「衛兄弟,咱們是脫險了,白奇偉他們,不知怎樣了!」我嘆了一口氣,道:「但願他們,平安無事!」我一句話剛說完,忽然聽得紅紅,高聲驚呼起來!

我聽得紅紅驚呼,只當她又在發神經病,剛想叱止,卻見宋堅,也怔了一怔,我心知事情不妙,連忙也向艙口望去,只見兩挺手提機槍,正對準了我們,緊接著,便是一人,「哈哈」一笑,道:「多謝關心,我在這堙A並不曾落在胡克黨的手中!」

那聲音不是別人,正是白奇偉所發!

我和宋堅兩人,不由得面面相覷,一句話也講不出來!剛才,我們還當白奇偉大有可能,已落在胡克黨的手中,而在為他可惜、著急,怎知如今,轉眼之間,我們盡皆為他所制!

白奇偉在兩個手持機槍的人中出現,他居然仍是神父的裝束,滿面得意之色。

白奇偉道:「那也是無巧不成書,我們想翻過懸崖,到那島上去,卻未有結果,正在逐洞搜尋,可有巖洞,可以直通堶悸漁域,卻發現了你們的快艇,我們剛上去,先生便來了,剛才那一場海戰,十分精彩,是不是?」

宋堅沉聲道:「奇偉,你令他們將槍拿開!」

白奇偉面色,旋地一沉,「嘿嘿」冷笑兩聲,那兩人立即扳動了機槍,只聽得「達達達達」一陣驚心動魄的響聲過處,槍口的火舌,竄出老遠,那兩人已各自射出了一排子彈。

但是那一排子彈,卻並不是向我們射來,而是向艙頂射出的。

艙頂上,立時開了一個「天窗」。我吸了一口氣,向紅紅看去,只見紅紅雖然面色青白,但是卻仍然站著,未曾給剛才的場面嚇倒!

我心中對紅紅,也不禁暗自讚許,因為她究竟十分勇敢大膽,倒不是完全胡來的!

宋堅在槍聲過去之後,立即問道:「這算什麼,示威麼?」

白奇偉冷冷地道:「正是,如果剛才你們兩人,如非在言談之間!對我還有幾分關心,這兩排子彈,已到了你們的身上了!快將那二十五塊鋼板取出來,這次可別再玩什麼花樣了,我在這堭N你們殺死,絕對沒有後果,你們別以為我不敢動手!」

我早已想到了這一點,這堣D是茫茫大海,白奇偉若是將我們一齊殺死,當真是神不知鬼不覺,而他本來,只怕也真的有殺我們之意的,想不到我們,無意中的幾句交談,倒救了我們的性命!

我唯恐宋堅不肯答應,將事情弄僵,忙道:「宋大哥,暫時,算是他贏了,將鋼板給他吧!」

宋堅沉聲道:「奇偉,你知道島上胡克黨徒,這樣厲害,我們自己人還起什麼爭執,不如同心設法對付!」

白奇偉連聲冷笑,道:「不必你多關心了,快取出來!」他一面說,一面緩緩地揚起手來,我們都知道,他的手如果向下一沉,在他身旁的兩個槍手,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放槍的!

宋堅的面色,顯得十分難看,但是他卻開始動作。解開了上裝,將繫在皮帶上的一隻皮袋,解了下來,白奇偉喝道:「拋在我的足下!」

宋堅冷冷道:「放心,我不會拋在你的面上的!」他一揚手,果然將那隻皮袋,拋到了白奇偉的腳下,那倒不是宋堅甘心情願,而是白奇偉和槍手,堵住了門口,我們根本連一點機會都沒有!白奇偉俯身,將皮袋拾了起來。

我們看著白奇偉,將皮袋解了開來,一塊兩塊地數著鋼板。一共是二十五塊,一點也不錯,等到數完,白奇偉的面上,才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道:「好,船艙之中,有救生圈,你們要離開這艘船!」

我和宋堅兩人聽了,不禁又驚又怒!

不要說在這樣的大海之中飄流,難以求生,而且,這一帶,正是太平洋之中,有名的鯊魚出沒地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際,不知道有多少盟國的空軍人員,在這一帶的海域之中,葬身於鯊魚之腹!我們兩人,明知白奇偉既然作了這樣的決定,我們既不求他,便只有聽天由命了。可是,紅紅卻叫道:「我抗議!」

白奇偉微微一笑,道:「你抗議什麼?」

紅紅卻一本正經地道:「在海洋之中,放逐俘虜,違反日內瓦公約!」

我們幾個人,都未曾料到,紅紅竟會講出這樣一句話來,我和宋堅,雖然處境奇險,卻也忍不住大笑起來,白奇偉也忍不住笑了幾聲,道:「好,你們若是死了,也見不到我的成功。」

我知道,剛才白奇偉也未必真有意將我們逐下海去的,他真正的目的,是想我們向他求饒,但我自問,和宋堅兩人,都是硬漢,絕不會向他求饒的,在那樣硬碰硬的情形下,他的威脅,可將付諸實現,而如今,有紅紅在側,一句話,便替我們解了圍!

白奇偉頓了一頓,又道:「那麼王小姐,你替他們兩人,反縛了雙手!」他說著,從衣袋之中,取出了幾條牛筋來,向紅紅拋了過去,紅紅還想不答應,我卻道:「紅紅,照他的話做!」紅紅這才將牛筋,拾了起來,將我和宋堅兩人的雙手反綁住,白奇偉向地上的宋富一指,道:「他死了麼?」

我道:「沒有,他昏了過去。」白奇偉吩咐道:「將他也綁了起來,手足一齊綁!」紅紅大聲道:「綁手也夠了,何必綁足?」

白奇偉冷笑道:「小姐,手足一齊綁,雖然痛苦一點,但比在海上,遇見吃人的虎鯊來,等於是在美亞美海灘上晒太陽了,是不是?」

紅紅哼地一聲,又將我們三人的雙足,一齊用牛筋縛了起來,我和宋堅兩人,只得相視苦笑,我們手足都被縛起之後,坐在椅上,一動不動,紅紅向白奇偉走了過去,雙手一伸,道:「輪到我了。」

白奇偉笑道:「你可以免了!」

紅紅怒道:「放屁,誰要你免?」

白奇偉「哈哈」大笑,道:「船上連你們三人在內,共是六個人,吃的喝的,全歸你準備!」紅紅道:「你不綁我雙手,可不要後悔!」

白奇偉一笑,道:「諒你也翻不出我手掌!你跟我出來。」紅紅向我們兩人望了一眼,便走出了船艙。那艘快艇,有前後兩個艙,我們所在的,乃是前艙,紅紅和白奇偉等人,走出去之後,不一會,便聽得後艙中有腳步聲。

緊接著,前後艙相隔的那個板壁上的一扇小窗,被打了開來,一支槍伸了過來,對準了我,同時,聽得鋼板的響聲,和白奇偉道:「你們怎麼從鋼板上得知這筆財富,是藏在那個環形島上的?」紅紅冷冷地道:「是動腦筋動出來的。」白奇偉厲聲道:「你可別耽擱時間,快照實說!」

紅紅卻「啊」地一聲,叫了起來,道:「姓白的,你聲音大些,我便怕你了,是不是?」我聽得紅紅的口吻竟儼然是一個女流氓,不禁笑了起來,道:「白奇偉,如果你想省些時間,少費些心思,還是對我表妹,客氣一點的好!」

白奇偉語帶怒意,道:「我就不信。」

我一聲冷笑,道:「若是你施什麼強橫手段,她只是一個女子,你也不見得什麼英雄。」

我知道白奇偉這個人,處處喜歡表現自己是英雄人物,所以了特地用這話去激他。

果然,他呆了半晌,咳嗽了兩聲,道:「小姐,你該說了!」紅紅道:「你將二十五塊鋼板,拼了起來,便可以發現,凹凸不平之處,湊了攏來,剛好是這個環形島和中間一個小島的地圖,而有一頭大鷹,以簡單的線條,附在地圖上,鷹嘴指著那個小島,我們查出這個小島,就是泰肖爾島。」

我和宋堅兩人,這時候,才知道那二十五塊鋼板的作用。

本來,我們想趁白奇偉不在的機會,試試可能掙脫縛住我們的牛筋,但是我們聽得白奇偉和紅紅兩人,正在研究那二十五塊鋼板的來歷和秘密,便靜止不動,仔細聽了下去。只聽得鋼板的相碰聲,不斷地傳了過來,那顯然不是白奇偉,便是紅紅,正在擺動鋼板,過了約莫七八分鐘,聽得白奇偉道:「果然不錯,小姐確有過人之才!」紅紅得意地笑了起來。

我心中暗忖,白奇偉也確有過人之才。他果然聽了我的話,對紅紅客氣起來了。

白奇偉又道:「那麼,鋼板後面的文字,可是指明準確地點嗎?」紅紅道:「你不妨自己翻過來看看,我們也沒有弄懂。」

白奇偉「嗯」地一聲,又翻動鋼板,過了沒有多久,便聽得他唸道:「七幫十八會兄弟之財,由于廷文藏於島上,神明共鑒。」他唸到這堙A略停了一停,道:「這是什麼話?」宋堅忍不住道:「快唸!」

白奇偉道:「你還想有份麼?」紅紅道:「多一個人想便好一點!」聽她的口氣,像是已經根本不將白奇偉當作是敵人了!只聽得白奇偉唸道:「白鳳之眼,朱雀之眼,白虎之眼,青龍之眼,唯我兄弟,得登顛毫,再臨之日,重見陽光。」

白奇偉唸完之後,忍不住道:「放他媽的狗屁,這是什麼話?」我嘲笑道:「自己不懂,不要罵人!」白奇偉道:「你懂麼?」

我道:「我也不懂,但是我至少會慢慢去想,不會開口罵人!」白奇偉大喝一聲,道:「閉嘴!」我不再和他理論,將他剛才說的那幾句話,翻來覆去地在心中,唸了幾遍。

那幾句話實在可以說連文氣都不連貫。而可以連貫的地方,似乎又是廢話,和指示準確的地點,顯得一點關係也沒有,關鍵當然是在前四句,可是前四句,根本代表不了什麼!

我向宋堅望去,只見他也在搖頭,顯然可見,他也不知那是什麼意思!快艇一直在海上飄蕩著,過了好久,我們聽得白奇偉吩咐手下,去檢查燃料的多寡,又吩咐另一人,去發動馬達,那扇小窗上,監視我們的槍管子,也縮了回去。

我立即站了起來,手足用力,掙了幾掙,可是牛筋,堅韌無比,用力掙了幾掙,反倒深深地勒進了肌肉之中,好不疼痛,宋堅向小窗戶中,看了過去,只見白奇偉望定了桌上,那拼成了圓形的二十五塊鋼板,正在以手敲桌,不斷沉吟。

宋堅看了一看,便縮了回來,一俯身,便張口向我的手腕處咬來,我知道他想將牛筋咬斷,心中暗自一喜。

可是,宋堅才一咬上去,卻立即「啊」地一聲叫,向後退了開去,我不禁吃了一驚,忙道:「怎麼啦?」只見宋堅的口唇,片刻之間,便紅腫了起來,我大聲喝道:「白奇偉,牛筋上有什麼花樣?」

白奇偉哈哈大笑,道:「沒有什麼花樣,但如果你想將牛筋咬斷,只怕不免一死!」我道:「如果只是咬了一咬呢?」

白奇偉道:「那只不過痛上一會而已,讓你做不成風流小生,罪過罪過!」

原來他在鄰艙,並不知道吃了虧的是宋堅,還只當是我,所以了這樣來挖苦我的。

我嘆了一口氣,不再出聲,宋堅更是滿面怒容,不久,船已開動,在船開動之後的十來分鐘之後,只見躺在地上的宋富,轉動了幾下身子,睜開眼來。

我們向他望去,宋富也向我們望來,一開始,他面上現出了無限的驚訝之色,但片刻之間,便轉為冷漠一笑,道:「好,都落在胡克黨手中了?」

宋堅道:「胡克黨要你這個生物學家做什麼?」

宋富一聲冷笑,道:「老大,你以為我是愧對飛虎幫,才不回來的麼?老實告訴你,我是看見你就討厭,所以才不回來的!你是老大,什麼都是你的,你全有份,我全沒份,呸!」

宋堅面色鐵青,喝道:「你閉不閉嘴?」

宋富「哈哈」大笑起來,道:「好!好得很,我一直以為,你當真是出人頭地,樣樣都勝我一籌,但是如今我才知道,我們至少有一件事是平等的,那就是我們一齊被人綁住了手足!」

宋富在大聲叫嚷之際,也顯得他十分激動。

宋堅道:「你去做你的日本人好了,誰來稀罕你,你又來攪風攪雨做什麼?」宋富四面一看,就在此際,後艙也傳來紅紅的聲音,叫道:「教授!」

宋富道:「你沒事麼?」紅紅道:「我很好,我們不是落在胡克黨的手中,是白老大的兒子,白奇偉的俘虜!」宋富冷笑了幾聲,又以極其狠毒的眼光,向我望了一眼,我也不甘示弱,道:「幸會,好幾次未死在你手中,算是命大。」

宋富從鼻子之中,冷笑了一聲,道:「死在眼前,還逞什麼口舌之雄?」宋堅道:「阿富,你再多說一句,我絕不輕饒你!」宋富又狂笑起來,道:「白奇偉這小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得了二十五塊鋼板,自以為是,一定向泰肖爾島去,連他在內,我們全是胡克黨的消遣品!你還要怎樣對我?」

我聽了宋富的話,又想起「死得快是福」這句話來,不由得機伶伶地打了一個寒顫!宋堅的面色,也為之一變,只聽得一陣腳步聲,白奇偉已走了過來,道:「你放什麼屁?」

宋富連望都不向他望一眼,道:「臭小子,你乳臭未乾,憑什麼資格,來和我說話?」白奇偉立時大怒,一聲怒哼,抬腳向宋富便踢!

我倒也不忍宋富吃了眼前虧,剛要出聲時,卻見宋富,整個人向上彈起,反向白奇偉那一腳,迎了上去!宋富那突如其來的一躍,令得白奇偉也為之一怔,出腳不免慢了一慢,只聽得白奇偉的兩個手下,在鄰艙大聲呼喝,但這時候,他們卻沒有法子開槍射擊!

因為宋富躍了起來之後,猛地一撞,已經將白奇偉壓在他的身下,如果射擊的話,白奇偉也絕對不能避免受傷!我一見有機可趁,立即身形一挺,也向上躍了起來,以膝蓋向白奇偉的頭部,跪了下去,重重地撞了一下,就像是自由式摔角,要努力打倒對方時所用的手段一樣,白奇偉悶哼了一聲,幾乎昏了過去。

宋堅唯恐我將白奇偉打成了重傷,忙道:「行了!行了!」我又躍了起來,宋富的身子,壓在白奇偉身上,不肯移開。

白奇偉好一會,才大聲叫了起來,紅紅和他的手下,早已來到了我們的艙中,我立即道:「紅紅,快將他們的武器繳了!」

那兩個人因為白奇偉被宋富壓住,無可奈何,只得聽憑紅紅,將手提機槍,繳了過去,紅紅提著一柄,又掛一柄在肩上,居然威風凜凜。我嘻嘻一笑,道:「白兄,如今又怎樣?」

白奇偉面色鐵青,一聲不出,宋富喝道:「還不將我們,解了開來?」白奇偉拚命在掙扎,想將宋富掀翻。但宋富在柔道上,分明有著極高的造詣,他雖然手足被縛,但是他壓在白奇偉身上的姿勢,卻是一式十分優美的「十字扣壓」,令得白奇偉無論怎樣掙扎,都沒有辦法掙扎得脫。

白奇偉的兩個手下,走了過來,將我們手足的牛筋,都解了開來,我和宋堅,都不約而同,拔了白老大給我們的特製手槍在手,宋堅喝道:「富弟,你起來。」宋富「哼」地一聲,道:「你又神氣什麼?不是我,你們能脫身麼?」

宋堅呆了一呆,才道:「不錯,若不是你,我們都不能脫身,這次是你的功勞。」宋富冷冷地道:「既是我的功勞,你為什麼又來發號施令?」

宋堅像是竭力地忍著怒火,道:「那你準備怎麼樣?」宋富一聲冷笑,身子一彈,便一躍而起,道:「不準備怎麼樣!」

我在一旁,看得出宋富口中,雖然如此說法,但事實上,他心中一定另在打著主意。

宋富一躍了起來,白奇偉也翻身站起,看他的情形,像是要向宋富撲了過去,但是他向我們看了一眼,卻又不敢發作。

我向宋堅望了一眼,道:「宋大哥,你該說話了!」宋堅沉聲道:「不錯,我是有話要說,如今,我們大家。必須化敵為友!」

宋富抬頭,望著艙頂上的那一排彈孔,一聲不出,白奇偉發出了一聲冷笑。

宋堅繼續道:「事實上,我們都是自己人,如今,胡克黨蟠踞島上,若是我們自己人再勾心鬥角,如何能達到目的?」

宋富道:「不錯,有理之極!」他話雖是如此說法,但語氣之中,卻是大有揶揄之意,宋堅瞪了一眼,卻也沒有法子發作。

我向白奇偉走了過去,道:「白兄,你的意思怎麼樣?」白奇偉轉過身去,道:「我的意思,還是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我看得出,宋富和白奇偉兩人,都沒有化戾氣為祥和之意,若是勉強要他們在一起,在他們如今,在劣勢的情形之下,他們自然不敢怎樣,可是他們一有機會,一定蠢動,實是防不勝防!

我想了一想,便道:「紅紅,你到鄰艙,去將那二十五塊鋼板取來。」

紅紅答應一聲,走了出去,我突然迅疾無比地,將白老大特製的手槍,扳了兩下,白奇偉和宋富兩人的臉上,都現出驚訝無比的神色,但是他們驚愕的表情尚未收斂,「嗤嗤」兩聲過處,兩蓬液霧,已噴向他們的面部,兩人身形一晃,已倒了下來。

宋堅吃了一驚,道,「衛兄弟,你做什麼?」

我道:「宋大哥,他們兩人,懷有異心,絕不能合作!」那時候,白奇偉的兩個手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當白奇偉已經死去。面色發青,額上滲出了老大的汗珠來。宋堅道:「那你準備將他們怎麼樣?」

我道:「暫時將他們送到附近的荒島上去,留下點糧食給他們,等我們的事情成功之後,再接他們走。」

宋堅想了片刻,嘆了一口氣,道:「看來也只好如此了。」我到了船尾,又發動了馬達,快艇一直向前駛去,沒有多久,便已經駛近了一個荒島,我命白奇偉的兩個手下,抬著白奇偉上島去,給他們留下了七天的食糧和食水,然後,又駛到附近另一個荒島上,將宋富也抬了上去,我相信他在醒轉來之後,便自然會知道是怎麼樣的一回事了。

將白奇偉和宋富兩人,都處置妥當之後,我和宋堅兩人,才有機會,看到那二十五塊鋼板的全貌,那二十五塊鋼板,也沒有什麼可以多敘之處,和白奇偉與紅紅兩人在研看之際,我們所聽到的那一切,沒有什麼多大的出入,而那幾十個字,也是渾不可解。

我和宋堅、紅紅兩人,商議了一陣,覺得如果不是再到泰肖爾島去,實在絕對沒有法子,弄明白這一切的。但是如果到島上去,正面交鋒,又不是胡克黨的敵手,偷進島去,又絕無可能。

商議了好一會,我突然想起紅紅說過的那句話來:和胡克黨對分財富!

當然,胡克黨徒無惡不作,如果將這樣大的一筆財富和他們對分,實是助紂為虐,但是兵不厭詐,我們卻不妨以此為名,和胡克黨的首領,有了接觸之後,再來見機行事!

我將這意思,和紅紅、宋堅兩人說了,紅紅第一贊成,宋堅想了一想,也認為可行。

於是,我們又向泰肖爾島駛去,到了將近的時候,我們在旗桿上,升起了一面大白旗,表示此來,並沒有惡意,而且,我相信那位將快艇借給我們的朋友,和胡克黨一定時有來往,胡克黨徒可能認得這艘快艇的!

我們從泰肖爾島環形外島的那個缺口中,駛了進去,只聽得幾下槍響,從槍聲來聽,槍是向天而鳴的,才駛進去不久,四面都有一艘快艇,駛了過來,我也立即停下了馬達。

駛近來的快艇上,每一艘的頭上,都站著一個人,全副武裝,神情顯得十分嚴重。我早已吩咐紅紅,躲在艙中,不要出來。

我和宋堅兩人,則站在船頭,只見快艇越駛越近,片刻之間,便已接近了我們的快艇。那四個人的身手,也十分矯捷,一躍而上,其中一個以英語喝道:「是送煙草和酒來了麼?」

我和宋堅兩人,互望了一眼,同時,我心中暗忖自己所料,果然不差,這艘快艇的主人,果然和胡克黨徒,略有來往。我卻並不以英語回答,而以呂宋土語,道:「你們弄錯了,我們是來見你們首領的。」

那四人的面色,立時一變,其中有兩個人,甚至立即大聲呼喝起來,我立即又道:「我們此來,絕無惡意,更不是你們政府中的人,我們是中國人,和你們的首領會見了之後,對你們有莫大的好處!」

那四個人竊竊私議了一會,其中一個,發射了一枚信號彈。沒有多久,另一艘快艇,駛了過來,站在船頭上的,竟是一個白種人,事後,我才知道那是一個美國流氓,叫作李根,他在馬尼拉犯了搶劫罪,被通緝得緊,才躲到這堥茠滿C在胡克黨中,很有地位。

當時,那艘快艇向我們駛近之後,那美國流氓以十分傲然的神氣,向我們兩人打量著,同時,聽取那四個人的報告。等那四個人講完,美國流氓道:「中國人,想要幹什麼?」我冷冷地道:「想要見你們的首領。」那美國流氓道:「我就是,有什麼事情,對我說好了!」

本來,我也不能確定李根的話,是不是真的,因為快艇主人曾經告訴過我,胡克黨的首領,叫里加度,乃是菲律賓人,但當然也可能起了變化。但是當我看到那四個菲律賓人,面上各有怒容之際,我便知道那美國流氓,正在自抬身份——這是美國人的「嗜好」!

我冷笑一聲,道:「你是首領?那麼對不起得很,我們來這堙A不是要見首領,而只是見里加度。」我的話才一出口,那四個菲律賓人便高聲歡呼起來,叫道:「里加度!里加度!」我看得出,里加度在胡克黨徒之中,一定極得人心。

李根的態度,十分狼狽,但流氓究竟是流氓,虧得他面皮厚,又哈哈一笑,道:「不錯,你們要見的,就是首領,請跟我來!」

我們看出他眼中,兇光畢露,已將我們當作敵人。

我和宋堅低聲道:「宋大哥,要小心這個有著二百磅肌肉的兇徒。」宋堅聳了聳肩,道:「放心!」當然,明槍我們是不怕的,但怕就怕這美國流氓,暗箭傷人。

當下,由那個美國流氓帶頭,另外四艘快艇,圍在我們周圍,向前駛去。沒有過了多久,便到了一個碼頭之旁。

這個碼頭,當然也是日軍的遺留物,從碼頭向內,還有一條公路,公路的兩旁,蹲滿了人。

那些蹲在公路兩旁的人,簡直是天下罪犯形像的大本營,各種兇惡的臉譜都有,若不是我和宋堅兩人,都有兩下子,只怕見到了他們這些兇徒,便雙腳發軟了。在跨上岸去之前,我以鄉下話叫道:「紅紅,你千萬躲在艙中,不可出來,夜晚不能亮燈,如果你發現有什麼異動,便立即開船衝出去,他們追不上你的,你聽到了,不要回答。」

紅紅顯得十分機警,她當然聽到了我的話,卻果然未出聲回答。

我們上了岸,李根仍在前面帶路,路旁的兇徒,都以惡狠狠的眼光,看著我們,我忽然看到,李根向路旁另外兩個白種人,做了一下手勢,又以大拇指向後,向我和宋堅兩人,指了一指。

那兩個白種人立即懶洋洋地站了起來,大拇指插在褲袋中,吊兒郎當地來到了我們的面前,口中不斷地嚼著一些草葉,那種情形,只使我想起一條癩皮狗。

他們兩個人,分明是在李根的示意下,準備向我們兩人挑釁!

我和宋堅,交換了一個會心的微笑,裝著沒有看到一樣,仍是向前走著,那兩個人——大概也是美國人——聳著脅頭,跟在我們後面,其中一個忽然道:「中國畜生!」我倏地轉過身來,道:「你說誰?」那美國人一聲大喝,道:「說你!」

他一面說,一面右拳已經向我的面門,「呼」的揮了過來!我向旁一側,他的拳頭,在我臉旁擦過,而我一伸手間,已經在他肘部麻筋上,彈了一下。那一下,令得他手臂,軟垂不起,而不等他再起左拳,我已老實不客氣,先是一下右上掌,擊中了他的下頷,立即又是一下左鉤拳,擊中了他的面頰!

這兩下,雖是西洋拳法,但在練過中國武術的人使來,力道自然分外強大,那人怪叫連聲,向外跌了下去,連爬都爬不起來。

另外一個一見情形不妙,「拍」地一聲,彈出了一柄足有尺許長短的彈簧刀,向前一送,便刺向宋堅的肚子。宋堅吸了一口氣,整個肚子,都縮了起來,美國人一刀,勢子使盡,刀尖貼在宋堅的衣服之上,但宋堅卻一點也未曾受傷!

那美國人呆了一呆,宋堅早已一伸手,在他脈門上抓了一下,將彈簧刀劈手奪了過來,老實不客氣,反手一刀,刺進了那美國人的肚子之中!

那美國人捧著肚子,張大了眼睛,像是不相信這是事實一樣,向後不斷地退去,終於倒在路上!

宋堅不是嗜殺之人,他一出手,便以這樣嚴厲的手段對付那美國人,是有其原因的。

一則、當然是那美國人先要取他的性命之故。二則、我將另一個擊倒在地,許多菲律賓胡克黨徒,都在高聲呼嘯。由此可知那些美國人,多半作威作福,屬於「醜陋的」一類,殺了他,可以使得一些平時受氣的胡克黨徒,同情我們,便利我們行事。

在兩人相繼受傷之後,李根的面色,難看到了極點,望著我們,躍躍欲試,我冷笑道:「你倒在路邊,我們一樣可以找到帶我們去見里加度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Hostgator PhotonVPS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