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3 衛斯理與白素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路轉載   發佈者:鄭軍
熱度338票  瀏覽1739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3月02日 14:30



第十三部:兩面人

 

阪田抬起頭來,瞪了我一眼,我這時,已經看清,那本雜誌之上,有一篇文章,署名正是「阪田高太郎」!

我感到十分尷尬,只得道:「原來閣下就是著名的生物學家阪田高太郎?」

「高帽子」送出去,總不會有錯的,阪田露出了笑容,道:「你是?」我忙道:「我對搜集昆蟲標本有興趣!」他從鼻子眼堙A「哼」地一聲,大有不屑之色道:「那不是生物學。」我忙道:「當然,但是我有兩隻西藏鳳蝶的標本,和一個馬達加士加島上的琥珀四目蛾的標本,如果有機會的話,很想請你這樣有名望的專家,去檢定一下。」

我一面說,一面注意著他的神態,只見他眼中射出了光來,用日語喃喃地說了幾句,那意思是「太好了」、「簡直不可能」等等充滿了驚訝的話,因為我所說的那兩種昆蟲。全是極其稀少珍貴的東西。從他的反應中,我也看出他完全是一個真正的生物學家,如果不是的話,兩種昆蟲的名字,絕不能引起他如此濃烈的興趣。

阪田接著,和我滔滔不絕地談著生物學,不時又和他前面的婦人,交談幾句,那婦人,看情形是他的秘書。他告訴我,到馬尼拉去,是去參加一個東南亞生物學家的年會。參加這個年會的,全是各地,極負盛名的生物學家。像這樣的身份,能夠假冒,那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我決定放棄了和他的談話,肯定他不是宋富。

我的推斷,是宋富和紅紅兩人,根本不在這班班機上,但是我心中,卻又不免奇怪,就算彼德的調查有錯誤,警方難道不會覆核麼?而且,白奇偉也不是粗枝大葉的人,他難道也會弄錯?

可見得至少宋富,是在這飛機上。

彼德說得十分明白,宋富是用了日本護照,以阪田高太郎的名字出現的,阪田高太郎就在我的身旁,但卻不是什麼宋富!

事情離奇到了令人難以解釋,我拚命地抽著香煙,阪田還在絮絮不休,我也沒有心思去聽他,只是苦苦地思索著,可是直到飛機降落在馬尼拉機場上,我仍舊是不得要領。

飛機降落之後,我和宋堅,先後離開了飛機,在海關的檢查室中,我發現白奇偉和神鞭三矮,警方的兩個便衣,卻將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身上。

我不禁苦笑不已,心中暗忖,你們將汪意力集中在我的身上,我又將注意力集中在什麼人的身上?老實說,我在飛機上,便已經失去了追蹤的目標!

我心中轉念,到了市區,只有找幾個朋友幫一下忙,看看事情是不是有什麼頭緒。要不然,便只好走另一步棋了。

那另一步棋便是,當宋富得了那筆財富之後,我總有機會,再和紅紅見面的,到那時候,再從紅紅的口中,套出宋富的下落來,以作亡羊補牢之舉。

我正在呆呆地想著,阪田高太郎就在我的面前。我的身後,是一個胖婦人,那胖婦人忽然站立不穩,向前跌來,我猝不及防,身子也向前一跌,立即伸手,搭向阪田的肩頭,想將身子穩住。

也就在那一剎間,只見阪田的右手,倏地揚起,動作其快無比,突然向我伸出去,向碰到他肩頭的右手手腕扣來,我尚未及縮手,已被他扣住。

但是他在一扣之後,卻立即又縮了回去。我背後的那個胖婦人向我說對不起,我心頭狂跳,連聲說不要緊。

在那一個打岔中,我便避免和阪田的正面相對,而當我再轉過身去時,阪田已經若無其事地背對著我而立,好像剛才的事,完全未曾發生過一樣!

剛才,阪田向我手腕扣來的一下,分明是中國武術,七十二路小擒拿法中的一式「反扣法」。固然,不能說沒有日本人會使這一門武功,但是一個著名的生物學家,居然會有這種本事,這事情毋乃似乎出奇了些?本來,我已放棄了再跟蹤阪田的意圖。

可是,就是因為這一件事,卻啟了我的疑竇,我決定繼續跟蹤他!

出了機場,阪田和他的女秘書一齊登上了有著當地大學名稱的一輛汽車,我沒有跟在他的後面,只是在一家豪華的酒店中,住了下來。宋堅當然也在這家酒店下榻。可笑的是,警方的便衣人員,和白奇偉,居然也一步不放鬆,和我住在同一酒店之中!我在酒店中,拋開一切煩惱,先痛痛快快地洗了一個澡。我洗完了澡,躺在床上,和宋堅用無線電通話,白老大的那一副通話器,十分精巧,靈敏度也極高,我們在不同的層次中,但通話之際,卻毫無困擾。

我向宋堅說明了我的疑心,宋堅也主張嚴密注意阪田的行動,我向他建議,他應該深居簡出,因為我已經成為極易暴露的目標。必要的時候,我可以將我探聽到、掌握到的一切資料,都告訴他,而由他去繼續行事,我則將警方和白奇偉吸引住。

宋堅十分佩服我的計劃,我休息了一個小時,才和我認識的一家報社中當採訪主任的朋友,通了一個電話,問起阪田的住所,他一查就查到了。我又知道,這個會是在大學中召開的,可以允許旁聽,我問明了開會的時間地點,便舒舒暢陽地睡了一覺。

我對阪田,雖然起了疑惑,但是我仍然不能肯定他是不是宋富,我如今只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而已。但是有一點關於阪田的資料,卻值得令我深思。

那位朋友在電話中告訴我,阪田的確是極有名的生物學家,他有「旅行學者」之稱,因為他幾乎一年到頭,都周遊列國。作為一個生物學家,那並不是什麼值得奇怪的事情。

令我注意的是,他曾在美國的一家大學教過書,那家大學,卻正是紅紅就讀的這間,而且他最常到的地方,乃是泰國。他並沒有家室,關於他的世系,連日本警界,都不十分清楚。

總之,有關阪田教授的資料,如果仔細看去,給人以極其矇矓神秘的感覺。

我直到那個學者會議開會的時間,才離開酒店,各色各樣的跟蹤者,竟達五個之多,菲律賓警方,也有便衣人員派出,白奇偉仍然化裝為神父,看來年紀甚大,神鞭三矮未嘗出動,和他在一起的,是一個未曾見過面的中年人,到了會場,冗長的、煩悶的報告,一個接著一個,阪田的報告,長達四小時又二十分。

看會場中的情形,阪田的報告,像是十分精彩,但是我卻竭力克制著自己,才未曾令得自己打瞌睡。

一連四天,阪田除了出席會議之外,便是在酒店之中。他下榻的那酒店,離我住的酒店,並不十分遠,我已設法,買通了酒店中的一個侍者,依時將阪田的動向,向我報告。

在這四天之中,事情成為膠著狀態,簡直毫無新的發展,根據報上的消息,會議將在明天結束了。

我一再地回想著那天在海關檢查室前的情形,我甚至願意承認自己的眼花,但是我當時所見的,卻又的的確確是事實。

但是,如今的阪田,卻是阪田,而是他人,因為與會的學者,有許多和他,都不是第一次見面了。當晚,我將自己,關在房中,踱來踱去,門外有人敲門,我道:「進來!」

進來的是那個胖子,我一見他,就笑道:「你終於來找我了!」那胖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你沒有瞞過我,我也瞞不過你,這幾天來,你究竟在賣些什麼膏藥?」

連日來,我曾經留意過會議旁聽席上,那胖子憤怒的表情,我知道什麼「單細胞」、「雙細胞」,令得他實在受不了!我笑了一笑,正要回答,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卻是被我收買了打聽阪田動靜的那侍者的聲音。

我心中一動,道:「什麼事?」幸而那邊的聲音很低,我可以不怕被那胖子聽到,道:「阪教授明天離開馬尼拉。」我連忙「噢」地一聲,道:「他到什麼地方去?」那面那個,為我收買的酒店侍者道:「是到泰肖爾島去。」

我聽了不禁一怔,道:「那是什麼地方?」對方的聲音,也顯得無可奈何,道:「我也不知,你是知道的,我們的國家,由三千多個島嶼組成,我雖是菲律賓人,也無法知道每一個島嶼的名稱。」

我喝地一聲,道:「好,什麼時候?」

那面的聲音道:「明天再和你聯絡。」我忙道:「好!好!」對方收了線,我轉過身來說,「一個老朋友想請我吃飯。」

那胖子苦笑了一下,道:「先生,如果你有什麼發現,請和我們聯絡。」我點了點頭,那胖子大概也覺得自己再耽下去,也沒有什麼多大的意思,所以便走了出去。他一走了出去,我立即翻閱電話簿,和馬尼拉最大的一家書店聯絡,問明他們,最詳細的菲律賓全圖的情形。據他們說,最詳細的菲律賓地圖,能夠標出島嶼名字的,也只不過二千七百多個,那已經是屬於資料性的了,售價非常高昂。

我問明了價格,令酒店的侍者,代我去這家書店,將這本地圖買來。侍者去了半個小時方始回來,我已經和報館的那位朋友,通過了電話,他在報館的資料室中查過,並不知道「泰肖爾島」在什麼地方,他並且告訴我,菲律賓的許多小島嶼,根本就是海中的一塊大巖石,也無所謂名稱,有的就算有名稱,也是絕不統一。

等侍者買回來了地圖之後,我先查「T」字,再查「D」字,都沒有「泰肖爾」島的名稱,甚至連聲音接近一點的也沒有!

我心中不禁十分著急,阪田高太郎要到這樣的一個小島去,當然是有目的的。他儘可以說,是要去收集生物的標本。然而,何以這個島竟連最詳細的地圖,都找不到呢?我想了片刻,決定採取最直接的辦法,打電話給阪田高太郎!

電話接通之後,我立即道:「阪教授,我是╳╳報的記者,會議結束之後,教授的行止如何,我們報紙,很想知道。」

阪田高太郎也操著英語,道:「我想在貴國的沿海小島中,搜集一些生物標本!」

我立即道:「教授的目的地,是那一個島,可能告訴我們麼?」

阪田高太郎正在支吾未答之際,我忽然聽得電話筒中,傳來了一個中國女子的聲音,道:「快走啦,還打什麼電話?」

那中國女子,顯然是在阪田不遠處講話,所以,她的聲音,才會經由電話,而傳入我的耳中。本來,在阪田高太郎的旁邊,有人以中國話與之交談,已經是十分可疑的事情,而且,那聲音,在我聽來,十分熟悉,赫然是紅紅的聲音!

只聽得阪田「啊」了一聲,道:「怒難奉告!」「拍」地一聲,他已經收了線。我拿著話筒。想起那可能紅紅的聲音,所說的「快走啦!還打什麼電話」的那句話,我知道:阪田高太郎,可能立即便要離開馬尼拉了!

我連忙衝出房門,飛步跑下了樓梯,在樓梯上,利用無線電通話器,和宋堅匆匆地講了幾句,叫他也立即到阪田所住的酒店去。

我出了大門,立即上了一輛的士,向阪田所住的酒店,疾馳而去,到了門口,跳下車來!不到一分鐘,我已看到宋堅出現在對面。我們兩人,則交換了一個眼色,便見到阪田高太郎,和他的女秘書,兩人各提了一隻皮篋,走了出來,上了車子。

我和宋堅,連忙也上了一輛的士,吩咐司機,跟著那輛車子前進。我在車廂中,嘆了一口氣,道:「宋大哥,如果不是我忽然打了一個電話,聽到了那一句話,就滿盤皆輸了,這件事,就算我們,最後得到了勝利,也只是僥倖而已!」

宋堅雙眉緊蹙,道:「衛兄弟,你……說那日本人,是我的弟弟?」我道:「我也難以相信。那臃腫的日本女人,會是紅紅,但是宋大哥,我們不要忘記,現代的化裝術,效果是何等驚人,我們自己,人家又何嘗可以認得出來?」

宋堅默默地點了點頭,道:「如今,只剩下我們和他們兩方面了。白奇偉和警方,只怕想不到我們會在這時候離開馬尼拉吧!」

我道:「那也十分難說,香港警方派出的人,十分精明,而且,一定早已和本地警方,有了聯絡。至於白奇偉,我更是不低估他的能力!」

前面,阪田高太郎所坐的車子,一直向前駛去,我們的士的計費表上的數字,已經十分驚人,的士司機,頻頻轉頭來看我們。

我摸出了一張二十元面額的美金,塞在司機的手中,道:「你只管跟下去,這張鈔票,做車錢大概夠了!」的士司機大聲叫了幾下「OK」,沒有多久,車子便已駛出了市區。

駛出了市區之後,前面那輛車子,仍是沒有絲毫停止的意思,約莫又追了半個小時,的士司機苦著臉,回過頭來,道:「沒有油了!」我和宋堅兩人,一聽之下,不禁直跳了起來!

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們知道,即使將那司機,打上一頓,也是無補於事,不如快些出去,另外設法的好。我們出了車子,看著前面的車子,在轉彎處消失,向前走出了半公里,在一家小飯店中,停了下來,向侍者問明了那一條路,除了通向海濱之外,別無去路,距離海濱,也只不過三四公里了。

我們一聽,心中又生出了希望,匆匆離開了飯店,也不顧是否有人起疑,竟自在路上,飛奔起來,尚未奔到目的地,有一輛汽車,在我們身邊掠過,捲起來的塵土,撒了我們一頭一臉。

而當那輛汽車,絕塵而去之際,我和宋堅兩人,很清楚地聽得車中傳來白奇偉的「哈哈」大笑之聲!我們兩人,互望了一眼,心中氣極,不由自主,都漲紅了臉,因為,白奇偉分明也一直在注意阪田高太郎。這時候,他反而趕到我們前面去了!

而且,宋堅的身份,一直沒有公開,這時候,自然也給白奇偉識破了!那不將汽油加滿的司機,害得我們好苦!

等我們兩人,奔到了海邊,海邊上有一個小鎮,鎮上也十分冷落,除了幾家出租遊艇公司,有些人在來往之外,一切都冷清清的。

我們兩人,正在走投無路,不知白奇偉和阪田等人,究竟去了何處之際,忽然有一個人,向我們迎了過來,道:「是宋、衛兩位麼?」

我和宋堅兩人,不禁一怔,一齊咳嗽了一下,卻不回答,那人笑道:「兩位不必疑忌,我這堙A有白老大的一封電報在。」我不禁大為奇怪,道:「白老大何以知道我們會來此地?」

那人道:「白老大電報中說,如果你們不來,這封電報也就不必交給你們,剛才,有兩個日本人,和四個中國人經過,我已覺得疑心,兩位在一起,我也不過姑且一問而已。」

宋堅忙道:「電報在那堙A快拿出來!」

那人道:「請兩位列小店中來——」我忙道:「事情急了,那媮棬鉞市搳H」

那人又是一笑,道:「不怕,這堻怬眭漱G艘快艇,是屬於我的,其中最快的一艘,我留了起來,另有兩艘,其中的一艘,早在兩天之前,已被那日本人租去,還有一艘,剛才租出,我是原來青幫中的小角色,兩位大名,我久仰了!」

我和宋堅,聽得那人如此說法,方始放心。那人辦事,如此精明,當然不會是青幫中的小角色,他如此說法,自然是客氣。

我們跟著他,進了他們開設,專門出租遊艇的公司,在他的辦公室中,坐了下來,他在抽屜中取出了一封厚厚的電報,交給了我們。

我和宋堅兩人,一起看時,只見電文道:「宋、衛兩弟如晤,愚兄在悉宋富已飛馬尼拉之後,經連日苦思,已明于兄昔年,定然曾到過菲律賓眾多小島之一,所做工作,必定在此小島之中,宋富定然出海,故先電此間余兄,以作準備,預祝順風。白字。」

白老大的電報,在旁人看來,可能會莫名其妙,但在我們看來,卻十分明白。那是說,白老大一知道宋富去了馬尼拉,便想到于廷文當年,是將那一筆財富,藏在組成菲律賓的二千多個島嶼中的一個之上!

只不過何以白老大忽然悟到了這一點,這我們卻未曾料到,我當時,仍不明白。而且,在白老大的電報中,他顯然也不知道那小島究竟是什麼島。

我看完了電報,連忙問那人道。「那日本人租船,是不是到泰肖爾島去的?」那人面露驚訝之色,道:「你怎麼知道?」

我匆匆解釋了幾句,道:「事不宜遲,我們快去追他們!」那人道:「兩位,我不知道你們有什麼事,本來我也不當多問。但是有一件事,我卻不得不向兩位說明白的。」我道:「什麼事?」那人道:「那泰肖爾島,在地圖上根本找不到的,乃是在一個環形大島中間的一個小島!」

宋堅道:「那又怎麼樣?」

那人道:「這個小島,在日本人佔領菲律賓時期,曾想將之作為一個基地,計劃未曾實現,可是卻在島上,留下了一大批軍火,日本人退走之後,那地方一直是胡克黨的大本營!」

我和宋堅兩人一聽,不禁嚇了一跳。「胡克黨」,是一個窮兇極惡的盜匪組織,其無法無天的程度,遠在其它黑社會組織之上,連意大利的「黑手黨」,都瞠乎其後。他們也正是利用了菲律賓地形的特殊,在島與島之間流竄,所以一直未曾能徹底消滅。如果說,泰肖爾島,是胡克黨的大本營的話,那麼,到這個島上去,實可以說,無疑送死!

宋堅低聲道:「我們實是非去不可!」那人道:「兩位若是一定要去——」他講到此處,將聲音壓得更低,道:「我那艘快艇的艙中,有兩隻沙發,每一隻之下,都有武器彈藥,因為我不時要出海,所以預備來對付暴徒的,兩位不妨取用。」

我和宋堅兩人,點了點頭,那人又道:「但是,我希望兩位最好不要動用那些武器,因為你們只有兩個人,而在那個島上,胡克黨黨徒,至少有一千個!」

宋堅伸手,拍了拍那人的肩頭,道:「多謝你的幫忙,希望我們能活著回來見你。」

宋堅在講那兩句話的時候,毫無開玩笑的意思,口氣也是十分莊肅,我聽了之後,心中也有同感!這時,我既知道了宋富和紅紅兩人的目的地,乃是泰肖爾島,我心中不僅為自己擔心,而且還為紅紅擔心。因為,島上的胡克黨徒,等於是掌握了現代武器的吃人生番,紅紅此時的處境,實是比她那幾位前往新幾內亞探險的同學,還要危險!

那人苦笑了兩下,顯然,他對宋堅的話,也大有同感,我們若能活著回來見他,可能是奇蹟!宋堅又道:「白老大有沒有回電的地址?」

那人點了點頭,道:「有。」

宋堅道:「好,等我們走了之後,你拍一封電報給白老大,告訴他我們的行蹤。」

那人點頭答應,宋堅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道:「我們該走了,不然,或許會追不上他們了!」那人聽了,又將我們領出了他的辦公室,來到了海上一個小碼頭上。在碼頭旁邊,泊著一艘快艇。

我們兩人上了快艇一看,我不禁歡吁了一聲。有一段時期,我十分醉心於水上快艇活動,所以,對於各種快艇的馬達,也頗有心得。

這一艘快艇,所裝的乃是性能極佳的瑞典出品的馬達,而且,有三具之多,兩具可以同時使用,三具中,有一具出了故障,絲毫不會影響快艇的速度,即使是兩具出了毛病,尚有一具,仍可保證行駛!

我懷疑這位幫助我們的朋友,可能在出租快艇之餘,還做些走私的勾當,不然,他要這樣速度的快艇,實在一無用處!

當然,我只是心中暗自想著,並未曾揭破他。那位朋友卻也不是蠢人,見我注意了那特殊安裝的二具馬達,便向我會心一笑!

我們來到了船艙中,那人首先,將兩隻沙發,掀了起來。我們向沙發下一看,只見有兩箱子彈,和兩柄手提機關槍。

宋堅「哈」地一聲,道:「武器這樣充足,簡直可以佔領那個島了!」那人似乎並不欣賞宋堅的幽默,沉著臉,一聲不出。接著,他又取出了一張航海圖,那是方圓一百浬海域之內所有小島的圖,他將泰肖爾島所在的位置,指給了我們看。

那泰肖爾島本身,在地圖上看來,自然十分小,在島外,還有一個環形的大島,將泰肖爾島,包圍了起來,只有東北方,有一個缺口。

我心知我們此行,實是大為兇險,研究了片刻地圖,問那人道:「尊駕一定到過那個島上?」那人搖頭道:「我不能說到過,但是有幾個胡克黨徒,和我相當熟,他們卻和我說起過島上的情形。」我和宋堅忙道:「那麼,請你對我們說說!」

那人在艙中來回踱了幾步,道:「泰肖爾島外面,那個環形的島,實則上,只是一團巖石,聳立在海中,最高之處,達到六十公尺高,都是峭壁,乃是出產燕窩的地方。當然,自從胡克黨盤踞之後,那地方的燕窩,也不再有人採集了。」

他講到此處,頓了一頓,又道:「因為那一團礁石,成了泰肖爾島的天然屏障,所以,胡克黨只在那個缺口的兩旁,安上重武器,而在其他地方,卻並沒有防守。」

宋堅「啊」地一聲,道:「那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在峭壁上翻過去。我相信沒有什麼峭壁,可以難得過我和衛兄弟兩人!」

那人點了點頭,道:「這個念頭,我也動過。剛才我說我不能算到過,實質上,我是曾攀上了峭壁的,爬山的工具,也在這快艇上,可是我在攀上了峭壁之後,卻發現難以下去!」

宋堅道:「為什麼?」

那人道:「在島上,胡克黨防守得十分嚴密,幾乎每一個巖洞中,都有人以槍口對著海面,你一下峭壁,便非被發現不可!」

宋堅和我兩個入,呆了半晌,那人聳了聳肩,道:「或許我不夠膽子,兩位此去,或則可以成功。據我所知,胡克黨的首領,是一個非常狡猾的人,受過高等教育,在日本人佔領菲律賓時期,曾經和日本人勾結,無惡不作,名字叫作里加度。」我一面聽他的話,一面心中暗自盤算,已經有了一些計劃。

那人講完,似乎沒有其他的話了,他望了我們一眼,默默地走向船尾,在他踏上跳板之際,他又回過頭來,道:「兩位,如果萬一不幸,你們落到了胡克黨的手中,那麼,我有一句話奉告:死得快是福!」

他的語音,一點也沒有恐嚇的意味,我和宋堅,也都不是瞻小的人,可是,我們聽了他最後那句話,都不由自主,機伶伶地震了一下,臉上為之變色!因為,在這最後一句話中,不知包含了多少恐怖的意味在內,胡克黨徒手段的酷毒,也盡在不言中了!

那人講完之後,搖了搖頭,便走上了岸去。

我和宋堅,又呆了片刻,宋堅道:「衛兄弟,這是七幫十八會的事,你——」

我不等他講完,已經知道他的用意,是叫我不要再去涉險,就此回去,因此立即打斷了他的話頭,道:「宋大哥,你不必再多說了!」

宋堅本是豪氣凌雲之人,一聽得如此說法,也絕不忸怩多言,立即「哈哈」一笑,走了開去,去檢查那兩柄手提機槍。

我則解開了纜繩,發動了兩具馬達,快艇按著海圖上所示,泰肖爾島的位置,破浪而去。快艇前進的速度,的確驚人,兩個小時以後,我用望遠鏡,向前面的一堆礁石看去,發現正是泰肖爾島外面的礁石。

這時候,天色已經漸漸黑了下來,我想找一找白奇偉和宋富兩人所駛來的船隻,是否停泊在礁石之旁,但因為暮色蒼茫,所以看不清楚。

在我們的快艇,離開礁石,遠遠的時候,我便關了馬達,宋堅也從艙中,走了出來,我道:「我們用船槳,划近那礁石去,不要驚動了胡克黨徒!」宋堅點了點頭,道:「何以不見他們?」

我從宋堅的話中,聽出宋堅對於他那不肖的兄弟,以及白奇偉等,都十分關心。那實是難怪他的。宋富是他唯一的親人,雖然志趣和他大相徑庭,但是總是他的兄弟,若是落在胡克黨的手中,宋堅自然會感到難過的。而白奇偉則是他生死至交白老大的兒子,他當然不能不關心他的安危。

我也是一樣,儘管我不明白,紅紅何以和宋富在一起,而且,我對她和宋富在一起這件事,不滿意到了極點,但我仍是十分關心她的安危。

我們兩人,出力地划著船槳,天色黑了下來,海水變得那樣地深邃和神秘,礁石高聳,在星月微光下看來,像是一頭碩大無朋的史前怪獸一樣。

到快艇划近礁石的時候,我看了看手錶,是晚上十時二十分。

我們沿著礁石划,發現了一個巖洞,我和宋堅將快艇,划進了巖洞去,洞中漆黑一團,我看完了一隻強力的電筒,只見那巖洞只不過兩丈深淺,像是一個天然的船塢一樣。

我們將艇停好,宋堅道:「衛兄弟,我們要不要泅水去找一找他們?」

我想了一想,道:「我看不必了,他們只怕早已攀上峭壁去了。」

宋堅道:「令表妹一點也不會武術,她如何能攀得上峭壁?我看她一定也隱藏在如同這樣的一個巖洞之中,而未曾到泰肖爾島去!」

宋堅的話,令得我心中一動。

我們此來,冒著三重危險,不但胡克黨徒,不許我們侵入他們的根本重地,白奇偉、宋富,也和我們,有著利益上的衝突。我們在關心著白奇偉和宋富,但是他們,絕不會也關心我和宋堅,而且,大有可能,一發現我們,便將我們置於死地!

而如果,我不能夠在未曾見面之前,先找到紅紅的話,情形可能大不相同。紅紅自然會幫我,我們的行動便可以方便許多了!因此,我立即點了點頭,我們兩人,各自划了一隻橡皮小艇,出了那個巖洞。

當然,我們帶上了手提機槍和子彈,也帶上了電筒,出了巖洞之後,沿著礁石,向前划去,水光幽暗,不到半個小時,我們先後發現了十二三個可以藏船的巖洞,在一個巖洞中,發現了一艘快艇。

那艘快艇上並沒有人,從遺下的物件看來,這艘艇的主人,是白奇偉和他的伙伴。他們的船,停在這堙A他們的人,不知吉凶如何了。

我們很快地就退了出來,繼續向前划去,一個一個巖洞用電筒照射著。很快地,我們竟來到了那環形礁石的缺口處,我們立即停了下來。那缺口,約有丈許寬窄,可以稱得上是世界上最險的險隘,因此如果守在上面的話,實是沒有什麼船隻,可以通得過去!

而這時,從礁石上,正有兩道強光,照射在缺口的那段海面之上,將海水照得閃閃發光,我和宋堅,躲在閃光照不到的地方,用望遠鏡,向泰肖爾島望去,只見島上,燈光閃耀,顯然胡克黨徒,在島上有了他們自己的發電廠,那或許是日本人留下來的,但也可以證明胡克黨徒勢力的龐大。

我們看了一會,便悄悄地划著船,向後面退了出去。在我們退出之餘,還可以聽得礁石上有人在大聲言笑。

礁石上面大聲言笑的人,所操的乃是呂宋島的一種土語,我對於世界各地的語言,有著極其精深的研究,一年多前,便是以西藏康巴族人的鼓語,脫離了一次險難的,他們的土語,我當然也聽得懂。只聽得他們,在大聲地交談著女人,講話的顯然是兩個色狼。

我們不想打草驚蛇,因此只是向後退出,不一會,便返到了我們快艇停泊的那個巖洞口,又再向前,划了進去。因為礁石是環形的,我們剛才,循著一個方向,只不過尋找了一半而已。

向另一個方向別出之後不久,我和宋堅,便一齊看到,在前面的一個巖洞之中,有亮光一閃閃地在閃著!我和宋堅兩人,都不禁大是緊張。

我們的行動,更加小心,木漿觸水,一點聲音也不發出來,橡皮艇無聲地在海面上滑過,轉眼之間,便到了巖洞的口子上。

我們兩人,一起欠身,向洞內望去,只見洞中,停著一艘快艇。

那艘快艇,和我們剛才曾經發現,確定是白奇偉的那艘,形狀一模一樣,艙中正有燈光,我和宋堅兩人,作了一個手勢,兩人仍是悄沒聲地,向前划了前去,到了快艇邊上,我們蹲伏在橡皮艇上不動,只聽得船艙中,傳出一個女子的聲音,道:「肯定是這堣F,鋼板上刻得很明白,泰肖爾島,自然是這堙C」另外一個男子的聲音道:「不錯,但我們只能看著,而不能到那個要命的島上去,找尋那筆財富!」

我和宋堅兩人,聽到了這堙A交換了一下眼色,宋堅低聲道:「令表妹?」

我點了點頭,也低聲道:「令弟?」他也點了點頭。

在那快艇之上的,正是紅紅和宋富兩人!

當然,事到如今,我也弄明白,紅紅和宋富,當然便是生物學家阪田高太郎和他的女秘書。本來我覺得要冒充阪田高太郎的身份,似乎是很不可能的事情,但如今我明白了,宋富根本不用冒充阪田高太郎,因為他就是阪田高太郎!

這話聽起來,似乎玄了一些,但細說一二便可以明白,宋富和阪田高太郎,實是二而一,一而二,只是一個人!宋富離開家很早,他可能一離開中國之後,便化裝到了日本,學起生物來,有那二三十年功夫,以宋富的聰明,當然不難成為一個傑出的生物學家了。

而且,更有可能,宋富的雙重身份中生物學家的身份,一直是他從事另外一種活動的掩飾!「旅行教授」這個名稱,便表明了他不是安份守己的人!

當下,只聽得紅紅「噢」地一聲,嚷道:「教授,你怎麼啦,幾個胡克黨,就將咱們嚇退了?」宋富的發言,十分沉著,道:「小姐,不是幾個,這堿O胡克黨的大本營!」

紅紅道:「那更好了,菲律賓政府,是我們的友人,胡克黨和菲律賓政府作對,我們可以將他們破獲,交給當地政府處理!」

宋富「嘿嘿」地乾笑了兩聲,道:「大破胡克黨,是也不是?你是在編寫第八流好萊塢的電影劇本麼?還是你有了原子死光?」

宋富講完之後,紅紅好半天未曾出聲,才道:「那我們怎麼辦?」

宋富的聲音,傳了過來,道:「我們先要找到,于廷文將這筆錢,藏在島上的什麼地方?」

我聽到了這堙A又轉過頭去,低聲道:「宋大哥,原來他們也不知道那筆錢,究竟是藏在島的那一部份,看來我們,不至於失敗。」

宋堅點了點頭,又作了一個手勢,囑咐我不要出聲,我向船上指了指,示意我們是否要爬上艇去,宋堅卻搖了搖手,表示不用。

我同意宋堅的意見,我們兩個人,仍伏著不動。只聽得紅紅的聲音,傳了過來,道:「教授,我們只要到了島上,還不能明白麼?」

我聽得紅紅稱呼對方為「教授」,已經知道我對於宋富的判斷是不錯的了。他是一個雙重身份的人,的確是一個十分出名的生物學家,但同時,他卻也是宋堅的弟弟,飛虎幫的叛徒,紅紅和他之所以曾在一起,當然是因為他曾在紅紅就讀的那所大學教過書的緣故!這時候,我心中十分著急,因為宋富是這樣的一個人,而紅紅又是如此天真,他們兩人在一起久了,是不是已發生了什麼難以估量的事情,使我無法對姨母交代的呢?只聽得宋富道:「小姐,這島上,你難道敢上去?」

我聽得宋富如此稱呼紅紅,心中才放心了些。紅紅道:「我當然敢,只要到了島上,再想想辦法,我相信,這幾句難以解釋的話,便一定可以有結果了,教授,你說是不是?」

宋富像是沉吟了片刻,道:「那個也不見得,只不過我們好不容易,將二十五塊鋼板,一齊得在手中,如果空手而回,實在難以心息,可是我們一上島去,只怕立即便要被他們捉住!」

紅紅道:「教授,你是知道格麗絲的?」宋富道:「自然知道。」紅紅道:「她到新幾內亞的吃人部落中去了,我卻連胡克黨盤踞的地方都不敢去。」

又是這一套,什麼人什麼人到吃人部落去了,於是我便要怎樣怎樣,真不知道那是什麼邏輯!宋富笑了一下,道:「希望格麗絲的滋味較好,不要像小洛克菲勒那樣,有去無回!」

紅紅道:「不論怎樣,胡克黨之中,總有文明人,他們總不至於將人吃掉的!」宋富笑了一笑,道:「小姐,世上有許多文明人,吃人的時候,連骨頭都不吐出來,比吃人部落的生番,還要厲害!」

紅紅也站了起來,道:「教授,你什麼時候,不教生物,教起哲學來了?」我和宋堅兩人,聽到此處,交換了一下眼色,不約而同地,各在袋中,取出那柄可以發射令人昏迷的藥水的手槍來。

我們取了白老大所製的特殊手槍在手,輕輕地攀住了那艘快艇的舷,我們雖然屏住了氣,令得身上發輕,但是那艘快艇,還是向旁,側了一側,只聽得宋富道:「噢,有人?」

紅紅道:「有人?什麼人?胡克黨已經發現了我們?那我們乾脆將錢財與他們平分算了!」紅紅的話,當然是在說笑,可是我聽了,心中卻是一動。

宋堅在我略呆了一呆之後,一聳身,已經翻上了宋富那艘快艇的甲板,我也連忙跳了上去。

我們兩人,才一上了甲板,只見艙門口,人影一閃,緊接著,「嗤嗤」兩聲,有兩枚不知是什麼東西,向我射了過來,我想起宋堅對我說的話,連忙將身子,伏了下來,也就在此時,我聽得宋堅「啊呀」一聲,身子一晃,跌倒在甲板上!

宋堅跌倒在甲板之後,我聽得「拍」地一聲,有什麼東西,釘在甲板之上。我心中大吃一驚,只當宋堅已經中了毒針,不顧一切地躍了起來,而宋富在這時,卻正轉過身,向宋堅望去。

就在那時候,我扳動了槍機,一股液汁,如同噴霧也似,向前掃射而出!

出乎我意料之外,是躺在地上的宋堅,幾乎是在同時,跳起身來,「嗤」地一聲,一蓬濃霧,向宋富迎面射了過去!

宋富前後都被夾攻,想避也避不開去,只見他身子一晃,「砰」地一聲,已跌倒在甲板之上,那分明是白老大所配製的迷藥,已經起了作用。

我忙問道:「宋大哥,你沒有受傷麼?」

宋堅道:「我沒有!」

我們兩人,只講了一句話,便聽得艙門口,傳來紅紅的聲音,道:「誰也別動!」我和宋堅,抬頭一望,只見紅紅手中,持著來福槍,指著我們,面上神色,十分嚴肅,以英語道:「你們是胡克黨麼?」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道:「小姐,我們如果是胡克黨,你早已成了死人了!」

紅紅在聽到了我的聲音之後的一瞬間的表情,我相信最天才的演員,也難以表演得出來,她張大了眼睛,半歪著口,想說話,又說不出來,來福槍的槍口,卻仍然指著我們。

我向前踏出了一步,將來福槍的槍管,推斜一些,怎知紅紅不知是緊張過度,還是在乍一聽到我的聲音之後,感到了過度的意外,原來扣在槍機上的手指,已經十分用力——那是十分危險的,只要能多用一分力量,我就會死在她的槍下了——而經我一堆,槍身一斜,槍機已被帶動,只聽得「砰」地一聲響,一顆子彈,已經呼嘯而出,在巖洞中聽來,聲音更是嚇人!

紅紅這才怪叫一聲,道:「表哥,原來是你!」

她一面叫,一面拋了來福槍,向我奔了過來,雙手掛在我的額上,在我的面上,吻之不已,而我在這時候,卻實是心驚肉跳,到了極點,因為胡克黨不是死人,剛才的一下槍聲,一定已將他們驚動!

我用力一扯,拉脫了紅紅的雙臂,忙道:「宋大哥,咱們快將快艇駛出去!快!快!」宋堅早已奔到了船尾,發動了馬達,快艇向巖洞外衝去。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