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3 衛斯理與白素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路轉載   發佈者:鄭軍
熱度333票  瀏覽1702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3月02日 14:30




第十一部:不可想像的敵人

 

我想起宋堅不肯交出鋼板的情形,憶起有關宋堅義薄雲天,仗義疏財的事跡,更記起了宋堅對我,傾膽相交的情形。

要我相信宋堅,竟會是如此卑鄙的小人,實在是沒有可能的事。

可是,鐵一般的證據,卻又證明了屢次害我的,正是他,絕不是別人!

白素見我發呆,她也一聲不出,等我呆了半晌,轉頭望向她的時候,她才道:「我想到了,你、我爹、我哥哥,我們這幾人,自始至終,都不是宋堅的敵手,直到攝得了他的相片,以後的情形,只怕會不同了!」

我道:「這簡直不可想像,宋堅家產鉅萬,全化在窮兄弟的身上……」

白素立即道:「這事情,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事隔多年,宋堅變了,還有一個可能,就是眼前的宋堅,根本不是宋堅!」

我怔了一怔,道:「有假冒的秦正器,難道還會有假冒的宋堅?」

白素道:「還有什麼不可能?飛虎幫在皖南山林區之中活動,宋堅本就很少露面,只有當年大家相會過一次。如果不是你太過能幹,我爹也絕認不出你是假冒的秦正器來!」

我想了一想,道:「仍是說不通,如果是這樣的話,他當然目的在那一筆財富,何以當時,他竟會反對將財富瓜分?」

白素冷笑一聲,道:「他反對將財富瓜分,目的便是想獨吞!」

我不得不承認,我的思緒,十分混亂,而且,也絕比不上白素的敏捷,我只得呆呆地望著她。

白素又道:「所以我說,我們自始至終,一直敗在他的手中,敗得最慘的,是我的哥哥。他一定早已知悉了我哥哥的計劃……」

她說到這堙A我不禁失聲道:「你說二十一塊鋼片,在他手中?」

白素道:「正是,他之所以不肯將自己的一片交出,乃是因為,萬一他奪不到其餘的鋼片時,我哥哥也非和他合作不可之故!」

我呆了半晌,越覺得白素的分析有理!白素又道:「在他的小腿上,一定有著抓傷的傷痕,而你的腿上傷痕,卻是他抓出來的!」我一躍而起,道:「我去找白老大!」

白素道:「小心,若是見了他,千萬不可暴露我們已知道了他的秘密!」

我點了點頭,又將白素扶出了黑房,放在床上,拉起了被子蓋上,正待轉身之際,突然聽得房門上,響起了剝啄之聲。

白素一呆,連忙一握手,令我躲入黑房之中,一面則揚聲道:「什麼人?」

門外傳來的,卻正是宋堅的聲音!

我和白素兩人,互望了一眼,白素又揮了揮手,我身影一晃,立即隱入了黑房之中,將門掩上,但是卻留下一道縫,以察看室外的情形。

只聽得白素道:「原來是宋大叔,請進來吧,門並沒有鎖。」

白素的話才一說完,門便被推了開來,宋堅走了進來。

宋堅進來之後,四面一看,道:「咦,衛兄弟不在這婸礡H」

白素道:「他來過,但是又走了。」

宋堅突然一笑,道:「老大因為你哥哥的事,十分難過,但是他卻另有一件事,十分高興。」白素道:「什麼事啊?」

宋堅道:「你也一定早已知道了,你看衛兄弟這人怎樣?」

白素低下頭去,面頰微紅,一言不發。

宋堅又「呵呵」大笑起來,我對他的偽裝功夫,不由得十分佩服,因為他的笑聲,如此爽朗,實是難以相信,他竟會是卑鄙小人!

宋堅笑了幾聲,道:「媒人,你宋大叔是做定的了。」白素道:「宋大叔,你別取笑了!」

宋堅更是「哈哈」大笑起來,突然間,一揚頭,道:「衛兄弟,你出來吧,躲躲閃閃作什麼?」

我一聽得宋堅如此叫法,一顆心幾乎從口腔之中,跳了出來!

一時之間,我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我相信白素的心中。一定也是一樣的焦急,因為我們並未將放映機關掉,黑房的牆上,仍留著宋堅的像,如果他衝了進來,那非但打草驚蛇,而且,宋堅見事已敗露,他又怎肯干休?而我和他幾次接觸,已深知他在中國武術上的造詣,遠在我之上。

白素又受傷不能動,他一發起狠來,我們兩個人,實在不是他的敵手!

大約也因為這個緣故,白素唯恐我不出來,宋堅便會闖進來之故,因比叫道:「你出來吧!」我硬著頭皮,順手將黑房的門關上。

宋堅見了我,又是哈哈一陣大笑。

我竭力地裝作若無其事,道:「宋大哥別取笑。」宋堅伸手,在我肩頭上拍了兩下,道:「衛兄弟,你休息不夠,來日方長,還是快去睡吧!」

我忙道:「不,我還有一點事,要去見白老大。」宋堅道:「好,咱們一起去!」

我回頭向白素望了一眼,白素向我,使了一個眼色,令我小心。宋堅和我,一齊向門外走去,剛到門口,宋堅突然「噢」地一聲,轉過身來,道:「幾乎忘了,老大命我來取一件東西。」

白素道:「什麼東西?」

宋堅道:「老大說,有一具小巧的自動攝影機,在你這堙A他要用,叫我來取了去。」

我絕對相信,白素的智力和鎮定力,都在我之上,那時候,我整個人都已經呆了,只能僵硬地轉了一下頭,向白素看去。

只見白素的面色,也微微一變,接著,她便「啊」地一聲,道:「不錯,爹是有著那樣的一具攝影機,在我這堙A但是已給我一個朋友借去了,如今不在。」

我的心中,怦怦亂跳,因為萬一宋堅如果不相信白素的飾詞,豈不是糟糕?而宋堅遲不問,早不問,偏偏在這個時候,問起了那具攝影機,如果說是偶合,事情也未免太巧了,當下,只聽得宋堅「噢」地一聲,道:「那我就回去覆老大好了!」

白素道:「不知爹有什麼用處,我早知爹要用,也不會借給人家了。」

宋堅淡淡地道:「我也不知道。衛兄弟,我們走吧。」我鬆了一口氣,跟著宋堅,走了出去。我特地走在後面,輕輕地關上了門,在關門的時候,又和白素兩人,交換了一個眼色。

我們在走廊中,向前走出了七八步,宋堅突然用力,伸手在我的肩頭,猛地一拍!那一拍,力道極其沉重,不禁嚇了我一跳,我立即閃開,抬頭向他看去,卻又見他,滿面笑容,我心中實在猜不透宋堅是在鬧什麼鬼,宋堅見了我驚駭的神色,面上也露出了愕然之色,道:「衛兄弟,怎麼啦?」

我鎮定心神,道:「沒有什麼。」

宋堅突然又神秘地一笑,道:「我知道了,衛兄弟,你失神落魄,可是為了——」

他講到此處,卻又故意頓了一頓,我忙道:「宋大哥,我沒有什麼事!」宋堅伸出一隻手指來,直指向我的面上,我唯恐他趁機對我下毒手,點向我面部的要穴,連忙向後退出。宋堅卻笑著:「你可是怕白老大不肯答應?」

宋堅講到此處,拍了拍他自己的胸脯,道:「你放心,有我!」

我聽得他如此說法,才鬆了一口氣。同時,我的心中卻也生出了極大的疑惑。因為,看宋堅的言行,如果說他是假裝出來的話,那實在裝得太逼真了。可是,如果說他不是假裝,那卻又令人難以相信,因為電影機所攝到的,正是他的相片!

我抱定宗旨,在白老大未看到那一卷軟片之前,絕不和他翻臉,因此便笑道:「宋大哥,一切仍要你多多幫助。」宋堅「呵呵」笑著,又向前走去。

不一會,我和他便已經來到了白老大的書房門前,推門進去,宋堅第一句話便道:「老大,素兒說,那一具相機,給人借去了。」

白老大兩道濃眉,倏地向上一豎,道:「什麼?給人借去了?」我連忙道:「她說,借給了一個朋友去玩幾天。」白老大手指在桌上輕輕地敲了幾下,人便霍地站了起來。

白老大站了起來之後,問道:「傷勢怎麼樣了?」宋堅笑道:「再有兩天,只怕就可以起床了,我到的時候,她正在和衛兄弟卿卿我我哩!」

白老大的面上,卻沒有笑容,緊蹙著雙眉,像是在沉思著什麼,並沒有多久,便道:「你們兩人,在這媯尼琚A不要離開。」

宋堅道:「老大,你上哪兒去?」白老大道:「我到素兒那堙A去去就來。」

我起先不明白白老大何以要到白素那堨h,可是隨即我便明白了,白素雖然是在臨機應變之中,她所說的飾詞,仍是有特殊意義的。那具小巧的活動電影機,一定是絕不可能外借之物,所以白老大一聽,便覺得事有蹊蹺,要去問個究竟。

而白老大一到了白素那堙A事情一定也可以弄明白了!我心中不禁暗暗高興,因為白老大一定不會離開很久,只要在那段時間中,我看住宋堅,不讓他有任何異動,白老大一回來,事情便可以水落石出了!

因此,白老大一出門,我便有意地來到門旁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以防宋堅要奪門而出之際,我可以拚命抵擋一陣。

我坐定之後,雙眼一眨不眨地望著宋堅,注意著他的行動。我的心中,實是十分緊張,因為宋堅的武術造詣,在我之上,如果他覺出不妙,要對我硬來的話,只怕我也難以對付。

看宋堅時,他卻若無其事地背負雙手,在室中踱來踱去,後來,又站在書桌之前,翻來覆去地看那四塊鋼板,自言自語地道:「于司庫這人,雖然臨老變志,但的確是鬼才,這四塊鋼板上,竟然一點線索也找不出來!」我不能不出聲,還得一直答應著他的話。

前後只不過七八分鐘的時候,但是我卻像等了不知多久一樣,手心也在微微出汗,好不容易,才聽到了白老大沉重的腳步聲,傳了過來,接著,他便推門走進了書房,他一進書房,首先向我望了一眼,略為點了點頭,我知道他已經明白了一切。

提了半天心,這時才算放了下來。因為宋堅的武術造詣雖高,但是卻也難以和白老大相比的。白老大一聲不出坐了下來,一擺手,道:「宋兄弟,你也坐下,我有幾句話要和你說。」

宋堅顯然不知道他的所作所為,已經全部拆穿,還是若無其事地坐了下來。

白老大望了他半晌,道:「宋兄弟,中國幫會之中,雖然人才輩出,但有的利慾薰心,有的官癮大發,晚節不保的居多,宋兄弟,希望你我兩人,不要步人後塵才好!」

宋堅雙眉軒動,道:「老大,我自信我們兩人,絕不至於如此!」

白老大嘆了一口氣,道:「宋兄弟,你在七幫十八會中的威望,僅次於我,我也對你十分尊重,總希望你不要自暴自棄!」

我已經聽出了白老大的用意,是還不想令宋堅太以難堪,因此用言語點醒他,想叫他幡然悔悟,不要繼續作惡,白老大也可謂用心良苦。

但宋堅一聽得白老大如此說法,面色陡地一變,呆了一呆,道:「老大,我和你乃是肝膽之交,光棍眼堣ㄣ|沙子,你剛才的話,定是有為而發,尚祈你直言,不要閃爍!」

宋堅在講那幾句話的時候,臉上的神情,顯得十分氣憤。我在一旁,忍不住要罵了出來,叫他不要裝模作樣,但是,我只欠了一欠身子,白老大向我揮了揮手,不令我多口,道:「宋兄弟,你說得不錯,憑咱們兩人的交情,講話確是不應該閃閃縮縮,那麼——」

他講到此處,略停了一停,一字一頓,道:「請你將那二十一塊鋼板,交了出來!」

宋堅一聽,突地站了起來,面色發紫,眼中威棱四射,大聲道:「老大,你這是什麼意思?」白老大道:「那二十一塊鋼板,在你身上,三次害衛兄弟的,也就是你!」宋堅呆了一呆,陡地哈哈大笑起來,道:「白老大,想不到我們兩人,一場相知,竟落得如此下場,你去發瘋吧,我走了!」

他話一說完,一個轉身,便大踏步向門口走來。我連忙站了起來,厲聲道:「姓宋的,想溜麼?」宋堅像是料不到我也會對他陡地發難一樣,怔了一怔,面上神色,更是大怒,暴雷也似地喝道:「讓開!」

他一面暴喝,一面右手,「呼」地一聲,揮了過來。我見他這一揮,用的力道甚大,立即身子一閃,右臂一圈,以小擒拿手中的一式「逆拿法」,反刁他的手腕,我的出手,不可謂不快,這一式逆拿法,能夠避得開的人,實是屈指可數!

但宋堅的行動更快,我一抓甫出,他剛一揮出的右臂,陡地向下一沉,反沉到了我的手腕之下,依樣葫蘆,也是一式小擒拿手中的逆拿法,來抓我的手腕,我大吃一驚,連忙後退。

宋堅悶哼一聲,一腳向我腰際踢來,我仗著身形靈活,旋一擰身,避了開去,宋堅的一腳,在我腰際擦過,我身形未穩,翻手一掌,向他小腿砍出,但宋堅出腿收縮,快疾無比,我一掌砍下,他右腿已收去,左腿卻抬了起來,膝蓋向我手肘撞來!

我知道這一下,若是被他撞中,我一條手臂,非廢去不可,只得連忙收招後退,總算堪堪避過,已經出了一身冷汗!

我和宋堅動手,互發三招,只不過電光石火的時間,白老大手在椅圈上一按,身形已經疾掠而起,就在我退開,宋堅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轉身向門外闖去之際,他身形一閃,已經來到了門口,以背貼門而立。

宋堅連忙收住了腳步,離白老大只不過兩步,他們兩人,身形凝立,互相瞪視,半晌不動,白老大才沉聲道:「宋兄弟,一人作事一人當!」

宋堅想已怒極,脫口罵道:「放屁,你不去管教自己的寶貝兒子,貽羞家門,還有什麼資格來和我說話?」白老大的面上,本來還帶著十分懇切的神情,希望宋堅懸崖勒馬。

可是宋堅那兩句話,才一出口,只見白老大的面色,驟然大變,鐵也似青,語音尖峻,道:「犬子不屑,我自會處置,你想以此作為藉口,離開此處,卻是不能!」

宋堅一聲冷笑,道:「笑話,宋某要來就來,要去便去,誰能阻攔?」

白老大橫掌當胸,道:「不妨試試,只要你過了白某人這一關。任你四海遨遊,八表飛翔!」

宋堅猛地後退一步,我也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出一步。因為這兩人若是動起手來,我是無論如何,插不進手去的,站在一旁,只會誤傷!

宋堅後退一步之後,右手向後一揚,已將白老大的座椅,抓在手中,一聲暴喝,手臂擒起,那張椅子,疾如流星,向白老大當頭砸下!

白老大怪嘯一聲,身形一矮,衣袂飄飄,便向外避了開去,他一面避開,在我身旁掠過之際,還推了我一下,將我推到屋角。

宋堅那一下,未曾砸中白老大,卻正好擊在門上。

白老大書房的那扇門,本是玻璃的,可以由內望外,而不能由外望內,宋堅的椅子,用力碰了上去,只聽得「嘩啦啦」一聲響,已將那扇門碰得粉碎!

宋堅卻不立即向門外掠去,立即轉過身來,轉臂向前一送,那張椅子,疾飛而出,他人也跟在椅子後面,向白老大撲去,椅子已經離手,但是他人向前撲出之際,卻緊推著椅子,竟像是那整個身子,也是被人拋出去的一樣快疾!我在一旁看著,心中不禁大是感佩。

這分明便是中國武術中的一門絕技,「飛身追影」之法!使這種武技的人,宋堅是我所見的第二個。第一個,是在上海大世界中所見到,那人的功夫還不甚到家,但已能隨手掄出一根竹竿,飛身趕上,人和竹竿,同時墮於兩丈開外!

宋堅的「飛身追影」功夫,顯然已到了極高的境界,白老大一揮手臂,將那張迎面飛來的椅子碰飛,「砰」地一聲響,那張椅子在天花板上,撞得粉碎,木片還未曾落下,宋堅左右雙拳,已將攻到白老大的胸前!

白老大手臂上揮,胸前門戶大開,我不免替白老大捏一把汗。

但是白老大能有如此盛譽,應變之快,確乎不同凡響,一眨眼間,只見他身子硬生生地,向旁轉了開去,他那一轉,已避開了宋堅的兩拳,而他同時,身子直挺挺地向上,躍過了書桌,來到了書桌之後。

宋堅大吼一聲,手揮處,將書桌上的一切,都掃得飛了起來,向白老大砸去,白老大一格,「嘩」地一聲,撕下了一幅遮住一隻保險箱的布簾,向前迎出,將迎而飛來的一切,都兜入簾布之中,再將布簾,向外一揮,「拍」地落地,白老大左手」已經攻出了兩掌。

兩人雖是隔桌對峙,但是那兩掌一攻出,卻也令得宋堅。後退了一步!

這時候,書房外面,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人人都面上變色,膽子大的,走得近些,頻頻問道:「白老大,宋大哥,什麼事不好說,而要動手?」

白老大厲聲道:「你們走開!」

那一聲陡喝,更是威嚴無匹,在門外的眾人,不由自主,散開了些。宋堅哈哈大笑,道:「各位兄弟,白老大說我存心害衛斯理,吞沒了那二十一塊鋼板!」

宋堅此言一出。眾人又交頭接耳起來,面上現出了難以相信的神色。

我立即道:「姓宋的,咱們可不是冤枉你!」

宋堅向我,「呸」地一聲,道:「算我瞎了眼,竟會和你稱兄道弟!」

我心中也不禁大怒,道:「白老大,你將事情,和他說說,」白老大吸了一口氣,顯然已準備將經過情形,說了出來。但是宋堅卻已勇若猛虎,向前踏出了一步,手在書桌上一聲巨響,那張書桌,竟被他下落之勢,硬生生地,壓成了兩截!

書桌一斷,宋堅人也向下沉來,在他雙足,尚未點地之際,雙臂上下一分,一拳擊向白老大的面門,另一拳卻向白老大的胸際擊出。

由於他雙拳擊出之際,腳尚未落地,拳風南起,他身子向下一沉間,那擊出的兩拳,已經改了方位,變成了一拳擊向白老大的胸際,另一拳,卻撞向白老大的腹部!

他出拳的姿勢,沒有改變,但拳勢卻已經不同,當真是極盡變幻之能事!

白老大在宋堅剛一出拳之際,並不出手,到宋堅落地之後,他才一腳向旁跨出,手翻處,一連五掌,掌影連晃,硬迎了上來!

宋堅見自己兩拳的攻勢,已為白老大封住,「哼」地一聲,收拳後退。

可是白老大像是料到宋堅,早會有此一著一樣,宋堅才一退,他便跟了上去,左臂一圈,五指如鉤,向宋堅的右肩抓來。

宋堅連忙向左一避,但白老大幾乎在同時,右手一探,又已向宋堅的左肩抓出!宋堅向左避來,連忙再想退後時,已慢了一步!

白老大一把抓住了宋堅的肩頭,「哼」地一聲,手揮處,宋堅的身子,向外撞了出去,撞在書架之上,整個書架,都被撞倒了下來。

但宋堅也當真十分了得,一撞之後,立即一躍而起,一俯身,拾兩塊,長達兩尺,竟約尺許的碎玻璃在手中!

那兩塊玻璃,是門上破裂下來的,斷裂之處鋒銳已極,無疑是兩柄極其銳利的利器!白老大一見,「哼」地一聲,宋兄弟,你這可是自取其辱!」

宋堅面色鐵青,厲聲道:「你還有什麼資格,稱我作兄弟?」白老大怔了一怔,緩步向宋堅走出,他才走出了兩步,宋堅雙臂一振,兩塊玻璃,「霍霍」有聲,揮起閃耀的亮光,向白老大劃來!

白老大向後一退,避了開去,手向後一探,抓了一條椅子腿在手中。

也正在此際,突然聽得一個嬌喘吁吁的少女聲音,道:「爹,宋大叔,住手,你們……怎麼……打起來了?」那聲音才一傳出,我首先大吃一驚,因為那不是別人,正是白素!

白老大和宋堅兩人,也怔了一怔,各自向後,退出了三步,我連忙循聲看去,只見門外聚集的眾人,一齊閃了開來,那個曾奉白素之命救我的中年婦女,扶著白素,向前走了過來。

我連忙搶前了幾步,白素又伸出左臂,掛在我的頸上,道:「我們到書房去。」我急道:「不可,他們正在動手,你怎麼能去?」

白素的神色,卻異常堅決,道:「不,一定要去!」我無可奈何,只得扶住她,向前走出,白素卻逕向宋堅走了過去!

我每向前走出一步,心頭的吃驚,便加深了一層,因為宋堅這時候,手中仍握著兩塊鋒銳無比的玻璃,而他的雙眼之中,又怒火四射,白素向他走去,實在是危險到了極點!

這時候,人人都屏氣靜息,白老大叫道:「站住!」白素卻揚起頭來,道:「不!」

我緊緊地握住了白素的纖手,一直來到了離宋堅三四尺處,白素才示意停了下來。

她一站定之後,喘了兩口氣,道:「宋大叔,一切全是我不好,念在你素昔疼我的份上,你也原諒了我爹和衛大哥吧!」

我和白老大兩人,一聽得白素如此說法,不禁大是愕然,因為我們兩人,都曾親眼看過拍攝到的宋堅的影片,白素也曾見過,她這樣說法,絕無理由!

宋堅「哼」地一聲,道:「素姑娘,你爹和衛斯理,竟然如此誣我,我寧死也難以見諒!」

白素嘆了一口氣,道:「宋大叔,你跟我來看一件東西,你看到了之後,自然誤會冰釋了!」

這時候,不要說集在門外的眾人,莫名其妙,連我和白老大兩人,也不知道白素是在弄一些什麼玄虛。宋堅問道:「去看什麼?」

白素道:「宋大叔,你跟我來,就可以明白了,爹,你也一起來。」

白老大沉聲道:「素兒,你在搞什麼鬼?」白素輕輕地嘆了一聲,道:「爹,是我們太粗心了,你可得向宋大叔陪罪!」

白老大一怔,道:「若是事情已水落石出,那我們當然認錯!」

宋堅「哼」地一聲,並不言語,白素又一示意我扶她離去,宋堅和白老大兩人,跟在後面,兩人並不交談,有的人想跟向前來,都被白老大喝止。

不一會,我們都已到了白素的房中,一齊進了黑房,白素在椅上躺了下來,對我道:「你去開動放映機!」白老大道:「對,讓他看一看也好!」

我依言開動了放映機,牆上便出現了毒蛇撲擊等等的情形,等到宋堅的面影出現時,白素叫道:「停!」宋堅的面形,便停留在牆壁上。

這時候,黑房之中,並沒有熄燈,我和白老大,立即回頭,只見宋堅雙眼發直,瞪著牆上,像是不能相信自己的所見一樣!

白老大冷冷地道:「宋兄弟,怎麼樣?」

宋堅卻恍若無聞,只是定著發呆。

白素道:「我們看到此處,便以為害人的,一定是宋大叔,所以影片雖然未完,卻兩次都未曾再放映下去,錯也就錯在這堙I」

我不解道:「怎麼會有錯?」白素道:「你再放映下去!」我又開了掣,只見牆上的宋堅,向後退去,門也關上,但是在門將關未關之際,宋堅卻獰笑了一下,緊接著,便是門被撞破,木屑紛飛的情形,牆上現出了走廊來,白素又道:「停!」

我和白老大,都未曾看出什麼破綻來,但是聽到宋堅失聲道:「是他!」

白素忙道:「宋大叔,那是什麼人?」

我連忙道:「你怎麼啦?那不是他是誰?」白素卻緩緩地搖了搖頭,道:「你再仔細看看,門未關前,那一笑間,那人的牙齒,便可發現了!」

我和白老大互望了一眼,我又將軟片倒捲過來,再開動了放映機,到了那一個鏡頭的時候,我立即將放映機關上,仔細一看間,不禁「啊」地一聲,原來那人,雖然和宋堅一模一樣。但是,他在露面一笑間,上排牙齒上,卻有著兩枚極尖的犬牙!宋堅的牙齒,卻是十分整齊,絕對沒有那麼尖銳的犬牙的,這一分別,不是細心,絕看不出來!

我呆了一呆,向宋堅看去,只見宋堅,也望著牆上,面上出現了非常痛苦的神色。白老大站了起來,向宋堅走去,叫道:「宋兄弟!」

宋堅緩緩地回過頭來,道:「老大,你不必多說,多說反倒小氣了!」白老大點了點頭,道:「是我對不起你,若不是見到了電影,我絕不會如此的!」宋堅站了起來,來回踱了兩步,白素道:「宋大叔,那個究竟是什麼人?」

宋堅道:「是我的弟弟!」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