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1 鑽石花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423票  瀏覽1647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2月22日 17:12


http://addons.books.com.tw/G/4/0010000904.jpg

【第一部:彈向大海的鑽石】

這是一個隆冬的天氣,在亞熱帶,雖然不會冷到滴水成冰,但是在海面上,西北風吹了上來,卻也不怎麼好受,所以,在一艘遠程渡輪的甲板上,顯得十分冷清。那天晚上,又是一點月光也沒有,黑沉沉的天上,只有幾顆亮晶晶的星星,我因為生性喜靜,這天晚上,我又穿著一件厚厚的大衣,可以不畏凜烈的西北風,我在甲板上踽踽地踱著,倒感到這樣的境界另有一番滋味。

正當我以為是獨自一個人在甲板上的時候,忽然聽得「嗤」地一聲,我立即循聲望去,只覺在欄杆上,另有一個人倚著,望著海面,那「嗤」的一聲,正是從他那堜珛o出來的。

我心中感到十分奇怪,因為剛才那一聲,曾經學過中國武術的人,都可以聽得出,那是以極強的指力,彈出一件東西的聲音,也就是如今一般武俠小說中所說的「暗器嘶空」之聲。

因此我停住了腳步,點著了一支煙,在點火的時候,我偷偷地抬起頭來仔細打量那個人。

只見他左手拿著一隻布袋,右手伸入布袋之中,拈出一粒小東西來,向空中一揚,「嗤」地一聲,那粒東西,便跌入了海中,濺起的水花並不高。

在那粒東西劃空而過的時候,我看到那粒東西,發出一絲亮晶晶的閃光。

那一定是無聊的人,在將玻璃珠子拋向海中,以消遣時間,我想。

與其一個人在甲板上閒踱,何不走過去和他搭訕幾句?我又想。因為每一個人,如果你能夠設法打開他心扉的話,你就一定可以聽得到一個極其動人的故事,不論那人是行動之間太過矯揉的貴族還是過著原始生活的土人。這是我的經驗,所以,我輕輕地來到了他的身邊。

那人像是全然未曾發覺我在向他走近,仍然是望著黑漆漆的海面,機械地將那袋中的東西,一粒一粒地拋入海中。直到我來到了他身邊,只有四五尺遠近處,他才猛地回過頭來。

我和他打了一個照面,天色雖然黑暗,但是就著遠處射過來的燈光,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得清他的臉面,他是一個三十不到的年輕人,雖然有著一種憂傷得過分的神氣,但是卻仍然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剛毅的人,大約因為他所受的打擊實在太大了,所以臉上才出現這樣的神氣來。

他冷冷地望了我一眼,眼色是如此之冷峻,然後,簡單地道:「走開。」我並沒有聽從他命令式的說話,只是停住了腳步,不再前進。

「走開!」他第二次冷冷地叱著。我向他作了一個不明所以的神情,他忽然冷笑了幾聲,轉過身去,又重複那機械的動作。

我在他身旁站了好一會,他一直將那些小粒東西拋入海中,我也不斷注視著他。在附近的一個船艙的窗中突然亮起了燈光,而燈光映了出來之際,我已經陡地看清,他拈在手中的,竟是一粒足有十五克拉大小的鑽石!

在那一瞬間,我完全地呆住了!我絕對不是一個守財奴,但對於印度土王式的豪奢,卻也不表苟同。因為錢,究竟是有著許多用處的!

而那個穿著一套墨綠色西裝的年輕人,竟將那麼大顆的鑽石--世上最值錢的礦物--順手拋入海中!而在我發現他以前,他不知已經拋出多少粒!

霎時之間,我腦中不知閃過了多少念頭,最後,我猜想他是一個走私集團的人物,他將鑽石拋入海中,多半是一種最新的走私方法。

我雖然轉了不少念頭,但是卻只費了極少的時間,我立即踏前一步,喝道:「住手!」

我那陡然的一喝,顯然收到了預期的效果,那年輕人突然間呆了一呆,回過頭來,而就在這一剎那間,我右手中指向外「拍」地一彈,那枝已吸了一半的香煙,向他的面門彈了出去,同時,左手翻處,已然抓向他手中的布袋。

那年輕人一偏頭,將我彈出的香煙避開,可是煙頭上著火的地方,因為一彈之力,迸散開來,卻也燙了他的臉,使他怔了一怔。

就在那一怔之際,我已然捉住了他的手腕,一沉一抖間,手臂一縮,已然將他手中的布袋搶了過來!我一得手就退後,那年輕人的眼中突然射出了兩道精芒,向我狠狠地撲了過來!

我早已看出那年輕人也是曾經練過中國武術的,因此早已有了準備,一見他撲了過來,身子便向後退了開去。可是,就在我一退,他向前一撲的時候,他的身子撲到了一半,突然以一足支地,轉了一個半圓,這一來,他便變得向我的側邊攻過來,我的躲避,變得完全失去了作用!

而亦是在那一瞬間,我也己然看出了那年輕人的師承!

當時,我心中既怒且驚,再想要應變時,左手的肘處,突然一麻,瞬霎之間,那一隻軟布袋,又被他奪了回去,而他一奪回了軟布袋之後,身形晃動,也向後疾退了開去。我豈肯甘心於這樣的失敗?連忙伸手入袋,己然取出一柄手槍來,槍口指向他,冷笑一聲,道:「不要動。」那年輕人立即身形僵住了不動,他本來是一個後退之勢,僵住了不動之後,氣勢矯健,簡直像是一頭蓄滿了勢子的美洲豹!

我看到我的把戲,己然將他制住,心中不禁高興。因為我的手槍,說來好笑,那只是我漫遊澎湖群島時,島上一個老漁民送我的禮物,是海柳木雕成的,形狀和真的左輪一模一樣。

當時,我的心內,對這樣一個有為的年輕人,在中國武術上,已然有了如此造詣的人,竟會參加走私集團,實是十分氣憤,冷然道:「想不到北太極門下的弟子,竟會幹出這樣的事來!」

那年輕人的面上,突然現出了奇怪的神情,像是在奇怪我能猜到他的來歷。

我心中也感到有點得意,因為我一上來,就道破了他的師承,使他不能不有所顧忌!我和北太極門,雖然沒有甚麼淵源,但是他剛才向我撲來,又突然中途轉身的這一式,卻正是北太極門的秘傳身法,「陰極陽生」之式,而我又知道北太極門對門下的弟子,約束得極嚴,像那年輕人那樣,實是有取死之道的!

可是,在那一剎間,我的心情,只不過略鬆了一鬆,那年輕人,就向我倏地撲了過來!

這一下,倒是大大地出乎我意料之外,正想閃避開去時,忽然眼前一股勁風,那隻看來盛滿鑽石的布袋,先向我迎面飛到,我的身後,便是欄杆,欄杆之後,便是大海。

如果我向外避了開去的話,那一袋鑽石,非跌到海中去不可!

在那樣的情形之下,我只得先伸手,去抓那袋鑽石,剛一抓到,右腕一陣劇痛,「拍」地一聲,那柄手槍,已然落到了甲板上,只聽得一陣「格格」之聲,我連忙退開,定睛看時,只見那柄假槍,被他一踏一踩,已然碎成了片片!

海柳木的木質十分堅硬,可是那年輕人卻輕而易舉地將之踏成碎片,我心中不禁吃了一驚。那年輕人一見是假槍,也冷笑一聲,抬起頭,向我望了過來。我們相隔七八尺遠近,互望了半晌,才聽得他冷冷地問道:「你是誰?」

我自然不肯道出姓名,因為我認定他的背後,一定有一個龐大的集團在支持著,而這樣一個集團,以一個人的力量去對付他們,無論如何無法討好。

因之,我只是道:「你想知道了我的姓名,就好和你的黨徒對付我麼?」

當時,我絕未想到,那一句話,競會引起他那麼大的震動!

只見他面色一變,陡地道:「我的黨徒?你究竟知道了甚麼?」

話未講完,只見他身形一矮,雙掌翻飛,已然向我一連攻出了兩掌--北太極門的掌法招式,變化本就極其精奇,而且,每一招的變化,隨心意變化,頗具鬼神莫測之機。

那年輕人一連向我攻了幾掌,掌風極其勁疾,我在接住那一袋鑽石之際,身子曾向後退了一步,此際難以還手,只得一退再退,背心已然挨在欄杆之上,可是那年輕人的攻勢,卻越來越是凌厲,身形欺入,「砰」地一聲,我肩頭上已然中了一掌。

那一掌,正擊在我的肩頭,力道實是大得出奇,我向後一仰,半個身子已然出了欄杆!我心知一定要跌入大海之中了,對於那年輕人如此對付我,我心中當然氣憤之極,就在我身子將要跌入海中之際,雙腿交替踢出,足尖連鉤,這乃是一式「鐵腿鴛鴦鉤」,將那年輕人的身子鉤住,電光石火間,兩人一齊跌進了大海之中。

在一艘行駛中的船跌入海中的經驗,我至少已經有過十次以上。當我們兩人,糾纏在一起,向海中跌下去的時候,實在是十分危險的,因為那和從船上躍下去完全不同。跌下去,如果離得船身太近的話,一被捲入船底,絕無倖理。

因此,我一覺出自己的身子已然離開了船身,雙腿一鬆,就著下跌之勢,猛地向前一竄,斜斜地向前,掠了出去。

而當我掠出之際,我可以覺出,那年輕人使了一式「旱地拔蔥」,反向上躍起了四五尺來。可是,他仍未能回船上。

在那時候,我突然對那年輕人,生出了一絲憐惜之念!因為像他那樣,直上直下,跌入海中,能夠生還的機會,實是微小之極!

中國武術,在近三百年來,每下愈況,而甘鳳池、呂四娘等八人之後,傑出的高手,已然不多見,晚清和民國初年之際,大刀王五、霍元甲、馬永貞等人,固然名噪一時,但比諸甘鳳池等人,卻差了不知多少。

當然,三千年來的武術傳統,並不是就此斷絕了,而是身懷絕技的人物,大都不露真相,以致漸漸湮沒了。再加上武俠小說的誇大,有些人竟認為中國的武術,全是小說家言!

那年輕人在武學上的造詣,已然到了頗高的程度,雖然他「行為不檢」,但如果就此死去,倒也不免可惜。

因此,就在我將要跌入海中之際,縱聲叫道:「快離開船身,越遠越好!」

我一講完,身子便沒入了海水之中,一入水,也顧不得海水的寒冷,便向海底下,疾沉了下去,那年輕人有沒有聽從我的警告,我已然不得而知了。我伏在海水的深處,直到輪船經過時的暗流,傳到了海底,我才浮了上來。

那艘輪船,已然離得我們遠遠,我知道呼救是沒有多大用處的,在水中,我將那袋鑽石,塞入大衣袋中,又脫去了大衣,以便手足靈活些,在海面飄流著,等待著天明之際,或許有水警輪或是漁船經過,那我就可以上岸了。這一夜的滋味,實在不怎麼好受,但尚幸未到天明,我已然飄到了一個小島。

那小島實在是小得可憐,我上了岸,忽然看到一縷煙,在兩塊大石之間冒起,我連忙跑了過去,只見一個人,傍著一堆火,倚著大石,正在烤乾他身上的衣服,我一到,他便轉過了頭來。

我們兩人互望了一眼,不禁都「哈哈」一笑,那燃著了火,在烤乾衣服的,正是剛才我在輪船上所遇到的那個敵人!

我老實不客氣地在火堆旁邊,坐了下來,他也不和我說話,我只見他小心翼翼地,在火上烘乾一張白色的紙片,神情之間,顯得極其嚴肅,但仍然流露著我初見他時的那種悲傷。

那張紙片是甚麼呢?他一再將鑽石拋入海中,為甚麼對那樣的一張紙片,卻如此小心呢?

我一面自己問自己,一面用心打量他,只見他眉宇之間,英氣勃勃,身子約有一九零公分上下,無論從哪一方面來看,他都是一個極其有為的年輕人。那時,我已然開始感到,自己對他的估計,或者是錯了!

但是,他為甚麼要將鑽石拋入海中呢?這一個謎,我一定要解開它!

只見他靜默了好一會,將那張白紙翻了過來。這時我才看清,那原來是一張照片,有如明信片大小的相片。他緩緩地抬起頭來,將那張相片,送到了我的面前。

我低下頭去看時,只見那相片上,是一個西方少女。背景是一片麥田,麥浪襯著少女的髮浪,顯得那麼和諧,那麼悅目。

而那少女的眼神,一看便知道是極其多情的那種,和此際那年輕人的眼神,差不了多少。

「你的愛人?」我看了一會兒,抬起頭來問,對方點了點頭。

「她死了?」我又問,當然是根據他此際憂傷的神情。但是他卻搖了搖頭。

我感到自己太冒昧了,向火堆靠近了些,不再言語。那年輕人忽然道:「你為甚麼要提醒我?」我只是淡淡地一笑,道:「你一定要知道麼?」那年輕人道:「是。」

「那末,」我說,「就像我一定要設法,將你送到北太極門掌門人那堨h,不令你再沉淪下去一樣的道理!」

那年輕人突然揚起頭來,「哈哈」一笑,神情之間,像是十分倨傲。他雖然沒有開口說話,但是我已然看得出他的意思,是說我沒有能力,將他擒住,交由北太極門的掌門人發落!「你笑甚麼?」我明知故問。

「我笑?我笑你的口氣好大!」他直言不諱,我喜歡這樣的人,我從大衣口袋中,取出那一袋鑽石來,擱在離火堆兩丈開外的一塊石頭上,道:「那我們不妨試一試,看誰能搶到那袋鑽石。」

他連眼角都不向那袋鑽石轉動一下,只是冷冷地道:「好,不妨試一試。」

我給他傲慢的態度,也撩得有一點惱怒。而且,久聞得人家說,北太極門,在太極拳、劍的功夫上,另有新的發展,不是掌門人嫡傳弟子,並不外傳,眼前這個人,年紀雖輕,武功造詣,已至如此地步,當然一定是北太極門的嫡傳弟子。

如果他是的話,看他此際的態度,毫不驚惶,難道北太極門的掌門人,也已然同流合污?真是如此的話,將來不免有衝突之日,何不在今日,先試一試北太極門的真實本領?我想了想,便道:「你聽好了,我數到三,大家一齊發動!」他只是冷冷地點了點頭,仍是一派不在乎的神氣,背對著那袋鑽石。

我吸了一日氣,數道:「一--二--三!」我自己數數字,當然要佔一點便宜,一個「三」字才出口,一個箭步,我已然向那袋鑽石掠去,而就在此際,只見他一個倒栽觔斗,凌空翻起,一陣輕風,竟然趕在我前面!我趁著他在我身旁掠過之際,突然一伸手,向他後肩抓了出去!

那一抓,乃是擒拿法中的背部麻筋抓法,以食、中二指,插向他的「肩井穴」,同時,大拇指從他的肩胛骨狹端之下骨縫之中插入。只要一被我拿中,略一發動,他便酸麻不堪,不但不能動彈,我大拇指所插之地,乃是「風尾穴」,力道重了,他可能受重傷!我當然無意令得他受重傷,所以出手,只是以快為主,用的力量,並不是十分的大。

那一式「背筋拿法」,才一使出,我食、中兩指,已然觸及他的背部,眼看就可以將他拿中之際,只見他身形陡地一凝,身子半轉,將我這一拿,避了開去,緊接著,便是一式「攬雀尾」,四式變化,掤、履、擠、按,一齊發出。

這四式變化,式式均是對付我向他按去的右手而發,來得快疾無比,我心中一驚,暗暗叫了一聲「好」,非但不避,反而向前跨出一步,擠近身去,右臂向外一揮,左手已然發出一招。

那一招,仍然是擒拿法中的招數,配合身形踏前,左掌由外,向埵V下抄拿,右掌由外,向埵V左帶拿,配合而成送拿之勢,雙手形成了兩個徑只尺許的圓形!這一招「逆拿法」,才一使出,他立即向後,被我逼出了一步。而在他後退之前的那一瞬間,我們兩人的手腕,相交了一下,我的身子,也不由得退出了一步。本來,我們兩人,已然全來到了那袋鑽石面前,如今,各自跨開了一步,那袋鑽石,仍然是在我們兩人的當中。

我們兩人的目光,卻是誰也不去望那袋鑽石,卻相互緊緊地盯著對方。

此際,我也已然覺察,如果我當真要將對方擒下,交給北太極門的掌門人的話,絕對不是容易的事,而他當然也知道,要將我擊倒,也得化出極大的代價!

我們兩人對峙著,誰也不想先發動,足足有十分鐘,他的神態,突然鬆弛了下來,拍了拍手,道:「算了,還爭甚麼?」

我也一笑,道:「那就算了--」怎知我下面一個「罷」字,尚未講出,他突然趁我神情略一鬆弛之際,一俯身,手伸處,已然將那袋鑽石,抓到了手中,身形向後,疾掠而出,一揚手道:「這是甚麼?」

剎那之間,我心中實是怒到了極點,因為剛才,他的那一句話,竟不是出於真心,而是欺訛!

我雙眼中,已然射出了怒火,他卻一笑,道:「朋友,兵不厭詐,難道你因此便以為我是卑鄙小人麼?」

我將剛才的情形,平心靜氣地想了一想,也覺得自己著實是太大意了些,那年輕人實在是給了我一個對待敵人的極大教訓!

我氣平了下來,向他走過去,並伸出了手,他也正要伸手過來的時候,突然,「砰」地一聲槍響,劃破了這荒島的寂靜!

我們兩人,陡地吃了一驚,只見從一大堆亂石上,一條極苗條的人影,連翻帶滾,翻了過來。

緊接地,又是「砰砰」兩下槍響,子彈在空中呼嘯而過!

我們都可以看得出,那連接而發的三下槍聲,全是向那個由亂石崗上滾下來的女子而發的。而如果不是那女子身手矯捷的話,她一定已然飲彈身亡!

我們兩人,互望一眼,立時身子也伏了下來。那年輕人向我望了一眼,低聲道:「你真有槍麼?」我苦笑了一下。

我們一齊貼著地面,迅速地移動著,隱身在一塊大石的後面。抬頭去看那個女子時,似乎她並沒有發現我們兩個人的存在,緊緊地靠在一塊大石後面。前後沒有多久,石崗子上就出現了兩個人,那兩個人,手上全都握著手槍,四面張望了一眼,分明是尋找那女子的蹤跡,忽然,他們看到了我們所燃起的那個火堆。

那兩個人,全都戴著鴨舌帽,將帽簷壓得低低的,也看不清他們的臉面,只見他們一步一步地,走下亂石崗子來,一看他們的情形,便知道他們,是將那火堆當作了目標。

而在他們將要走下亂石崗的時候,其中一人,又舉起槍來,「砰砰砰」地亂放了三槍。

本來,我的心情,也是十分緊張,因為無論如何,火器的力量,總不是人所能抵擋的,可是,那人亂放了三槍之後,我卻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因為,從他亂放槍的情形來看,那正是他心中害怕的表示。

同時,我也看到,那隱藏在大石之後的女子,身子略略挪動了尺許。我已然可以看清了她的側面,她身上所穿的,是一件很普通的織錦花棉襖,是黑底織出許多形態不同的白菊花的那種,一條黑色的西裝褲,燙著短頭髮,頸上圍著一條銀白色的絲巾,全身就是黑、白兩種顏色--因為她的臉色,也是那樣地白,異樣的蒼白。

我雖然只看到她的側面,但是卻看到,她有一張非常秀氣的臉龐。她的打扮,似乎是普通都市少女,但是她的神情,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氣魄風韻。

我向身旁的年輕人,望了一眼,本來是想徵詢一下他對那個少女的看法。可是,在我一回顧間,卻看到那年輕人的面色,是那樣地難看!他的雙眼定在那少女的身上。顯然,他是因為看到了那少女,才會有那麼難看的面色的。

而他的面色,包括了恐怖、失望(甚至是絕望)和一種倔強的反抗!我從來也未曾見過一個人的臉上,會有著這樣繁複的神情!

我只在一瞥之間,已然可以肯定,那年輕人和少女之間,一定有著甚麼不尋常的糾葛!但是我此際,卻沒有辦法去深究它。

因為那兩個人,已然下了亂石崗子,離開那少女,只有七八尺遠近。而看那少女的神態,分明是要向那兩人撲去!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舉動,正在這個時候,一個極奇怪的念頭,倏然像閃電般掠過我的腦際,那就是:我不能看那個少女去涉險,因此,我立即拾起了一塊石子,向外彈了出去,我用的乃是柔勁,石子並沒有破空之聲,但是落地之際,卻發出極是清脆的「拍」的一聲響!

那「拍」地一聲,在那兩人的左首響起,那兩人立時轉過身去。這本是我的意料之中的事,便立即轉過臉去,看那少女,看她是不是知道,那是她襲擊敵人的一個極佳機會!只見那少女的臉上,掠過了一絲驚訝之色,但是她卻並沒有回頭望來,身形如燕,貼地向前,疾撲了出去,雙手一張,便已然拿往了那兩人的後頸!

那兩人怪叫一聲,「砰砰」兩下槍聲,向前直射了出去,當然傷不到那少女。

而那少女雙臂用力一抖間,只聽得「格格」兩聲,那兩人的頭,向旁一側,呻吟之聲不絕,手中的手槍,也跌到了地上,那少女已然用重手法,將他們兩人的頸骨扭得脫了臼。

我自然知道此際那兩人身受的痛苦,他們再也握不住手槍,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只見那少女立即踏前一步,纖足起處,將一柄手槍,踢出老遠,而幾乎是同時,一俯身,已然將另一柄手槍,拾了起來。

我見那少女一舉奏功,便從大石之後,走了出來,可是那少女卻在此際,轉過身來,我的老天,她手中的手槍,槍口正對著我!

我猛地怔了一下,不敢再向前跨出。雖然剛才,我幫助了她,而我也絕不是膽小的人,但是我卻不敢再向前跨出。

因為她的神情,那種冷若冰霜的神情,那種堅決的眼神,看得出她是一個想做甚麼就做甚麼的人,而向我開槍這樣的事,在她來說,一定是一件極小的事!她轉眼直視著我,冷冷地問道:「你是誰?」

「小姐,」我攤了攤手:「你不至於會向我開槍吧?」

「難說。」她的回答,竟是那樣地簡單,但是,她的眼光,終於從我的身上,向旁移了開去。我順著她的眼光,向後望去,只見她是向那個年輕人望去時,那年輕人,像是僵了一樣,身子一動也不曾動過,面上的神情,也像是石雕--但是我相信,即使是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巨匠,也必然難以捕捉這樣複雜的神情。我再回頭向那少女望去,只見她的全身,猛烈地震動了一下,面色變得更白,槍口也轉動了幾寸,由對準我,而變得對準了那個年輕人。這種情形,證實了我剛才的看法,但是,我卻依然不明瞭他們兩人之間,有著甚麼樣的糾纏。好一會,那少女才以冷酷到幾乎不應該是她這樣的少女所應該有的聲音,道:「跟我回去!」那年輕人的身子,猛地震動了一下,雙手掩面,幾乎是痛苦地叫道:「不!」那少女緩緩地向前,踏出了一步,道:「那份地圖呢?」那年輕人迅速地解開衣服,我可以看到在他貼肉處藏著一個尼龍紙袋,那尼龍紙袋很厚,他解了下來,將那個紙袋,向那少女拋去,少女一伸手接了過來,仍然冷冷地道:「跟我回去吧!」那年輕人動了一下,仍然道:「不!」

少女的石雕也似的面容,掠過一絲憂傷的神情,手槍一揚,道:「那你轉過背去,我就地執行掌門人的命令。」年輕人面色大變,張大了口,講不出話來。

這時候,連我也大吃一驚。前面已經說過,我在一見那年輕人將鑽石一顆一顆拋入海中的時候,便認為他是在幹著不法的勾當。而當我知道他竟是北太極門中的人之後,我心中更是氣憤。因為北太極門的聲名極好,他的行為,一定會受到極重的懲罰。如今看那少女的神情,和他一定是同門師兄妹,我感到意外的是,她會帶著處死那年輕人的命令!

那年輕人呆了一會,才道:「這……真是掌門人的命令麼?」

那少女在口袋中,摸出一塊半圓形、漆成血也似紅的紅色鐵牌來,「叮」地一聲,拋在那年輕人的面前,冷冷地道:「你自己看吧!」

她的語氣,仍然是那樣冷酷,像是對方的生死,和她一點關係也沒有。可是,她拋出那面圓令的時候,臉上的那種苦痛的神情,卻絕對瞞不過我!

那年輕人低頭一看間,面如死灰,呆了一呆,才抬起頭來,顫聲道:「掌門人為甚麼派……派你……來執行?」那少女略略地轉過頭去,不願被對方看到她眼中已然孕滿了晶瑩的淚水,道:「是我自己要求的!」

那年輕人的身子又震了一震,面上突然現出了憤然之色,幾乎是叫嚷著道:「我知道,你是為了羅菲的緣故,師妹,你--」

他的話講到一半,那少女已經尖叫著,打斷了他的話頭,道:「你願不願意跟我回去?」那年輕人也突然住口,道:「不!」

那少女拇指輕輕一扳,「克」地一聲,撞針已然被她扳了下來。

她的身子在微微顫動,一點也沒有血色的手,也在發抖,而她的槍口,仍然對準那年輕人。這是極危險的事情,只要她的手指,稍微用一點力道,甚至只要她再抖得厲害一些,子彈便可以呼嘯而出!那年輕人也一定死於非命!

我一看到這種情形,連忙踏前一步,道:「小姐,有事慢慢商量!」

那少女連望都不向我望一眼,一字一頓地道:「你再說一遍!」那年輕人昂頭望天,幾乎是毫不猶豫地道:「我不回去!永不!」

那少女面上那種痛苦的神情,又出現了一次,而槍口也向上略揚了半寸,我連忙身形掠起,想向她撲過去,先將她手中的槍奪下來再說。

就在我身形展動之際,只聽得她叱道:「你想死?」同時「砰」地一聲,槍已響了!剎時之間,我呆了一呆,簡直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直到看到了那少女憤怒和惶恐交織的神情,我才感到自己的左肩,一陣熱辣辣地奇痛,下意識地伸手一摸,竟摸了一手鮮血!

那一槍,不曾打中了那年輕人,卻打中了我!我回頭向那年輕人看去,只見他極快的身形,向外掠了開去,在他原來停留的地方,將那一袋鑽石,放在地上,那少女立即對準了他的背後又放了一槍!

可是那少女的這一槍,並沒有射中目的,那年輕人連閃幾閃,又跑遠了十來丈,那少女再扣扳機,只發出「克」地一聲,子彈已然射完了。她連忙也展動身形,向前追了過去,兩人一前一後,迅速地隱沒在亂石崗子的後面,只聽得一陣機器響聲,傳了過來。

我的手緊緊地按住傷口,也跟了過去,只見那少女呆呆地站在海灘之上,海風吹動著她圍在頸上那條雪白的絲巾,一條小艇,艇尾激起陣陣水花,艇首昂起,正在向前疾馳而出,艇上的駕駛人,正是那個年輕人。

那少女呆了並沒有多久,便身子拔起,向另一艘漆成紅、兩色的遊艇躍去。

我不等她躍到那遊艇上,便大聲叫道:「小姐,慢一慢!」那少女在半空之中,猛地一扭身,落在海灘上,道:「先生,很對不起你,我還要去追人。」

「小姐,那位朋友,」我急急地道:「還留下了一袋鑽石,你總不能讓它留在荒島上的吧!」

那少女的面上,立時現出了一陣極其驚訝的神色,反問道:「一袋鑽石?那末說,他已經找到了!」她講到這堙A突然住口不言,一雙秀目,直視著我,改口道:「你為甚麼不要了它?」

「嘿,」我心中不免有點忿怒,道:「小姐,你看錯人了!」

她又望了我一眼,立即向亂石崗子的後面奔去,不一刻,便已然回了轉來,那袋鑽石顯然是在她西裝褲的袋中,她掠過了我的身邊,又向那遊艇奔去,將要躍起時,才忽然又回過頭來,道:「你的傷勢--」

「不要緊,」我苦笑了一下,「那兩個人,會死在荒島上的。」

「哼,」她冷笑了一聲,「那兩個人,你知道他們是誰的部下?」

我反問道:「誰?」那少女向那艘遊艇一指,道:「你難道不認識這艘遊艇?」我心中一動,向那艘遊艇,望了一眼,只見艇首赫然漆著「死神號」三個字,我更加吃了一驚,不禁替小姐擔心,道:「小姐,你竟敢與他作對?」

那少女鄙夷地笑了笑,並不回答。我看得出她是一個極其有自制力、高傲、冷靜的少女,但是我也看出,她心底深處,一定有著一樁極其痛苦的事情蘊藏著。

我當然更知道,這一男一女,那一袋鑽石,都和一件極其複雜的事情有關,我絕對無意介入這件事中,但是我總也不能就此負著槍傷,毫無希望地在這荒島上等待。因此我想了一想,道:「不論怎麼樣,你射傷了我,總得帶我離開這個荒島!」

她面上現出為難之色,但終於答應了下來。我們兩人,一齊躍上了那艘遊艇,解開了纜繩。她熟練地開動了馬達,遊艇「拍拍」地響著,向前駛去,駛出的方向,正是那年輕人剛才駛去的方向,這時候,那小艇早已看不見了。

一直等到「死神號」完全離開了荒島,我和那少女,才進了船艙中,我們兩人,剛在船艙中坐定,忽然聽得「格」地一聲響,一扇暗門,打了開來,一個人步履「咯咯」有聲,走了出來!

我和那少女兩人,都驀地吃了一驚,因為剛才,我們上那遊艇的時候,也曾經大略地檢查了一遍,看艇上是不是有人。而在遊艇上,竟然也會設有暗室,那倒確實是我們所料不到的。

我們兩人,立時站了起來,那人卻道:「請坐,兩位請坐!」我看到那少女神色一變,身形微矮,準備向那人撲了過去,那人將手中的手杖,略略揚了一揚,笑道:「小姐鎮定一點,你看看四周圍!」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