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1 鑽石花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423票  瀏覽1652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2月22日 17:12


http://addons.books.com.tw/G/4/0010000904.jpg

【第十三部:高手過招】

 

只見他們兩人,各自退出了三步,可見功力相若,我大師伯在一退出之後,手揚處,一枚金蓮子已然向石軒亭頭部射出。

石軒亭手指一彈,「拍」地一聲,也彈出了一枚金錢,「錚」地一聲,正彈在金蓮子上,兩件暗器,一齊迸散了開來!

我大師伯大喝一聲,道:「來得好!」雙手齊灑,十枚金蓮子,分成十道金光,向石軒亭一齊罩下去,石軒亭「哈哈」一笑,十枚金錢,也已然連翻飛過,一時之間,只聽得「錚錚」之聲,不絕於耳,二十枚暗器,四下迸射,金光繚繞,蔚為奇觀!

我大師伯呆了一呆,道:「想不到閣下在暗器功夫上,也有這等造詣!」

石軒亭冷笑道:「豈敢!」

他對大師伯,言語之間,不敢十分無禮,當然是他知道大師伯的武功,和他實在是不相伯仲之故。我大師伯雙掌一錯,又待攻向前去,忽然聽得黎明玫嬌聲道:「不要打了!」

她才一出聲,我大師伯身形一閃,便已然退後丈許,黎明玫向前走了幾步,她身上仍然披著名貴的貉皮披肩,陽光之下,她面容雖然顯得出奇的蒼白,可是那種美麗,仍是無法形容的!

她向前走出了兩步,道:「十五年未曾見面了,你好啊!」

石軒亭一見黎明玫走出來,面上便掠過了一絲十分驚恐的神色。

但是片刻之間,他面色重又凜然,喝道:「叛師之徒,還有甚麼面目見我?」

黎明玫突然笑了起來,道:「我為何被踢出北太極門,可要當著眾人,說一說麼?」

我看到石軒亭在聽到說這一句話之後,全身陡地一震,面色也為之一變!

我心知他們兩人之間,一定有著極其奇特的關係,石軒亭是石菊的父親,而黎明玫又親口對我講過,她是石菊的母親。

她又和我說過,她最恨的人,就是石軒亭。

然則,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究竟如何呢?

只見石軒亭不由自主,後退了一步,指著黎明玫,道:「你……你……你……」

黎明玫「格格」笑道:「你怕甚麼?你怕甚麼?」石軒亭又向後退去,剛才的豪氣,已經不知去向了。

黎明玫道:「你怕被我們的女兒,知道了你的行為,也不齒你為父麼?」

我一聽這話,又是一怔,向石菊望去,只見石菊也睜大了眼睛,愕然望著她的父母。

黎明玫向石軒亭逼了近去,道:「十七年了,我裝著叛師的罪名,無非是為了希望女兒能夠長大,如今,女兒已經安全了,我……我……」

黎明玫講到此處,眼中射出了怒火。我聽了不由得又呆了一呆,她口中的「女兒」,自然是石菊,那麼,「女兒已然安全了」一語,又是甚麼意思呢?黎明玫頓了一頓,又道:「我花了極大的代價,才換得了女兒和她心愛的人的安全……」她抬頭望著青天,面上露出了笑容,道:「他們如今,已然該在很遠的地方了!」

一講了這句話,她突然又低下頭來,雙眼直逼石軒亭,一字一頓,道:「如今我要與你拚命!」石軒亭在黎明玫越來越是激厲地講話之際,身子僵立,一動也不動,而他的面色,也越來越是難看,我看得出他面色的變易,一半是因為發怒,但另一半,卻是為了其他的原因!當黎明玫講完之後,石軒亭猛地震了一震,陡然之間,手臂一圈,一掌已然向黎明玫疾拍而出!

那一掌,去勢之快,不是眼見,當真不能令人相信,黎明玫陡地一呆,像是想不到石軒亭會立即向她出手,而就在那一呆之際,石軒亭的一掌,離她胸前,已只不過半尺!在一瞬間,我忘記了大師伯就在旁邊,我不能現出原形,也忘記了我左肩上的劇痛,我簡直忘了一切,大叫道:「明玫,快避!」我一面叫,一面足點處,右掌揚起,已然向石軒亭背後,直撲了過去!我那一撲,用的力道是如此之大,以致片刻之間,我眼前變得什麼都看不到,而我的心中,也只有一個意願,那就是要將黎明玫救下來,至於我自己會因此產生甚麼後果,根本不在考慮之列!等我撲到了一半的時候,我才能看清眼前的情形,這時候,離我那一下叫喚,至多只有兩秒鐘,我聽得大師伯大喝一聲,向前衝來。

石軒亭左手向後一擺,也已然一掌擊出。

石軒亭因為左手一擺,向後擊到,他突然之間,向黎明玫攻出一掌,便慢了一慢,黎明玫陡地覺醒,但是,她想要避開之際,卻已然不及,立即手腕一翻,也是一掌拍出!

只聽得「砰砰」兩聲,我和黎明玫,各自向外,跌出了三四步。

我只覺頭昏眼花,胸口發熱,一跌出之後,便坐倒在地上,然而,我剛一跌倒,便見我大師伯,目中怒火迸射,已然來到了我的身邊,手起處,一掌已然向我的頭頂擊下!

就在我毫無抵抗能力,危險已極之際,只聽得黎明玫大叫道:「別下手!」

她當然也在我剛才那一聲叫喚之中,辨出了我是甚麼人,因此她才叫得那樣淒厲,而令得大師伯的一掌,在剎那間停在半空之中,沒有向我的頭頂,擊了下來,保住了我的性命。

可是,黎明玫退出之後,只顧及叫我大師伯不要下手,卻忘了石軒亭就在她的面前,無聲無息,向前滑了過去,一掌又已向她胸前擊到。我吸了一口氣,尚未叫出聲來,只聽得「砰」地一聲響,「死神」揚起了手中的手杖,他的手杖,本來就是一柄鑄造奇特的槍,一顆子彈,正射入了石軒亭的右胸,石軒亭面色一變,左手立即按在傷口上,可是,在那一瞬間,他仍來得及狠狠一掌,按在黎明玫的胸口上!

那一掌,簡直比按在我自己的胸口上,還要令我感到痛苦!

石軒亭和黎明玫兩人,一齊倒了下來。黎明玫的面色,變得難看之極。一時之間,四周靜到了極點!

在如今的武俠小說中,常常可以讀到「這一切,只不過是電光石火般,一瞬間的事」這樣的句子,當時我們的情形,也的確是如此。

一切,全發生得那麼快,連給你去思考的時間都沒有,變故已然生出來了,事情已然發生了,整個世界對你,也似乎完全不動了。我看到黎明玫的面上,已然泛出了死色,我連忙連滾帶躍,向她撲去。

她一等我來到身邊,向我望了一眼,突然哈哈地大笑了起來。

她的笑聲,是如此的淒厲,令得我不知如何開口,向她安慰才好!只聽得她厲聲叫道:「唐天翔,你過來!」她叫出了六個字,口角已然有鮮血流出,我霎時之間,呆了一呆,不知道她在叫誰。但我立即就明白了,因為「死神」立刻來到她的身邊,屈下一腿,跪了下來,急急地道:「明玫,我是不得已,我實在是愛你的!」

黎明玫又是「哈哈」一陣大笑,道:「好!我一生之中,遇到了兩個男人,原來都是騙我的!石軒亭!」

石軒亭中了一槍,傷勢極重,鮮血不斷地從他指縫中湧出,他聽到黎明玫厲聲叫他,只是「哼」地一聲。黎明玫又道:「石軒亭你十七年前,誘惑我的時候,對我說過甚麼話來?」

石軒亭眼珠翻了翻,卻沒有說甚麼。

石菊一聽得黎明玫的話,連忙一躍而起,道:「爹,她說甚麼?」

石軒亭勉力側過身子,伸手向石菊招了一招,道:「菊兒,你……過來。」

石菊向前走了幾步,在石軒亭的身邊,蹲了下來。石軒亭艱辛地抖著,在石菊的面頰上撫摸著,道:「孩子,她……是生你的母親。」

石菊「啊」地一聲,石軒亭又道:「可是你別忘記,她是一個下賤無恥的女--」他下面一個「人」字,尚未講出,喉間突然「格」地一聲,手指仍然指著黎明玫,便已然氣絕身死!

黎明玫揚聲大笑,道:「我總算眼看你死去了,你到陰司地獄,不妨再去騙騙無知少女!哈哈!」她一面笑,一面口角流血。

石菊呆呆地站了起來,望著黎明玫。

黎明玫的聲音,突然平靜了許多,望著石菊,道:「在我像你那樣年紀的時候,被老賊欺騙……生下你來之後,老賊想要……殺人滅口,卻給我逃了出來,如今,你……也像我這麼大了……」

石菊只是呆呆地站在那堙A一動不動,我知道,因為眼前的事情,對她實在是太不可想像了,她不知何所適從,便只好呆呆地站著。

黎明玫長長嘆了一口氣,道:「唐天翔,你……騙得我好哇!」

「死神」滿頭是汗,道:「明玫,我一直不想殺他們,但是他們老和我們作對,明玫,我是愛你的,你信我這一句話!」

「死神」的面色,是如此地惶急,語音震顫,和他平日的為人,絕對不同,我不知黎明玫信不信他的話,但是我卻是相信的。

同時,我也知道,黎明玫現在是愛我的,她離開我,和「死神」在一起,甚至和「死神」結婚,全是為了我和石菊!因為她知道「死神」立意要將我和石菊除去,當然她也知道,「死神」手下能人之多,如果他立意要將我和石菊除去的話,我們兩人,實是毫無求生的機會的。所以,她才答應下嫁「死神」,而以「死神」不再侵犯我們為條件!

在不知不覺中,我的眼睛潤濕了,我低聲叫道:「明玫!明玫!」

黎明玫轉過頭來,望了我一眼,閉上了眼睛,好一會才睜了開來,又望了我一會,才長長嘆了一口氣,道:「我對不起你,我被人騙了!」

我想過去將她扶了起來,但是我自己也站不直身子,只得向她靠近了一步。

她握住了我的手,我道:「明玫,好了,現在,一切全都過去了!」

她低聲道:「是的,一切全都過去了……過去了……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受人……騙了……」她的聲音,越來越低,我大吃一驚,叫道:「大師伯,快救救她!你將我怎麼樣都可以,快救救她!」

我大師伯在丈許開外,冷冷地道:「你不必求我,她已經沒有救了!」我大聲地叫了起來,道:「不!」

也就在那時,我感到黎明玫握住我的手,突然緊了一緊,但是卻又陡地鬆了開來,我回頭向她望去,只見她直視天空,已然死了。

這時,我才注意到天上像是有軋軋的機聲,可是是甚麼聲音,對我都沒有意義了。

黎明玫死了!我呆了好一會,才按上了她的眼睛。

我望著黎明玫,不知過了多久,「死神」的咆哮才驚醒了我,他大叫道:「衛斯理,是你害死了她!」我回過頭來,想起剛才的情形,如果黎明玫不是為了叫我大師伯不要下手,她當然不會中石軒亭的一掌的。

我心中感到了陣陣的絞痛,但是我直視著滿面油光的「死神」,以極其冷酷的聲音道:「唐天翔,你心中知道,是誰害死她的。那不是我,是你!」「死神」的身子,猛地一震,陡地站了起來。

他面如死灰,眼中射出獸性的光芒,怒道:「是你!是你!快下手將他們全都打死!」大師伯和那個胖子,互望了一眼,一步一步,向我逼了過來。「死神」仍然不斷地叫道:「殺死他!殺死他!」可是,不等大師伯和蔡胖子逼近我的身前,那自天而降的「軋軋」之聲,突然蓋過了他的叫聲,同時,一個洪亮的,顯然由擴音機傳出的聲音,自半空中傳了來,道:「每一個人,都舉起手來!」

我們一齊抬頭看去,只見三架直升機,已然離地面極低,每一架直升機上,都有槍口向外面露出著。大師伯和蔡胖子呆了一呆。從一架直升機上,已然跳下了三個人來。那三個人落在麥皆堆上,迅速地滾了下來,兩個是警察,另外一個正是納爾遜先生!

兩個警察舉著槍,我們這些人,全都呆立不動,納爾遜先生來到了「死神」的面前,冷冷地道:「先生,這一次,我們有了證據,謀殺!我們在直升機上,用遠距離攝影機,拍下了全部事實的經過!」

「死神」的面部抽搐著,但沒有多久,便已然恢復了鎮定,向石軒亭一指,道:「是這個人先向我妻子動手的,我是為了保衛我的妻子。」納爾遜先生摸出手銬來,道:「這些話,留到法庭上再講吧!」「拍拍」兩聲,「死神」的雙手,已被銬住,「死神」回頭叫道「你們快走!」他自然是想叫我大師伯和蔡胖子逃走。

但是此際,三架直升機都已然著陸,總共有四十名武裝警察,包圍在我們的周圍。我大師伯和蔡胖子,插翅也難以飛出了。納爾遜先生想得十分周到,他甚至帶來了醫務人員,醫務人員在檢查了石軒亭和黎明玫後,說了兩個十分簡單的字,道:「死了!」納爾遜向我們望了一眼,道:「將他們一齊帶走!」我因為受了傷,所以由兩個警察,扶著我上了直升機。我和石菊、和「死神」在一架機上,那四個大漢、俊、施維婭和屍體,在一架機上,蔡胖子和我大師伯兩人,在另外一架機上。納爾遜可能以為我大師伯和蔡胖子是兩個無關緊要的人物,因此只派了六個警察看守他們。但兩個小時之後,納爾遜先生便知道他犯了一個極重大的錯誤了!

因為,在直升機起飛之後的兩小時,當直升機來到海面上的時候,我大師伯和蔡胖子兩人,輕而易舉地制服了那六個警察,從高空躍到了海中,納爾遜和我,我們所有的人,都眼看著他們兩人,躍到了海洋之中,但是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對於大師伯和蔡胖子兩人的逃脫,我實在是又驚又喜,「死神」的面上,卻泛出了微笑,並且惡意地向我,望了半晌。直升機在法意邊境的一個小城降落,我們立即被轉送到巴黎。在巴黎,我被送入醫院。在醫院中,我做了不知多少奇怪的夢。甚至於,我希望這所有的事情,完全是夢!

第二天,我事實上已經復原,納爾遜先生來了。和他一齊來的,還有俊、施維婭和石菊。石菊見到了我,便哭了起來。

納爾遜趨前,向我握了握手,道:「你們幾個人,並未曾被控,雖然,警方可以控告你們聚眾毆鬥的罪名的。」

我苦笑了一下,道:「『死神』呢?」納爾遜先生笑道:「國際警方,早巳想將『死神』關入監牢中了,但是,苦於沒有證據,想不到他這次會以殺人罪被控,他是從不親自出手殺人的,他被控殺人罪,和阿爾•卡邦以欠稅罪被控,一樣的幽默!」我聽了納爾遜先生的話之後,半晌不語。

納爾遜十分高興,以為這次可以令得「死神」身繫囹圄了。因為他掌握了那麼完美的證據,在那個大倉庫旁所發生的事,他全用活動攝影機,拍了下來!

但是我當時,便覺他的目的,並不一定能夠達得到的。

因為,「死神」在打出那一槍的時候,剛好是石軒亭一掌擊向黎明玫的胸口之際。

納爾遜又道:「先生,控方要你做一個證人,希望你在巴黎,多留幾天。」

我點了點頭,道:「可以的。」

納爾遜先離了開去,俊和施維婭和我談了一會,我和他們約定,巴黎的事情一完,立即去見他們,他們也走了。

只剩下石菊和我在一起了,她不說話,我也好久不說話。好一會,她才道:「衛大哥,你說,媽葬在什麼地方好?」我眼睛又濕了起來,道:「隨便吧!那朵鑽石花,放在她的身邊,你說好麼?」

石菊默然地點了點頭,忽然又哭了起來。

她哭了好一會,才道:「衛大哥,我是太孩子氣了。」我苦笑了一下,道:「那你還回不回西康去?」石菊點了點頭,道:「我自然要回去,掌門令牌,已然在我這堣F,衛大哥,你可有空來看我?」我想了一想,道:「如果我有空,我一定會來看你的。」我才講完這句話,忽然發現病房之中,又多了兩個人!

我猛地吃了一驚,因為那兩個人,從何而來,事先毫無跡象,我定了定神,才發現那兩人,正是大師伯和蔡胖子!

一時之間,石菊和我,都呆住了。我大師伯道:「我們要劫獄,要你們幫忙。」我搖了搖頭,道:「沒有希望的,他是最重要的犯人!」

大師伯道:「如果他因此被判死刑,我就絕不會原諒你!」我想了一想,道:「大師伯,你可能保證,如果他無罪釋放,你們絕不令他再犯罪?」

我大師伯面上,現出驚訝的神色,好一會,道:「你有辦法麼?」我點頭道:「我有。」大師伯道:「好,那我們兩人,也能保證。」

他講完這句話,立即退了出去。石菊驚訝地問我:「衛大哥,你準備救『死神』?」我嘆了一口氣,道:「菊,我希望你明白,我救『死神』,並不是為了我自己的安全,而是為了他的的確確愛黎明玫!」石菊像是聽懂了似地點了點頭。

「死神」的案子開審了,他的辯護律師,力指他是為了保衛他的妻子,而開槍傷人的,可是辯護律師的聲調,顯然很軟弱,因為電影放出來,石軒亭只不過是一掌擊向黎明玫,法官和陪審員,都不能相信一掌能擊死人,所以「死神」的行動,分明是蓄意殺人。當審判進行到最高潮的時候,辯護律師召我們辯方的證人,我竭力不和「死神」與納爾遜的目光接觸,我只是敘述了中國的武術的神奧,不要說一掌打死一個人,便是一掌打死一頭牛,也有可能的。主控官狠狠地問我:「你能嗎?」

我平靜地答道:「我能的。」

法官宣布退庭,第二天,在安排好的地方,我一掌將一頭牛震斃,「死神」是為了保衛他的妻子,被判無罪。事後,納爾遜問我:「為甚麼?」

我答道:「你的目的是在消滅一個罪徒,我相信我已做到了。」他似信似不信地走了。

「死神」也來到了我的身邊,問我:「為甚麼?」我們兩人,對視了好一會,我才答道:「為了你也真愛黎明玫!」

他面上現出一個極其難以形容的表情,毫無變化,然後,他一言不發,便離了開去。從那次之後,許久未曾和他見面,直到再和他相見時,那又是另外一件事了。我和石菊,又到錫恩太村,找到了施維婭,她領著我們在海底下找了七八天,我又找到一顆鑽石,但是卻別無所獲。我深信隆美爾當年,的確有過驚人的、價值三億美金的珍寶,藏在海底,但是如今,卻已然散失了,散開在整個大海的底下,有許多,可能已然進了魚腹!我們放棄了再尋找的企圖,將鑽石花和黎明玫一齊安葬。石菊黯然離我而去。我在開始的一個月,幾乎每天都徘徊在黎明玫的墳前,低聲地叫著她的名字,回憶著她和我在一起時的每一件細小的事,而每每在不知不覺中,淚水便滴在她的墓碑之上。

 

(全文完)

 

備註:

280 行,「履」應為「打-+履」

5478 , 5481 ... 等行,「皆」應為「禾+皆」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