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1 鑽石花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423票  瀏覽1647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2月22日 17:12


http://addons.books.com.tw/G/4/0010000904.jpg

【第九部:神秘敵人】

 

俊和兩個大漢,跟在我們背後,俊顯然很緊張,因為他不斷地低聲吩咐我們:「不要妄動!不要妄動!」那時,我心中實在是非常奇怪,俊究竟要將我們,帶到甚麼人手中去呢

「死神」?不可能的,因為我們剛離開「死神」的房間。

是黑手黨?可能性也不是很大,因為黑手黨的兩個黨魁,一個已死,一個受了重傷,還在醫院中,黑手黨正在大混亂中,意大利警方,也正趁此機會,以一切力量在對付這個龐大的匪徒組織,他們在自顧不暇之餘,不會再顧及我們。

但是,那又是哪一方面的人呢?他要我們,又是為了甚麼呢?

我和石菊並肩走著,沒有人發現我們是被槍指逼著的,來到了酒店的大門口,穿制服的守門,為我們叫來了計程車,我們五個人,一齊上了車,但是,駛出沒有多遠,俊便吩咐車子停下來,另一輛大型轎車,恰好在這時候,在我們的身邊,停了下來。

我們又一齊上了那輛大車,駛出了幾里,在手槍的指脅之下,我和石菊的眼睛上,都被貼上了黑布,令得我們不見天日。

我只是緊緊地握住石菊的手,我只覺得,車子在經過了─大段平整的路途之後,便一直行駛在崎嶇不平的路上,過了許久,我默算路程,大約在六十里左右,路面才又平整起來,接著,車子已然停住了,我們被帶下車,槍管仍然指著我們的背脊。

我只聽得一個十分嫵媚的女子聲音,叫道:「!」同時,聽得俊叫道:「施維婭!」我覺得我已踏在一個十分柔軟的草地上,接著,我聽得兩個人飛奔的聲音,又聽得「」和「施維婭」的叫聲,那當然是俊和施維婭兩人,已然擁抱在一起。

接著,我已聽得一聲音道:「先生,你絕不能對任何人提起這件事,否則,施維婭仍然會回到這堥荂A你明白了麼?」

俊連連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那聲音又道:「你可以離開了,希望你們兩人,將這一切,全部忘得幹乾淨淨!」

腳步聲遠了開去,接著,便是汽車馬達的聲音,俊和施維婭遠去了。

然後,我又聽得那聲音,和押著我的大漢,用一種奇怪的語言交談著。

我甚至聽不出那種語言,是屬於何種語言的範疇,我想著那兩個大漢的模樣,他們的膚色很黑,但又不是黑種人,他們的身子很高,眼中有著野性的眼光,他們是甚麼地方人?他們講的是甚麼話?他們要如何處置我和石菊兩個人?

我的腦海中,盤旋著許多許多問題,我的身子,被槍管指著,向前走去。

我曾經試圖撕開眼上的黑布,但是我的手還沒有動上兩寸,槍管便對得我更緊些,我沒有反抗的機會,就算我能躍開去,但是在我撕開黑布以前.也一定中槍了!因此我只是走著,並且希望石菊,也像我一樣,不要妄動。

我們走上了石階,我數著,一共是二十三級,我覺出已然到了屋內。我開口道:「雖然我是你們的俘虜,但是請你們除去我眼上的黑布!」得不到回答。我只好繼續向前走,直到身後傳來「砰」地一下,門開之聲,我才意識到,押我的人,已經走了,我試探著抬起手臂來,沒有反應,我撕脫了黑布,剛好看到石菊也撕脫了黑布。石菊立即撲向我的懷中,道:「衛大哥,我們是在甚麼地方。」我道:「我怎能知道?」一面說,我一面打量處身之所。那是一間陳設得古色古香的書房,可以斷定,這堨H前一定是一個法國貴族所有的地方。窗前垂著厚厚的窗簾,我立即一個箭步,來到窗前,將窗簾拉了開來,但是沒有用,我看到的是黑黝黝的鋼鐵,石菊這時,已然在推著門,當然不會有結果。我們兩人,坐了下來。在正中一張桃花心木的桌子上,有著各種名貴的酒,我斟了兩杯,石菊的手在微微發抖,道:「衛大哥,又是『死神』的安排?」

我搖了搖頭,道:「可能不是。」我四面酸著。書架上的書籍,全是最冷僻,最專門的書籍;有一格中,全是有關非洲斷崖高原民族的研究。

大約過了十五分鐘,我們聽到了咳嗽聲,一個人的聲音,從屋角傳來,道:「兩位或許覺得十分不習慣,但我們只要兩位的合作。」我抬頭看去,屋角裝著擴音器,當然,我們的話,他也能聽到。我冷冷地道:「你們是甚麼人?」擴音器中的聲音,仍是一點感情也沒有,道:「那你們不必理會,和我們合作,或者不,請你們回答!」那人所說的,是十分純正的英語,但因為太純正了,有點像「靈格風唱片」,所以可以斷定他不會是英國人。我道:「甚麼樣的合作,我必須明白。」那聲音道:「關於那隆美爾寶藏,其中有一部份東西,是你們毫無用處的。」

我猛地吃了一驚,不自由主,緊緊地握住了在我身旁的石菊的手臂。

我當真未曾想到,就是為了在輪渡上要呼吸一下冬夜的海上空氣,竟會給我惹下了那麼多的麻煩!那聲音說得實際上已然很明白,在傳說中的隆美爾寶藏之中,有一部份貴重金屬,乃是「鈾」!他們所要的是這些!當然,不會有任何人,會對這種放射性的元素感到興趣的。

那就是說,我甚至已經捲入了國際間諜鬥爭的漩渦之中!

我深知那是一個極其可怕的漩渦,遠比和「死神」、黑手黨周旋來得可怕!匪徒或者還會有人性,但是在間諜或特務之中,想去尋覓人性,等於是想藉高梯子而去採摘月亮一樣。因為他們的職業,根本不容許他們有人性的存在!

當時,我呆了半晌,方道:「先生,我怕你找錯人了,因為我們到現在為止,還是不過得了一張藏寶地圖而已!」那聲音道:「我知道,你們那張地圖是毫無價值的東西。」

我道:「那末,先生,你們還找我們來作甚麼呢?我們有甚麼可以合作之處呢?」那聲音道:「但是你們見過佩特•福萊克的屍體。」我吃了一驚,想不到對方所了解的,竟是如此之多,我可以相信,他們的觸鬚,一定是已伸到了黑手黨之內!我道:「對,但是又怎樣呢?」

那聲音乾笑了幾聲,道:「怎樣呢?先生,這要靠你的合作!」

我不自由主地站了起來,大聲道:「先生!我們沒有在福萊克的屍體上發現甚麼,甚麼也沒有。」那聲音靜寂了好一會,才道:「你好好地想一想,直到你願意和我們合作的時候,你可以按書桌上的紅色的鈕。如果你需要甚麼,你可以按藍色的鈕。祝你好運。」

我用力地將酒杯擲向地上,酒杯在地氈上無聲地破裂,我立即來到書桌旁,用力按那紅色的鈕。擴音器中立即傳來那人的聲音。道:「那麼快便決定?」我大聲叫道:「放我們出去!不然,我們會逃出去的!」

那聲音道:「你不妨試試。」我立即道:「你們是甚麼人?蘇聯人麼?」那聲音道:「俄國豬?哈哈!」我立即又問道:「你們是美國人?」那聲音又道:「當然也不是美國豬!」

我「砰」地一拳,擊在桌上,道:「夠了,我告訴你,你得到了一個錯誤的情報,我根本不能和你有甚麼合作,你只是在虛耗光陰!」

那聲音道:「冷靜點!考慮好了,你按紅色按鈕!」我退後了一步,坐了下來。那人憎恨東西集團的兩個領袖國,那末,他是屬於甚麼國家的呢?我並沒有花多少心思去考慮這個問題,因為我對政治,沒有興趣,我要考慮的,是怎樣離開這堙I石菊向我低聲道:「我們何不要點食物,看他們如何派人送來?」這是一個好主意,我按了藍色的鈕,立即,在另一個屋角上,傳來了一個女子的聲音:「先生,你要甚麼?」我道:「兩客精美一點的大餐,還要兩柄手槍,裝上滅聲器的!」

後面那句,當然是我氣憤之餘所說的話,可是不一會,那女子的聲音又道:「兩客大餐要時間準備,槍先來了!」我吃了一驚,道:「在甚麼地方?」那女子道:「請你們看著房門。」

我和石菊,立即向房門看去,卻甚麼也沒有發現,大約過了半分鐘,才聽得那女子的聲音道:「對不起,我說錯了,你們應該注意屋角的那張單人沙發。先生,我希望你不是要槍來自殺。」

我立即知道我們被轉移了注意力,回頭看去,在那張單人沙發上,已然多了兩柄手槍,當真是裝著滅音器的!當然、我知道那兩柄手槍,會突然出現在沙發之上,並無神秘可言。那當然是因為在高暀W有暗門,因此他們將手槍從暗門中推進來的緣故。只是令我覺得奇怪的是,何以他們當真這樣「有求必應」,連手槍也肯給我們,當真是十分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

我一個箭步,躍到了那張沙發面前,將兩柄手槍取了起來,拋給石菊一柄。我以極快的手法,將槍檢查了一遍,發現那是立即可以發射的好槍!

等到我將槍檢查完畢之後,已然聽得「拍」、「拍」兩聲,石菊正在門口,向門把射了兩槍。我苦笑道:「沒有用的!」

石菊握住了門把,用力推了兩下,果然,那扇門仍是一動也不動。

石菊轉過身來,道:「衛大哥,我也知道沒有用,但是我不能不試一試!」

我點了點頭,道:「他們能夠毫不猶豫地給我們手槍,當然是有恃無恐的了。我相信這堣@定是什麼國家的領事館!」

石菊嘆了一口氣,我將手槍拋在一旁,在沙發上坐了下來。不一會,我們聽得極其輕微的「刷」地一聲。我們連忙循聲看去,突見那一張沙發之上,所掛的那張油畫,迅速地向旁移去,現出了一個三尺見方的洞口來!我一見這等情形,連忙一躍而起,順手抓住了書桌上的一根長約尺許的銅鎮紙,向那洞口掠去。

等我來到那洞口附近之際,洞口上吊下一隻盒子來。同時,擴音器中傳來了女子的聲音,道:「你要的午餐來了!」

我從盒中,取出了兩大盤食物,那盒子又向上伸出,油畫也向原處移了過來。我連忙將銅鎮紙放在洞口,那油畫碰到了銅鎮紙,便為之所阻,露出了一個高約三尺,寬約尺許的空隙。

我立即探頭向那空隙望去,黑洞洞地,伸出手去,可以碰到對面的牆壁。但是上下卻黑洞洞的,十分深邃,那是一個直上直下的洞,像是一個小型升降機的空位,在洞中,還有兩條不十分粗的鋼纜。

這時,石菊也已然來到了洞口,也向洞口看去,她以懷疑的口吻問我:「衛大哥,我們可能從這堸k出去麼?」我實在也不能肯定,能不能從這樣的地方逃出去,但是,這是我們目前所有的唯一出路!我吸了一口氣,道:「我們必須試一試!」

石菊緊緊握住了我的手臂,道:「那……那是不是太冒險了些?」

我笑道:「菊,我們是不能不冒險的了。這間屋子中,如果有攝像管的話,我們的一切行動,一定早已為他們所知,想逃也沒有辦法,如今一無動靜,我們相信他們仍未發現。」

石菊嚥了一下口水,道:「那我們就試一試吧!」我自袋中取出一枝「電筆」來。那是十分簡單的電工工具,只要碰一碰認為有電的物體,如果有電的話,就會有燈亮起來的。

我以之在鋼纜上碰了碰、並沒有電。這又增加了我們由此逃亡的可能性,因為他們顯然未曾想到,會有人想到自這堸k亡!

我又按了按紅色的鈕,那個聲音立即傳了過來,道:「先生,你想好了麼?」

我答道:「先生,我需要時間考慮,請你在一小時之內,不要打擾我!」

那人道:「可以的,但是你們不要試圖逃跑,剛才,根據報告,你們曾在鎖上開了兩槍,先生,這是十分愚蠢的行動!」

我笑了一下,道:「你說得不錯,我完全同意!」我一面說,一面向石菊眨了眨眼,示意她將手槍取了起來。我們收下槍,又向那小洞,看了一下。

那洞只不過三尺高,一尺寬,而且,深不過三尺,尋常人,要在這樣的洞中鑽進去,並不是容易的事情。而且,在鑽進去的時候,也要極度小心不可,因為如果一碰跌了那阻住油畫移動的銅鎮紙,油畫使會向身子擠來,那時就會被夾住了。但對我們來說。卻不是甚麼難事。

我又考慮了一下,道:「菊,我們一抓住了銅纜,你向上爬,我向下落去,那麼,我們兩人,至少有一個可以走脫。」

怎知石菊卻搖了搖頭,道:「不,我和你一起,不論向上向下,我和你一起。」

我望了她一眼,發現她的眼色,是那樣的堅定,我只嘆了一口氣,道:「也好,我們決定向下落去。」石菊點了點頭,我吸了一口氣,足尖一點,已然從那個洞口,鑽了出去,右手抓住了鋼纜,向下滑了七八尺,抬頭看去,石菊已在我的頭上。那洞中陰暗到了極點,當我們順著鋼纜,向下滑了近兩丈的時候,簡直一點亮光都沒有了。我們屏住氣息,又滑下了大約兩丈,才踏到了實地,我取出了打火機,「克察」一聲,打著了火。我們存身之處,大約有五尺見方粗糙的水泥牆,十分潮濕。在那地方的一角,是一部電梯升降的機器,可是四面,卻並無通途!我熄了打火機,石菊道:「衛大哥,這堥S有路啊!」我想了想,道:「那麼,如果機器壞了,修理的工人,從何處進出呢?」

石菊喜道:「如此說來,這堣@定是有出路的了?」我答道:「我相信,我們要仔細地找一找!」一面說,我一面又燃著了打火機。

打火機所發出的光芒並不很強,但是已足夠可以使我們仔細檢查這個地窖,不一會,我們便發現了一扇小小的鐵門。那鐵門是關著的,只不過兩尺高,一尺寬,我將打火機交給了石菊,用力拉開了門栓,將那扇小鐵門打了開來。石菊持著打火機向內照去,只見那鐵門是聯接著一條鐵管的,通向何處,也看不出來。我吩咐石菊熄了打火機,我們兩人就置身在黑暗之中。石菊問我:「衛大哥你想那條鐵管,是通向何處,作甚麼用途的?」

我正在想這個問題。但是我卻得不出結論。在這樣的一個地窖中,一根鐵管,是可以作許多用途的,可以輸送煤炭,可以倒垃圾,也可以做許多其他意想不到的用途。但是如今,我們一定要利用它來作逃亡之用。

我想了片刻,道:「菊,你跟在我後面,我先爬進去,如果我發生了甚麼變故,你不要管我,自己後退,循著鋼纜,向上攀去,回到那間房中。因為連這堻ㄓㄞ鈰k出去的話,可以說,已然沒有別的地方,再可以逃得出去的了!」

在黑暗中,我望不見石菊,我也得不到她的回答,話一講完,我便伏到了地上,以肘支地,向那扇小鐵門中爬進去。

開始那一段,我還可以以手爬行,但是爬出了一丈許,管子狹了許多,我便只能以肘支地,向前爬行了。我覺出石菊正跟在我的後面,我吃力地向前爬行著。那要命的鐵管,像是沒有盡頭的一樣!我相信這時候,我的身上,已然污穢不堪,我必須時時停下來,拂去沾在眼上的蛛絲和塵埃,才能繼續向前爬行,在那像是無窮無盡的黑暗之中爬行的時候,我當真起過這樣的念頭:不如回去吧,回到那舒服的、有著美酒的房間中去,那媮鷁M是囚室,但總比在這樣的鐵管之中好得多!當然,我並沒有退回去,我如今雖然是在不見天日,不知在何處的鐵管之中,但是在我前面的,可能是自由和光明!

當然,等在我前面的,也可能是死亡,但是我必須賭那一下!

不知過了多久,我又點著了拖拉機火機,看了看手表,卻只不過半個小時!

我喘了一口氣,鐵管中的空氣,當然是惡劣之極,我向石菊苦笑了一下,石菊也向我苦笑了一下,我繼續向前去。約莫又過了十來分鐘、我的手碰到前面,我幾乎歡呼起來,立即點著了打火機,我發現在我前面是一扇一樣大小的鐵門。

那鐵門的門栓,我相信可以打得開來,但是,正當我伸手抓住了鐵門,準備向懷中一拉之際,我卻聽到門外,傳來了一陣「叮噹」的敲打之聲,同時,有人講話的聲音,和一種奇特的,像是蒸氣噴射時的「嗤」、「嗤」聲。「外面有人!外面有人!」石菊也低聲警告我。我回答道:「準備槍。」石菊輕輕地答應了一聲,我不顧一切,抓住鐵門,用力一拉,「拍」地一聲,鐵栓已被我拉斷,石菊抓住了我的雙足,向前一送,我整個人,便向前面竄了出去,立即站定。我不等自己看清四周圍的情形,便立即喝道:「舉起手來!」接著,我看到了幾個驚愕無比的人的面孔,他們都已然舉起手來了。他們都穿著工作服,而這堙A則是一個大地窖。

一角堆著一堆煤,一個大蒸氣爐,有許多章魚觸鬚也似地管子,通向上面。那當然是供給暖氣的設備,那三人,自然是工人,他們的面孔,也是法國人的面孔,我抱歉地笑了一笑,道:「對不起,這堿O甚麼所在?」那三個工人中的一個,道:「這堣ㄛOXX領事館麼?」

我如今以「XX」所代替的,當然是一個國家的名字。我已經說過,我對政治,沒有興趣,但是我也絕不是對世界大事一無所知的人。

當時,我一聽得這個國家的名稱,我真是大大地吃了一驚。因為我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這樣的一個不受人注目的國家,竟然也會對核武器的原料,有著那麼大的興趣!如今我未將這個國家的名稱寫出來,那是我對G領事的允諾(G領事館就是我們被綁架之後,那個逼我們講出實話來的人)。

我呆了一呆,又反問一句,直到我確定這堛瑤T是XX領事館時,我才道:「對不起得很,要委屈三位一下!」

我向石菊一揚手,石菊以最快的手法,點了那三個工人的穴道。

我來到了門旁,打開了門向樓梯上走去,不一會,我們已然來到了廚房之中。

此時那個廚房中,不少人正在忙碌著,我們又將他們制住了,由廚房走出,押住了一個守衛,命令他將我們帶到主腦的房間中去。不一會,我和石菊兩人,已然置身於一間華麗的房間之中。一個人口瞪目呆地坐在皮椅子上,我關上了門,走向前去,道:「先生,你應該慶祝我們逃亡的成功!」

不等他回答,我已然舉起了他桌上的酒瓶,「咕嚕」喝了一大口。他幹笑道:「你瘋了!」

我問道:「你是XX國的領事?」他面色如土地點了點頭,道:「是,我叫G。」我冷笑道:「領事先生,你的工作能力很差!」

他的身子在微微地發抖,我冷冷地道:「我不是說你在囚禁敵人方面的工作做得差,在這一方面,我們逃亡成功,連我們自己,也相信那是一個奇跡。你的工作差,是因為你的情報錯誤,因為在隆美爾寶藏這件事上,我們至今為止,還沒有得到甚麼!」他慢慢地伸出手來,想去按點桌上的一個紅色的鈕,但是我立即制止了他,道:「領事先生,這柄手槍,是你給我的,我不希望用它來射你!」他嘆了一口氣,道:「我低估你了!」

我聳了聳肩,道:「我也低估了你們的國家了!」他的面色更是難看,雙手搓了幾下,道:「先生,我如今處於失敗者的地位,本來是沒有理由提出要求的,但是我卻想提出一個要求。」他在講那幾句話的時候,面色慘白,雙手顫抖,像是一個面臨生死關頭的人一樣,我不禁感到好奇,道:「你不妨說說!」

他的表情,一直是那樣緊張,道:「我請求你,不要提起在這堛漸籉顙き﹛C」我簡單地回答道:「不可能!」他的面色更白了,道:「先生,我愛我的國家,我……我不能因為我的低能,而使得我的國家的秘密,公開在世上的面前!」他的臉上肌肉,因為激動而現得扭曲,我直覺地感到,這個國家是會有希望的,因為它有這樣愛國的人民!我考慮了一會,道:「可以,但是我有條件。」

他苦笑了一下,道:「當然,在你們安全離開之後,我可以立即自殺!」「自殺?」我幾乎叫了起來,我完全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條件,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他的面上,也現出了極其奇怪的神色,道:「那末,你要甚麼?」我走了一步,道:「第一,我和石小姐,每人需要一盆水,洗洗手和臉,還要刷子刷去衣服上的灰塵。」

他呆了一呆,突然笑了起來,開始還笑得很勉強,但是後來。卻笑得非常開懷,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向我伸出了手,我毫不猶豫地也伸出手來,和他緊緊地握著,他激動地道:「先生,你的行動,使我個人遭到了失敗,但是我相信你,不但救了我個人,而且,還幫了我的國家,我們可以做朋友麼?」

我道:「當然可以,但是我還有一個條件,未曾說出來哩!」

他笑道:「你說吧。」我望著他,我知道我已然得到了一個真正的朋友,他的地位,可以給我有時的行動,以十分的便利,這是我的一個意想不到的收穫。我道:「在我第一次遇到你時,你講的那種語言,我完全不懂,那是甚麼話?」他又笑了起來,道:「那是我的家鄉的土語,我們以後有時間,不妨研究一下。」

我點了點頭,並且立即將槍還了給他。

他將槍收了起來,放在抽屜中,又從抽屜中取出一隻木盒來,道:「這盒子堶情A有兩柄十分精緻的手槍,甚至可以說是藝術品,是送給兩位的。」

我伸手打開了盒蓋,只見紫色的絲絨襯墊上,放著兩柄象牙的手槍。那象牙柄上的雕刻,是如此的精美,簡直叫人難以和「槍」這樣的東西發生任何聯想的。我一向不喜歡佩槍,雖則槍對我的生活,十分重要,本來就是因為所有的槍都是那麼地醜惡,而絕無法想像終日與之為伴的緣故。

而這兩柄槍,卻正投了我的所好,我取出一看,槍是實彈的。

我拋了一柄給石菊,道:「謝謝你!」

他伸手按鈴,進來了一個僕人,他吩咐道:「帶這位先生小姐沐浴。」我毫不猶豫地便轉身向外走去,石菊跟在我的後面,道:「衛大哥,你怎麼如此相信他?怎知他沒有陰謀?」

我笑了一下,道:「很難說。相信一個人、有時候,是必須憑直覺的。」

石菊像是了解似地點了點頭。

半個小時之後,我和石菊兩人,已然洗完了澡,我們的衣服,也已然被刷得乾乾淨淨。G領事仍然在他的辦公室中,和我們會面。

我很坦率地問他:「你綁了俊的愛人施維婭,要他再綁架我們,可是你以為我們已經得到了隆美爾的寶藏了麼?」他面上現出了一個不好意思的笑容,然而卻未曾拒絕討論這一問題。「是的,」他說:「我的確這樣認為。」我不能不奇怪,因此我再問:「你明知道我們所有的那張地圖,乃是廢物,你憑甚麼還會以為我們發現了寶藏呢?」他略為猶豫了一下,道:「先生,我已然和你成了最好的朋友了!」

我揮了揮手,打斷了他的話頭,道:「既然是最好的朋友,為甚麼還那樣稱呼我?」

他高興地笑了笑,道:「衛,能夠和你相交,我極其高興,我深信你們已得了寶藏,是俊告訴我的!」我吃了一驚,道:「是俊?」他點了點頭,道:「是他。」我道:「就是他的一句話,你就信了他?」

他搖了搖頭,道:「不,他有證據!」

本來,我對俊的印象,一直不錯,但是當在酒店之中,他帶著人,將我和石菊兩人,脅迫來到此處的那一刻起,我已然對他的為人,完全重新作了一番估價。

因此,當我聽得G領事如此說法的時候,我直跳了起來,道:「證據,甚麼證據?」

G領事訝異地看著我,走向一具保險箱,旋轉了號碼盤,拉開了門,又從堶惆出一隻小保險箱來,他費了大約五分鐘的時間,才打開了小保險箱!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