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48 盜墓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56票  瀏覽1570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1月06日 03:08




第七部:三個神秘訪客

 

他也要我去盜墓看來有點不可思議,但卻也不是絕無可能。我必須盤算一下,如果他真的提出了這樣的要求,我應該如何應付。

我想著,都寶一副極其熱切的神情望著我:「衛先生,請你立刻走,主人好像很急於見你。」

我笑了一下,突然冒出一句話來:「是不是那三個神秘來客在逼他?」

都寶一聽,陡然呆了一呆:「真是有三個客人在,也……很神秘。」

我道:「神秘到甚麼程度?」

都寶道:「我……也說不上來,不過他們三個人,在室內……也套著頭套,看不清臉面,一般來說,阿拉伯人不會這樣的。」

我吸了一口氣,現在,我至少已經知道,那三個人的確相當神秘,而且,他們似乎有一種力量,可以使得病毒為他們做事——在將我趕了出來之後,又低聲下氣地派人來請我去。

我沒有再說甚麼,點了點頭,就跟著都寶走了出去。胡明送了出來,一直送我登上了病毒派來的那輛豪華得過了分的大房車。

胡明看來很想跟我一起去,但是他終於只是不捨地向我揮了揮手。

車子前面,除了都寶之外,還有一位三十多歲的司機。那司機的駕駛技術極高,性能超越的大房車,在路上,簡直像是「飛行」一樣。

半小時後,病毒的「皇宮」在望。車將到門前,大鐵門就自動打開,車子直駛而入,在建築物前停下。

都寶跳下車,替我打開車門,一下車,就有十來個人自屋中走出來,一字排開,躬身歡迎。

這十來個人高矮不一,老少不齊,裝束神情也各異,看來全是病毒的徒弟。

我跟著都寶進了建築物,和上次胡明帶我進來時不同,走向另一個方向,經過刻意裝飾過的走廊,走廊兩旁所掛著的油畫,足以令得世界上任何一個油畫收藏家看了心臟病發作。

在走廊的盡頭,是兩扇精雕的桃花心木門。我已經聽過阿達的敘述,知道那是病毒的書房。都寶一到門口,門就打了開來,同時,我聽到病毒焦切的聲音:「請進來,衛先生,請進來。」

都寶站在門口,向我作了一個「請進」的手勢。我經過他的身邊,走進書房。才一進去,書房的門就關上了。

一進了病毒的書房,我先不去打量書房的豪華布置,首先,我的視線,落向坐在一角的那三個人的身上。那三個人,坐在一張長沙發上,情形相當怪,正襟危坐,三個人一個擠一個,坐得十分接近。

那張長沙發,本來是為三人坐得極其舒適而設計,但由於三個人坐得擠在一起,所以,他們三個人集中在一邊,另外一半,空著。

那三個人,正如阿達所說,穿著阿拉伯人的白色長袍,頭上套著頭套,拉得很低,根本看不清他們的臉面。當我一進來,向他們望過去之後,他們也向我望了過來,我只是感到他們的頭部抬了一下,在看不清臉面處,有他們的目光閃動,隨即,他們就恢復了原來的姿勢,坐著不動。

病毒極其精明,我一進來,先不望向他,而去看那三個人的情形,他一定看在眼堙A所以他立時道:「這三位是我的朋友,我們將要商量的事,不必瞞著他們。」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這才向病毒看去,只見他穿著十分舒服的絲質衣服,瘦小的身子,整個陷在一張銀白色的天鵝絨安樂椅中,他作出了一個想站起來歡迎我的姿勢,但是看得出他其實根本沒有站起來的意思。

本來,他的年紀那麼老,我應該客氣一下,但是我氣他上次出動獵豹來驅逐我,所以我只是冷冷地望著他,並不作聲。

病毒面色略變,但是隨即浮起殷切的笑容,居然真的站了起來:「衛先生,請坐。」

我點了點頭,在他的對面坐下。這時,我可以肯定:病毒有事求我。

我坐下之後,病毒也坐了下來,我向那三個一直坐著不動的人點了一下頭:「你不準備向我介紹這三位朋友?」

病毒怔了一怔,像是想不到我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他立時道:「不必浪費時間了,衛先生,我講究辦事的速度,不喜歡轉彎抹角。」

我揚了揚眉:「好,想我做甚麼事?」

病毒沉吟了一下,像是在考慮如何開口:「齊白曾經說過,如果你參加盜墓這一行,會做得比他更好。」

我悶哼了一聲:「做一個比齊白更好的盜墓人,並不光榮,也不值得爭取這個銜頭。」

聽得我這樣說,剎那之間,他的臉色變得相當難看,喃喃地說道:「不應該這樣說,比齊白好,就幾乎和我一樣,那簡直偉大!」

我冷笑道:「我看不出甚麼偉大之處。」

病毒的神色更難看,用他那雙目光炯炯的眼睛,注定了我,但是沒有多久,他就恢復了原狀:「別討論這些了,有一事——」

他講到這堙A又頓了一頓,才道:「想請你去一處地方,將那堛澈芶擖弄出來,酬勞,隨便你要,如果你能成功。」

我想得不錯,他真是要我去盜墓!而且怪得很,要盜的並不是墓中的寶物,而是墓中的屍體。這真是怪異得可以。雖然我已在阿達的敘述中,知道當日病毒要齊白去做的就是這件事,但是仍然覺得極度的怪異。

我吸了一口氣,剛想發問,病毒已擺了擺他的手:「不能問為甚麼。」

我對他的這種語氣,十分反感,冷冷地道:「不准問為甚麼?齊白或許就因此失敗。」

病毒陡然震動了一下:「你怎麼知道齊白失敗了?」我冷笑一聲:「別以為我那麼無知,不然,你也不會找我。」病毒嘆了一聲:「其實,不是不准問,而是問了,你也得不到答案,連我也不知道為甚麼。」

病毒一面說,一面向那三個人望去。我也向那三個人望去:「那麼,三位,為甚麼?」

那三個人中的一個,發出了一種聽來相當生硬艱澀的聲音:「不能說。」

我站了起來:「很對不起——」一面說著,一面轉向病毒:「哲爾奮先生,我從來不做自己不明白的事情。」

我故意叫出「哲爾奮」這個名字來,是想令病毒吃驚,同時也可以讓他知道我神通廣大,使得他更認為我是他委託的最佳人選。

果然,病毒又震動了一下,盯了我半晌,面上的皺紋在不住顫動著,過了好一會,才道:「考慮一下你可以得到的酬勞。」

我伸了一個懶腰,作出絲毫不感興趣的樣子,病毒立時向那三個人望去,那三個人互相望了一下,看來他們都不是喜歡說話的人,在這樣的節骨眼上,他們居然都一言不發。

這不禁使我感到十分狼狽。因為我雖然裝出一副沒有興趣的樣子,但實際上,就算沒有酬勞,我也肯答應這件事。因為一切神秘的事,全是從齊白盜墓開始。

如果我也能進入這古墓之中,那麼,一切疑問謎團,說不定都可以迎刃而解!

那三個人不出聲,態度如此堅持,我沒有辦法,只好又打了一個呵欠,懶洋洋,十分不在乎,半轉了一個身,向外走去。

我才走了一步,那三個人中的一個,已經叫道:「請等一等。」

那人講話的聲音,始終十分生硬,雖然他講了一個「請」字,但是聽起來,仍然十分生硬。

我轉過身來,那個人卻又向病毒說話:「是不是除了他之外,再也沒有別人了?」

病毒長嘆了一聲:「如果在二十年之前,不,即使是在十年之前,我都不會嘆這口氣。」他說著,直視著那三個人:「你們何不提早實現你們對我的承諾?那麼,我就可以親自出馬,不必去求別人。」

在那一剎那間,我對病毒的話,真是疑惑到了極點。

病毒這樣說,究竟是甚麼意思呢?那三個人,對他作了一些甚麼承諾?為甚麼如果那三個人提早實現承諾,他就可以親自出馬,不必求人?

我早已在阿達處知道,齊白是病毒轉聘的。病毒許給齊白的好處,是他二十間寶藏室中任何一間,那是駭人聽聞之極的報酬,可以說是世界上去做一件事而能得到的最高酬勞。可是,一定要那三個人給病毒的酬勞更高,他才肯這樣。

那三個人對病毒的承諾又是甚麼呢?

正在我陷於極度的迷惑間,那三個人中的一個已然道:「不行,我們不相信任何……人,等到你達成我們的要求之後,我們一定實行承諾。」

病毒悶哼了一聲:「事實上,我也一樣不相信你們,誰知道你們會不會真的實行諾言。」

那人道:「哲爾奮先生,你只好賭一下,事實上,你即使輸了,也沒有甚麼損失——」

他講到這堙A略頓了一頓,語調變得慢了許多:「因為你根本沒有甚麼可以損失的。」

我心中本來已經夠疑惑的了,一聽到他們這樣的對話,我心中更加疑惑,完全猜不透他們這樣的對話是甚麼意思。

病毒又嘆了一聲:「這位朋友,他要先知道為甚麼,你們能答應嗎?」

那人發出了一下聽來相當怪異的聲音,然後才道:「衛先生,真是不能告訴你,而且,你不知道,比知道好得多。」

我堅持道:「不行。不明不白的事情,我不做。」

那人的語調變得急促:「決不是不明不白,你只要進入那墓室,將堶悸澈芶憿A全部帶出來就可以了。」

我「哼」地一聲:「連第一流的盜墓專家齊白都失敗,你還說容易做?」

那人又發出了一下古怪的聲音:「不知道發生了甚麼意外,真的不知道,一定有了意外,其實,只要將屍體全部帶出來就行了。」

他一再強調「全部屍體」,我不禁悶哼了一聲:「全部,總數是多少?」

那三人互望了一眼,看樣子是在研究是不是應該回答我這個問題,我也沒有聽到他們的交談,他們一定是在眼色中交換了意見。發言的仍然是坐在中間的那個人:「一共是七十四具。」

七十四具屍體。[email protected]之下,不禁嚇了老大一跳,有那麼多,我真的未曾想到過。

在我發怔時,病毒道:「七十四具,其實和一具一樣,只要你能弄出一具屍體來,你也能將七十四具屍體弄出來。」

我吸了一口氣,想著病毒的話,他的話,倒也不是沒有道理。去盜墓,一定要挖一條通道,進入墓室,難就是難在如何進入,既然進去了,要弄一具屍體出來和弄七十四具屍體出來,並沒有甚麼分別。

我又望向那三個人:「好,那座古墓,在甚麼地方?」

我這樣問,其實是表示我已經答應了,病毒顯然可以明白這一點,所以他滿是皺紋的臉上,現出了十分興奮的神情。

那三個人之一道:「不能告訴你。」

我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哈哈。好得很,你不告訴我那墓在甚麼地方,卻又想我到那墓中,去將七十四具屍體偷出來?」

那人道:「沒有甚麼說不通,我們會帶你到那個地方去。」

我本來還想嘲弄他們幾句,但是一聽得那人這樣說,我也不禁說不出話來。是的,他們如果帶我去的話,何必告訴我那墓是在甚麼地方?

我道:「不錯,說得通。」

病毒大是高興:「好啊,那你要甚麼酬勞?」

我道:「如果我成功了,我要全部的那一組黃金陪葬品。」

病毒吸了一口氣:「我早知道,唉,那是世界上最值錢的寶物。」

我立時道:「我相信這三位給你的酬勞一定更值錢。」

病毒略為震動了一下,才喃喃地道:「是的,那不能用金錢來衡量。」

我仍然不知道那三人許給病毒的是甚麼酬勞。「不能用金錢來衡量」,那是甚麼意思?世上有甚麼東西不能用金錢來衡量?

我沒有進一步想這些,因為那和我無關,我只是向病毒道:「我不是自己要這組陪葬品,而是代胡明教授向你要的。」

病毒又咕噥罵著了一句難聽的話,當然是罵胡明的。我又道:「還有,對於盜墓,其實我是外行,要掘地道?需要甚麼工具?你們至少應該給我那墳墓的外表描述,還是我先去實地觀察一下,再考慮如何進行?如果適度的炸藥爆破,是不是會損害古墓內的結構?」

我發出了一連串的問題,病毒皺著眉,看來不知該回答哪一個問題才好,那人已經道:「不必要,通道早已經完成了。」

我一呆,一時之間,不知道那人這樣說是甚麼意思。不單是我,連病毒也出現了訝異莫名的神情來,道:「你說甚麼?」

那人看來像是知道自己說漏了嘴,所以不再出聲,病毒若有所悟地「嗯」地一聲:「對了,一定是齊白完成的,他在進入墓室之後才發生意外,那是……甚麼意外?」

病毒是在自言自語,我卻十分緊張。因為專家如齊白,如果在進入墓室後,也會遇到意外,那麼我這個外行,進了去豈不是更加危險?

我既然答應了去做這件事,自然希望將這件事做好,不想遇到意外,所以我問病毒,進入一座不可測的古墓,可能遇到甚麼意外?

病毒搖著頭:「這個問題實在不容易回答,古墓的結構,每一個民族有每一個民族的特色,迷離難測,各種各樣的陷阱,全為防止盜墓而設,只要一不小心,就會跌進陷阱,而且,古代人有神秘力量,可以通過咒語,使盜墓者遭到不幸——」

他滔滔不絕地講著,我不禁苦笑了起來:「聽你這樣說,我不應該去。」

病毒一聽得我這樣講,自知失言,神情變得極其尷尬,一時之間,連他這個超特級的老滑頭,也不知道該如何才好。

我道:「你放心,我既然答應了,就不會改變主意,只不過我真的想和你研究一下如何進行。」

病毒攤著手:「坦白說,我對你要去的墓室一無所知,實在不能幫助你。」

我心知病毒所說的是實情,立時望向那三個人:「你們想成功,應該將那墓室的情形說出來。」

那人道:「堶悸滷“峖p何,我們也不知道,只知道有極其嚴密的防盜設備,通道已經有了,可以直通墓室——」

那人講到這堙A忽然極不耐煩:「請別浪費時間,我們該出發了。」

我堅決地道:「不行!我一定要和哲爾奮先生研究詳情,我相信齊白已經進去過。」

病毒眨著眼,我將收到齊白兩卷錄音帶的內容,約略地講出來。

齊白那兩卷錄音帶的內容,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已經介紹過了,不再重複,那兩卷錄音帶,表示齊白當時,在一條通道中,可能是通向我將要去的那個墓室!

病毒用心聽著,那三個人也在聽,當我講到聽到不斷的玻璃碎裂聲之際,那三個人不但不住互望,而且不斷挪動身子,表示他們在聽了我的敘述之後,感到不安。

當我的敘述告一段落之際,病毒才道:「我不知道他處在一個甚麼樣的環境中,不斷的玻璃碎裂聲,這真是不可思議。」

病毒想故意表示輕鬆,但是我可以感覺得出,氣氛十分沉重。三人中的一個陡然叫了起來:「他可以成功,不過他背叛了我們。」

我一呆:「甚麼意思?」

那人不回答我的話,只是不斷道:「他可以成功,不過他背叛了我們。」

當他不斷這樣講的時候,不但聲調生硬,而且那種尖銳堅硬的聲音,使人不寒而慄。

直到這堙A我才算明白了何以齊白將那兩卷錄音帶寄給我,而不給病毒的原因。聽那人不斷叫著齊白「背叛」,可想而知,齊白在進入墓室之後,不知遇到了甚麼意外,那個意外使他改變了主意,沒有將他要偷的屍體偷出來。

那人將責罵齊白的話,足足重複了幾十遍,聲音愈來愈是駭人,病毒看來已有點禁受不住,叫了起來:「停口,別說了。」

那人陡地住了口,病毒喘著氣:「不必討論齊白,現在,是衛先生去。」

那人道:「齊白在哪堙H」

病毒說道:「我用盡一切可能在找他,只有天才知道他在哪堙C」

我不知道何以我將齊白錄音帶的內容說出來,這三個人的反應,會如此失常。

我道:「請問,你們認為導致他叛變的原因是甚麼?」

那人尖聲叫道:「因為他卑劣。因為他是人。因為——」

我陡地一揮手,打斷了他的話頭,因為他說得實在太過分了:「這是甚麼話?我也是人。」

那人突然站了起來:「衛先生,只要你遵守諾言,進了墓室之後,看到屍體,就將屍體全部都帶出來,你就可以成功。」

我揚眉:「何以這樣肯定?」

那人道:「因為齊白能進墓室,你就也能進去。」

我一刻也不停,緊逼著問:「何以你知道齊白已進了墓室?看來你對那座古墓的內部情形,十分了解,為甚麼?」

那人的身子,又發起抖來:「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等事後才討論。

我不禁罵了起來:「放屁,如今要進古墓去的是我,不是你們,我要先知道。」

那人道:「算了,你不是適當的人選。」

他們一面說,一面就向外走去。我料想不到突然之間,事情會發生這樣的變化,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才好。而他們三人,又走得十分快,一下子已經到了門口,拉開門,向外便走。

我叫道:「等一等。」

那三個人並沒有停止,只是放慢了些,一面道:「如果你不是喜歡問那麼多愚蠢的問題,只是去做,還可以來找我們。」

我怒道:「上哪塈銣A們去?」

那人道:「還記得打到胡明教授住所去的那個電話?」

我陡然一怔,還想說甚麼,書房的門已然關上,我一面奔向門口,一面叫道:「阻止他們。」

我知道,在病毒「皇宮」之中,要阻止幾個人離去,再也容易不過。果然,我一叫,病毒立時按下了所坐的安樂椅扶手的一個掣鈕,同時,面上大有得意之色。

而在這時,我也已經拉開了書房的門。書房的門一拉開,向外一看,我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時我的神色一定古怪之極,所以病毒陡然站了起來。

病毒所坐的地方,看不到走廊中的情形,是我的神情,令他突然站起來的。

我的神情,極度吃驚,那三個人向外走去,我高叫著:「阻止他們!」在那一剎那間,病毒顯然和我的意思一樣,要阻止那三個人離去,所以,他通過他坐椅扶手發出了命令。

那三個人向外走去,有四個超級大漢,一字排開,那四個大漢的手中,各有一根帶有尖銳短刺的木棍——病毒在使用武器方面,十分古典化,這種武器,顯然是古代的兵器。他不用現代化的槍械,這一點,或許是他認為古代的武器,已經足夠應用了。

那三個人仍然在向前走去,攔路的四個大漢,立時揮動那種有刺的棍,向那三個人打下來。他們四個人的打擊方法很特別,先集中力量打三個人中的一個,木棍向左首一個人重重擊下。

這一切,全發生得極快,我估計被擊中的那人,一定會血濺當場,大聲慘呼。

誰知道木棍擊下去,眼看見木棍上的尖刺,刺穿了那人身上的白袍。可是從所發出的聲音來聽,白袍之內,像是根本沒有身體。

我的意思,有刺的木棍,不像是擊在一件穿在人身上的白袍上,而像是擊中一件懸掛在半空的白袍。

這已足以令得我怔呆,而緊接下來,只見三個人依然向前走去,直撞向四個大漢中的兩個,那兩個大漢的體高都在兩公尺以上,那三個人並排向前走,撞中了那兩個大漢,那兩個大漢,像是紙紮一樣,被撞跌開去,而且,現出極度痛苦的神情。

我就是在那時候,臉上出現了驚駭之極的神情,而令得病毒離坐而起。

病毒一站了起來,聲音有點發顫:「怎麼了?外面發生了甚麼事?」

我無法回答,因為門外又發生了新的事。兩個大漢一倒地,又是四個大漢,牽著四頭黑豹,急速地奔了出來。

那四頭黑豹一奔到那三個人的跟前,一起蹲了下來。牠們的動作如此突然,以致帶著黑豹奔出來的那四個人,收不住勢子,一下子撲到了黑豹背上。

那三個人仍然向前走,轉眼之間,便已自那四隻黑豹之間走了過去。在那三個人走過去之際,那四隻黑豹,雖然不至於縮成一團,可是看他們的動態,和病貓也差不了多少。

這時,我實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心中只想:病毒的手下,阻不了那三個人。

病毒也可以看到門外的情形了。這時,那三個人已快來到走廊的盡頭處,有一道門,正自兩邊,迅速地合攏來。可是那三個人,卻在兩道門就快合攏時,突然一起側身,自兩道門將合末台的那道隙縫之中,穿身而出。他們才一出去,門就合攏。

這三個人實在無法自那隙縫中穿出去的,其時,那隙縫只不過二十公分寬,如何可以容得一個人側身過去?

那三個人還是穿出去了,門一合攏,三個人之中一個身上,白袍的一角,被夾在門中。那情形就像是穿著闊大衣服的人,在進電梯時,不小心被電梯門夾住了衣角一樣。

白袍的一角留在門縫中,那就只有兩個可能:一是穿白袍的人,仍然留在門旁。另一個可能是穿白袍的人,扯破了白袍,或是脫下了白袍,自顧自離去。

我猜想情形可能是後者,因為那三個人急於離去,不會在乎一件白袍。

病毒狠狠地瞪著我:「你將一切事情都弄糟了。你絕不像我想像那樣能幹,齊白可能對你完全不了解,所以才會這樣推重。」

我冷笑著:「你是說,我問了太多問題,將那三個人氣走了?」

病毒道:「當然是。」

我再度冷笑:「對我來說,一點損失也沒有,你那些黃金陪葬品,或許可以令好多人著迷,但是對我而言,卻不值甚麼。我看,你受了損失。你先叫齊白去,又想叫我去,一定是那三個人許你特別的好處,而如今,你得不到那個好處!」

我毫不留情地說著,病毒滿是皺紋的臉,又變成灰白色,同時,十分惱怒,他悶哼了一聲,道:「你滾!」

我不禁氣往上沖,他連最起碼的禮貌也不講,我是他千懇萬請請來的,可是如今他卻叫我「滾」。我冷笑著:「你用的字眼真好,希望你再有事來求我的時候,也滾著來。」

病毒在剎那間,現出一種十分疲倦的神情。這種疲倦的神情,出現在像他這種年紀的人身上,看起來十分令人同情,那使人直接地感覺到:完了。任何事情都不值得再提,因為生命快完了。

如果不是他出言如此難聽,我真的會同情他。可是他卻作出了一個揮走身邊蒼蠅的手勢:「還不快滾,我不會再有甚麼事求你。」

我立時反擊:「那倒也不見得,或許我不再問任何問題,再去見那三個人,答應他們在那墓室中,將那七十四具屍體盜出來。」

病毒震動了一下,望定了我,半晌不出聲,也沒有任何動作,這時,我不等他腦筋轉過來,轉身準備離去。在我這樣說的時候,老實講,我其實也沒有再去找那三個人的意思。

一切看來全不可思議,如同噩夢一樣怪誕,根本沒有任何頭緒可尋,連那三個人是甚麼來路都不知道,只是令人覺得怪異莫名。如果不是其中還牽涉著單思的神秘死亡,我寧願忍受好奇的煎熬,也不想再理這件事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Hostgator PhotonVPS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