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48 盜墓


熱度356票  瀏覽1570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1月06日 03:08




第四部:盜墓人之王

在通過當地的驗證機構前,我進了洗手間,將取到手的皮夾子取出來,果然,堶惇O一份護照。我早就從他們交談的口音中,聽出他們是哪一國人,這件護照,倒也不足為奇。

奇的是,皮夾子中,除了護照之外,還有一張工作證,我不禁呆了半晌。

那是某國太空總署的工作證,工作證上,有著那人的相片,工作證的背後,有一條黑色的磁帶。我知道這條磁帶記錄著許多資料。太空總署保密性強,工作人員在進出之際,不但要出示工作證,而且工作證要通過特種儀器的檢查,這種磁帶資料,難以假冒。

在工作證上,還註明這個年輕人的軍銜是中尉,工作的單位是機密資料室。

我對那幾個人的身分,作過數十次的猜測,但絕猜不到他們是某大強國太空總署的工作人員。那簡直不可想像。齊白的甚麼東西,會和太空總署扯上關係。

工作證上,那個人的名字是羅勃•悉脫。我相信其餘幾個人,和羅勃一定是同事,因為他們相互之間十分熟稔。

但是,他們為甚麼又冒認是聯富拍賣公司的人,而且用偽製的證件來旅行?太空署的人,何以會對齊白這樣盜墓人發現的東西有興趣?

我被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所包圍,一點也找不出頭緒。我呆呆地對著那張工作證,足有五分鐘之久,才有了決定:去找他們,將那張工作證還給那年輕人,直接揭穿他們真的身分,和他們好好談談。

我走出了洗手間,尋找那幾個人,我通過了檢查,來到了機場的大堂,我東張西望,還在找人,聽到一聲大叫:「衛斯理,怎麼出來得這麼遲。」

我循聲看去,看到胡明正向我走過來。

我向胡明作了一個手勢,一面仍在尋找著那六個人,但是卻並無發現。

胡明來到了我的身邊:「你在找甚麼人?」

我無法向胡明說明我要找的是甚麼樣人,只是順口道:「找六個人,四男兩女,全是西方人。」

胡明「啊」地一聲:「我見過他們,他們離開了機場大廈。」

我忙向外奔出去,奔出了機場,仍然未曾看到他們。胡明跟著奔了出來,樣子十分惱怒:「你究竟是來找我,還是來找他們的?」

我想,暫時找不到那些人,也不要緊,他們一定和自己國家的大使館有聯繫,我只要到大使館去詢問他們的行蹤就可以了。

這樣一想,我就將他們幾個人的事情,擱了下來,對胡明道:「怎麼樣,安排好了和病毒見面沒有?」

胡明一聽,立時皺起了眉:「你這人也真是,病毒是出名的盜墓人,像我這樣的身分,和這種人來往,會遭人非議!」

我又好氣又好笑:「別假撇清了,誰不知道你手中的許多古物,正是病毒從古墓中偷出來的。」

胡明怒道:「少胡說,你這樣講,構成誹謗罪。」

我笑著:「好,我知道病毒最近有一項行動,在這項行動中,他的一個同行齊白——」

我才講到這堙A胡明的臉色陡然一變,失聲道:「啊,齊白。」

我道:「你知道這個人?」

胡明停了半晌,像是在考慮是不是該承認這一點,但是他終於點了點頭。我又道:「齊白最近有一項驚人的發現,他不知道在一座甚麼樣的古墓之中,發現了一些極有價值的東西。」

一提到了古物,提到了齊白的發現,胡明簡直雙眼發光。

我們一面說,一面在向外走去,這時已停在一輛看來十分殘破的舊車前面。

一看到了那輛車子,我就不禁嘆了一聲:「好像並沒有法律禁止考古學家用新車。」

胡明翻著眼:「我喜歡用舊車。」

我不和他在這個問題上爭論,一起上了車,由他駕車,我開始將齊白寄給我錄音帶的事情講給他聽。

他聽到一小半,就叫了起來:「天,那些麻布上哪兒去了?」

我怔了一怔:「甚麼麻布?」

胡明道:「你說的,用一種殘舊的麻布包著,有一陣霉味。」

我怒道:「這種破布,早就丟了。」

胡明不顧車子在疾駛,轉過頭來,瞪大眼睛望著我:「你這個人,齊白拿出來的任何東西都可能是極有價值的古物。」

我悶哼了一聲,並不接口,胡明唉聲嘆氣片刻,仍然不心死,又問道:「你在扔掉那兩塊布之前,有沒有仔細看過?有沒有注意到麻布的經緯之間,可有著小小的十字結?」

我大聲道:「沒有注意,連看也不曾看就扔掉了。我在說那兩卷錄音帶的事,那兩卷錄音帶顯示,齊白身在一座極度怪異的古墓中。」

胡明道:「玻璃破裂聲?」

我道:「玻璃最早出現的紀錄,就是在古代的埃及。」

胡明道:「不錯,但那時,玻璃極度罕貴。」

我道:「或許,在那古墓之中,就有著大量的玻璃製品?」

胡明道:「就算是,齊白為甚麼要打破它們?古埃及的玻璃器具,是稀世珍品。」

我道:「你一定知道一個人叫單思——」

胡明點頭:「單思?哦,這個人真了不起,他曾經協助我解決過不少難題,他——」

我道:「他死了,為了不知甚麼東西而死。」

胡明陡地停往了車,車子在急速停頓的過程中,震得我直彈了起來。胡明顫聲道:「甚麼?單思死了?我才見過他。」

我也不禁一怔:「你見過他?甚麼時候?」

胡明道:「不到兩個月前,就在開羅。」

我迅速地計算一下,單思接到了齊白的電話,到了埃及來,胡明可能就在這時見過他。這一點,對了解單思的行動,十分重要。

我知道胡明不是敘事十分有條理的人,若是問得急了,他便會語無倫次。

所以我只是道:「將你和單思見面的經過,詳細講給我聽聽。」

胡明伸手,抹了抹汗:「好的,他那次來見我,情形有點怪。」

以下,就是胡明和單思那次見面的情形,和他們之間的對話,這一段經過十分重要,所以我的記述,也比較詳細,請留意。

胡明正在他私人的研究室中工作,他工作的時候,照例是不受任何打擾,他有一個助手,這個助手的任務,便是在胡明工作的時候,替他阻擋一切外來的侵擾,包括來找他的人、電話等等。可是那個助手,並未能擋得住單思。單思是直闖進來的。

助手企圖攔阻單思,單思已經來到了緊閉的工作室門前,拿起一張椅子來,就向門上砸去。

門上發出來的聲音,使得胡明無法繼續工作,也令得他十分憤怒,他用力拍著桌,一面喝罵著,一面走過來,打開了門。

門一打開,單思直闖進來,胡明看到了是單思,怔了一怔,雖然仍然滿面怒容,但是他向助手作了一個手勢,表示沒有他的事,轉身關上門。

胡明和單思很熟,當然,他們之間的關係,不止是盜墓人和考古學家之間的關係。單思雖然是「業餘」古物愛好者,但是他的學識,足以令得胡明這樣的學者傾心。

胡明瞪著單思:「看來我要選一個摔角選手來作助手才好。」單思像是根本沒有聽到,大聲問道:「有沒有見到齊白?有沒有見到他?」

單思的神情,看來十分焦急,胡明攤開雙手:「沒有,最近沒有聯絡,你找他有甚麼事?可是他最近有了甚麼發現?」

單思發出了一連串的苦笑聲,團團亂轉,胡明好幾次想令他坐下來,但是都不成功。單思一面亂轉,一面道:「當然是,他的發現——」

他講到這堙A雙手按住了桌子,瞪著胡明。胡明也興奮了起來,他知道齊白在盜墓方面的偉大,如果齊白有了令單思也舉止失常的發現,那一定是一項極度了不起的發現。

胡明忙問道:「是甚麼發現?」

單思陡地尖叫了起來:「是甚麼發現?那……發現足以令得,令得——」他講到這堙A急速地喘著氣,突然之間,一伸手,將胡明桌子上的大半東西,掃跌在地上。單思的動作,令得胡明幾乎全身血液凝結。在桌上,不但有許多胡明心血結晶研究的結果,還有不少用作參考研究用的古物,包括一疊可能是聖經原稿。

單思應該知道這些東西的價值,但這時,他卻將這些東西當是垃圾掃落。

胡明在驚怒交集之餘,陡地叫了起來:「你瘋了?」

單思卻尖聲笑了起來:「我瘋?你才是瘋子!」他指著桌上,地上的東西:「這些算是甚麼?這些東西,也值得研究?既然你沒有見過齊白,不再打擾,再見。」

單思轉身就走。胡明卻不肯放過他,一躍向前,將他一把拉住:「等一等,你還沒有說清楚,齊白和你發現了甚麼?」

單思道:「真對不起,胡教授,我們的發現,你不會感到興趣,那是你知識範圍以外的事。」胡明一聽得單思這樣講,心中極其惱怒,一時之間講不出話來,單思用力一掙,已掙脫了胡明,哈哈大笑著,向外走去。

胡明在他的身後,大聲叫:「只要是你和齊白的發現,就一定我知識範圍之內。」

我立時問道:「單思怎麼回答?」

胡明神情悻然:「他沒有回答,一直笑著,走了。」

我握著拳:「你沒有追?」

胡明冷笑:「我為甚麼要追他?不論他們有甚麼發現,弄不明白了,去找誰?只有我可以解答他們的問題。」

我問道:「那麼後來,齊白和單思,有沒有再來找你?」

胡明現出了十分憤然的神色:「沒有,我甚至不知道單思已經死了。」

這時候,我心中的疑惑,也到了極點。照常理來說,齊白和單思,在埃及,要是找到了甚麼極其隱蔽的古墓,他們應該找胡明。可是單思去找胡明,只是為了打聽齊白的下落。齊白也沒有和胡明聯絡過,反倒將兩卷錄音帶寄了給我。

我知道胡明自尊心強烈,所以我小心地問:「照你看來,是不是有甚麼埃及的古墓,在你的知識範圍之外?」

我已經問得小心翼翼,可是胡明還是勃然大怒:「放屁!」

我為了避免給他再罵下去,轉頭向外,這才發現,車子已在開羅巿郊的公路上,我道:「我們到哪堨h?」

胡明沒好氣:「你不是要去見病毒?」

我高興地叫了起來:「我早就知道你有辦法。」

胡明道:「他是不是見你,我還不能肯定,我只是和他的一個主任看護聯絡過,看護說他習慣於安靜生活,不很肯見人,我們要到了他那埵A說。」我攤了攤手:「那不要緊,我可以令得他有興趣見我,因為我知道齊白到那個怪異的古墓,是出於病毒的意思。」

車子一直向前駛,轉了一個彎,那時,已經是夕陽西下時分了,在滿天晚霞之下,我看到了那棟白色的大房子。

說是「一棟房子」,或者不怎麼貼切,應該說,那是「一組房子」,一棟大洋房的主體,還有許多附屬的建築物,然後才是相當高的圍牆,一體純白色,在夕陽下看來,美麗之極。

圍牆外,是一大片極整齊的草地,草地中有一條車路,直通大鐵門。

胡明吸了一口氣:「這就是盜墓人之王,病毒的住所。」

我吸了一口氣:「看來他比法老王還更會享受。」

胡明道:「像他這樣的人,真不知應該如何評價。他是盜墓人,但他對發掘人類古文化的貢獻,在任何人之上,不知有多少古墓,自建成之後,首次進入的人就是他。」

我對於病毒應該獲得何等樣的評價,沒甚麼意見,只是想快點見到他。車子在門口停下,已經有一個穿著鮮明制服的看門人在門後出現,胡明自車中探出頭來,看門人的神情十分訝異,道:「胡教授,主人沒吩咐說你會來拜訪。」

胡明沉聲說道:「現在去告訴他。」

看門人面有難色,但還是打開了門,胡明駕車直駛進去,大花園中設施之豪華,我不擬細述,車子停下後兩分鐘,兩個穿著同樣鮮明的制服的男僕,將我和胡明,延進了客廳。

大約等了十五分鐘,我開始有點不耐煩時,一個妙齡少女走了進來,她穿著護士制服,容顏明麗:「胡教授,主人在休息室見你。」

[email protected],立時站起來,那護士向我抱歉地一笑:「對不起,主人沒說接見閣下。」

她和胡明走了進去,不一會,她就急急走了出來,神色張惶:「真對不起,原來主人要見的一個人是你,不是胡教授。」

她正說著,胡明也氣鼓鼓走了出來,向我瞪了一眼:「要不要我等你?」

我向他作了一個「不是我錯」的手勢:「不必了,我會和你聯絡。」那護士向胡明千道歉萬道歉,等胡明走了之後,才領著我進去。在經過了一條走廊之後,我來到了病毒的「休息室」。

那休息室,根本不是「室」,而是一個極大的棚,至少有五十公尺見方,一邊是一個大游泳池,頂上是玻璃,內中的一切布置,全是熱帶式的,自頂上垂下許多熱帶的蔓藤類植物,南太平洋情調的音樂輕播。一個老人,躺在一張懸掛在架上的睡椅上,有一個護士,正在輕推著那張睡椅,令得睡椅緩緩地搖。
 
我知道老人就是病毒,天下第一的盜墓人,我對這個人,聞名已久,他真是一個十分特異的人物——外形上的特異。

那張睡椅很大,而且很柔軟,病毒的身子,有一半陷在柔軟的墊子之中,他個子小得出奇,看來至多一公尺多一點,站起來的話,只到普通人的腰際。

他不但矮小,而且出奇的瘦,滿是皺紋的皮膚,就像是披在身上,隨時可以脫落。

我不論如何想,都未曾想到過,這個世界上最出色的盜墓人,贏得了「病毒」這樣外號,在這媢L著帝王般生活的人,會是一個侏儒。

病毒的頭髮稀疏而長,唯一令人感到這個侏儒不類普通人之處,是他的一雙眼睛,十分有神,他向我望過來,有一股懾人的力量。

他一看到了我,就向我招了招手:「過來,過來。」

他一開口,聲音洪亮得驚人,令我怔了一怔,他接著道:「你是齊白說的那個人,衛斯理?」

我道:「是的。」

一個護士搬了一張籐椅過來,我坐下。病毒一直用他炯炯發光的眼睛打量著我:「齊白不怎麼肯服人,但是他說,如果你入我們這一行的話,會比他出色。」

我不禁苦笑,這算是稱讚?我只好道:「那是他個人的意見。」

病毒不置可否地「嗯」地一聲,從他的神情看來,顯然不以為我是可造之材:「你是齊白的朋友,你來找我,為了……」

我直了直身子:「齊白寄了兩卷錄音帶給我。」

病毒又「嗯」了一聲,並沒有甚麼表示。

我想了一想,直截了當地道:「那兩卷錄音帶,顯示他在一個十分奇特的地方,而他說,是由於你的提議,他才去的。」

病毒道:「是啊,現在我退休了,我常將一些有價值發掘的地方讓他去,除了我之外,他最好。」

我開始有點緊張:「那麼,大約兩個月前,你叫他到甚麼地方去?」

病毒揚起手來,在他自己的額角上,輕輕叩著:「讓我想一想,對,根據資料,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上,有一座很值得發掘的古墓——」

我道:「不會是那地方,我看多半是在一個叫伊伯昔衛的小鎮附近。」

病毒用他宏亮的聲音,「呵呵」笑了起來,道:「尹伯昔衛?那是齊白的住所之一,在那堙A他有一棟漂亮的房子,和幾個漂亮的女人!」

我呆了一呆,兩次錄音帶和他拍給我的電報,全是從那地方來,還以為他到的怪異地方,一定是在那小鎮附近。

我心中有點發急:「那麼,你再說說那個美素不達米亞平原上的古墓。」

病毒道:「那是屬於一個富有商人,正確的遺址,還未曾找得出——」

我忙道:「那麼,另外還有甚麼?」

病毒道:「還有一個中國皇帝,死前一共造了七十二個假墓,但是我已經可以知道他真正是葬在哪堙A我也曾要齊白去發掘,那個皇帝叫——」

我忙揮手道:「他不會是。」

我之所以阻止他說下去,是因為我對「曹操七十二疑塚」的所知,不會比病毒少,不想聽也多解釋。病毒接著,又提及了幾處地方,一處甚至在澳洲,我道:「我看都不是,那地方一定十分特異,特異到他的精神狀態十分不正常。」

病毒「哦」地一聲:「所有古墓的內部,都是極異特,因為——」

他接下來,就一直不絕地用盡了形容詞,來形容他到過的古墓中的特異情形。

我聽了不到十分鐘之後,就不禮貌地打斷了他的話頭:「真對不起,我對古墓不是很感興趣,我只想知道齊白到過甚麼地方。」我講到這堙A頓了一頓:「因為我有一個好朋友因此而被人槍殺,他的名字叫單思。」

病毒一直躺著,一直到我說出單思被人槍殺,他才陡地坐了起來。別看他全身老得起皺,可是他動作卻敏捷得驚人,一坐了起來之後,就失聲道:「甚麼?單思死了?單思死了?」他的那種震驚,出自自然,而當他吃驚之際,眼中的光采更甚。

病毒伸出手來,想抓住甚麼,一個護士忙伸出手去,給他握著。

他氣咻咻道:「誰殺死他的?」

我苦笑道:「一個一流的狙擊手。至於是甚麼人,一點頭緒都沒有。」

病毒的神態更是激動,口唇掀動著,可是卻並沒有說出甚麼來,看他的情形,像是單思的死訊給他的打擊太大,以致他不知道說甚麼才好。

我怔怔地望著他,病毒的震動是突如其來的,消失也極快。不到一分鐘,他已經完全恢復了常態,鬆開了護士的手,緩緩躺了下來。

在他躺了下來之後,用一種極度平淡的口氣道:「哦,單思死了。」

我從來也未曾見過一個人能在那麼短的時間之中,從極度的震撼,變為這樣平靜。這時,他的平靜,顯然是假裝出來的。儘管他偽裝平靜的功夫極好,可是他剛才的震驚,卻無可掩飾。

我對病毒的這種態度,感到一陣厭惡,所以我的語氣,聽來冰冷:「你不感到應該對單思的死亡,負一點責任?」

病毒在聽到了我這樣問他之後,甚至伸出一個懶腰:「我?要負責?難道你說的那個第一流槍手,是我派出去的!」

我早就知道病毒是一個超級老滑頭,但是我卻未曾料到他不止是超級,而且是超特級的老滑頭。要對付這種超特級的老滑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也不是完全沒辦法的。

辦法就是開門見山,直截了當,不和他去繞彎子。

所以,[email protected]得他這樣回答,立時道:「單思好好在家堙A是齊白打電話去,叫他一起參加工作。」

病毒的眼睛半瞇著,發出一下拖長了的鼻音,「嗯」地一聲:「那又怎樣?」

我伸出手指,直指著他:「而齊白到那個古墓去,是你叫他去的。」

我話一講完,不等病毒有反應,更不給他以否認的機會,立時又道:「別否認,我有齊白的錄音帶,可以證明這一點,剛才你也承認過。」

病毒呵呵地笑了起來,他的笑聲,聽來甚至是十分溫柔:「年輕人,我已經說過了,最近我給了他幾份資料,我實在不知道他到了其中哪一處地方——如果沒有別的事情——」

他下面的話未曾說下去,可是逐客的神情,已經十分明顯。講完了那句話之後,緩緩閉上眼睛,像是當我已不在他的面前。

我忙道:「對不起,我——」我話沒有講完,那兩位美麗的護士,已經站起來,向我揮著手:「請你離開。」

我搖頭道:「不行,我要問的事——」

一次,仍然是我的一句話還沒有講完,便聽到了一個粗魯的聲音:「你要問的話,全部問完了。」

我循聲看去,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有兩個身形極其高大粗壯,估計體重超過一百五十公斤,而且全身都是堅實肌肉的大力士,穿著古埃及武士的服飾,正向我走過來。

那兩個大力士,還不是單獨來的,他們的手中,各自牽著一頭黑豹。

這種黑豹,是所有凶殘動物之中最危險的一種,我沒有把握赤手空拳,戰勝那兩頭黑豹。

我一面後退,一面搖著雙手:「還有幾句話——」

我話沒有說完,那兩個大力士鬆了鬆手,兩頭黑豹向前撲來,牠們的動作如此之快,一下子,撲到了離我身前還不到三十公分處,我甚至可以感到那兩頭黑豹口中噴出來的那股熱氣。

我退得極其狼狽,幾乎跌倒,而且一退之後,轉過身,一直向前奔,奔出了病毒宮殿一樣的美麗住宅的大鐵門,那兩個大力士一直牽著那兩頭黑豹,在我後面,亦步亦趨地追著。

我奔出了鐵門,心中窩囊之至。我,衛斯理,竟然叫人這樣狼狽不堪地趕了出來。

可是既然已經叫人趕了出來,還有甚麼辦法可想?我回頭看一下,看到那兩頭黑豹,倚在鐵枝上,人立著,爪甲銳利,發出低沉的吼叫聲。

我未曾料到會這樣一無結果,很後悔沒有叫胡明等我,以致我要走一大段路,才搭得上車子,來到了胡明的住所。

胡明開門,迎我進去,他的神情很緊張:「怎麼樣?有甚麼結果?」

我搖頭道:「沒有,一點收穫也沒有,我是被兩個大力士和兩頭黑豹趕出來的。」

胡明苦笑了一下:「這樣受過訓練的黑豹,一共有八頭之多。你知道,病毒的住所,真正是一座寶庫,他並不相信銀行,他歷年來所得的寶物和金錢,全在他的住所中。」

我進入了胡明的書房,撥開了幾堆書,找到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病毒甚麼也不肯說,我看,只好去找齊白。」

胡明苦笑道:「我不知道齊白在甚麼地方,真的不知道,很久沒有和他聯絡了。」

我道:「不要緊,我知道他在尹伯昔衛鎮上,有一所住宅,明天我就動身去找他。」

胡明望了我半晌道:「其實,單思的死,可以完全交給警方去調查。」

我吸了一口氣:「整件事疑團太多,單思有人追殺,齊白下落不明,大國太空署人員冒充是拍賣公司的人——別勸我放棄這件事。」

胡明攤了攤手,重重放了下來,拍響他的身體:「祝你好運。」

我向他望去:「電話在哪堙H」

胡明道:「自己找吧,反正一定是叫書本壓住了。」

他不再理會,我費了好大的勁,也找不到電話,還是電話忽然響了起來,才知道它在甚麼地方,電話響,是大學有人來找胡明,胡明匆匆離去,我打了一個長途電話給白素,白素又不在家。

我只好坐了下來,胡亂翻閱著一些書。那些研究古埃及歷史的書,我也看不進去,尤其是在思緒極度紊亂之際。我撥開了一些書,居然給我看到了一具小型電視機,我順手打開。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Hostgator PhotonVPS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