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科幻百科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劉慈欣:對互聯網感到絕望 這已經是科幻了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中評社   發佈者:網絡轉載
熱度166票  瀏覽2815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9月11日 15:28


  “我不是故意在邊遠地區生活的,儘管人們都這麼想。”劉慈欣說。這名目前中國最暢銷的科幻著作《三體》的作者,大學畢業近30年來都沒有換過單位,一直在山西陽泉的一個發電廠做工程師。與大家的猜測不同,劉慈欣不發微博,不裝微信,不是因為低調,只是因為“沒有時間,沒有精力”。至於為什麼要待在偏僻的陽泉,“我也想來北京,但北京的房子買不起啊。而且總要有工作才能來吧,我們體制內的工作,調動不容易。” 

  據《中國青年報》報道,他所說的“沒有時間”,並不是因為參加社會活動。在電力系統工作必須要朝九晚五地上班,下班則要接女兒、回家做飯;作為工程師,他還要不斷學習和更新專業知識。 

  他的手機功能除了打電話就是發短信,或者記下一些吉光片羽的靈感——打開老式的電阻屏手機,劉慈欣給中國青年報記者看裡面存的100多個文檔,都是由質子、空間這樣的詞語組成的零散片段。 

  在他看來,讀科幻、寫科幻,從一個科幻迷成長為科幻作家,其實都是出於對平淡生活的補償心理。


  我生下來就是看科幻的 

  “我的個人經歷真的沒什麼好說的,很平凡,也很平淡。”劉慈欣反覆強調。 

  在他的記憶裡,中學時,文理科成績都是中等偏上水平,不好也不壞;雖然一直在重點中學,但從小到大和老師的關係都比較疏遠,不積極參加活動,不是“受關注的學生”。高考時,能選的學校和專業就那麼幾個,學水力發電是因為好分配工作。大學時,有過當科學家的想法,但要當科學家就得讀研究生,他沒有考,“考了也考不上,我們班沒有一個人考上,只有一個保送的。” 

  然而從小時候開始,他就漸漸發現自己的思維方式和其他小夥伴不太一樣,就是“別人的形象化思維有一個尺度,但對我來說,多大的宏觀,我都能把它形象化。” 

  他還記得自己第一次看到“光年”的概念時,就馬上開始想象:光1秒鐘能繞地球7圈半,這麼快的東西走一年,能走多遠啊!“我只要一想到在黑暗的太空中,光走了一年那種無窮無盡的距離,就特別有畫面感,一直到現在我都覺得很震撼。但其他的小夥伴就不覺得有多遠、多震撼。” 

  由於原本在北京工作的父親被下放到山西陽泉,小學二年級時,劉慈欣轉到陽泉讀書。跟著父親回山西的還有一大箱書,都是文革時的禁書,被父親藏在床底下,劉慈欣便偷偷拿出來,一本一本地看。其中的莎士比亞著作、蘇聯小說,他讀完都沒有太大興趣,直到三年級時,讀到凡爾納的《地心游記》,“出現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就像是尋找了很久,終於找到了,感覺這本書就是為我這樣的人寫的。” 

  現在,劉慈欣把這種感覺描述為“我生下來就是看科幻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