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科幻百科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科幻文藝史


熱度321票  瀏覽1701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0年6月07日 18:19




第二章:美好的童年——科幻小說的黃金時代


第一節:世界各國科幻小說的創作高潮

  一戰的硝煙散盡之後,歐洲各國人民在希望與不安中開始了新的生活。科幻小說也在這個時候從古典的形態中脫胎換骨。本節主要介紹當時歐洲科幻小說的發展。

  在剛剛誕生的蘇聯,列寧等早期領導人十分推崇科學的想像力。列寧曾經專門去聽齊奧爾科夫斯基關於宇航問題的講座。並且在《怎麼辦?》《哲學筆記》等文章中多處提到科學幻想。由於領導人的支持,加上當時國內經濟建築和科技發展進入良性階段,前蘇聯在建國後不久迎來了自己的科幻高潮。

  這個高潮的標誌性作家是別利亞耶夫。1884年,別利亞耶夫出生在閉塞的外省城市斯摩稜斯克。他自幼喜愛幻想,小的時候曾經想從自家的房屋飛上天,結果摔下來,落了脊椎病的病根。和當時各國的早期科幻作家一樣,凡爾納和威爾斯的科幻小說是他的啟蒙讀物。蘇聯成立以後,脊椎病的發作使他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年。他的成名作《陶威爾教授的頭顱》便記錄著作者在病痛中的真實感受。這部作品完成於1925年,使其一舉成名。在小說裡,科學家陶威爾教授發明了頭顱移植術。他的助手利用這種技術,將陶威爾的頭顱割下保存起來,用提供生命維持系統來脅迫教授為自己服務。書中,僅剩頭部存活的陶威爾教授為依然參與著故事的進程,這是科幻作品是經典的非人角色。

  對於已經四十出頭的別利亞耶夫來說,這種成功屬於厚積薄發,大器晚成。此後,別利亞耶夫迅速進入創作高潮,先後發表了《永生糧》、《太空中的鬥爭》、《躍入虛空》、《空氣船》、《大獨裁者》等數量眾多的作品。別利亞耶夫的作品沒有濃厚的意識形態色彩,而更多地站在全人類的角度,探討科學進步給普通人和人類社會帶來了什麼。比如在《失去面孔的人》這部小說裡,主人公普列斯特是一個奇醜無比的喜劇演員。雖然借此成名,但他還是尋求最新技術,使自己擁有一張漂亮的面孔,不料卻因此失去了觀眾。幾經奮鬥之後,終於以新的面孔在娛樂業站穩腳跟。專注於人性的探討使他的作品超越國界,成為世界科幻文學寶庫中的經典。自然,為了堅持自己的創作方向,作者在當時也沒少受到批判。

  當時,前蘇聯另一位出色的科幻作家是阿列克謝﹒托爾斯泰。他同時也是著名的主流文學家。阿﹒托爾斯泰的科幻代表作是《加林工程師的雙曲面體》(1926)。在這部小說裡,發明家加林製造了類似激光武器的雙曲面體,可以切割人體,擊毀艦船。不少野心家聞訊後追逐這種新武器,加林自己也有借此稱霸世界的慾望。各方勢力圍繞著雙曲面體展開了激烈的明爭暗鬥。小說發表時,距離人類研製出紅寶石激光器還有三十多個年頭。阿﹒托爾斯泰的另一部科幻代表作《阿愛裡塔》曾經被搬上銀幕。

  在那個時代,還有一位蘇聯作家寫下了科幻文學史中的不朽經典,那就是扎米亞京。他那部著名的《我們》發表於1920年,本人因此受到不公正待遇,被剝奪發表作品的權利。這部小說在前蘇聯以手抄本的形式流傳開來,作者沒有活著看到它在祖國被正式發表。但文學和歷史是公正的。《我們》成為二十世紀三大反烏托邦題材科幻小說之一。《我們》描寫了一個千年後的世界,人們在完全機械化的環境下,過著機器一邊統一的生活。在那個社會裡,沒有"我",只有"我們"。反叛者在公眾集會上被氣化掉。《我們》是"反烏托邦小說"的開山之作。

  在英國,威爾斯進入了他的創作後期。這個時候的威爾斯遠離文學,陷入了政治宣傳之中。雖然他的作品是正確預言了空戰、原子彈等事物的出現,但由於作品文學色彩太差,遠不及他的早期作品經得起時間考驗。不過威爾斯一直認為自己是記者而非作家,對文學價值追求不高。同時,晚期的樂觀主義也代替了早期作品壓抑、陰暗的氛圍。

  彷彿在與威爾斯的樂觀主義作對,英國作家A﹒赫胥黎於創作了另一部反烏托邦科幻小說《美麗的新時代》,被許多人譽為西方世界最偉大的科幻小說。赫胥黎出身在科學與藝術兼重的世家裡。祖父H﹒赫胥黎是達爾文的堅定戰友,《天演論》的作者。堂外祖父是英國詩人兼文學評論家阿諾德。赫胥黎本身所受教育就是科學與藝術的完美結合,這一點恰於科幻文藝的基本性質相吻合。《美麗的新世界》於1932年出版,虛構了"福特紀元"七百年後的世界,那時,人們象產品一樣被製造出來,生活在虛幻的文明中。除了這部作品,赫胥黎還創作過科幻小說《猿的本質》。在這部小說裡,人類文明在第三次世界大戰中滅亡,殘餘的人退化成猿。

  英國另一位早期科幻代表人物是斯特普爾頓。這是一位哲學家出身的科幻作家。他的代表作《最後和最初的人》幻想了人類近十億年的進化史。和威爾斯的《星》一樣,是一部以人類,而不是以個人為主人公的科幻小說。這樣的創作手法也只能在科幻小說中出現。他的《怪約翰》也是一部以進化為題材的科幻小說。作品裡,擁有超能力的約翰為了躲避普通人的敵意和迫害,必須隱瞞自己的能力。從那以後,在凡俗世界敵視下生活著的超人們的故事成為許多科幻作品的主題,產生了諸如《斯蘭》、《非A世界》等優秀作品。這些作品說明,"槍打出頭鳥"並不是什麼中國人的劣根性,而是放之四海皆准的可怕規律。

  一戰後,當時的中國知識青年大量去法國留學,這從一個側面反映當時的法國在世界上的地位。在科幻方面也是如此。由於凡爾納等人的努力,法國科幻在世界上最早進入了自己的繁榮時代。19世紀八十年代到二十世紀30年代,大量的法國流行雜誌發表科幻小說,爭得了許多讀者。法國出現了勒魯日、庫夫勒爾、布塞納爾、貝利亞爾、莫塞利等一批科幻作家。同時,法國的主流文學作家也紛紛涉及這個新領域,其中包括克洛岱爾、泰弗南、洛裡耶、瓦萊裡等人。

  在慕尼黑陰謀中被當作犧牲品的中歐國家捷克,也產生了一位世界級的科幻作家卡爾﹒恰佩克(1890——1938)。20世紀20年代,變動不定的歐洲社會令恰佩克對人類未來深感憂慮。他接連創作了《羅素姆萬能機器人》(1920)、《炸藥》(1924)、《專制工廠》(1922)等科幻戲劇和科幻小說。在《羅素姆萬能機器人》中,作者根據捷克語"苦工"一詞創造了"Robot"以表示機器人,後來成為世界通用名詞。每一位上過中學的中國讀者都曾經在英語課上背誦過這個單詞。在長篇科幻小說《鯢魚之亂》(1936)中,作者預言了法西斯貪得無厭的領土要求和英法等國妥協政策最終失敗的命運。1938 年,作者在滅國的悲痛中去世。他的葬禮成為捷克人民反搞法西斯侵略的抗議集會。

  德國著名小說家赫西(Hermann Hesse)在他的力作《玻璃珠遊戲》(The Glass Bead Game,1943)中表達了一個科幻式的主題——超人與凡人的關係。在這本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著作中,作者試圖深入地探討一個近乎天才的心靈,如何追求智性上的超越和美感上的昇華的漫長經過。超人題材是科幻文學中一個重要的內容,湧現了象《怪約翰》、《史蘭》、《人外人》等優秀作品。《玻璃珠遊戲》本身不能算是一個完整的超人題材的科幻故事,但卻從側面描述了超人所處的"高處不勝寒"的孤寂境界,在內涵上與上述科幻小說一致。

  在奧地利,一代文學巨匠卡夫卡開始了他奇異的文學探索。後來,從美國到中國台灣,許多國家的科幻界人士都認為卡夫卡給世界科幻代表的影響不亞於任何一位純科幻作家,人們甚至直接將他列入科幻大師的名單中,而不考慮卡夫卡本人從未承認過這一點。不少科幻作家在創作上直接間接地受他的影響。卡夫卡描寫了冷酷的體制化環境對人性的壓抑,這正是二十世紀世界科幻文學的重要主題。卡夫卡用逼真的現實主義手法描寫超現實情節,也與科幻小說的創作手法異曲同工。他的代表作《變形記》與真正的科幻小說僅一牆之隔。人的靈魂由於種種原因被束縛於動物的身體裡,或者動物因為種種原因開始擁有人的智慧,一直是科幻小說的傳統題材,只不過被賦予了"科學解釋"。卡夫卡的《獵人格雷奇》更接近於純粹的科幻小說。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