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科幻百科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中國科幻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路轉載   發佈者:hpek
熱度143票  瀏覽136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0年5月16日 09:51


3年前,很多科幻論壇上都在流傳一篇很好玩的小說——《關妖精的瓶子》。故事是這樣的,一個有點冒傻氣的妖精喜歡和物理學家打賭,如果贏了,物理學家的靈魂歸他,如果輸了,他終身做物理學家的僕人。妖精很倒霉,每次遇到的都是世上最聰明的物理學家。阿基米德說,我給你個支點,你去給我撬地球吧;愛因斯坦說,你追著這束光跑,能跑多快跑多快,等你追上它的時候別忘了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

《關妖精的瓶子》得了當年國內科幻小說的最高獎——銀河獎,作者是一個叫夏笳的女孩,北大物理系的學生,生性貪玩,這個故事是當時她在一個科幻論壇上與一群壇友打擂台的遊戲之作。在罈子上寫東西,本來純屬玩鬧,不料竟在科幻圈內引起了一場不小的風波,直到今天,還有人在罵,夏笳寫的東西也算科幻嗎?

說起中國的科幻圈,也是一個江湖,並不險惡,只是比較狹窄。幾十年來為了硬科幻、軟科幻,偽科幻、正統科幻、邊緣科幻,不知道吵了多少架。門戶之見這樣重,但只是關起門來吵,對圈外人來說,提起中國科幻小說,腦中能想到的,往往只是一個倪匡而已。偏偏這位唯一走入大眾視野的科幻小說家也是被正統科幻迷詬病最多的,認為他的作品有太多怪力亂神的東西,實在不配冠以「科幻」二字。在他們眼中,科幻應該是純粹的,以科學的精神和邏輯為靈魂,想像必須基於紮實的技術基礎之上。

按照這樣的標準,《關妖精的瓶子》當然也算不上科幻,它太過輕巧,頂多是一則披著科幻外衣的童話。正如一個科幻迷所說:「80後還有誰能寫科幻嗎?大家都是頂著科幻的名頭寫奇幻和魔幻的東西罷了。」

其實,在西方,科幻的概念早就已經模糊了,美國最重要的科幻小說獎「星雲獎」就曾經頒給《臥虎藏龍》和《哈利·波特》,科幻包裝的神話故事和鬼故事正是好萊塢最青眼有加的題材。但在中國,至少在以《科幻世界》為營養核心成長起來的鐵桿科幻迷中間,科幻仍是一個值得堅守的概念,它不僅僅是一種文學,而是一種信仰、一種生活方式,是背負了某種高尚使命的。像著名科幻作家劉慈欣所說的,中國人的現實生活太過逼仄,又素來缺乏關注未來的興趣和眼界,整個社會充斥著對宇宙的麻木感,因此需要科幻來拓寬和拉深人們的思想。「如果讀者因一篇科幻小說,在下班的夜路上停下來,抬頭若有所思地望了一會兒星空,這篇小說就是十分成功的了。」他寫過一篇小說叫《朝聞道》,外星人駕臨地球,願意告訴人類關於宇宙的終極秘密,但必須以死亡為代價,否則這番真理傳播到人類中間,會破壞歷史的進程。於是全世界的科學家們都聚到一起,聆聽他的教誨,然後一起幸福地死去。正所謂「朝聞道,夕可死也」。這樣的故事滲透著對宇宙的敬畏,對人類的悲憫,華美的理想主義對年輕人來說有著極強的煽動力,看完之後令人熱血沸騰。也許正因為如此,劉慈欣的小說儘管沉重嚴肅,在年輕人為主體的科幻小說迷中,仍然是絕對的「王道」。

但是,這樣的「王道」能堅持多久,連劉慈欣本人也不敢斷言。科幻的衰落是全球性的問題,有深刻的文化原因,個人的努力微不足道。即使在美國,科幻小說的讀者也在死亡,他們都已是4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不過,美國的科幻影視正如日中天,雖然其表現方式都是黃金時代的傳統風格,但畢竟是美國科幻文學的繼承者。

中國科幻走到今天,也算經歷了幾番大起大落。按照《科幻世界》主編姚海軍的說法:「雖然與科幻迷的期望值相差甚遠,但自中國有科幻起,現在其實是最好的時候。」科幻正在逐漸走向市場化,有新的科幻刊物產生,圖書品種有大幅度的增加,去年的原創科幻小說《天意》賣了15萬冊,是1985年以來發行量最高的科幻小說。周星馳、張藝謀都傳出拍科幻電影的消息。更重要的是,自90年代中期起,已經有一大批有才華的科幻小說家浮出水面。可惜的是,他們剛出水面就騎著掃帚寫奇幻小說去了,一方面是經濟壓力,奇幻小說的市場比科幻小說要好得多,在中國能靠寫科幻小說養家餬口的不超過5個人。另一方面也是題材的窮盡。很多科幻迷都埋怨江南——奇幻創作組「九州」的創始人,拐跑了科幻界最有靈氣的作者潘海天。江南的解釋是:「當我們寫過了平行宇宙,寫過了相對論,寫過了量子論,寫過了暗物質,寫過了暗能量,寫過了反物質,我們寫過了行星探秘,我們也寫過了UFO和外星人之後,那麼是不是還真的有一個題材能夠讓我們眼前一亮呢?」既然如此,不如放開懷抱,寫奇幻去吧。

江南是個有趣的人,他在美國讀化學博士,卻最擅長寫言情,幾年前曾憑一部《此間的少年》風靡全國。他偶爾也寫科幻小說,但科幻對他來說,只是一種調味料,需要的時候撒一點,哄哄讀者進入故事氛圍,不需要的時候則大可以放手,從不執著。國內科幻小說家中,他欣賞劉慈欣,但對他的小說中所描述的科學技術不屑一顧。「我從來沒感到過所謂科學的純粹的美感,但我感動於他所營造的那種宏大的衝擊感,一個全新的世界,好像宇宙中的斯巴達克思之旅。」

「我很清楚現在的年輕人喜歡讀什麼東西——青春、熱血、愛情、理想、天馬行空,但科學並不是第一位的。其實,中國人對科學一向沒有多深的感情。即使在80年代,科學最受尊崇的年代,人人嘴上都掛著陳景潤和他的哥德巴赫猜想,但真正感動他們的,並不是科學的偉大,而是個人英雄崇拜。」江南興奮地提起最近看的一篇小說《周天》,在那裡,周朝是一個神奇的朝代,又有科學又有巫術,想像周公駕駛著飛空艦艇,是一種很絢麗的感覺。很多人都對奇幻的流行感到不解。對此,資深科幻作家楊平有一個有趣觀點:「如果我們探究人們對科學的感情會發現,這種感情同人們對巫術、魔法、神話、宗教等的感情十分類似。很多時候我們感歎科學的『神奇』,正是這種『神奇』使我們願意對它頂禮膜拜。在意識的深處,我們實際上把科學看作了當代的魔法。」所以,奇幻小說的流行,正是金庸碰上魔獸,阿西莫夫遇見哈利·波特,科學、武俠、神話、巫術激盪在一起,後現代的一鍋亂燉,在大眾層面流行開來,自然不是什麼虛妄的事情。就像初生牛犢的夏笳在硬科幻和軟科幻之外自創一派「稀飯科幻」:科幻無他,好玩而已,「上一代人經歷了很多事情,受的是比較壓制的教育,他們寫科幻,總是把很多沉重的思考放在裡面。但我們這一代人從小就看科幻長大,又有動漫、電影、遊戲、奇幻,整個世界很豐富了,我們的使命感不強,就是以玩樂為目標,去玩,去解構,為了開心」。

劉慈欣以一個工程師的眼光看待這個世界,他看到的是一個現實的宇宙,有它的運行規則。但現在年輕人看世界,世界觀不止一個,宇宙可以有很多種方式運行。正如夏笳所說:「我們可以有很多個幻想的世界,這些幻想世界和我們身處的世界之間,界限是有點模糊的。哈利·波特也是一個世界,它可以通過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並行到現實世界。以前的科幻迷會為小說中某種新奇的科學或技術設想而激動,但對我來說,更富有魅力的是幻想世界的豐富感和混亂性,它可能不是自洽的,但非常讓我著迷。」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Hostgator PhotonVPS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