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科幻百科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超時空要塞》系列綜合評述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armrow
熱度290票  瀏覽1063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0年3月12日 19:21



【第二部】The Robotech Masters(Episode 37-60)

2027 年,一隻神秘的艦隊突然出現在了守備空虛的太陽系,並迅速向地球接近。這些異星人自稱是“機器人統治者”(The Robotech Masters),當年的基幹艦隊即是遵照其意志行動的奴僕。他們統治著眾多的合成人(Bioroid),雖然表面上看這些三位一體的異星人像是縮小化的 天頂星戰士,但實際上他們卻掌握著遠比天頂星文明更先進的技術,還擁有“原始文明”所特有的“音樂”。他們強大文明建立的基礎是一種被稱做“原始文明能 量”的資源,宇宙中那些最強大的文明爭奪它,已經互相殺伐了幾萬億年。很意外的,如此彌足珍貴的東西在人類的眼中卻是毫無用處的垃圾,也正是由於這個原 因,地球成了這保貴能源的最後保存地。這些異星人並不像那些天頂星人殺戳成性。儘管在他們的眼中,地球文明落後得難以用語言形容。遺憾的是飽受創傷的人類 擁有太強的自衛意識,月面基地阿波羅的駐軍直接向異星艦隊發起攻擊。第二次宇宙大戰爆發。

外星艦隊憑藉強大的戰力徹底摧毀了月球基地,並在埋藏能量的太空堡壘舊址實施登陸,繼而與北美駐防部隊“南十字軍”展開激烈的戰鬥。這時的南十字軍不僅有 Valkyrie、Veritech等空戰機種,還有Destroid、Phalanx等陸戰機種,更有用Valkyrie改良的變型戰鬥坦克。麥克斯與 米麗婭的女兒黛娜所在的第15戰術裝甲小隊使用的就是這種強大的武器。黛娜在戰鬥中俘虜了失去記憶而被機器人統治者控制的左爾,並喚醒了他的記憶。雖然戰 爭的結果是南十字軍全滅,而異星文明也經因能量耗盡而和左爾同歸於盡。人類獲得第二次宇宙大戰的勝利,但這場戰爭卻使得生命之花散落至全球,沈浸在喜悅之 中的地球並不知道,在遙遠宇宙的深處,已經有人在注意這堣F。

【第三部】The New Generation(Episode 61-85)

第二次宇宙大戰僅僅在地球圈內引發了戰爭,與此同時,各殖民行星開發正在日夜不停的進行,那些遙遠星域的船團則依舊在向未知的星域前進。即便是地球在大戰 剛一結束,便又一刻不停的展開了重建和移民工作。20XX年,地球遭到突然的攻擊,強大的異星武裝力量對守備軍發起了摧枯拉朽般的攻勢,在消滅了一切抵抗 力量後,佔領了地球。得到消息的一條輝,命令艦隊回航,於是龐大的Megaload-01船團開始轉向,在主力艦隊到達之前,已有數批先遣隊搶先發動了攻 擊,然而等待他們的卻只有恐怖和毀滅,佔領地球的是被稱做因維德的寄生蟲形智慧生命體,已經位於了進化的頂點的他們可以根據環境的需要,隨意改變自己的形 象和身體組成,甚至可以憑藉自身的意志,將身體在物質態和能量態間自由轉化。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們對“能量”的依賴性是最強的,表面上強大的適應能力 被這致命的弱點牢牢束縛著,而擁有生命之花、作為“宇宙中已知最後一塊始前文明聚集地”的地球,也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了它們的目標。此時的人類雖然早已進入 了星際殖民時代,但無論是在異星殖民地,還是遙遠空間中行進的船團堙A所有的人都把地球當做是他們的故鄉。在他們的心目中,地球已經成為了一塊聖地,是人 類文明的象徵。一方是為了奪回精神寄託,另一方則誓死要守衛最後的生存空間。於是在太空堡壘歷史的終結處,在太陽系的第三行星上,兩個文明發生了激烈的碰 撞,第三次宇宙大戰的結局,再次以人類的勝利而告終,因維德在他們母親(Gueen)的帶領下,向茫茫宇宙的深處飛去,少數的遺留者則積極地融入了人類社 會中,斯柯特(Scott )與瑪琳( Marlene )、蘭瑟(Lancer)與希拉(Sera)他們的結合再次證實了貫穿系列的主題:“愛能戰勝一切”(與木村和同名歌曲無關)。像他們一樣,千千萬萬的幸 存者從廢墟中站起來,重新建造新的家園。太空堡壘的歷史到此也就告一段落了,後面的事情只能靠想象去完成了。也許在今後的日子堙A人類還將面臨更大的挑 戰,還會湧現出許許多多的林·明美和一條輝。也許終有一天,人類文明也會步向終結,但只要還有美麗的歌聲,只要還有愛,這個宇宙就永遠不會寂寞。

在第一艦隊回航過程中一條輝所乘的S.D.F.-3失蹤了,沒有人知道它的去向,也許穿過時間和空間的盡頭,它會掉在某個遙遠的地方,當地的居民一定會大 吃一驚吧。就像當年初代的太空堡壘墜毀在地球時的情景一樣,圍繞著它又會發生什麼樣的故事呢?也許,就在此時此刻,在浩瀚時空的某處,新的傳說才剛剛開 始……

(2)超時空要塞——愛•還記得嗎 劇情簡介

前言:在1999年7月,MACROSS突然從宇宙的彼方飛來。2009年,地球對天頂星人的第一次星際大戰爆發了。以地球的命運做賭注,超時空要塞 MACROSS迎戰戰鬥種族天頂星人。2010年2月,最後之戰的時候來了。拯救了步向滅亡的人類的一首遠古情歌,在燃燒著戰鬥的宇宙堙A林明美的歌聲在 流動,一切都變成愛,為了把英勇的精神和真正的愛的記憶永遠流傳下去,這段歷史被拍成電影——《愛•還記得嗎》……

西元2009年,靜寂荒涼的宇宙中,一艘巨大的宇宙戰艦緩緩行駛在土星軌道上,遠方土星美麗的光環閃爍出微微的光芒,映襯在傷痕累累的艦體上,每一個傷痕仿佛都在訴說著它不平凡的經歷。

各種頻率的雷達波環繞在要塞周圍,不放過每一點可疑的動靜,只有偶爾的一架警戒機飛略而過,然後又只剩下一片死寂。一個大隊的VF-1型變形戰鬥機正在與 外星侵略軍——天頂星人軍的戰鬥機甲POD糾纏廝殺,突然,一架POD躲開了重重火力網,向艦橋沖去,一架變形戰機劃了一個優美的弧度,將這架POD截了 下來,耀眼的光芒閃過,POD炸成了四散的碎片。

然而戰鬥機堛瑣u髏隊分隊長一條輝卻收到了指揮臺上早瀨未沙上尉的訓斥:“史卡爾11號機,為什麼擅自脫離你的崗位,這堣ㄛO你的防線。”“什麼?你有沒 有搞錯,是我救了你的小命耶,還要挨罵,真是不知好歹。告訴你,敵人已經進入艦內,我沒工夫聽一個女人嘮叨,我要進去把他們全幹掉!”滿口胡說八道是骷髏 中隊的“優良傳統”,一條輝顯然已盡得隊長福克的真傳,把早瀨未沙上尉氣得渾身發抖,旁邊的助手都偷笑不已。

一條輝的戰機呼嘯著進入要塞,剛進入市區,便見到幾個傑特拉士兵在追逐一名少女,如此英雄救美的機會豈能錯過,一條輝技術熟練地救起了少女,不想大概技術 太熟練了,戰機速度過快,一頭紮進了外層艙,應急閘門迅速落下,四下媢y時一片漆黑。一條輝好容易摸到了應急燈,剛打開來,驚嚇過度昏迷過去的少女也蘇醒 過來了,一條輝這才驚訝地發現,自己救的不是別人,正是要塞婺U千人等的偶像林明美。

蘇醒的林明美揉了揉眼睛,好奇地打量眼前這位年輕英俊的軍人,“是你救了我嗎?”“啊,是!骷髏中隊分隊長一條輝,你好。”一條輝手忙腳亂,連軍姿都立得 歪歪斜斜。望著這位臉已漲成紅柿子,手腳仿佛都不聽使喚的少尉,明美情不自禁笑出聲來。這一下一條輝更不知所措了。正在這一條輝感覺平生最沒面子的時候, 突然要塞的重力系統出毛病了,兩個人都浮到了半空中。黑暗堨u有應急燈一點微弱的光,映在明美的演出服裝上,發出點點熒光,熒光中的明美如同天外的仙子般 明媚動人,一條輝看得眼睛發直,好象在夢境中一般,呆呆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神啊,我祈禱這不是一場夢。”一條輝心媕q默地念。

星系的另一角,龐大的外星戰艦中,一群全副武裝的外星士兵正躲在盾牌後面戰戰兢兢地看著他們的戰利品:明美娃娃一一個地球上再普通不過的偶像娃娃。他們與 地球人有著幾乎相同的面孔,身體按比例來講也幾乎與地球人相同,只是不知比地球人大了多少倍。終於,一個士兵鼓足勇氣,從盾牌後抽出身來,試探性地用槍尖 點了一下“危險品”,不想娃娃開始走動,居然還唱出了歌。“救命啊!一定是音波武器!”絕望的慘叫聲中混雜著優美的歌聲,在偌大的空間中回蕩,不知過了很 久,士兵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誰都沒受到傷害,只有明美優美的歌聲還在飄蕩。“你不覺得那聲音很好聽嗎?”“那是女人的聲音啊,怎麼會好聽呢。” “可是聽起來確實不錯。”已經有士兵開始小聲議論了。

指揮室中,指揮官布利泰和機動參謀艾克西多正在觀看作戰記錄。“敵人似乎是小型人類,與我們有著相同的外表,不過遠比我們矮小,並不適合作戰,但令人驚異 的是他們的男人和女人竟然生活在一起,這太不符合邏輯了,您能解釋嗎,艾克西多?”“我也很驚訝,大人,但我們古老的戰鬥手冊中說,侵略小型人類的話,會 導致毀滅。”

“唔,是嗎,可無論從他們的身體形態或武裝力量來看,都沒有絲毫的勝算,這真是個迷,我們一定要找到他們力量的源泉,看來應該捕捉樣品研究一下了……”望 著螢幕,布利泰陷入沈思。一條輝被困在外層艙已經三天了,經過三天的共處,一條輝不再手足無措,他已是明美最知心的朋友,明美向一條輝講述了她步入歌壇的 經歷:“我的父母對我說:‘想一想你哥哥多麼辛苦!你這麼任性的話,就別呆在這個家堙I’當時的我一心想唱歌,於是我就真的離開家了。”“嘩,你真了不 起,你的父母呢,他們也在這船上嗎,他們現在一定很挂念你。”明美的神色黯然下來:“他們在地球上,我好擔心他們……”“是這樣,對不起……”兩人都不再 說話,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過了一段時間,一條輝不忍看明美黯然的神色,安慰道:“地球雖然也遭受了很大的打擊,不過我們很快就要回去了,你一定會再見到 你的父母的。”“但願如你所說,謝謝你”,明美勉強擠出一點笑容。

一條輝努力地另尋話題,“對了,能不能冒昧地問一句,上次和你演對手戲的男主角,聽說你們……”“嘻嘻,那個呀,都是記者們胡編出來的,根本就是沒影的事 兒,我們只不過在演戲而已,別忘了,‘我的男朋友是飛行員’啊”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每當明美甜甜進入的夢鄉的時候,一條輝就開始尋找出路,能吃的東西已 經不多了,他必須儘快的找到脫身之策,可是三天下來,他幾乎絕望了,這巨大的戰艦結構太嚴密了,他找不到一丁點兒薄弱的地方,又無法與指揮室取得聯繫, “難道真的要死在這兒嗎?”一條輝絕望地想,轉身看到了熟睡中的明美,嘴角挂著一絲甜美的微笑,似乎正在夢中與家人相會。“不!決不能就這樣放棄,我答應 過明美,一定要把她救出去,我不能做一個言而無信的懦夫!”

戰艦的外面又傳來了激烈的戰鬥聲。“又來了”,一條輝想:“我的戰友都在浴血奮戰,我卻在這堣@籌莫展。”正想到這堙A一聲巨大的爆炸聲打斷了他的思路, 一架POD爆炸,將這個外層艙的甲板炸出了一個缺口。“機會來了!”一條輝迅速搖醒了睡眼惺忪的明美,跳上變形戰機,兩顆導彈劃出兩道煙塵飛向已被炸得破 爛不堪的甲板。“轟!”的一聲,甲板終於被炸了一個大洞,一條輝推動操縱杆,戰機如同脫困的雄鷹一飛沖天。

“史卡爾11號,又是你!”無線電堣S傳來了早瀨未沙的聲音,但此時這生氣的聲音在一條輝的耳中卻比什麼音樂都美妙,“嘿,指揮臺上的指揮官是誰啊,怎麼 象個老太婆一樣嘮叨不休。”“你!”早瀨未沙又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了。“咯咯……”明美笑出聲來。“嘿,頭兒,真高興再見到你,我們都以為你已經挂了呢,你 艙堛漱p妞是誰啊。”無線電媔ヮ茯U崎爽朗的聲音。“誰是小妞啊。”明美撅起了嘴。“謝謝你的關心,我艙堛漱k孩說出來嚇你一跳。她就是大名鼎鼎的林明 美!” “哇,頭兒,真的假的,我可是她的忠實歌迷啊,明美小姐,待會兒給我簽個名吧。”“想得美,我才不!”

敵人的進攻再一次被打退了,疲憊的一條輝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戰鬥中陸續犧牲的戰友使他心情從未這麼糟糕過,根本無心看路,不小心撞到了一位迎面走來,身著上尉制服的女孩子,無心理會,他繼續向前走。“站住!撞到了人連聲道歉也沒有嗎,你是哪分部的?”“骷髏飛行中隊分隊長一條輝,對不起”一條輝漫不經心地道歉。“啊!你就是那個駕駛史卡爾11號機的混小子?”“啊?你就是那個羅哩囉嗦的老太婆?……”

時間飛逝,在要塞歸家的旅途中,英勇的飛行員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的進攻,而在這戰爭的無情歲月堙A無數曾經與一條輝一起並肩戰鬥的戰友就在一條輝面前瞬 間失去了生命,甚至連名字也無從查起,如此的殘酷,幾乎已讓一條輝無法面對。明美已是他心中唯一的安慰,每當聽到明美的歌聲,一條輝心中就充滿了希望,而 明美卻總是對他若即若離,讓他煩惱之極。

敵人的又一次攻擊開始了,大家和往常一樣出發迎擊,很快地,大家就發現敵人這次的侵襲並不一般,POD鋪天蓋地般地襲來,要塞幾乎毫無還手之力而敵人好象 並不想傷害要塞,只是俘虜了一部分變形戰機和其他人員就回去了,其中包括正在和他的冤家對頭早瀨未沙上尉執行任務的一條輝,在他們被押往指揮室的途中。

一條輝首次以歉意的口氣對未沙小聲說:“對不起,把你牽扯進來了。”“嗯,沒什麼,希望我們能逃出去……”早瀨未沙最後的聲音漸漸變小了,因為大家都明白,可能性實在是微乎其微。

“你們好,地球上的人類。”當一條輝他們首次見到天頂星人龐大的外型時,都吃了一驚,“我們傑特拉帝星的人希望能與你們接觸,”布利泰指揮官繼續說。“騙 人,那你們為什麼襲擊我們?”早瀨未沙針鋒相對地問。“小姐,也許你並不明白,”愛西克多好象還不太習慣與女人說話,“你們的武裝力量不堪一擊,我們只是 對你們的文化感到好奇。”早瀨未沙默然了,她已看到了天頂星人的軍事力量,不管她願不願意,都得承認,地球上的軍事力量確實無法與其抗衡。

“為什麼你們男人和女人生活在一起呢?”布利泰繼續發問。“這很正常啊,”早瀨未沙回答,“他們在一起相愛,結婚,生子,共同愉快地生活。”“相愛?結 婚?生子?共同生活?”艾克西多臉上充滿驚慌,“這怎麼可能,什麼是相愛?”“相愛就是相愛,男人和女人互相吸引,就是相愛。”“那你們如何表達呢?” “有很多種形式,譬如說接吻……”“好,那你們表演給我看。”布利泰命令道。“什麼!?”一條輝的下巴頦差點掉下來,結結巴巴說:“這太荒唐了!”“這不 是你們地球人表達愛的形式嗎?”

“可是……”這時,早瀨未沙毅然轉過身來,對一條輝堅定地說:“一條輝少尉,請來吻我”一條輝尷尬地說:“為什麼要聽他的?”“因為似乎接吻對他們有影 響,無論如何,這是我們人類的最後希望了,我不想放過。”“那為什麼非得是我?”早瀨未沙瞄了瞄旁邊大咧咧站著的柿崎一眼,低聲說;“比起他來,我還是寧 願選擇你,你真的那麼討厭我嗎?”“當然不是……好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一條輝無奈地聳了聳肩“不過你最好下個命令。”“一條輝少尉,我命令你吻 我。”早瀨未沙眼中滿是堅毅。“是!長官!”一條輝心媕Y一次對這位上司充滿敬意,緩緩吻了下去,心媕q默地說:“對不起了明美,這是任務。”

“啊!” 聽到了驚呼聲的一條輝和早瀨未沙同時詫異地望向發聲處,只見布利泰和艾克西多的臉上流露出一種說不出的神色,有幾分慌張,幾分好奇,幾分恐懼,更多的是迷 茫。“這就是你們地球人的接吻嗎,太可怕了。”“這有什麼奇怪,相愛的人們經常這樣!他們相愛、生子,一家人幸福地生活。”早瀨未沙大聲說,以掩飾自己兩 頰的飛霞。“生子?”艾克西多更迷茫了。“就是生小孩啊,繁衍後代,你們的文明如此發達,為什麼連這都不知道!”“我們都是用單體無性繁殖的,女人是我們 的敵人,我們出生的目的就是消滅她們。”布利泰回答說。

“什麼,這簡直不可思議!”“恰恰相反,我覺得你們才是不可思議的,我已決定將你們交給我們的最高統帥波特爾沙皇帝……”話音未落,突然傳來了警報聲: “女性突擊隊已經闖入艦內……請作好作戰準備,重復一遍,女性突擊隊已闖入艦內,請作好戰鬥準備!”艦內頓時一片混亂,就在這時,一條輝親眼目睹了一架形 同鬼魅的紅色POD沖了進來,輕鬆地擊垮了整整一隊士兵,那種駕駛技術簡直無可挑剔。“也許只有曼克斯能跟這架POD一較高低了”一條輝心媟Q。

趁著混亂,一條輝他們逃回了戰機,福克卻為了掩護同伴,被敵機擊中了。“不要管我!你們快走,救出我們的同伴!阿輝,代我向未婚妻克羅蒂亞問好,好好照顧 他,永別了……”有著無數驕人戰績的骷髏機爆炸了,火光照映在一條輝的眼睛中,淚光在他的眼眶中凝結,他已永遠地失去了他最敬佩的大哥,“我一定要逃出 去,福克大哥,我決不讓你白死!”他的戰機向瘋了一樣,以幾近極限的速度向出口沖去。女性突擊隊的這次行動太突然了,倉促應戰的天頂星人軍很快就潰不成 軍,布利泰不得已發動了“空間跳躍”。就在一條輝馬上要脫出的時候,空間跳躍巨大的能量將他的戰機一塊捲入了超空間,一條輝瞬間失去了知覺。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看見了久違的大海和藍天,旁邊還有仍然昏迷的早瀨未沙。“這是地球嗎?不對,地球不會連一個人也沒有的,可是這堛瑰藿玼u好 啊,好象回到了地球一樣。”想著想著,早瀨未沙也醒過來了,“這是哪兒?”早瀨迷惘地問,“我也不知道,不過環境很好。”“是啊,可是我們得想法和總部聯 繫,否則我們就被困在這兒了。”“我去找找看有沒有可以用的東西。”“好啊,我在這兒等你。”兩人的那點兒“仇恨”經過這次事件,似乎已消失殆盡了。突然 間,一條輝呆住了,眼睛直直地望向前方,“怎麼了?”早瀨未沙順著他的眼光看過去,也呆住了,一條輝目光所到之處,有一個早已損壞的布娃娃半埋在沙灘上。 兩人對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恐懼。“難道,這就是地……”“不!不可能!”早瀨未沙幾乎是尖叫起來,“這不是地球!告訴我,這不是地球,只 不過和地球比較象罷了,是不是?”望著未莎眼中近乎絕望地哀求,一條輝幾乎不忍再說下去:“未莎,你冷靜些!要面對現實。”“不!你騙我!地球怎麼會是這 樣,地球上有很多人,很多很多人,還有很多商店,很多工廠,很多鄉村和城市,人們就在那兒生活,可是這堣偵繷ㄗS有,我不相信,不相信!”“冷靜點兒,未 莎,冷靜!”一條輝拼命抓住快要崩潰的未莎。

未莎的眼中已只剩下哀傷,絕望的淚水沿著未莎的腮邊滑下,“這就是我辛辛苦苦守衛的地球,這就是拋棄了我們,而我仍堅持要守衛的地球!原來我的一切努力都 只是在徒勞!真是太可笑了!”“未莎,看著我!”一條輝用力地抱住未莎不斷顫抖的肩膀:“誰說你的努力都是徒勞的?你看,我們還活著,不是嗎,我們還能悲 傷,還能歡笑,不是嗎,只要我們還活著,就有希望,為什麼要放棄?振作起來,我不要看到這樣懦弱的你,我想要看到的是那個堅強的你,那個在敵人面前也毫不 退縮,不放棄最後一絲希望的你!”未莎的頭終於慢慢抬起,婆娑的淚眼中出現了一絲希望,“對不起,是我不好,你說的對,無論如何,只要我們還活著,就不該 放棄。我們走吧,去找還活著的人。”

幾個星期過去了,東京,巴黎,紐約....以前繁華的都市現在都只剩下一片廢墟,整個地球都荒蕪了,只有一條輝和未莎相依相伴,互相鼓勵著,他們不相信人 類就這麼完了,他們不願放棄最後一點希望。“阿輝,看那是什麼!”坐在戰機後排的早瀨未沙突然對一條輝喊。碧藍的海水包圍著一塊巨大的陸地,上面巍峨的建 築隱約可見。“地圖上沒有標出這塊陸地。”一條輝感到驚訝,“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們下去看看。”早瀨未沙在心中祈禱,這已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依然是一片死寂,兩人相對無言,不知還能說什麼。“這堛澈媬v不像是人類所建”,未莎不肯就這樣放棄,繼續尋找渺茫的希望。“看!,這座宮殿埵酗丰★q 腦!”未莎興奮地大叫,一條輝急忙趕過去。“居然還能運行,不知它是靠什麼維持能源的。”未沙熟練地操作,一條輝只好象個愣頭青一樣傻呆呆地看著,一段段 奇怪的符號出現在螢幕上。“這都是什麼呀?”一條輝莫名其妙。“似乎是傑特拉帝文,不過語法有些不一樣。”“哇,你竟然還懂傑特拉帝語?太厲害了!”“沒 什麼,工作需要嗎。”未莎轉過頭去,不願讓一條輝看見她紅紅的臉。“說的都是什麼?”一條輝興致勃勃地問,未莎聚精會神地看著,漸漸神色變得驚訝起來: “這上面大概是說,五十萬年前,曾經存在過一個叫‘普洛多卡迪’的古文明。”

“什麼?”一條輝幾乎跳了起來,未莎看著螢幕,繼續說:“他們的文明發達程度已遠遠超過了現在的人類,足夠踏遍了整個銀河系,當文明發展到了極點的時候, 他們的男人和女人已經可以借遺傳密碼操作各自獨立的繁衍系統,於是國家分裂成了男人統治的‘傑特拉帝’和女性統治的‘美特蘭帝’並發生了戰爭,戰爭延續了 數萬年之久,所有的人都忘記了男人和女人本來的相處方式,男人和女人在戰爭中互相消磨,急速地衰退,曾經輝煌的文明從此從記憶中淡去,退化成了只會戰爭的 種族,當戰火燃燒到了太陽系的時候,居住在地球上的普洛多卡迪人終於徹底失望,他們將自己的都市沈入大海後離開了,希望有一天能找回失落的文明,學會男女 共同生活的方式後再回來。”望著已完全呆住的一條輝,未莎的神色無比興奮:“輝,一切的謎底都揭開了,為什麼天頂星人和我們如此相似,為什麼他們看見我倆 接吻會如此慌張,原來我們和天頂星人都是普洛多卡迪人的後裔,根本就是一樣的血緣!只不過他們已忘了男女該如何相處。”

被俘虜時的情形浮上未莎的腦海,未莎感覺臉上火辣辣的,“我這是怎麼了?”她暗暗想。“原來,我們只是在互相傷害自己的同胞……”一條輝喃喃著:“究竟是 為了什麼?”。“輝,我們有希望了!”“未莎,我們再找找,看還能找到什麼。”“好啊,這遺跡這麼大,肯定還有別的秘密。”雖然還未收到要塞的任何資訊, 但兩人都被一這發現所鼓舞,繼續在遺跡中搜尋,時間在不知不覺飛逝,一條輝和未莎已變成最親密的朋友,兩人仿佛已忘了殘酷的戰爭,誰都不願再提起。

“記不記得,你第一次跟我說話的時候,還說我是囉嗦的老太婆呢”“可是,你當時確實很囉嗦啊。而且你也說過我是混小子啊”“嘻,那叫‘一報還一報’”“哈 哈哈……”“咦,你看,那是什麼?”順著未莎手指所指,一塊金屬片在陽光下的沙灘上熠熠發光,一條輝上去拾了起來,“這是什麼,啊,上面還寫著字,又是那 什麼‘傑特拉帝文’”“我看看,”未莎接了過去,“寫的是什麼?”“我也看不太懂,好象是‘曾經記得’什麼,回去再說吧。”

在遙遠的太空堡壘上,明美仍然在歌唱,一條輝剛走的時候,明美並未覺出什麼,只是稍微有些擔心,“他不會有事的,我們倆困在外層艙的時候,他不也想到辦法 了嗎,不管遇上什麼困難,他都不會輕言放棄的。”想到在外層艙一條輝剛見到她時手忙腳亂的樣子,甜甜的笑就浮上了她的面龐:“嘻,那個傻瓜。”可是三個多 月過去了,依然不見一條輝的身影,明美的思念與日俱增。在臺上的時候,她光芒四射,所有堡壘堛漱H們都為她歡呼,可是在台下的時候,她卻連個可以陪她說話 的人都沒有,“輝啊,你這個傻瓜,你到底在哪里啊,知不知道我好想你,你還不回來陪我,回來我一定不饒過你……”一絲幸福的笑爬上她紅紅的臉:“我以前陪 他的時間真是太少了,他對我那麼好,為什麼我以前都沒發覺呢,這次他回來,我一定好好彌補一下。”

地球上的一條輝仍努力地與要塞聯繫,終於有一天,無線電媔ヮ茪F要塞的不太清楚的聲音:“我是太空堡壘,請報告你的方位。”“我是一條輝,我和早瀨未沙上 尉在地球,請速來救援!”一條輝興奮得嗓子都沙啞了:“未莎,我聯繫上堡壘了,我們馬上就可以回家了!”“是嗎,太好了。”未莎突然感到一陣從來沒有過的 失落,一條輝呆了一下:“怎麼了未莎,你好象不高興。”“啊,沒有,我很高興……回到堡壘後,咱倆就要分開了是嗎?”

淚水終於不爭氣地流了下來:“可我不想和你分開,我會想你的,輝!”“未莎……”想起明美甜美的笑容,一條輝頭一次發現自己會如此地舉棋不定。堡壘終於在 地球上降落了,一條輝向艦長彙報了這段時間的遭遇,出來的時候,看見了福克隊長的未婚妻克羅蒂亞,克羅蒂亞的神色非常平靜:“輝,告訴我,羅依他死的轟轟 烈烈嗎?”一條輝楞了一下,立刻莊嚴地行軍禮,用響亮的聲音回答:“是的,長官,福克隊長為了掩護隊友,死的非常壯烈!”淚珠從克羅蒂亞臉上滑下:“謝 謝,輝。”從這一刻起,一條輝已經是一個真正的軍人了。

回到了堡壘,也就回到了戰爭中,一艘美特蘭帝的偵察艦發現了堡壘,一場新的戰役又展開了。“頭兒,聽說這次的對手都是漂亮的姑娘,真棒啊。”柿崎又在通訊 頻道胡說開了,而在一條輝腦海中閃過的,卻是那架來無影去無蹤的紅色POD,“大家小心,這次的敵人要比傑特拉帝強。”“頭兒,我看你是見到小妞手軟了 吧,哈哈哈……”激烈的爆炸聲打斷了未完的笑聲,柿崎的戰機被炸的粉碎。“我又失去了一個朋友!可是殺死他的,卻是和我們流著相同血液的生物!”一條輝的 心已痛的麻木了,他努力地擺脫糾纏他的兩架POD。

而他手下天才的飛行員曼克斯正和那架紅色的POD殺得難解難分,兩人都使出了渾身的解數,就是夠不著對方,每次都差那麼一點點,兩個天才的飛行員都似乎忘 了旁邊的戰鬥,就這樣纏鬥,從海上打到敵艦內部,照明設備全被打壞了,就在狹窄的通道中摸黑戰鬥,僅憑火花帶來的那一瞬的光亮,用飛行員的直覺駕駛戰機, 戰鬥以曼克斯的勝利告終。而當他跳下戰機看清血泊中對手的面目時,才發現自己真正的麻煩才剛剛開始。他,天才的馬克西米利安斯特朗,一條輝少尉手下的王牌 飛行員,平生第一次戀愛的物件不僅是個外星人,而且幾乎比他大了二十倍。“這也太離譜了。”曼克斯仰首上望,喃喃自語。

美特蘭帝的戰鬥機忽然全部撤退了,天邊隆隆的聲音越來越近,竟是天頂星人軍的主力到了,遮天蔽日的戰艦震驚了要塞堛漕C一個人,戰艦中央那龐然大物就是機 動要塞的基幹。然而奇怪的是,伴隨而來的,居然還有明美的歌聲。原來幾個月來,天頂星人軍的士兵已深受地球文化的影響,喜歡上了明美和她的歌。

此次,他們就是來和MACROSS要塞締結和約的。皇帝波特爾沙是一顆巨大的頭顱,通過無數伸出體外的神經纖維操縱著這艘龐大的生化戰艦的基幹。他此次締 結和約的目的,就是希望利用人類的文化和明美的歌聲降服美特蘭帝,波特爾沙交給明美一塊記憶金屬片,上面記載著一首優美的曲子,這是以前傑特拉帝在毀滅了 一個文明後找到的,傳說這就是普洛多卡迪文化的精華所在,他希望地球人能為這首曲子配上歌詞並以此去對付美特蘭帝。

“如果能配上詞的話,這場持久得已忘記原因的戰爭就會結束了。”波特爾沙這樣說。可是,所有的音樂家絞盡腦汁為它配的歌詞,卻總是無法令人滿意。“究竟這 首曲子的歌詞是什麼?為什麼無法用其他的歌詞代替呢?”早瀨未沙在房間堶葖鉽W想,漸漸地睡意襲上心頭,和一條輝共度的美好時光又回心頭。

“看,那是什麼?”“我來看看,哇,又是什麼‘傑特拉帝文’,上面寫的什麼啊?”“我看看……好象是‘曾經記得’什麼,我也看不太懂”“曾經記得……金屬 片……”未莎猛然驚醒過來,“莫非那就是歌詞?我怎麼沒想到呢。”早瀨飛快地找出那塊金屬片,在她的努力下,金屬片上的文字很快被翻譯出來了,再配上那首 優美的曲子,簡直是天衣無縫,原來所謂普洛多卡迪文化的核心,只不過是一首普普通通的情歌,一首幾十萬年前被普洛多卡迪人傳唱於街頭的歌,歌曲的名字叫做 “可曾記得愛”。

“一定要先讓輝知道。”興奮的未莎飛奔出門,向一條輝家沖去,然而開門的,卻是身著圍裙,手拿飯勺的明美:“他不在家,你找阿輝有什麼事兒嗎?”“啊,沒什麼事……那我先走了”未莎的神情黯然下來,“是啊,輝喜歡的是明美,我真是個傻瓜。”未莎邊走邊想,眼中已滿是淚水。

“未莎,你怎麼在這堙H是來找我嗎?”熟悉的聲音響起,抬起頭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就站在面前,淚水再也止不住:“輝,我好想你……”

“阿輝,你回來晚了哦,我給你準備了你最愛吃的……”聽到一條輝聲音的明美象快樂的小鳥一樣沖了出來,卻發現僵在那堛漕潃茪H,笑容漸漸消失,“怎麼了,阿輝……”

一條輝面對著兩位紅顏知己,心中充滿矛盾,不知過了多久,一條輝終於堅定地轉過身子,面對著明美:“明美,對不起,我愛的是未莎……”勺子掉到了地上,明美完全驚呆了,淚水開始在她的眼眶中打轉;“你騙我,阿輝,你……你不喜歡我嗎?”“也許……我們只能做朋友。”

一條輝看著傷心欲絕的明美,簡直不知該說什麼。明美掩面奔了出去,一條輝強逼自己不去看她,拳頭握的很緊,過了好一段時間,他終於轉過身來,看著呆在一旁 的未莎,輕輕對她說:“未莎,我也好想你。”未莎仰起頭,眼中又浮起淚花:“這是真的嗎,我都不敢相信。”“是真的,我愛你,未莎。”警報再次響起,把兩 個人拉回了殘酷的現實,“好短暫的和平啊,”一條輝歎息著,“啊,這是那首曲子的歌詞,我已經翻譯過來了,特地第一個拿給你看。”未莎現在心中充滿幸福, 眼中只剩下一條輝,其他一切都無所謂。“什麼?我看看!”一條輝接了過來,“可曾記得愛,這就是普洛多卡迪文化的精華嗎?”“各位飛行員請注意,戰鬥馬上 開始,請各就各位,”喇叭媔ルX最後通知,MACROSS已經準備升空作戰了,原來美特蘭帝的主力部隊也已經到達大氣層外了,由於歌詞遲遲未能寫成,波特 爾沙已下令用武力毀滅一切。

三方即將在地球上空做最後的較量,地球圈外,無數的戰艦在互相射擊,其中最小的也比MACROSS大數十倍,對於地球來說,這根本就是一場毫無希望的戰爭,當波特爾沙不顧己方戰艦的死活,強行用主炮擊毀了美特蘭帝的旗艦後,戰局似乎已經很明瞭了。

“那不僅僅是我們倆的事……每一個要塞堛漱H的性命都危在旦夕,你的歌聲已是唯一的希望……”“那和我有什麼關係,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死光,我也不管,最好 只剩我們兩個人……”。此時的要塞中,一條輝第一次沒有參加戰鬥,他在到處的尋找明美,找遍了要塞每一個角落,終於在他們初次見面的地方,他找到了明美。 “明美,請你唱這首歌,拜託了!”一條輝手中拿著早瀨翻譯的歌詞。“我不要唱她翻譯的歌,唱了我們就能獲勝嗎,不可能的,反正都要死,我只希望與你死在一 起。”一記耳光打在了明美的臉上,“你太任性了,福克隊長死了。柿崎也死了,好多戰士都死了,他們犧牲自己的生命,就是為了讓我們好好活下去,而你還活 著,還可以唱歌,你怎麼可以辜負為你而死的人們,唱吧,明美,放聲唱吧,為了大家唱吧!”

伴隨著巨響,巨大的船體震動起來,窗外一架戰機在近在咫尺的地方被擊中,又一名飛行員犧牲了,炸裂的火光照映在兩人的身上,明美抬起頭笑了,眼中猶還留著 淚珠:“阿輝你說得對,唱歌這條路是我自己選的,現在我的爸爸媽媽也死了,我如果不唱的話,怎麼對得起他們和所有為我們而死的人呢,我要盡情地歌唱,為所 有的人歌唱!”

明美開始唱歌了,歌聲傳遍了整個戰場,傑特拉帝士兵在動搖,美特蘭帝的女戰士驚慌失措,整個戰場好象凝固了一樣,只剩下明美的歌聲在回蕩:“可曾想起,我們的眼中脈脈含情……”穿過了五十萬年的時光,先祖的記憶在復蘇。“可曾想起,我們眉目傳情……”

一隻巨大的戰艦轉過頭來,開始和MACROSS要塞並肩而行,通訊器上出現了布利泰的面容。“通知MACROSS艦,現在開始為你艦護航,各位勇敢的戰士 們,可曾想過無休止的戰爭對我們有什麼意義,可曾記得我們先祖最可寶貴的遺跡,現在,基因提供者正在叫醒我們,所有願聽明美歌的人,我們的敵人只有一個, 打倒他,重拾我們丟失已久的心靈吧。”

奇蹟出現了,一艘又一艘的戰艦掉過頭來,加入了地球一方,區分這場戰爭中敵我的標準已不再是性別或相貌,也不是種族和語言,要想知道一艘戰艦的立場,只需 看他的船頭就行了,而使這奇蹟出現的,只不過是一位16歲少女的歌,一首再普通不過的情歌,不,應該說是歌中的含義,“可曾記得,我們的眼光中有電流交 錯……”

歌聲中要塞撞開了基幹艦的外壁,穿透了層層的身體組織,一架孤獨的戰機向艦橋行了一個莊重的軍禮,毅然沖向了基幹艦核心。波特爾沙,這個曾毀滅過無數文明 的惡魔,也終於在眼中出現了恐懼,“償還所有的欠債吧!”憤怒的子彈貫穿了他罪惡的頭顱,中樞瓦解了,龐大的身體組織開始剝落,死亡,炸裂,耀眼的閃光過 後,基幹艦永遠地消失在宇宙中,無線電媔ヮ茪@條輝平靜的聲音:“任務完成,請求歸航!”“知道了,請歸航吧,祝賀你。”

歡呼聲在空間中回蕩,不同種族的戰士們正用共同的聲音來表達心中的喜悅,“可曾記得,我們眼中有電流交錯!”歡呼聲中,一條輝走下戰機,遠處,未莎的秀髮迎風輕輕飄揚。

A.D.2010年,第一次宇宙大戰結束。翻開人類的歷史記錄,每一篇都刻著戰爭帶來的災難與血淚,而人類卻從未停止過互相傷害。“也許,有一天,我們也會忘記我們文化中最寶貴的東西,‘可曾記得,我們的眼中有情意交錯……’”

歷史翻開了新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