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科幻小說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重装机兵外传(連載中)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轉載   發佈者:金之默
熱度328票  瀏覽1670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7月12日 16:56



第七章 通往卡拉鎮的路!夜起的歌聲!!?


  有了藍色風暴的線索.就有可能找到藍色風暴和風暴獵人了雖然這線索不知道可靠不可靠.想來想去還是沒有結果.只好不想也罷.線索是不是真的我們還要去探個究竟.想到這.心頭一陣感觸.只好去酒吧喝點酒解解悶.
  「客人.別是那個女人又來了吧?」酒吧老闆縮頭張望著四周.
  我看了不禁笑了.這酒吧老闆多半看到那個瑪麗就像老鼠見了貓一樣害怕.
  我連忙說:「不會再來了.她在旅館裡睡覺呢.」
  酒吧老闆鬆了一口氣.用手抹了抹汗:「還好.那這位客人.你要喝點什麼酒?」
  「隨便來點酒吧.」
  老闆遞給我綠色的酒.喝了一口.覺得很好喝.但我不知道它叫什麼酒.味道比較醇的.
  「對了老闆.你知道卡拉鎮在什麼地方麼?」我問道.
  「恩...卡拉?對。卡拉鎮.從這裡出發.往西方走.看到有往南走的路子.一直照路子走.大概有2天的路程.就能到卡拉鎮了.」老闆比劃著說。
  「謝謝了。來。酒錢。」交完老闆酒錢後回旅館休息一下。
  
  傍晚。克爾和瑪麗已經起床了。可精神呢。大家一起進餐。
  吃飯的時候。我說出早上的事。紅狼的日記也拿出來給大家看了。
  看了以後。克爾和瑪麗臉上泛著一點憂傷和感觸。
  「大陸上最強的賞金獵人—紅狼。為了一段情。就這麼死了。哼,那他也夠傻的。」瑪麗故做輕鬆的說。
  「我還沒找他算帳就先死了。什麼最強的獵人,原來只不過如此。拉康,克爾。我吃好了。你們慢慢吃。」說完就馬上轉身回房間。我望了克爾.他也望了我。彼此的眼神告訴著對方:她是怎麼了?
  其實瑪麗說完這話。在轉身的瞬間。我發現她的眼睛有一點濕潤.她那眉宇之間我卻讀的出來,那是一種憂傷和感傷。這時候的瑪麗顯得分外動人。與平時的戰鬼瑪麗不同。真是嘴硬的丫頭。
  「拉康。難道你想去卡拉鎮?」克爾吃了一口比薩餅,嚥了望向我道。
  「說實話,我想得到那幾乎神話的戰車。不過那是不是真的現在很難下定論在這世上有沒有那輛戰車。還有風暴獵人我也想會會他。」
  「我也對藍色風暴感興趣。那會是什麼樣的戰車呢?想想真讓人興奮。哎呀。還讓人吃飯不了?這麼興奮連手拿不好勺了。哈」克爾幽默了一下自己。
  「哈哈。吃好飯,我們就出發。不過在那之前。物資,彈藥,還有糧食也得都準備。」
  「這些交給我辦吧。那麼,半小時會合在塔鎮門口。」說完,埋頭速度的吃完了飯..再一溜煙的跑出門外.準備東西去了。
  我看了啞言失笑。這小子哪來的熱情?多半是對藍色風暴感興趣~呵呵。這小子就喜歡研究戰車結構。
  不理他了。。繼續吃飯。這下好了。自己吃悶飯。。。。。。
  
  半小時之後.地點:塔鎮出口。
  「喂~拉康。這裡這裡。」克爾擺著手招呼我。
  「哎,知道了,用不著這麼大聲。」無奈的笑著朝向克爾走去。
  「對了.克爾。瑪麗呢?」我張望了四周,看不到她的身影。
  克爾指了指方向:「她在這呢。」
  我回頭一望。瑪麗已經整頓好了裝備和東西。一臉冷酷。看的我都直發毛。比任何時候的瑪麗還要冷酷。好多的路人都不敢在她身邊呆上超過10秒,生怕被她的壓迫感活活地生吞下。
  我啞言失笑。好個冷酷的女戰士。
  「走。拉康。」冷冷地望著我,嘴中出來這句。
  她那堅定的眼神。我似乎感覺的到。她下定了決心。不會為情所困。也許是我多心吧。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這個該死的克爾和冷酷的女戰士已經開戰車出村了。
  「喂~等等我。」我急忙上了紅狼的戰車出村,去追已經領先的兩輛戰車。。。。
  
  趕了一天的路,終於看到了酒吧老闆所說的通往南方的路口。我們這一行人決定在路口過夜。明天一早,繼續往卡拉鎮。
  晚餐還算不錯。雖說是變異鳥。但味道比純種的還香多了。
  夜已經深了。我們在各自的戰車裡的座艙裡睡覺,雖然沒旅館那種又大又軟的床舒服。起碼在已經夜深怪物滿出的外面。在戰車裡無疑是個安全的房間。我們沒嫌棄這些,馬上進入夢鄉。。。。。。。。。。

  「疲憊的齒輪聲自戰場上歸來,
  濺血的甲片上滿是塵埃,
  炮火已經止息,
  天地尚有餘哀。
  已故的戰士啊,
  穿越了高身越過了大海,
  遙遠的故鄉在絕崖之外。。。。。。。。。。」
  
  
  「起床了!克爾、瑪麗。太陽照屁股了。」我在戰車外面大聲叫他們起床。
  克爾和瑪麗他們不情願的起來「哼。還不情願呢。我剛才還打算用紅狼戰車的主炮各自打你們一下。看你們還起不起來。」我玩笑的說。
  胡亂吃了昨晚吃剩下的東西。我們進了路口。除了弱不禁風的怪物之外,就是路口左右的崖壁,旁邊的花花草草樹樹葉葉什麼的。風景沒什麼看頭。
  「喂,拉康,昨天晚上我睡覺的時候好像聽到了歌。」從克爾的戰車裡傳出。
  「我也是。」瑪麗也聽到了?
  「我也聽過了,但不是很清楚。不過聽起那歌,歌裡好像有哀悼的成分。」
  「同感。」克爾恩地點了一下頭,雖然這傢伙是開著戰車的,看不到他怎麼樣。但依他的性格,多半會做這種動作的。
  「我覺得那歌好像是中年人唱的。聲音比較沉重和粗曠。」瑪麗也有細心的一面。這令我很驚訝。
  「看!拉康、瑪麗!這裡好像有人跡。」克爾大聲的說。
  我停了停戰車,打開車蓋,探出頭望個究竟。嗯,不遠處確實有人跡(不過是在上面。上面正在冒煙。有人跡的象徵。)開到了不遠處。就發現崖壁有能容2.3個人的大小的入口。戰車根本進不去。我們商量,進去看看究竟。於是,我們下了戰車。進去了未知的入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Hostgator PhotonVPS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