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28大廈(全書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63票  瀏覽1773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7月03日 22:47


 
第八部:遇襲喪失視力

    當明白了這一點之後,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別緊張,年輕人,別緊張!」

    「老」僕張大了口,急速地喘起氣來,我知道,在我識穿了他這一點之後,他決不
會再有反抗的能力,所以我鬆開了手。

    果然,我鬆開了手,他呆呆地站在我的面前,一動也不動,我又道:「怎麼樣,我
想我們應該好好地談一談!」

    他口唇又動了片刻,才道:「衛先生,我實在很佩服你,我……我知道很多……你
的事,我……也知道你的為人……」

    他顯然仍然在極度驚駭的狀態之中,所以講話,有點語無倫次,我將手按在他的肩
上:「別驚慌,不會有甚麼大問題的!」

    他語帶哭音:「可是,死了一個人!」

    我直視著他:「是你殺死他的?」

    他駭然之極地搖著頭,又搖著手,我道:「既然不是你殺他的,那你怕甚麼?」

    他道:「我……實在害怕,我求求你,你先離去,我會和你見面,讓我先靜一靜,
好不好?求求你。今天天黑之前,我一定會和你聯絡!」

    我不禁躊躇起來,他的這個要求,實在很難令人接受。

    他說要我離去,他會和我聯絡,如果他不遵守諾言呢?現在,他是我唯一的線索,
最重要的線索,我怎樣可以讓他離去?

    他哀求我時的聲音和神態,都叫人同情,但是,我硬著心腸,搖了搖頭:「不行,
現在就談,或者,隨你高興,我們一起到警局去。」

    他一聽到「到警局去」這四個字,「騰」地後退了一步,喃喃地道:「何必要這樣
?何必要這樣?」

    我不理會他在說甚麼,用相當嚴厲的聲音逼問道:「王直義是甚麼人?你是甚麼人
?」

    他不同答。

    我又道:「你們在這媟F甚麼?」

    他仍然不同答。

    我提高了聲音:「你剛才手中拿的是甚麼?」

    他仍然不回答,但是這一個問題,是不需要他回答我才能得到答案的,他不出聲,
我疾伸出手來,抓向他的手臂。

    他的手臂向後一縮,但是我還是抓住了他的衣袖,雙方的力道都很大,他的衣袖,
「嗤」地一聲,扯了開來,那支金屬管落了下來。

    我連忙俯身去拾這枚金屬管,可是我絕沒有料到,已經震駭到如此程度,一面流著
汗,一面向我哀鳴的人,竟然會向我反擊!

    這自然是我的錯誤,我沒有想到,將任何人逼得太急了,逼得他除了反抗之外,甚
麼也沒有法子的時候,他就只好反抗了!

    就在我彎身下去撿拾那金屬管的時候,我的後腦上,陡地受了重重的一擊。

    我不知道他用甚麼東西打我,但是那一擊的力道是如此之重,可以肯定決不是徒手


    我立時仆倒,天旋地轉,我在向下倒地的時候,還來得及伸手向他的足踝拉了一下
,我好像感到,我那一拉,也令得他仆倒在地,但是我卻無法再有甚麼進一步的行動,
因為那一擊實在太沉重,以致我在倒地之後,立時昏了過去。

    當我醒來的時候,後腦之上,好像有一塊燒紅了的鐵在炙著,睜開眼來,眼前一片
漆黑。睜開眼來而眼前一片漆黑,那種漆黑,和身在黑暗之中,全然不同,那是一種極
其可怕的。前所未有的感覺,我變得看不見東西了,我瞎了!

    我忍不住大叫起來,一面叫,一面直坐起來。

    我立時感到,有人按住了我的肩,我拚命掙扎,那人用力按住我。

    同時,我也聽到了傑克上校的聲音:「鎮定點,鎮定點!」

    我急速地喘著氣:「我怎樣了?我看不見,甚麼也看不見,甚麼也看不見!」

    傑克上校仍然按著我的肩,可是他卻沒有立時回答我,他在我叫了幾聲之後,才道
:「是的,醫生已預測你會看不見東西,你後腦受傷,影響到了視覺神經,不過,那可
能是暫時性的!」

    我尖聲叫了起來:「要是長期失明呢?」

    傑克上校又沒有出聲,我突然變得狂亂起來,不由分說,一拳就揮了出來。

    我不知道我這一拳擊中了上校的何處,但是這一拳,是我用足了力道揮擊出去的,
從中拳的聲音,上校後退的腳步聲,以及一連串東西被撞的聲音聽來,上校中了拳之後
,一定跌得相當遠。

    也就在這時,我覺得突然有人抱住了我,同時,聽到了白素的聲音:「你怎麼可以
打人?」

    我立時緊握住白素的手,顫聲道:「你……來了,你看看,我是不是睜著眼?」

    我聽得出,白素在竭力抑制著激動,她道:「是的,你雙眼睜得很大!」

    我叫起來:「那麼,我為甚麼看不見東西?」

    白素道:「醫生說,你有很大的復原機會!」

    我將她的手握得更緊:「多少?」

    白素道:「你腦後受了重擊,傷得很重,發現得又遲,有一小塊瘀血團,壓住了視
覺總神經。有兩個方法,可以消除這個瘀血塊,一是動腦部手術,一是利用雷射光束消
除它,有辦法的!」

    經過白素這樣一解釋,我安心了許多,又躺了下來:「上校!」

    傑克上校的聲音很古怪,他立時回答:「算了,不必道歉,我不怪你就是!」

    我道:「我應該怪你,為甚麼你自顧自離去,將我一個人留在覺非園?」

    我等了很久,沒有聽到上校的回答,想來傑克上校對他當時的盛怒,理也不理我就
走,多少感到內疚。我只聽到白素輕輕的嘆息聲:「算了,事情已經發生,怪誰都沒有
用了!」

    在白素安慰我之外,我才又聽到了上校的聲音,他道:「你在覺非園中,究竟遇到
了甚麼了?是誰襲擊你?我們曾找過那老僕,可是他卻失了蹤,我們也和在檳城的王直
義聯絡過,他說,他會設法盡快趕同來,告訴我,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傑克不停地說著,他一定未曾發覺,我越聽越是惱怒,不然,他一定不會再繼續不
斷地說下去的,我好不容易,耐著性子等他說完,我還想再忍耐的,但是,我卻實在無
法再忍受下去,我的怒意突然發作,我用盡氣力吼叫起來,叫道:「你關心的究竟是甚
麼,是案情的發展,還是我盲了雙目?」

    上校的聲音有點尷尬:「你不必發怒——」

    這一次,我沒有再容他講完,就又叫了起來,我大喝道:「滾出去,滾出去,走!


    我一面叫,一面伸手指向前直指著,我覺察著我的手指在劇烈地發著抖,我喘著氣
,只聽得上校苦笑著:「好,我走,你冷靜些!」

    他略頓了一頓,接著,又自以為幽默地道:「不過,我無法照你所指的方向走出去
,那裡是牆!」

    若不是白素用力按著我,我一定跳起來,向他直撲過去,接著,我聽得一陣腳步聲
,想來,離開病房的人相當多,而我的後腦,也在這時,感到一陣難以名狀的刺痛,使
我頹然睡倒在床上。

    我還是睜大著眼,希望能見到一絲光芒,然而,我甚麼也看不見,一片黑暗。

    白素輕柔的聲音,又在我耳際響起,她道:「你不能發怒,必須靜養,要等你腦後
的傷勢有了轉機,醫生才能替你動進一步的手術,要是你再這樣暴躁下去,你永遠沒有
復明的希望!」

    我苦笑著,緊握著她的手,她餵我服藥,大概是由於藥物的作用,我睡著了。

    在沉睡中,我做了許多古怪、紛亂的夢。在夢中,我居然可以看到許多東西,當我
又矇矓醒來時,我不禁懷疑,一個生來就看不見東西的人,是不是也會有夢?如果也有
夢的話,那麼,出現在他夢境中的東西,又是甚麼形狀的?

    接下來兩天,我一直昏睡,白素二十四小時在我身邊,當我醒來的時候,她告訴我
,傑克上校來過好幾次,看來他很急於想和我交談,但是又不敢啟齒。

    白素又告訴我,警方正傾全力在找尋那個「老僕」,可是卻一點結果也沒有。

    那自然不會有結果,在擊倒了我之後,那「老僕」一定早已洗去了化裝,不知道躲
到什麼地方去了!

    我發現那「老僕」的秘密的經過向上校說一說。可是,即使我說了,又有甚麼用呢


    我記得,我發現那「老僕」的秘密,是由於我突然的轉身,而看到他手中握著一根
奇異的金屬管。

    直到現在,我還可以肯定,那金屬管,是高度機械文明的產品,和連電燈也沒有的
覺非園,完全不相稱。雖然,我不知道那究竟是甚麼東西,以及為甚麼那「老僕」要用
這東西對準了我,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便是:覺非園古色古香到了連電燈也沒有,
那完全是一種掩飾,一種偽裝!

    需要掩飾的是甚麼呢?這一點,我不知道,而且,除了王直義之外,只怕也沒有甚
麼人可以解答,而王直義卻離開了本地,雖然那天晚上,我明明在九月咖啡室,曾經見
到他!

    而那根小金屬管呢?到甚麼地方去了?我記得很清楚,當我倒下去昏過去之前,還
曾將那「老僕」拉跌,接著,我也仆倒在地,將那金屬管,壓在身體之下,而那「老僕
」倉惶逃走。

    那金屬管是壓在我身子下面的,如果不是那「老僕」去而復轉,那麼,警方發現我
時應該發現那個金屬管。

    可是,為甚麼傑克上校未曾向我提及呢?

    我伸手向床追摸索著,白素立時問:「你要甚麼?」

    我道:「我的東西呢?我是說,我被送到醫院來之前,不是穿這衣服的,我的衣服
,我的東西呢?」

    白素道:「全在,我已經整理過了,我發現有一樣東西,不屬於你。」

    我吸了一口氣,同時點頭:「一根圓形的金屬管?」

    白素道:「對,我不知道這是甚麼,但是我知道那東西一定很重要,所以我一發現
它,就收了起來,而且,這兩天我詳細研究過這東西。」

    我的呼吸有點急促:「那是甚麼?」

    白素的回答令我失望:「不知道,我不知道那是甚麼,它的構造很複雜。」

    我又道:「至少,看來像甚麼?當時,持著這金署管的人,正將它有玻璃的那一部
分,對準了我的背部,那是甚麼秘密武器?」

    白素道:「不是,它看來好像是攝影機,或者類似的東西!」

    我沉默了一會,才道:「將它藏好,別讓任何人知道你有這東西,等我恢復了視力
再說。」

    白素答應著,這時,傳來叩門聲,白素走過去開門,我立時道:「上校,你好。」

    我自然看不見進來的是誰,但是上校的那種皮鞋谷谷聲,是很容易辨認出來的。

    我叫了他一聲之後,上校呆了片刻,才道:「我才同醫生談過,他說你的情形,大
好轉!」

    我苦笑著:「這情形,只怕就像你應付新聞記者的問題一樣,是例行公事。」

    上校來到了我床邊,又停了片刻,才道:「王直義從檳城回來了!」

    我覺得有點緊張,這種情形,當我失去我的視力之際,是從來也未曾發生過的!

    我之所以覺得緊張,是因為我已經可以肯定,王直義是一切不可思議的事的幕後主
持人,也就是說,他是最主要的敵人。

    我喜歡有他這樣的勁敵,如果我像往常一樣,我自信有足夠的能力,可以和他周旋
到底。

    可是,現在我是一個瞎子,而王直義又是掩飾得如此之好,隱藏得如此周密的勁敵


    傑克上校接下來所說的話,令得我更加緊張,使我手心隱隱在冒著汗。

    他道:「王直義和我會見之後,提出的第一個要求,就是他要見你!」

    心裡越是緊張,表面上就越要裝得平淡無事,這本來就是處世的不二法門,尤其在
我這種情形之下,更加應該如此。

    我裝著若無其事地道:「他要見我作甚麼?表示歉意?」

    上校的聲音,有點無可奈何:「我不知道,他從機場直接來,現在就等在病房之外
,我想他一定有極其重要的事!」

    我又吃了一驚,上校道:「你見不見他?」

    我心念電轉,是不是見他?我還有甚麼法子,可以避免在失明的時候,再對勁敵?
我考慮的結果是,我沒有別的法子!

    所以我道:「好的,請他進來!」

    上校的腳步聲傳開去,接著是開門聲,又是腳步聲,然後,我可以感到我全身的每
一根神經都在緊張,因為我覺出王直義已來到了我的身邊,王直義的聲音,聽來很平靜
,和我上次去見他的時候,完全一樣,也和在九月咖啡室中,他說話的聲音,完全一樣


    他道:「我聽得上校提及了你的不幸,心堳傶纗L,希望你很快就能復原!」

    我也竭力使我的聲音鎮定:「謝謝你來探望我。」

    王直義靜了下來,病房中也靜了下來,像是在那一剎間,人人都不知道這應該如何
開口才好。

    過了好一會,傑克上校才道:「王先生希望和你單獨談話,不想有任何人在旁,你
肯答應麼?」

    我早已料到,王直義來見我,大有目的,也料到他會提出這一點來。

    白素立時道:「不行,他需要我的照顧,不論在甚麼情形之下,我都不會離開他半
步!」

    我點了點頭:「是的,而且,我和我的妻子之間,根本沒有任何秘密,如果有人需
要離開的話,只有上校,或者,王先生。」

    我的意思再明白也沒有了,只有白素在,我才肯和王直義談論,不然,王直義大可
離去!

    病房中又靜了下來,我猜想在那一剎間,傑克上校一定是在望向王直義,在徵詢他
的同意。

    而在那一剎間,我自己心中在想:上校和王直義之間,究竟有著甚麼默契?我們兩
人,一定是不可能有甚麼合作的,上校之所以代王直義提出這一點來,無非是為了尊重
王直義是一個大財主而已!

    病房中的沉靜,又持續了一會,才聽得王直義道:「好的,上校,請你暫時離開一
會。」

    我又猜想,上校的神情一定相當尷尬,但他的腳步,立時傳開去,接著,便是房門
關上的聲音。

    我判斷病房之中,已經只有我們三個人,我首先發動「攻勢」:「王先生,你有甚
麼話說,可以放心說,因為凡是我知道的事,我太太也全都知道!」

    我本來是不想這樣說的,而且,事實上,我也未曾將一切的經過,全告訴白素,白
素也沒有問過我。

    而我決定了那樣說,也有道理,我不知道王直義在做些甚麼,但至少知道,他在做
的一切,絕不想被外人知道。

    而我,對他來說,已經成為「知道得太多的人」,如果他不想被別人知道的話,他
就會設法將我除去。

    而我這樣說,也並不走想拖白素落水,而是給王直義知道,他要對付的話,必須同
時對付我們兩個人,他應該知道,那並不是容易的事。

    本來,我在外面一切古怪的遭遇,是我獨立應付的多,中間也有和白素合作的。但
是現在,我必須白素的幫助,因為我看不見任何東西。

    白素一定也明白這一點,所以她才堅持要留在我的身邊。我的話出口之後,聽到了
王直義深深的吸氣聲,接著,他道:「衛先生,原來你第一次來見我,就是為了郭先生
失蹤的事。」

    我也立時道:「不錯,所謂房屋經紀,只不過是一個藉口而已!」

    王直義乾笑了兩聲,從他那種乾笑聲判斷,他並不是感到甚麼,而只是感到無可奈
何。

    接著,他又道:「衛先生,現在,你已經知道得不少了?」

    我冷笑著,道:「那要看以甚麼標準來定,在我自己的標準而言,我應該說,知道
得太少了!」

    王直義道:「你至少知道,所有的事情,和我有關!」

    我故意笑起來:「若是連這一點也不知道,那麼,我不是知道得太少,而是甚麼也
不知道了!」

    王直義跟著笑了幾聲,他果然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人,因為他竟立時開門見山地問
我:「要甚麼條件,你才肯完全罷手,讓我維持原狀?」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但是也是一個咄咄逼人,很厲害的問題,這是一個逼著人
立時攤牌,毫無轉圜餘地的一個問題!

    我的回答來得十分快,我猜想,王直義一定也感到我很難應付。

    我立時道:「讓我知道一切情形,然後,我再作判斷,是不是應該罷手!」

    我自然看不到王直義的神情,但是從聽覺上,我可以辨出,他的呼吸突然急促起來
了,那表示他十分憤怒,幾乎不能控制自己了!

    我不出聲,等著他的反應,過了好一會,他才道:「你所知道的一切,其實並不構
成任何證據,要知道,我根本不在本市!」

    我道:「是的,我也無意將一切事告訴上校,你也決不會上法庭,不過,我不會罷
手,你要明白這一點,我不會罷手,即使我現在瞎得像一頭蝙蝠!」

    王直義又急速地喘了一回氣,才道:「衛先生!」

    他先叫了我一聲,然後,顯然斂去了怒意,聲音變得平靜了許多:「你不會明白我
在做甚麼的,你不會明白,沒有人會明白——」

    他講到這裡,又頓了一頓,然後,從他的語調聽來,他像是感到了深切的悲哀:「
郭先生的失蹤,完全是一個意外。」

    我立時道:「那麼,陳毛的死呢?」

    王直義苦笑著:「更是意外!」

    我再問道:「羅定的失蹤呢?」

    王直義沒出聲,我再道:「我的受狙擊呢?」

    王直義仍然不出聲,我的聲音提高:「王先生,你是一個犯罪者,雖然法律不能將
你怎樣,但是我不會放過你!」

    我聽到王直義指節骨發出「格格」的聲響,我想他一定是因為受了我的指責,在憤
怒地捏著手指。

    過了好一會,白素才道:「對不起,王先生,如果你的話說完了,他需要休息!」

    我沒有再聽到王直義講任何的話,只聽到了他代表憤怒的腳步聲,走了出去。

    接著,便是傑克上校走了進來,向我提出了許多無聊幼稚的問題,好不容易,我用
極不耐煩的語氣,將他打發走了,白素才在我的耳際道:「既然你剛才那麼說了,我想
知道一切事情的經過!」

    我點著頭,將我所經歷的一切,和我所猜想的一切,全都告訴了她。

    白素一聲不響地聽著,直到我講完,才道:「剛才,王直義一度神情非常無可奈何
,像是想取得你的同情和諒解,但是終於又憤怒地走了!」

    我道:「要看他是不是我所指責的那樣,是一個犯罪者,只要看是不是有人來對付
我們就行了,我想,得加倍小心!」

    白素有點憂慮,因為我究竟是一個失明的人,她道:「是不是要通知傑克,叫他多
派點人來保護?」

    我搖頭道:「不要,與其應付他查根問底的追問,不如應付暗中的襲擊者了!」

    白素沒有再說甚麼,只是握緊我的手。

    可能是我的估計錯誤了,接下來的三天,平靜得出奇,傑克來看我的次數減少,我
在醫院中,未曾受到任何騷擾。

    醫生說我的傷勢很有好轉,快可以消除瘀血口,恢復我的視力。

    而了實上,這幾天之中,我雖然身在病房,一樣做了許多事,小郭事務所中的職員
,不斷來探望我,我也對他們作了不少指示,小郭仍然蹤影全無,也未曾再有不可思議
的電話打回來,而羅定的情形也一樣。

    我仍然不放棄對王直義的監視,但是那幾位負貴監視的職員說,自從進了覺非園之
後,王直義根本沒有再出來過,他們簡直無法想像,他一個人在覺非園之中,如何生活


    一直到了我要進行雷射消除瘀血團的那一天,事情仍然沒有變化,而我的心情,仍
然很緊張,我不知道手術是不是會成功,要是成功的話,自然最好,要不然,我還會有
希望麼?

    我被抬上手術檯,固定頭部,我聽得在我的身邊,有許多醫生,在低聲交談,這種
手術的例子並不多見,我這時,頗有身為白老鼠的感覺。

    我被局部麻醉,事實上,也和完全麻醉差不多,我不知道手術的過程,經過不多久
,但是突然間,我見到光亮了!真的,那是切切實實,由我雙眼所見到的光亮,而不是
夢境中的光亮。

    然後,我辨別得出,那是一個圓形的光,就在我的頭前,接著,這團圓形的光亮,
在漸漸升高,而在我的眼前,出現了不少人影。

    我聽到醫生的聲音:「如果你現在已能看到一點東西,請你閉上眼睛一會!」

    我聽得出,醫生在這樣說的時候,語調緊張得出奇。自然,他們無法知道我已經可
以看到東西,我行動如何,便是手術是否成功的回答!

    我本來是應該立時閉上眼睛的,如果我那樣做的話,我想我一定會聽到一陣歡呼聲


    然而,就在我快要閉上眼睛的那一剎間,我腦中突然電光石火也似,興起了一個念
頭!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