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28大廈(全書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33票  瀏覽1687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7月03日 22:47


 

第七部:真相快將大白

    我立時取過了無線電對講機,昨天晚上,我化了裝,冒充是王直義的代表,和羅定
約晤,這件事,我未曾和任何人講起過。

    那就是說,輪班跟蹤羅定的人,一定會知道羅定失蹤,因為我和羅定的會面,也在
監視之中。

    我按下了對講機的掣,急不及待地問道:「現在是誰在跟蹤羅定?」

    可是我連問兩遍,都沒有回答,而就在這時候,電話鈴突然響了起來,我一拿起電
話來,就聽到了傑克上校的聲音,他道:「衛,羅定失蹤了!」

    我吸了一口氣:「我知道,我剛想去找他,他一晚沒回家。」

    上校道:「一夜沒回家是小事,我相信他一定已經遭到了意外。」

    我聽了一驚:「你何以如此肯定?」

    上校「哼」地一聲:「你不是和幾個人,日夜不停,跟蹤監視著羅定麼?」

    我道:「是的,我剛才想和他們聯絡,但是卻聯絡不上,你知道他們的消息?」

    上校又「哼」地一聲:「昨晚負責跟蹤羅定的人,在午夜時分,被人打穿了頭,昏
倒在路上,由途人召救護車送到醫院,現在還在留醫,我現在就在醫院,你要不要來?


    我疾聲道:「十分鐘就到,哪間醫院?」

    上校告訴了我醫院的名稱,我衝出門口,直駛向醫院,又急急奔上樓,在一條走廊
中,我看到了傑克和幾個高級警官,正和一個醫生在談論著,我走了去的時候,聽得那
醫生道:「他還十分虛弱,流血過多,你們不要麻煩他太久!」

    上校點著頭,轉過頭來,望了我一眼,又是「哼」地一聲,我怒道:「你哼甚麼?
又不是我的錯!」

    傑克大聲道:「跟蹤和監視羅定,可是你想出來的主意,不怪你?」

    我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混帳,在監視和跟蹤之下,他也失了蹤,要是不跟蹤,
他還不是一樣失蹤,而且連一點線索都沒有?」

    傑克翻著眼,一時之間,答不上來,我道:「算了,聽聽有甚麼線索!」

    我一面說,一面已推開了病房的門。

    小郭事務所的那職員,躺在床上,頭上纏滿了紗布,面色蒼白得可怕,一看到了我
,抖著口唇,發出了一下微弱的聲音來。

    他可能是在叫我,也可能是在說別的甚麼,總之我完全聽不清楚。傑克將其餘人留
在門外,就是我和他兩人在病房中,我先開口:「慢慢說,別心急!」

    那職員嘆了一聲:「昨天晚上,我和經常一樣,監視著羅定,我看到他在九時左右
,匆匆出門,我就一直跟著他。」

    我的面肉,不由自主,抽慉了一下。

    那職員又道:「我一直跟著他,到了一家燈光黝黯的咖啡室中,原來在那間咖啡室
中,早就有一個人,在等著他。」

    傑克插言道:「那人是甚麼模樣?」

    那職員苦笑了一下:「當時,我曾用小型攝影機,偷拍下他們兩人交談的情形,可
是在我被襲擊之後,相機也不見了。」

    我揮著手:「不必去研究那個人是誰,以後事情怎樣,你說下去!」

    自然,在我來說,完全不必去研究在咖啡室中和羅定會面的是甚麼人,那個人就是
我!那職員喘了一陣氣:「羅定和那神秘人物,一直在談話,羅定的神情好像很激動,
但是我始終聽不到他們在講些甚麼!」

    我催道:「後來又怎樣?」

    那職員像是在奇怪我為甚麼那樣心急,他望著我,過了一會,才又道:「後來,來
了一個人——」

    傑克上校打斷了他的話頭:「等一等,你還未曾說,第一個和羅定見面的人,是甚
麼模樣的!」

    那職員道:「很黑,我看不清楚,只記得他的神情很陰森,個子和衛先生差不多高
!」

    這職員的觀察力倒不錯,記得我的高度。

    上校又問:「後來的那個人呢?」

    那職員道:「後來的那個人,年紀相當老,中等身形,他一進來,在那神秘人物的
後面一站,伸手按住了那神秘人物的肩頭,講了一句,那神秘人物卻突然站起來,轉身
向後來的人,就是一拳,打得後來的人,仰天跌倒在地,他就逃了出去。」那職員說得
一點不錯,這就是昨晚在那咖啡室中,所發生的事。

    但是,在我逃了出去之後,又發生了一些甚麼事,我卻不知道了。

    那職員又道:「當時,我立即追了出去——」

    上校沉聲道:「你不應該追出去,你的責任,是監視羅定!」

    那職員眨著眼:「是,我追到門口,不見那神秘人物,立時回來,咖啡室中,亂成
一團,伙計要報警,可是後來的人,卻塞了一張鈔票給伙計,拉著羅定,一起走了出去
!」

    我和傑克上校一起吸了一口氣,上校道:「你繼續跟蹤著他?」

    那職員道:「是的,我繼續跟蹤他們,誰知道他們走了一條街,又到了另一間咖啡
室中,兩人講著話,講了一小時左右,羅定先走,樣子很無可奈何,那老先生不久也走
了——」

    我揮著手:「等一等,你不是在羅定走的時候,立即跟著他走的?」

    那職員現出十分難過的神色來:「是,當時我想,跟蹤羅定已經有好幾天了,一點
沒有甚麼新的發展,倒不如跟蹤一下和羅定會晤的人還好,所以我等那老先生走了,才
和他一起走!」

    我苦笑了一下,那職員繼續道:「我跟著老先生出了餐室,和他先後走在一條很冷
僻的街道上,我全神貫注在前面,所以未曾防到,突然有人,在我的後腦上,重重地擊
了一下,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醫院中了!」

    上校瞪了我一眼,冷冷地道:「有甚麼線索?」

    我知道上校那樣說的意思,他的意思是在譏嘲我,勞師動眾,結果仍然一點線索也
沒有。

    我先不回答他,只是對那職員道:「你好好休息,我相信事情快水落石出了!」

    那職員苦笑著,和我們講了那些時候的話,神情疲憊不堪!

    我和傑克上校,一起離開了病房,才一到病房門口,上校就冷然道:「你剛才的話
倒很動聽,用來安慰一個傷者,很不錯。」

    傑克上校不會放棄任何一個攻擊我的機會,我已經完全習慣了。

    我只是冷冷地道:「上校,你憑甚麼,說我的話,只是用來安慰傷者的?」

    上校冷笑了一聲:「可不是麼?事實上,甚麼線索也沒有,但是你卻說,事情快了
結了!」

    我直視著他:「上校,你對於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事,究竟知道多少?」

    上校冷笑著:「我知道的,就是職員所說的,我想,你也不會此我多知道多少!」

    我聽得上校那麼說法,不禁「哈哈」笑了起來,上校用疑惑的眼光望著我,我伸手
在他的肩頭上,重重拍了一下:「我知道的,比你多不知多少,你可知道,在九月咖啡
室中,和羅定約晤的那個神秘客是誰?」

    上校翻著眼,答不上來。他當然答不上來,但是他卻不服氣,「哼」地一聲:「你
知道?」

    我老實不客氣地道:「我當然知道,因為那神秘怪客,就是我!」

    上校在那一剎間,雙眼睜得比銅鈴還大,高聲叫了起來:「你在搗甚麼鬼?」

    我笑了笑:「低聲些,在醫院中,不適宜高聲大叫,騷擾病人!」

    上校受了我的調侃,神色變得異常難看,他狠狠地瞪著我,我把約晤羅定的動機,
和他說了一遍。

    傑克上校雖然好勝而魯莽,但是他畢竟很有頭腦,他立時想到了問題的癥結所在:
「後來的那人是誰?」

    我望著他:「你猜一猜?」

    傑克上校思索了約莫半分鐘,才用不十分肯定的語氣道:「王直義?」

    我點頭道:「一點不錯,是王直義,整件事情,都與這位看來是隱居在覺非園中,
不問世事的王先生有關,完全是在他一個人身上而起的!」

    傑克上校的神情,還有點疑惑,但是,當我詳詳細細,將昨晚我冒充王直義的代表
,和羅定見了面,羅定對我講的那些話,向傑克上校覆述了出來之後,他臉上最後一絲
的疑惑神情也消失了。

    他顯得十分興奮,雖然,羅定和小郭的失蹤、陳毛的死,還是一個謎,但是關鍵人
物是王直義,那是毫無疑問的事情了!

    只要找到王直義,向他逼問,事情就可以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傑克上校揮著手:「還等甚麼,簽拘捕令,拘捕王直義!」

    我道:「我們好像也沒有他犯罪的證據,你不必拘捕他,只要去請他來,或是去拜
訪他就可以了!」

    上校高興地搓著手:「你一起去?」

    我略想了一想:「如果你認為有此必要,我可以一起去,至少,他要是抵賴的話,
有我在場,立時可以揭穿他的謊言!」

    傑克上校連連點頭,他就在醫院中,打了好幾個電話,然後,我上了他的車,直駛
郊區。

    等到來到了郊區的公路上時,我才知道,傑克上校的這次「拜訪」,陣仗之大,實
在空前,他至少出動了兩百名以上的警員,公路上,警車來往不絕,不時有報告傳來,
報告已經包圍了覺非園,但沒有驚動任何人,覺非園看來很平靜。

    等到我和傑克上校,在覺非園前下了車,由我去敲門時,有五六個高級警官,從埋
伏的地方,走了出來,向上校報告他們早已到達,採取重重包圍的經過。

    我望著上校,上校立時知道了我的用意:「別以為我小題大做,這個人是整件事的
關鍵,不能讓他有逃走的機會!」

    我繼續不斷地敲門,憑上次的經驗,我知道可能要等相當久。

    過了三分鐘左右,門口的小方格打開,露面的仍然是那位老僕人,他顯然還記得我
,叫了我一聲,道:「衛先生,你好!」

    我點了點頭:「我要見你老爺,請開門!」

    那僕人「哦」地一聲:「衛先生,你來得不巧,老爺出了門!」

    傑克上校一聽,就發了急,伸手將我推開,大聲道:「他甚麼時候走的?到哪堨h
了?」

    僕人望著我,他自然也看到了門外的眾多警察,是以他駭然地問我:「衛先生,發
生了甚麼事?」

    我根本沒有機會出聲,因為傑克上校又立時吼叫了起來:「回答我的問題!」

    傑克上校的氣勢很夠威風,那老僕神情駭然,忙道:「是,是,他到檳城去了,前
天走的!」

    這一次,輪到我大聲叫了起來:「甚麼?他前天到檳城去的?你別胡說,我昨晚還
見過他!」

    老僕現出困惑的神色來,搖著頭,像是不知道該說甚麼好。

    傑克上校已然喝道:「快開門,我們有要緊的事找他,他要是躲起來了,我們有本
事將他找出來!」

    老僕道:「他真的出門去了,真的——」

    可是他一面說,一面還是開了門。

    在法律手續上,入屋搜查,應該有搜查令,但是傑克上校分明欺負那老僕不懂手續
,門一開,他揮了揮手,大隊警察,就開了進去。這時候,我倒一點也不覺得上校小題
大做,因為覺非園相當大,要在堶惕鉹@個人,沒有一百以上的警員,是難以奏功的。

    老僕的神情意驚惶,我輕拍著他的肩:「別怕,你們老爺也沒有甚麼事,不過要問
他幾個問題,你說老實話,他在哪堙H」

    老僕哭喪著臉:「前天上飛機,是我送他到飛機場去的!」

    我冷笑著:「那麼,昨天有一位羅先生來過,想來你也不知道了?」

    老僕睜大了眼睛:「羅先生?甚麼羅先生,我根本不認識他!」

    我不再問下去,和傑克一起來到屋子之中,我也無心欣賞屋中的佈置,在搜查了一
小時左右,而仍然沒有結果,上校在客廳中來回踱步之際,我不禁伸手,任自己腦門上
,重重拍了一下:「我們實在太笨了,問航空公司,問機場出入境人員,就可以知道王
直義是不是離境了!」

    傑克瞪著眼:「你以為我想不到這一點?不過我相信你,你說昨晚見過他!」

    我苦笑了一下:「那也不矛盾,他可以假裝離境,然後又溜回來!」

    傑克上校不出聲,走了出去,我知道他是用無線電話,去和總部聯絡了。

    在覺非園中,一點現代化的東西都沒有,門口沒有電鈴,屋中沒有電話,甚至根本
沒有電燈。

    傑克離開了大約半小時,又走了回來,神色很難看,我忙問道:「怎麼了?」

    傑克道:「不錯,王直義是前天下午,上飛機走的,目的地是檳城!」

    我肯定地道:「他一定是一到之後,立時又回來的!」

    傑克上校冷笑道:「我的大偵探,你可曾算一算,時間上是不是來得及?」

    我立時道:「有甚麼來不及?小型噴射機,在幾小時之間,就可以將他帶回來!」

    傑克上校冷笑道:「你的推論不錯,不過,我已經叫人,和檳城方面,通過了電話
!」

    我不禁呆了一呆,道:「那邊的答覆怎樣?」

    上校道:「王直義是當地的富豪世家,他一到,就有人盛大歡迎,一直到今天,他
不斷公開露面,幾乎每小時都有他露面的記錄,衛斯理,我看你昨天晚上,一定眼睛有
毛病!」

    可惡的傑克,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還只管奚落我,而不去探討事實的真相!

    昨天晚上我的眼睛有毛病?那絕不可能,我可以百分之百肯定,捱了我一拳的那個
人,是王直義。不但我一眼就認出是他,當時,羅定也認出是他,那一定是王直義,這
是不容懷疑的事實!

    但是,另一宗不容懷疑的事實,卻證明王直義在前天就離開了本巿,一直在好幾千
哩之外!

    我伸手在臉上重重撫著,心緒極亂,傑克上校已下令收隊,並且在威脅那老僕,對
老僕說,在王直義回來之後,切不可提起今天之事!

    我知道上校為甚麼要那樣做,因為王直義如果知道了他今天的行動,而要和他法律
解決的話,那麼,上校就麻煩了!

    傑克上校遷怒於我,大聲吩咐收隊,自己離去,竟然連叫也不叫我一聲。而我在那
時,思緒又亂到了極點,只是愣愣坐著,也沒有注意所有的人已經全走了!

    等到我發覺這一點時,我猜想,上校和所有的警員,至少已離去半小時以上了。只
有我一個人坐在覺非園古色古香的大廳中,那老僕,在大廳的門口。用疑惑的神色望著
我,四周圍極靜。我苦笑了一下,站了起來,老僕連忙走了進來。

    我無話可說,只好道:「這麼大的地方,只有你一個人住著?」

    老僕道:「我也習慣了,老爺在的時候,他也不喜歡講話,和只有我一個人一樣!


    我嘆了一聲,低著頭向外走去,老僕跟在我的後面,由於四周圍實在靜,我可以聽
到他的腳步聲,我一直向前走著,心情煩亂得幾乎甚麼也不能想,終於又嘆了一聲,轉
個身來。

    我那一下轉身的動作,是突如其來的,在半秒鐘之前,連我自己也想不到,而且,
如果有人問我,為甚麼忽然要轉身,我也一定說不上來,或許我想向老僕問幾句話,可
是究竟要問甚麼,我自己也不知道。

    也正是由於我的轉身,是如此之突然,所以我發現跟在我身後的老僕,正在作一個
十分古怪的舉動,雖然他一發現我轉身,立即停止了行動,但是在那一剎間,我已看到
他在幹甚麼了!

    那實在叫人莫名其妙,我看到他的手中,握著一個如同普通墨水筆一般大小粗細的
管子,那管子顯然是金屬做的。

    那金屬管子向外的一端,一定是玻璃,因為我看到了閃光。

    他用那管子,對準著我的背部,就在我突然轉身的一剎間,他以極快的手法,將那
根管子,滑進了衣袖之中,時間至多不過十分之一秒!

    但是我卻看到了!

    我立時呆立不動,老僕也呆立不動,不出聲,可是他臉上的神情,已然明白地告訴
人家,他有一件重大的秘密,被人發現了!

    而這時候,他雖然兀立著,一動也不動,但是那絕不表示他夠鎮定,而是他實在太
驚駭,以致僵立在那裡,不知如何才好!

    而在這時,我也有不知如何才好的感覺,我心念電轉間,已經想到,未曾懷疑這個
老僕,那實在是我的疏忽,因為已經證明,一切和王直義有關,而這老僕,又和王直義
一起生活,王直義要是有甚麼秘密,瞞不過老僕!

    這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好,事情來得太突然了,在這樣的情形下,要是我採取激烈
的行動,對方在僵凝之後所來的反應,可能更加激烈,我就可能一點收穫也沒有!我必
須用柔和的方法,以免他在驚駭之餘,有失常的反應,我要好像喚醒一個睡在懸崖旁的
人一樣,絕不能驚動他,以免他「掉下去」!

    我們就這樣面對面地僵持著,足足有半分鐘之久,我才用十分平常的聲音:「那是
甚麼玩意兒?」

    果然,我才一開口,老僕就像被利刀刺了一下一樣,直跳了起來,轉身向前便奔,
我早已料到他會有這樣的反應,是以我的動作比他更快,在他的身邊掠過,疾轉過身來
。老僕收不住勢子,一下子撞在我的身上,而我也立時伸手,緊緊抓住了他的手臂。

    當我抓住他的時候,他神色之驚惶,已然到了極點,我反倒有點不忍心起來,安慰
他道:「別緊張,不論甚麼事,都可以商量。」

    他口唇發顫,發不出聲音來,而且,汗水自他的額上,大顆大顆,沁了出來。

    當汗珠自他的額上沁出來之際,我更加駭異莫名,這時,我離他極近,我可以清楚
地看到,他額上的汗珠,只從皺紋中沁出來,而且,他的皮膚,全然不沾汗,汗珠一沁
出,就直倘了下來。這只說明一件事,在他整個臉上,塗滿了某種塗料!

    他經過精心化裝!

    而且,這時,我緊緊抓住了他的手臂,他手臂上的肌肉,十分結實,一個老年人,
決不可能還保持著如此結實的肌肉!

    他不但經過精心的化裝,而且,毫無疑問,是一個年輕人所扮!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