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28大廈(全書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27票  瀏覽1663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7月03日 22:47


 

第二部:再次發生怪事

    我不認識羅定,也不認識陳毛,和小郭是多年老朋友,這件事,小郭也沒有和我特
別提起,只是有一次偶然相遇,說了起來。

    我不假思索:「有一些人,不能處在一個狹窄的空間內,在狹窄的空間中,像在電
梯堶情A他就會感到莫名的恐懼,生出許多幻想來。」

    小郭道:「我也是這樣想,這個姓羅的,一定是一個極神經質的人,所以才會那樣
,不過,他的遭遇好像是真的!」

    我又道:「有一種人,他們將幻想的事當成真的,這一種人,我們也時常可以見到
,這是一種相當嚴重的心理毛病!」

    小郭笑了起來:「你倒可以做心理醫生了,不過最倒霉的是我,我那輛車子,是才
從意大利運來的,特別設計,手工製造,給他撞了一下,本地無法修補,要有好幾個月
沒車子用!」

    我拍了拍他的肩頭:「你排場越來越大了!」

    小郭高興地道:「有那麼多人願意花大價錢來請我,我有甚麼辦法!」

    我們又談了些別的,我又順口問了他一句:「那麼,你究竟買了那房子沒有了?」

    小郭道:「我倒想買,不過太太說,看房子撞車,兆頭不好,所以打消了原意。」

    我又問道:「那麼,你甚至沒有上去看過?」

    小郭搖頭道:「當然沒有!」

    我打著哈哈:「要是你也上去看過,可能也會和那位羅先生同樣的遭遇!」

    小郭高興地道:「我倒希望這樣——」

    他講到這裡,忽然現出興奮的神情來:「反正我有空,你也不會有事,我們去看看
,怎麼樣?」

    我搖頭道:「那有甚麼好看?」

    小郭堅持道:「去看看有甚麼關係,那大廈的環境,實在不錯。」

    那個姓羅的遭遇很有趣,或者說是很刺激,我想那是這位羅先生的幻覺,不過,反
正沒有事情,去走一遭,又有甚麼關係?

    我點頭答應,和小郭一起去看那幢大廈。

    駛向那幢大廈門口的那條路,的確相當斜,所以,當車子駛上去的時候,整幢大廈
,可以看得十分清楚。我們到的時候,天已開始黑,在暮色朦朧中看來,二十多層高的
大廈,聳立著,十分壯觀。

    將車停在大廈的門口,和小郭一起下了車,大廈還沒有人住,大堂有燈亮著,我們
推開玻璃門走進去,小郭大聲叫道:「陳伯,陳伯!」

    不一會,一個人從樓梯上走了下來。這個人,自然就是大廈的管理員陳毛。

    我第一眼對陳毛的印象,就覺得他的神情很詭異。那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或許
眼珠太小的人,容易給人家這種印象。

    陳毛滿面笑容,他自然認識小郭,叫道:「郭先生!」

    小郭道:「我上次想來看房子,不過後來撞了車,所以沒有再來看,高層的單位,
賣出去了沒有?」

    陳毛皺著眉:「沒有,奇怪得很,這幢大廈,一個單位也沒有賣出去!」

    我聽了之後,不禁呆了一呆。因為無論從環境來看,從建築來看,這幢大廈,應該
在它還未曾建造完成之際,早已銷售一空,而竟然一個單位都未曾賣出,實在有點不可
思議。

    不但我在發愣,小郭也感到意外,他奇怪道:「那怎麼會?」

    陳毛道:「我也不明白,來看房子的人多得很,可是看完之後,沒有人買。」

    我笑道:「那麼,大廈業主不是倒楣了?」

    陳毛攤著手:「我們老闆倒不在乎,他錢多得數不清,本來,人家起大廈,總是一
有了圖樣,就開始登廣告發售,可是他卻不那樣做,一定要等到房子造好了再賣,現在
弄得一層也賣不出去,要是早肯登廣告的話,只怕已經賣完了。」

    小郭道:「請你給我高層的鑰匙,我上去看看!」

    陳毛道:「天快黑了,我借一個電筒給你!」

    他一面將電筒交給小郭,又給了小郭兩柄鑰匙,小郭特地要二十二樓的。

    陳毛沒有陪我們一起上去,我和小郭進了電梯,在電梯門快關上的時候,我大聲問
道:「電梯中的那一排小燈修好了沒有?」

    電梯門雖然立時關上,可是陳毛的回答,我也是聽得到的,他在大聲道:「早已修
好了!」

    小郭按了「二十二」這個字的掣鈕,電梯開始上升。

    我和小郭,當然不會是神經質的人,可是當這架電梯,開始上升的時候,我和他互
望了一眼,從神色上,可以看出他多少有點緊張,我想我一定也是。

    我們互望了一眼之後,心中所想的,自然都是羅定在這架電梯中的遭遇,是以又不
約而同地笑了一下。

    我抬頭看那一排小燈,數字在迅速地跳動,一下子就到了十五樓,接著,是十六、
十七、十八,到了二十樓,二十一樓、二十二樓。

    總共不到一分鐘,電梯到了二十二樓,略為震動一下,門就打開。

    我和小郭又互望了一眼,各自聳了聳肩,羅定是一個有著不自覺的神經病患者,毫
無疑問了。我們走出了電梯,小郭用鑰匙打開了一道門走進去,已經很黑了,所以小郭
著亮了電筒,那大廈設計得相當好,打開了玻璃門,來到陽臺上,暮色漸濃中的城市,
燈光閃爍,極其美麗。

    小郭看得十分滿意,一共有四間相當大的睡房,他也一一看過,然後,他在一間浴
室中,洗了洗手,雙手抖著,將水珠抖出,走了出來。

    他對我道:「很好,我決定買。」

    我笑著道:「一幢大廈,要是完全沒有人光顧,一定是有問題的!」

    小郭攤著手:「問題?甚麼問題?我一點也不覺得有甚麼不好!」

    我打起道:「要是你搬進來之後,只有你一家人住,這不是太冷清了麼?」

    小郭笑了起來:「那更好,我就是喜歡清靜。」

    我們說笑著,又到了同一層的另一個居住單位,去看了一下,除了方向不同之外,
格局完全一樣。

    我們又進了電梯,下到大堂,陳毛在下面等我們,小郭道:「很好,我決定做第一
個買主,這樣好的房子,沒有人買,真不識貨!」

    小郭將鑰匙還給了陳毛,和我一起出去,我先上車,他打開車門,也準備上車,忽
然,他「啊」地一聲:「糟糕,剛才我洗手的時候,脫下手錶,忘了戴上!」

    我笑道:「你的又是甚麼好錶!」

    小郭道:「值得一輛第二流的跑車,你等一等我,我去拿回來。」

    我點了點頭,我全然沒有想到要陪他一起上去,也可以肯定,他一定會很快就會拿
了忘記戴的手錶回來的。

    我看到他又走進大廈,問陳毛取了電筒、鑰匙,也看到他進了電梯。

    我在車中等著,打了一個呵欠,和小郭在一起,有過不少驚險刺激的事,只怕以這
次,最乏味了。

    我竟陪著他一起來看新房子!我聳了聳肩,使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塞進了一隻音
樂盒,欣賞著一曲「月亮河」。

    等到「月亮河」播完,我直了直身子,這首曲子,算它四分鐘,那麼,小郭進去,
應該有五分鐘了。五分鐘,他應該回來了!

    我按停了錄音盒,向大廈看去,大廈的大堂中仍然亮著燈,管理員陳毛不知道到甚
麼地方去了。我抬頭,看那幢大廈。

    整幢大廈,一點燈光也沒有,在黑暗中看來,實在是一個怪物,給人以很可怕的感
覺。

    我在這時候,不由自主,想起羅定的遭遇來,但是我隨即自己笑了起來。

    小郭去了不過五分鐘多一點,我擔心甚麼?

    我燃著了一支煙,可是等到這支煙吸了一大半的時候,我有點沉不住氣了,我打開
車門,走了出去,來到大廈的玻璃門前,隔著玻璃門,可以看到電梯。

    任何電梯,在最下的一層,都可以看到電梯是停在哪一層的,有一排燈,顯示出這
一點來,我就是想看看,小郭是不是已經開始下來了。

    可是,那一排燈,全熄著,沒有一個是亮的。

    那也就是說,我無法知道小郭在哪一層。

    我又呆了一呆,推開了玻璃門,大聲叫道:「陳伯,陳伯!」

    陳毛又從二樓走了下來,看到了我,奇怪地道:「郭先生還沒有下來?」

    我道:「是啊,他上去已經很久了,為甚麼這電梯的燈不著?」

    陳毛向電梯看了一眼,皺著眉道:「又壞了,唉,經常壞,真討厭!」

    我在大堂中來回走著,直到第二支煙又快吸完了,我才道:「不對,陳伯,只有一
架電梯?」

    陳毛道:「是的,整幢大廈,只有一座電梯!」

    我忙道:「後電梯呢?」

    很多大廈,尤其像這樣華貴的大廈,通常是設有後電梯的,所以我這樣問。

    陳毛卻搖著頭:「沒有,或許這就是賣不出去的原因,很多人都問起過,沒有後電
梯,顧客不喜歡!」

    我又看著電梯,用力按著鈕,同時,將耳朵貼在電梯門上,我彷彿聽到一點聲響,
那像是電梯的鋼纜在移動的聲音,如果我的判斷不錯,電梯不是在上升,就是已經開始
在下降。

    當然,電梯下降來的可能性大,因為小郭已經上去了那麼久,自然應該下來了。我
耐著性子等著,可是,三分鐘又過去了,小郭還沒有下來。

    我向陳毛望去,只見陳毛睜大眼睛望著我,他的臉色很蒼白,看來,神情也格外詭
異。

    我大聲叫了他一聲,他征了一征,我道:「我現在由樓梯上去找郭先生,要是郭先
生下來,你千萬記得,要他等我,別再上來找我!」

    陳毛瞪著我:「先生,二十幾樓,你走上去?」

    我沒有理會他,已經奔向樓梯口,我急速地向樓梯上奔上去。

    普通人,用我這樣的速度上樓梯,我相信到了十樓,一定已經氣喘腳軟,但是我是
受過嚴格中國武術訓練的人,可以堅持更久,我一層一層奔向上,每奔上一層,我就走
出去,看著電梯在哪一層。

    倉惶間沒有帶電筒,所以我只好用打火機去照看,每一層的電梯數字電燈,全都不
亮。

    當我奔到了二十樓的時候,開始氣喘,這真是極長的旅程,但我只剩下最後兩層了
,我又奔上一層,大叫道:「小郭!」

    沒有人住的大廈中,響起了我的回聲。

    我再奔上一層,已經到了二十二樓了,我再大叫道:「小郭!」

    仍然沒有回音,我用力推那扇門,門鎖著,我用力打著門,一點回音也沒有,我大
聲叫著,又拍打著電梯門,因為我想小郭可能被困在電梯內,但是仍然一點回音都沒有
,在這時候,我只感到全身發涼,我再奔上一層,又大聲叫著。

    仍然一點回音也沒有,我親眼看到小郭走進電梯,而且一直注視著大廈的大門口。
絕無可能小郭出來而我看不到,但是,小郭卻不知道到甚麼地方去了,他當然最可能還
在電梯中,我感到自己太笨了,我應該打電話叫電梯公司的人來。我一想到這堙A立時
又返身奔下樓去。

    連續奔上二十幾層樓,那滋味,和一萬公尺賽跑,也不會差得太遠,當我奔到大約
是第四五層的時候,我已經聽到下面,傳來陳毛的聲音,他在叫道:「郭先生,你怎麼
了?」

    我又聽到小郭發出了一下極不正常的叫嚷聲,接著,是好像有人撞中了甚麼發出來
的聲音。

    當我聽到了這些聲音之際,我連跳帶跑下樓。

    到了大堂,看到陳毛倒在靠信箱的那一邊牆上,正在掙扎著想站起來。

    我連忙過去,將他扶了起來,同時,我也看到,電梯到了底層,門打開著。

    我忙道:「郭先生呢?」

    陳毛指著外面,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我立時抬頭向外看去,只見小郭正拉開了
車門,進車子去。在那一剎間,我看不清他臉上的神情,不過從他的動作來看,就像是
剛殺了人,有上百警察在追趕他!

    我大聲叫道:「小郭!」

    我一面叫,一面向外奔去,我奔得太急,一時之間,忘了推開玻璃門,以致「碰」
地一聲響,一頭撞在玻璃門上。

    那一撞,使我感到了一陣昏眩!

    這一耽擱,已經遲了,當我推開玻璃門時,小郭已經發動了車子,車子發出極其難
聽的吱吱聲,急轉了一個彎,向下直衝了下去!

    我追出了幾步,小郭的車子已經看不見了。

    有一件事,我是可以肯定的,那便是,小郭的心情,一定是緊張、驚慌到了極點,
因為他在開車向斜路直衝下去的時候,根本沒有著亮車頭燈!

    其實,不必有這一件事,他的驚惶,也是可以肯定的了。因為他似乎根本忘記了是
和我一起來的,就那樣一個人走了!

    當時,我呆立著,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才好,直到陳毛也走了出來,我才轉過
身來。

    陳毛的神色也很驚惶,他不等我開口,就道:「郭先生怎麼了?」

    我道:「我正要問你,他怎麼了?」

    陳毛哭喪著臉:「我在下面等著,等到電梯門打開,他走了出來,我就想告訴他,
你上去找他了,可是我話還沒有說出口,他就一下推開了我,我叫他,他大聲叫著,又
推了我一下,將我推倒,就奔了出去,那時,你也下來了。」

    我道:「他甚麼也沒有說?」

    陳毛搖著頭。

    我又問道:「當時他的神情怎麼樣?」

    陳毛翻著眼:「很可怕,就好像……就好像……」

    他遲疑著沒有講下去,但是我卻立時接上了口。「就像上次那位羅先生一樣?」

    陳毛聽得我那樣說,連連點頭,我不禁由心底升起了一股寒意!和羅定一樣,那也
就是說,當他一個人上電梯的時候,電梯一直向上升去,從時間上算來,電梯上升了幾
千呎而不停止!

    我迅速地吸了一口氣:「陳毛,你搭過這架電梯沒有?」

    陳毛也現出了駭然的神色來:「先生,別嚇我,我一天上上下下,不知要搭多少次
!」

    我望著他,明知這一問是多餘的,可是還是問道:「可曾遇到過甚麼怪事?」

    陳毛不住地搖著頭。

    我又向大廈的大堂走了過去,陳毛跟在我的後面,推開了玻璃門,來到電梯門口,
我跨了進去,陳毛想跟來,我揮手令他出去。

    我按了「二十二」這個掣,電梯的門關上,電梯開始向上升,電梯的速度相當快,
一下子就到了十樓,接著,繼續向上升。

    在升過了「二十」這個字之際,我的心情變得緊張起來。

    可是,我緊張的心情,只不過維持了幾秒鐘,一到亮著了「二十二」字,電梯略為
震動了一下,就停了下來,門自動打開。

    我走出去,那是一個穿堂,我剛才曾經奔上來過,剛才是那樣子,現在還是那樣子


    我略呆了一會,再進了電梯,使電梯升到頂樓,又使電梯下降,到了大堂。

    當電梯門打開的時候,陳毛就站在電梯的門前,他駭然地望著我,然後才道:「先
生,沒甚麼吧?」

    我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因為我的心中,充滿了疑惑。電梯很正常,根本沒有甚麼


    可是,一個叫羅定的人,曾在這電梯媢J到過怪事,小郭顯然也遇到過甚麼,那是
為甚麼呢?

    我低著頭,向外走去,快到玻璃門,我才陡地想起一件事,轉過身來,向仍然呆立
著的陳毛問道:「剛才我上去的時候,這一排小燈著不著?」

    陳毛點頭道:「著的。」

    我推開門,走出去,這一帶很冷僻,我要走下一條相當長的斜路,又等了足有十分
鐘,才截到了一輛街車。

    當我在等車子的時候,我才知道剛才我在玻璃門上的那一撞,真撞得不輕,額上腫
起了一大塊,而且還像針刺一樣地痛。

    上了車,我對司機說小郭的住址。

    十來分鐘之後,我一手按著額,一手按門鈴,來開門的正是郭太太。

    郭太太一看到我,就高興地叫了起來:「太歡迎了,好久不見!」

    一聽得她那樣說,我心就一沉,因為這證明小郭還沒有回來。

    我忙道:「小郭呢。」

    郭太太笑道:「請進來坐,他這個人,是無定向風,說不定甚麼時候回家!」

    我站在門口,並沒有進去,郭太太可能也看出了我神情有異,她神情變得驚訝,望
定了我,我吸了一口氣:「剛才,我和他在一起。」

    郭太太更驚訝了,我又道:「我和他一起到那幢大廈去看房子,你記得,就是上次
,有一個冒失鬼從斜路上衝下來,撞了你們車子的那幢大廈!」

    郭太太點頭道:「當然記得,他怎麼了!」

    我苦笑著,我沒有時間對郭太太多解釋甚麼,因為我怕小郭會有甚麼意外,我還要
去找他,我只是道:「我們是一起去的,可能發生了一點意外,他獨自駕著車,急急地
走了,我現在去找他!」

    郭太太急叫著:「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我已奔到了樓梯口,轉過頭來:「我沒有時間向你多作解釋,因為他駕車衝向斜路
的速度,比那個冒失鬼更快!」

    我奔下樓梯,還聽到郭太太在叫我,我抬頭大聲叫道:「隨時聯絡!」

    我下了樓,又截停了一輛街車。這一整晚,我就指揮著那街車司機,在街上兜著,
當然,主要經過的道路,都在那幢大廈和小郭的住所之間。

    每逢有電話亭,我就下來打電話,問郭太太,小郭回來了沒有,可是總是郭太太惶
急而帶有哭音的回答:「沒有!」

    街車司機幾乎將我當成神經病,我又不斷打電話向警方詢問,是不是有車禍。大城
市中,每一晚上,都有車禍,這晚也有幾宗,但卻不是小郭。

    我又希望能在街上看到小郭的車撞在電燈柱上,可是卻也一直沒有發現。

    一直到天快亮,那街車司機道:「對不起,先生,我要休息了!」

    我付給他車錢,下了車。

    小郭到哪堨h了呢?現在,我已不關心他在那幢大廈的電梯中,究竟遇到了甚麼事
,我只是關心他究竟到甚麼地方去了!

    他應該立即回家,要不然,就該回事務所去,然而這兩處地方,我都曾不斷地打電
話,一處的回答,是郭太太越來越焦急的哭泣聲,另一處,根本沒有人聽。

    在我和郭太太通了最後一個電話時,已經是早上八點鐘,我建議郭太太去報警,我
實在已很疲倦了,但是我還是再到郭家,陪著神情惟悴的郭太太,一起到警局去報案,
報告小郭的失蹤。

    警局塈琲獐穭H不少,幾個高級警官都和我打招呼,我沒有心情回應他們,等到問
完了所有的話,一個警官走過來,道:「有一輛汽車,浮在海邊,我們正在打撈,車牌
號碼是——」

    他說出了車牌號碼,我陡地呆住,而郭太太張大口想叫,可是未曾叫出聲來,已經
昏了過去。

    接下來的忙亂,真叫人頭昏腦脹,郭太太被送進醫院,我趕到海邊,海邊擁滿了看
熱鬧的人,一艘水警輪停在海面上,一艘有起重機的躉船,正將一輛汽車,在海中慢慢
吊起來,海水從車身中湧出來。

    我也覺得眼前一陣發黑,要是小郭在慌亂中開車,直衝進海中,就此淹死,那實在
是太可惜了!

    由警方安排,到了這船上,汽車已經移到了甲板上,堶惆S有人,車子的門,關得
好好的。

    那位警官透著奇怪的神色,伸手去開車門,車門竟全鎖著,看來,好像是小郭將車
子駛進了車房,鎖好了所有的門,然後才離去一樣,但是事實上,車子卻是在海中被撈
起來的。

    我也覺得很奇怪,同時,心中也不禁一陣慶欣,因為從這樣的情形來看,車子墮海
的時候,小郭不在車子中!

    因為決不會有可能,連人帶車,一起跌進海中之後,人有辦法離開車子,再回頭將
車門一一鎖上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