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28大廈(全書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33票  瀏覽1687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7月03日 22:47


 
第一部:不停上升的電梯

    這個故事,發生在一個正在迅速發展,人口極度擁擠的大城市之中。

    凡是這樣的大城市,都有一個特點:由於人越來越多,所以房屋的建築便向高空發
展,以便容納更多的人,這種高房子,就是大廈。

    凡是這樣的城市,商業必然極度發達,各種各樣的生意,都有人做,有許多形成大
集團,在這些機構中服務的人,有穩定的職業,相當的收入,形成一種階層,可以稱之
為中產階層。

    凡是這樣的大都市,寸金尺土,房租一定貴,貴到了中產階層就算有固定穩當的收
入,也不想負擔的程度。

    於是,買一個居住單位,便成了許多有穩定職業的人的理想。

    羅定就是這樣的人,他是一個大機構中主任級的職員,家庭人口簡單,收入不錯,
已經積蓄了相當數目的一筆錢,他閒暇時間的最大樂趣,就是研究各幢分層出售大廈的
建築圖樣,和根據報章上的廣告,去察看那些正在建築中,或已經造好了的大廈,想從
中選購一個單位。

    星期六,羅定駕著車,天氣很熱,可是他興致十分高,因為他在報上,看到有一幢
才落成的大廈,有幾個單位,售價很相宜。

    那幢大廈所在的位置,可以俯瞰整個城巿,又有很大的陽臺,這一切,都符合他的
理想,他駕著車,駛上了一條斜路,不多久,就看到了那幢巍峨的大廈。

    大廈高二十七層,老遠望過去,就像是一座聳立著的山峰,羅定望著筆直的大廈,
心中暗暗佩服建築工程師的本領,二十多層高的房子,怎麼可能起得那樣整齊,那樣直
,連一吋的偏斜也沒有!

    大廈剛落成,還沒有人住,羅定在大廈門前停下車,才一下車,就聞到了一股新房
子獨有的氣味。那種氣味並不好聞,可是對於已經打算在這幢大廈中選上一個單位,作
為自己居住之所的羅定來講,這種氣味,聞來使他有一種興奮之感。

    他走進了大廈的入口處,大堂前的兩扇大玻璃門,已經鑲上了玻璃,不過還沒有抹
乾淨,玻璃上有許多白粉畫出的莫名其妙的圖畫。

    大堂的地臺,是人造大理石的,一邊牆壁上,用彩色的瓷磚,砌成一幅圖案。另一
邊牆上,是好幾排不袗的信箱。

    羅定的心埵b想:那可以說是第一流的大廈,等到有人住的時候,大堂中當然會放
上幾盆花草,那就格外顯得有氣派。羅定在大堂中站了一會,好像他已經付了錢,買下
了其中的一層一樣,仔細地察看著一塊碎裂了的瓷磚,直到過了幾分鐘,他才陡地感到
,這幢大廈中,好像一個人也沒有,當然,他知道沒有住客,但管理員呢?

    他四面張望著,伸手拍著信箱,發出巨大的聲響。

    過了片刻,才看到有一個瘦削的中年人,從樓梯上走了下來,那人身子很高,瞪著
眼,眼珠小得和上下眼瞼完全碰不到,小眼珠轉動著,用並不友善的態度道:「甚麼事
?」

    羅定挺了挺胸:「我來看房子!」

    小眼珠仍然轉動著,不過態度好像友善了許多,他自腰際解下一串鑰匙來:「你想
看哪一個單位?」

    羅定是早已有了主意的,他立即道:「高層的,二十樓以上,不過不要頂層,熱!


    小眼珠轉動著,取出了兩柄鑰匙來,交給羅定:「這是二十二樓的兩個單位,請你
自己上去看!」

    羅定在這半年來,看過不少房子,大多數,不是由經紀陪著,就是由管理人員陪著
,像今天那樣,管理人員將鑰匙交給他,由得他自己去看的情形,倒還是第一次。不過
,羅定很高興這樣,他一個人去看的話,可以看得更仔細一些。「買一個單位,要化去
畢生的儲蓄,不能不小心,有人陪著,似乎不好意思怎麼挑剔,一個人看,就可以看到
滿意為止。

    他接過了鑰匙,眼看那個小眼珠、瘦削的中年人,又走上了樓梯,他來到了電梯門
口,按了按鈕,電梯門打開,羅定走了進去。

    電梯很寬敞,四壁鑲鋁,羅定按了鈕,電梯開始向上升去。

    當電梯向上升去的時候,羅定已經開始在想,如果自己買了房子,那麼,至少該添
一些新的傢俱,或者,索性豪華一點,委託一間裝修公司,好好地裝修一下,住得舒舒
服服,從此之後,不必每個月交租,而且,這幢大廈的環境那麼好,在陽臺上坐著,弄
一杯威士忌,欣賞風景,真是賞心樂事!

    如果他自己看了認為滿意,那麼還可以帶家人一起來看,他太太一定也會喜歡!

    羅定越想越是高興,當他開始覺得,自己在電梯中太久了的時候,他也不知道究竟
進了電梯已有多久。電梯中本來是有一排數字,到達哪一層,就亮起哪一個數字的。可
是,當羅定抬頭,向那排數字望去的時候,那排數字,卻一個也沒有亮著。

    羅定皺了皺眉,心媟Q,一定是有一條電線鬆了,不能連接到那些數字後的小電燈
,所以才會那樣,等一會下去的時候,一定得和那個管理員說一說。

    在感覺上,羅定可以肯定,電梯還在向上升著,上升得很穩定。

    他心堣S想,究竟是二十二樓,電梯上升雖然快,也需要時間。

    他的心情很輕鬆,吹著口哨,可是當他吹完了一闕流行歌曲之後,電梯還沒有停下
來,在感覺上,他可以知道,電梯還在向上升。

    羅定呆了半晌,接著,他伸手拍打著電梯的門,他明知電梯在上升中,拍門也拍不
開來,可是,他在電梯中,實在太久了!

    就算是二十二樓,在電梯中那麼久,也應該到了。他又接連按下了幾個掣,可是沒
有用,電梯還是在向上升著,這一點,他可以肯定!

    羅定開始著急起來,但是他立即感到好笑,電梯如果停止不動了,也沒有甚麼大問
題,何況在繼續向上升,電梯會升到甚麼地方去?至多升到頂樓,一定會停止的,難道
會冒出大廈的屋頂,飛上天去?

    當羅定一想到這一點的時候,他笑了起來,笑自己可能太緊張了,所以感到時間過
得慢。

    他將鑰匙繞在手中,轉動著,抬頭看看那一排數字,最討厭是電燈不亮,不然,他
就可以知道自己現在在哪一層。

    電梯還在向上升著,羅定本來一直是在笑著的,可是漸漸地,他卻有點笑不出來了


    從他警覺到自己在電梯中已經太久了之後,到現在,至少又過去了五分鐘。絕無可
能電梯上升了那麼久,而仍然不停下來的!

    羅定開始冒汗,他又連續地按下了好幾個鈕掣,希望能使電梯停下來,可是卻一點
用處也沒有,電梯仍然繼續在向上升。

    當羅定真正開始焦急的時候,是在又過了三分鐘之後,電梯中其實並不熱,但是羅
定卻渾身都被汗濕透了,他用力敲打著電梯的門,按著電梯上的「警鐘」和「停止」鈕
,想使電梯停下來。

    可是一點用處也沒有,不論他怎麼樣,電梯一直在向上升著,照時間計算起來,電
梯可能已上升了幾千呎,但是,任何人都知道,世界上決沒有那麼高的大廈。

    羅定靜了下來,不由自主地喘著氣,這是不可能的,大廈只有二十七層,在大廈中
的電梯,當然不可能上升幾千呎,那麼,多半是自己感覺上,電梯在上升,而實際上,
電梯早已停了。

    羅定竭力想使自己接受這種想法:電梯中途壞了,那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意外,沒
有甚麼大不了,就算連警鐘也壞了,那個小眼珠的管理員,一定也會久等他不見而找他
,自然很容易發現電梯在中途停了,會召人來救,他就可以安然無事。

    可是,羅定雖然竭力向這方面想,但是事實上,他更知道,電梯是在向上升著。

    羅定不是沒有搭過電梯,電梯的上升,雖然很穩定,但總可以覺得出來。

    又過了兩分鐘,羅定的心中,越來越是恐懼,他像是進入了一個噩夢之中。不斷上
升的電梯,會將他帶到甚麼地方去呢?

    羅定實在無法遏止心中的恐懼,他陡地大叫了起來,連他自己也料不到,原來他心
中的恐懼如此之甚,以致他的叫聲,是那樣淒厲。

    他開始大叫不久,電梯輕微地震動了一下,停了下來,而且,電梯的門,打了開來


    羅定幾乎是跌出電梯去的,他直向前衝出了幾步,伸手扶住了牆,看清楚了那是一
個穿堂,兩面有相對的兩扇大門,他才定過神來。

    電梯的門打開著,他還在這幢大廈之中。

    他伸手抹了抹汗,並沒有甚麼異樣,剛才的一切的確像是一場噩夢,羅定無法明白
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只好這樣設想:剛才電梯曾在中途停頓了一段時間,要不然,
他決不會在電梯中那麼久!

    他揚起手來,手中的鑰匙還在,當然不是在做夢,他可以立即憑他手中的鑰匙,打
開那兩扇門。

    而打開門之後,他就可以進入他想購買的居住單位,那一定很理想,雖然剛才在電
梯中,他感到如此恐懼。那一定是神經過敏,工作是不是太辛苦了呢?

    羅定一面思想混亂地想著,一面向前走去,大門很夠氣派,他隨便揀了一條鑰匙,
插進門孔,轉動了一下,門打了開來,新房子的氣味更強烈,一進門,是一條短短的走
廊,然後,是一個相當寬敞的連著陽臺的客廳。

    一看到那寬敞的客廳,羅定不禁心花怒放,他向前走去,門已自動關上,便直來到
玻璃門之前,移開了玻璃門,踏上了陽臺。

    就在那一剎間,他呆住了。

    他來的時候,陽光猛烈,曬得馬路上映起一片灼熱的閃光,但是現在到了陽臺上,
向下望去,只是灰濛濛的一片,甚麼也看不見!

    天是甚麼時候開始變壞的呢?

    羅定略呆了一呆,又向前走出了兩步,靠住了陽臺的扶欄,向下看去,就在那時,
他第二次發出驚怖之極的呼叫聲來!

    他向下看去,並不是看到下一層的陽臺,而是甚麼都沒有!他在一個居住單位之中
,不錯,可是,那個居住單位,卻像是孤零零地浮在半空之中,上不著天,下不著地,
看出去只是灰濛濛一片,也不知是雲是霧!

    羅定一面驚叫著,一面向後退去,「碰」地一聲,撞在玻璃門上,跌進了客聽。他
還想繼續呼叫,可是過度的驚怖,令得他雖然張大了口,卻發不出任何聲他奔到門口,
拉開了門,回到了穿堂。

    電梯門還開著,他衝進了電梯,但是又立時退了出來。不住喘著氣,他在一幢大廈
之中,可是,為甚麼會這樣子?他不願自己再一個人關在電梯中,他寧願走樓梯下去,
他可以一面向樓下奔去,一面高聲呼叫,總有人會聽到他的呼叫聲的。

    然而,當他找尋樓梯的時後,他雙腿不由自主發起抖來,沒有樓梯!

    這幢大廈,沒有樓梯!

    剛才,明明看到有樓梯,那小眼珠管理員,就是從樓梯上走下來的,但是現在,羅
定卻找不到樓梯!沒有樓梯的大廈!

    羅定腳步踉蹌,在穿堂中來回奔著,可是沒有樓梯,樓梯口不是一枚針,如果在那
裡的話,他絕對不會找不到!然而,沒有樓梯,只有電梯,還開著門,在等他走進去,
那情形,就像是甚麼怪物,張大了口,等著他投進去一樣!羅定沒有別的選擇,沒有樓
梯,他只好由電梯下去,他必須離開這堙A這幢可怖的大廈。羅定急速地喘著氣,走進
了電梯,按了鈕,當電梯的門關上,而且在感覺上,電梯在開始下降之際,他竟至於雙
手掩著臉,哭了起來。

    他是一個成年人,不如已有多少年沒有哭了,可是這時後,剛才的遭遇,實在已超
過了他對恐懼所能忍受的範圍,他之所以哭,完全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生理反應。

    他覺得雙腿發軟,在電梯奡X乎站立不定,他雙手扶著電梯的門,電梯在向下降,
他開始大叫,陡然之間,電梯震動了一下,門打了開來。

    羅定直衝出去,他衝得實在太急,是以「碰」地一聲,身子撞在對面的那一排信箱
上。

    他扶住了信箱,喘著氣,看到自己是在大廈的大堂中,和他進來的時候一樣,他可
以透過玻璃門,看到外面的地,外面的車。

    羅定慢慢站直身子,突然,他覺得有人伸手搭在他肩上,他實在不能再忍受任何的
驚嚇,是以他陡地跳了起來,轉過身去。

    他看到了那管理員,管理員白多黑少的眼睛,看來如此詭異,管理員的笑容,看來
也不懷好意,管理員問道:「先生,看過了,你滿意麼?」

    羅定大叫了一聲,伸手推開了管理員,他推的力道很大,那管理員可能一下子給他
推得跌在地上,可是他卻也不理會,立時向外奔去。他依稀聽得管理員在身後大叫大嚷
,可是他卻不理會,只是向前奔著,奔到了他的車旁,打開了車門,發動引擎,駕著車
,轉到了斜路口,向下直衝了下去。而就在他駕車向下直衝下去之際,有一輛車,正向
上駛來,羅定聽到對面的車子,在按著喇叭,汽車喇叭聲聽來震耳欲聾。

    可是,羅定還是沒有法子控制他的車子,他只看到對方的車頭,迅速接近,接著,
是一個女人的尖叫聲,和隆然的一聲巨響。

    羅定的車子,撞上了駛上斜路來的車子,他身子陡地向前一衝,昏了過去。

    羅定因為撞車而受傷,被送進了醫院,以上的一切,是他在清醒過來之後講出來的


    那幢大廈的管理員,叫陳毛。

    陳毛是一個很有經驗的大廈管理員,這幢大廈才落成不久,還沒有人居住,可是不
斷有人來看房子,他的工作也不算很清閒。

    關於羅定的事,他怎麼說呢?

    他說:「那天是星期六,天很熱,我聽到有人在問有沒有人,就從二樓走下來,看
到了那位先生。」

    「你看到他的時候,是不是覺得他有點不正常?」問話的是一位警官,他負責調查
撞車案子,當然,他也知道了羅定自述的遭遇。

    陳毛的回答是:「沒有,看來他很喜歡這幢大廈,他要看高層,我將鑰匙給了他,
他就進了電梯,等到他進去了之後,我才想起,忘了告訴他,電梯堶悸漱p燈壞了,不
知道在哪一層停,不過那也不要緊的,按哪一層的鈕,當然在哪一層停。」

    警官問:「後來怎麼樣?」

    陳毛道:「我沒有陪他上去,很多人來看房子,都不喜歡有人陪,而且,我還要接
待其他看房子的人,他上去了很久——」警官打斷了陳毛的話頭:「有多久?」

    陳毛想了一想,道:「多久?好像半小時,又好像更久一點,我記不起來了,他下
來的時候,我看到他扶著信箱站著,我走過去,拍他的肩,問他是不是喜歡,他忽然大
叫起來,用力推我,向外奔去,鑰匙還在他手裡,我叫他還給我,他也不聽!」

    警官問:「你沒有追他?」

    陳毛道:「當然追,可是等我追出去,他已經上了車,車子向斜路衝下去,我才來
到路口,就看到他的車子,和另一輛車子撞上了!」

    警官沒有再問下去,因為事情顯然和陳毛無關。

    和羅定車子撞了個正著的那輛車中,是一男一女,這兩個無緣無故,飽受了虛驚的
人,倒是大家的熟人。小郭和他的太太。小郭,就是轉業成為私家偵探之後,業務上極
有成就的郭大偵探,他的太太,就是那位旅遊社的女職員,嚇得一個曾參加過南京大屠
殺的日本鬼子,幾乎以為見了鬼的那位小姐。

    他們婚後,生活得很好,也想買那幢大廈的一個單位,所以一起來看房子,誰知道
才駛近大廈,一輛汽車,就像瘋牛一樣地衝了下來。小郭的駕駛術,算得上一流,立時
響號、扭向、踏煞車,可是對方衝下來的速度太快,所以還是撞上了,幸而,他們沒有
受傷,立時從車中走了出來。

    看到羅定昏了過去,他報警,召來救傷車,將羅定送進了醫院。

    小郭後來也到過警局,將當時的情形,講了出來,有陳毛作證,錯全不在他,而在
於羅定,可是羅定卻講出了他那個稀奇古怪的遭遇。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