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28大廈(全書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63票  瀏覽1773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7月03日 22:47


 

第十三部:冒險離開四度空間

    小郭尖聲叫了起來:「你瘋了?這不是冒險,是找死!」

    我道:「我不是說我就這樣跳下去,我的意思是,我用一樣東西幫助我。」

    小郭和羅定兩人,都不明自我的意思,只是望定了我,小郭問道:「這裡有甚麼東
西可以利用?」

    我伸手向前指著,他們兩人,循我所指看去,從他們的神情看來,他們顯然不知道
我指的是甚麼,因為那時,我指的是一扇門。

    小郭回過頭來看我:「你說的是甚麼?」我道:「就是那扇門!」

    羅定還是不明白,但小郭畢竟是經過驚險生活的人,他立時明白了!

    他道:「你的意思是,將這扇門拆下來,抱著這扇門,一起跳下去?」

    我點了點頭:「是,希望門先落地,抵消了撞擊力,那麼,我就有可能逃過大劫!


    羅定望著我,又望著小郭,這一切,在他的腦中,完全無法想像,但是小郭皺著眉
,那顯然表示,他在考慮,這是唯一可行的辦法。

    自然,這仍然十分冒險,結果怎樣,誰也不知道,小郭在呆了半晌之後,吁了一口
氣,而我已經走了過去,將那扇門,拆了下來。

    我用小刀,在門上挖著,挖了一個洞,可以容我的手穿過去。

    我叫小郭和羅定,扶住了那扇門,我攀高了些,手穿進了那偶洞中,那樣,可以緊
緊抱住那扇門,而身子俯在門上。

    我也不禁搖著頭:「唯一的希望,就是落地之際,仍然是這樣子!」

    小郭苦笑道:「可是,你的人比這扇門重,結果一定是你的身子先著地,跌得粉身
碎骨!」

    我道:「我們可以在門的下面,加上分量重的東西,使它先落地!」

    小郭這方面的腦筋倒很靈活,他道:「拆洗臉盆!」

    我點點頭,我們三個人一起動手,拆下了三個洗臉盆,就用原來的螺絲,將之固定
在門的下面,加重重量,看來仍不夠我的體重,於是,再拆了一隻浴缸,加了上去,看
來已經足夠了。

    我們三個人,合力將那扇被我們改裝得奇形怪狀的門,抬到了陽臺的欄杆之上。

    望著那裝上了一隻浴缸、三隻洗臉盆的木門,我不禁苦笑。

    只怕自從有人類歷史以來,抱著這樣古怪的東西,由不可知的高空向下跳去的,只
有我一個人了。

    反倒是在另一個不可知的空間中的人,不止我一個,至少小郭和羅定都是,而且,
誰知道除了我們三人之外,還有多少人在不可知的空間之中?

    我攀上了欄杆,當我站在欄杆上的時候,小郭和羅定兩人望著我,我和他們輪流握
著手。

    這時候,我的情形,就像是日本的「神風特攻隊」隊員們出發之前的情形差不多。

    我將手穿進了門上的洞,抱緊了門:「你們小心向外推,然後鬆手!」

    小郭和羅定兩人點著頭,羅定忽然道:「等一等,衛先生,要是你出去了,我們怎
麼辦?」

    我道:「要是我出去,就好辦了,至少我可以再來,而我們可以一起用這個方法出
去!」

    羅定苦著臉:「第一次成功,第二次未必也成功的。」

    我心中很卑夷羅定的為人,但是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我也不便表示,我只好道:
「你放心,我再來的時候,會帶來更適當的工具來。」

    小郭和我的交情畢竟不同,在這時候,他不像羅定一樣,只想到自己,而在為我的
安全擔心,他望著我:「你……你……」

    他連說了兩個「你」字,眼圈有點紅:「再見!」

    我也道:「再見!」

    他和羅定兩人,用力一推,我和那扇奇形怪狀的門,一起向下,落了下去。

    經過改裝的門,重心在下面,所以我向下落去的時候,倒是頭在上,腳在下,直掉
下去的。

    有一個時期,我曾熱衷於跳傘運動,也曾有過多次高空跳傘。可是這時候,我抱住
了一扇那樣的門,自高空跳了下來,和跳傘是全然不同的,我下跌的速度,如此之快,
以致令得我五臟六腑,像是一齊要從口中噴出來。

    那真是一種可怕的感覺,不但想嘔,而且會感到,將嘔出來的,是自己的內臟。

    我竭力忍著,屏住氣息,勉力和這種感覺對抗著,所以我只知道自己在向下跌去,
全然未曾發覺,在甚麼樣的情形下,又看得到東西的。

    我首先看到的是一幢大廈的天臺!

    當我看到那幢大廈天臺之際,我估計距離,大約還有一百呎,可是我下落的速度,
實在太快了,我只來得及發出了一下大叫聲,接著,一聲巨響,和一下猛烈無比的震盪
,我已經到了那幢大廈的天臺之上。

    這一下自高空直跌下來的震盪,雖然不是我身子直接承受,那力道也大得出奇,在
那一剎間,我被震得天旋地轉。我依稀聽到了浴缸的破裂聲,接著,那扇門也破裂了開
來。

    我本來是手穿過了門上的洞,緊緊地抱住那扇門,當那扇門拉得破裂之際,一股極
大的力道,將我震了開來,令得我跌出了足有五六呎,倒在天臺上。

    那一下摔得十分重,可是究竟那扇門承接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撞擊力,所以我倒地
之後,手在地上一撐,立時挺身站了起來。

    可是那一撞之勢,還有餘勁,我才一站起,又禁不住向後,連退了三四步,方始真
正站定。

    這時候,我也不及去顧得全身的酸痛了,我忍不住又大叫了一聲,我成功了!

    我從那個時間變慢了的空間中,又回到正常的空間中來了!

    我立時去看那扇門,那真是極其可怕的情形,那隻浴缸和三隻洗臉盆,碎得已找不
到甚麼了,門碎成了七八瓣,我能夠還站在天臺上,真是徼天之倖!

    那一下撞擊的力道,的確極大,因為天臺也被撞破了一個洞。

    我喘著氣,向前走兩步,就在這時候,我聽到「碰」地一聲聲,好像是鐵門開啟的
聲音,那聲音,是從凸出在天臺之上的電梯機房中傳出來的。

    接著,我看到一個人,轉過了電梯機房的牆,他才轉過牆來,就看到了我。

    那是王直義!

    我真的無法形容王直義在看到我之後,臉上的那股神情!

    王直義雙眼睜得極大,眼珠像是要從眼眶中跌下來一樣,張大了口,發出一種古怪
的聲音來。

    這種情形,顯然是他所受的驚駭,實在太甚,以致在剎那之間,他完全處在一種驚
呆的狀態之中,像是一個白癡!

    我向他慢慢走了過去:「你怎樣,好麼?我回來了,看來你並不歡迎我!」

    王直義漸漸鎮定下來,當我來到他面前的時候,他已經可以像正常人一樣說話了,
可是他的神態,仍然是驚駭莫名的。

    他變得有點口吃:「那……那不可能,我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你怎麼能解決?」

    我不想去責備他,事實上,他在送我到那個空間去的時候,已經說明,我可能永遠
不能回來,是我自己決定要去冒險的。

    所以我立時道:「是陳毛給我的靈感,你記得麼?那管理員?」

    王直義點了點頭,可是他仍然道:「我還是不明白。」

    我道:「你的確不容易明白,因為你不知道在那另一個空間中,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

    王直義一聽到「另一個空間」,陡地震動了起來,面色變得粉白:「你……甚麼都
知道了?」

    我搖頭道:「不,我知道得很少,大多數還是我自己猜出來的,我猜,那座電梯,
是一具使時間變慢的機器,對不對?」

    王直義後退,背靠在電梯機旁的牆上,無意識地揮著手,講不出話來。

    我又向他逼近了一步:「人在通過了這個時間變慢的機器之後,就會進入一個時間
變慢的空間,而我,就是在這樣的一個空間中回來,對不對?」

    王直義的臉色更蒼白,但是他終於點了點頭。

    我又道:「在那個空間中,我見到了羅定和我的朋友郭先生。」

    王直義喃喃地道:「我知道,我見到你們。」

    我呆了一呆:「你見到我們,甚麼意思?」

    王直義望了我半晌,才苦笑道:「現在,我不必再對你隱瞞甚麼了!」

    我有點不客氣地道:「你早就不該對我隱瞞甚麼了,而且,現在,我們還得快點設
法,令他們回到正常的空間來,你應該有辦法!」

    王直義現出十分疲倦的神色來,手在臉撫撫摸著,接著道:「請你跟我來。」

    他一面說,一面向前走去,轉過了電梯機房的牆角,我也跟著他轉了過去。

    一轉過去,我就看到在機房的門口,還有一個人站著,那人是韓澤。

    韓澤看到了我,苦笑了一下,我過去和他握著手,一手按著他的肩頭,王直義已經
走了進去,我也和韓澤一起走了進去。

    才一進鐵門,我就呆了一呆。

    這哪堿O一個電梯的機房,堶悼i以活動的體積,雖然不大,但是那些裝置,簡直
可以和美國候斯頓的太空控制中心比美。

    四面全是各種各樣的儀器,有很多大小的燈,不斷在閃動著,剩餘下來的地方,要
站三個人,已經極其勉強,當然更沒有法子坐下來。

    我在兩排儀器之中,擠了過去,王直義在我面前,轉過頭來,我發現他和在機房外
面時,完全判若兩人,他雙眼炯炯有神,臉上蒙著一層光輝,就像是魚見到了水中一樣
,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自傲之感。

    連帶他的聲音,也變成堅定而有自信,他望著我:「小心你的手,任何掣鈕,都別
碰,碰了一個,就可能改變全人類的歷史!」

    他的話,就算誇大,我也無條件地相信了他,我高舉著雙手,放在頭上,側著身,
小心地向前走,來到了他的身邊,韓澤跟在我的後面。

    我和王直義,站在一個只有手掌大小的電視機前面,王直義道:「先看他們!」

    我正不明白這樣說是甚麼意思,王直義已經向韓澤揮了揮手,他和韓澤兩人,立時
忙碌了起來,雙手不停地,動著各種各樣的掣鈕,又互相詢問著。

    過了半分鐘,那小電視機上,開始閃動著許多不規則的線條,開始看來,雜亂一片
,但接著,已可以看清畫面,那是一個空置的建築單位的客廳。

    而這個客廳,再熟悉也沒有,就是這幢大廈的一個居住單位。

    我立時道:「這是為了什麼?我們為什麼不上去看,而要通過電視來看!」

    王直義望了我一眼,他的神態仍然是嚴肅而有自信的,他道:「你不會明白的,事
實上,對於第四空間的事,我也不是十分明白,不過,你至少可以聽一聽!」

    我有點啼笑皆非:「多謝你看得起!」

    但是王直義正像通常充滿了自信的人一樣,一點也沒有感到我有譏諷的意思在內。

    他道:「另外一個空間,是無法想像的,當你在那另一個空間中的時候,事實上,
你仍然在這實大廈之中,但是你卻是在另一個空間,在兩個不同空間中的人,不能互相
看到、聽到,和觸摸到!」

    我點頭:「這我知道。」

    王直義就像是教師在教訓學生一樣,毫不客氣地斥道:「你知道,你知道甚麼!你
可知道,要使無線電波,能貫通兩個不同的空間,我工作了多少年?」

    我聽得他這樣說法,心頭一陣狂跳,也不及去理會他的話是如何令人難堪了,我立
時道:「你的意思,是我們可以在這電視上,看到他們?」

    王直義點著頭:「是!」

    接著,他又不斷地按著掣,我則注意著電視機的畫面,我看到電視機的畫面,不斷
閃動,轉換著,但是換來換去,全是那大廈居住單位的廳堂。

    突然之間,我看到了一個人,我叫了起來,王直義也住了手。

    那電視機的畫面雖然小,可是看起來,卻十分清晰,那人雙手托著頭,坐在角落上
,我立時看了出來,正是羅定。

    羅定坐在那裡,幾乎一動不動,我望向王直義,王直義立時喝道:「看著!」

    我又回過頭去,忽然之間,我看到一個人,走了進來,那走進來的人是小郭。

    那真的是小郭,雖然在電視畫面看來,他只不過半吋高,但毫無疑問,那是小郭。
可是,小郭的動作,為甚麼那麼奇怪呢?

    他不像是走進來,簡直像是在舞蹈一樣,慢慢地揚起手,慢慢地抬起腳,向羅定走
去。

    羅定也站了起來,他的動作,同樣是那樣的緩慢。這時的情形,就像是在看電影中
的慢動作鏡頭一樣,而且,比一般電影的慢動作鏡頭,還要慢得多。

    記得我以前看過記錄世運會一百公尺比賽的電影,全用慢動作鏡頭攝製,動作慢得
選手每一根肌肉的抖動,都看得清清楚楚。

    這時候,羅定和小郭兩人的動作,就和那套記錄片相仿,我看得連氣也不透,王直
義在我身邊:「在他們那裡,時間慢了十倍。所以,他們自然而然的動作,在我們看來
,慢了十倍。」

    我望了王直義一眼,王直義道:「一切都慢了下來,連人體內的新陳代謝都慢了。


    我又看了一會,才道:「現在,要緊的是將他們弄回來,我已經可以肯定,急速的
下降,可以突破空間與空間的障礙。」

    王直義望著我,過了半晌,才道:「衛先生,對你來說,現在已經沒有甚麼秘密,
但是我求你一件事,請你替我保守秘密。」

    我並不直接回答他這個問題,只是道:「那要看情形而論!」

    王直義道:「你有甚麼計劃,可以令他們出來?」

    我道:「我再去,帶工具去,可以使我們自高空跌下來的危險,減少到最低程度!


    王直義嘆了一聲:「你很勇敢,我早認識你就好了!」

    我在各種各樣的機器之中,向外擠去:「我暫時會替你保守秘密,我要去準備一切
,盡快將他們弄出來,我可以由電梯下去?」

    王直義點了點頭。

    我忽然想起了一點:「將人送到另一個空間去,完全是由這堭惆謇滿H」

    王直義和韓澤兩人,互望了一眼,王直義又點了點頭,在那一剎間,我真想狠狠打
他一拳。

    但是我忍住了沒有那麼做,因為就算打了他,也於事無補。現在事情已經這樣子,
打他又有甚麼用處?

    王直義是看出了我的面色不善,他苦笑了一下,道:「衛先生,開始的時候,純粹
是意外,偶然闖進另一個空間的人,還能夠及時退出來,但是後來……後來不知怎麼樣
,忽然……」

第十四部:重回時間變慢的空間

    王直義像是還想解釋甚麼,但是我卻向之揮了揮手:「不必多說甚麼,沒有時間聽
你解釋!」

    王直義諒解地點了點頭:「是的,你要設法將他們兩人弄回來。」

    我望著他,忽然覺得這傢伙,可能還會鬧鬼,是以我緩緩地道:「我想你們兩人,
陪我上去。」

    王直義苦笑了一下:「你不信任我?」

    我冷冷地道:「你可以這樣想,但是我為我自己打算,因為,如果我不能離開那個
時間變慢了的空間,我們三個人也就全不能離開,那麼,你所幹的勾當,也就永遠不會
有人知道了!」

    也許是我的語氣太重了些,是以王直義的臉,忽然漲得通紅,他有點激動,大聲道
:「我幹的並不是甚麼見不得人的勾當,我在做的,是改變整個人類歷史,改變整個人
類文明,偉大無比的『勾當』!」

    我望著他,仍然冷冷地道:「那麼,你為甚麼要保守秘密,為甚麼,要隱蔽身份?


    王直義有點洩氣了,他喃喃道:「那不是我的主意,不是我的主意!」

    我立時緊盯了他一句:「那麼,是誰的主意?」

    王直義瞪著我,一聲不出,看來,他有點麻木。我立時又向韓澤望去,希望在韓澤
的神情下,捕捉到一些甚麼,可是韓澤在這時候,也望定了王直義,那顯然是韓澤也不
知道那是甚麼人,而在等待王直義的回答。

    王直義並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他只是頹然地揮了揮手:「韓澤,我們送衛先生下
去!」

    韓澤像是木頭人一樣,王直義叫他幹甚麼,他就幹甚麼。

    我們一齊擠出了那個控制室,在天臺上走著,出了天臺,走下了一層樓梯。

    韓澤在走下一層樓梯之後,忽然講了一句:「他們就在二十七樓!」

    我們這時,正是在二十七樓,聽得韓澤那樣講法,我的心中,陡地一動,立時道:
「當我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你也一定知道我在哪一層?」

    韓澤望了望王直義,然後才道:「是的,你們全在二十七樓。」

    本來,我們在下了天台之後,是一直向電梯門口走去的,一聽得韓澤那樣說,我立
時一個轉身,來到了一個居住單位的門口,用力將門打了開來!

    在那時候,我急速地喘著氣,心中緊張得難以形容。

    王直義在我身後道:「衛先生,雖然我們同在這幢大廈的二十七樓,但是別忘記,
我們和他們是在兩個不同的空間!」

    我望著被我撞開了門的那個居住單位,空蕩蕩地,一個人也沒有,我轉過頭來,吸
了一口氣:「王先生,我想問你一件事。」

    我只不過說想問他一件事,並沒有說想問他甚麼,可是他已經道:「我知道你要問
甚麼。」

    我望著他,王直義苦笑了一下:「你想問我,被你拆掉的浴缸、洗臉盆和那扇門,
是不是還在?」

    我點了點頭,仍然望著王直義,王直義用手撫著臉:「在理論上來說,它們被拆掉
了,實際上的情形怎樣,你可以進去看看。」

    我又吸了一口氣,在那時候,我心中有一股說不出來的神秘之感,我慢慢向內走去
,才經過了一條短短的走廊,我就看到了一間房間,沒有房門!

    我的心狂跳著,在略呆了一呆之後,我直衝向浴室,浴室中的浴缸、洗臉盆,是被
拆除了的。

    我陡地轉身出來,在那一剎間,我起了一種十分狂亂的思潮,我幾乎不能控制自己
的情緒,就是這個居住單位,小郭和羅定,就在這堙I我大聲叫了起來,叫著小郭和羅
定,而且,在整個廳內,亂撲亂撞。

    我的確是有點狂亂,我實在不能控制自己,小郭和羅定明明在這堙A我為甚麼見不
到他們,碰不到他們和聽不到他們的聲音?

    我究竟不是一個對時空問題有深切研究的科學家,在這個神秘莫測的問題上,我甚
至連懂得皮毛也談不上,只不過是勉強可以接受這種說法而已。

    我情緒激動,再要冷靜地接受這種觀念,就相當困難,我不住地叫著、奔著,用拳
打著牆,用腳踢著門,好像小郭和羅定兩個人,是躲在這個居住單位的甚麼地方,我要
將他們逼出來。

    我看到王直義和韓澤兩人,衝了進來,但是我仍在大聲叫著,直到他們兩人,將我
緊緊拉住,我才喘著氣,停了下來。

    王直義大聲道:「你知道你這樣做沒有用,為甚麼要那樣?」

    我一面喘著氣,一面用力推開了他們兩人,在王直義向後退去之際,我向前逼去,
用手指著他的鼻尖,厲聲道:「王直義,你不是人,是妖孽!」

    這一次,我對王直義的詈罵,簡直不留餘地到極,王直義的臉色,也變得鐵青。

    可是他卻保持著相當的鎮定,雙眼直視著我,一字一頓:「是的,我是妖孽,是不
是要將我綁起來,放在火堆上燒死?」

    一聽得他那樣說,我呆住了。

    我直指著他鼻尖的手,慢慢垂了下來。

    我在罵他的時候,完全覺得自己理直氣壯,但是在聽得他那樣說之後,我卻氣餒了


    我有甚麼資格這樣罵他?沒有人有資格罵他,他是走在時代前面的人,是一個極其
偉大的科學家,他已經可以將人送到另一個空間之中!

    那自然駭人聽聞,但是任何新的科學見解,在初提出的時候,全駭人聽聞,歷史上
有不少這樣走在時間前端的科學家,的確被放在火堆上燒死!

    我慢慢放下了手,完全靜了下來,然後,才緩緩地道:「對不起!」

    王直義沒有說甚麼,臉色仍然鐵青。

    我又道:「對不起,請接受我的道歉!」

    王直義伸手,按在我的肩上,他居然現出了一絲笑容:「算了,我覺得,你開始了
解我,將來,或許你是最了解我的人!」

    我苦笑了一下:「我們要設法將羅定和小郭救出來,希望你別阻撓我。」

    王直義道:「我不會阻撓你,因為要將我的工作保持極端秘密的並不是我!」

    他在那樣講的時候,語調之中,有一股深切的悲哀,他的心情,我可以了解,是以
我也拍了拍他的肩頭:「你放心,這件事,我會替你徹底解決,請你相信我。」

    王直義嘆了一聲,我們一起自那個單位中退了出來,進了電梯。

    我記得電梯壁上,曾被我拆開過一部分的,但這時候,看來卻十分完好,顯然是他
們修補過了,我們進了電梯,電梯向下降,我又道:「小郭曾經在兩個不同的空間中,
通過一次之話,那是甚麼原因?」

    王直義搖著頭:「我也不明白,那一定是在某種情形下,兩個空間的障礙,變得最
薄弱而形成的現象。我的主要理論,是通過無線電波速度的減慢,而使光速減慢,從而
使時間變慢。而無線電波,隨時受宇宙天體干擾——」

    他講到這堙A頓了一頓,又道:「人實在是太渺小了,不論做甚麼事,都無法放開
手去做,而要受各種各樣的干擾,自然的干擾,和人為的干擾!」我沒有說甚麼,電梯
已到了大口的大堂,我首先跨出了電梯。

    王直義問我:「你用甚麼法子將他們兩人救出來?你的安全脫險,完全是一種幸運
!」我搖著頭道:「不是幸運,是靠我自己的機智,我會有辦法,只要你能再將我送回
去!」王直義苦笑著,點了點頭。

    我向外走去,王直義和韓澤兩人,在大廈門口,向我揮著手。

    我回到了家中,白素看到了我,立時急急問我,究竟到甚麼地方去了?當我將我的
經歷告訴她的時候,素來不大驚小怪的她,也不禁目瞪口呆!

    過了好半晌,她才道:「那你準備怎樣?」

    她雖然問我準備怎麼樣,但是事實上,從她問我的神情看來,她已經知道我準備怎
樣了,因為她有著憂慮的神色。我握住了她的手,道:「我沒有別的選擇,我必須再去
一次!」

    白素呆了半晌,點著頭:「不錯,你只有這一個選擇,但是——」

    我自己心中,也同樣憂慮,因為那究竟不是到甚麼蠻荒之地去探險,而是到另一個
空間去,那實在是人力所不能控制的事,第一次,我能藉急速的下降而回來,但是天知
道第二次能不能這樣!

    我吸了一口氣:「就算我不能回來,我一定活得很長命,說不定有朝一日,我突然
突破了空間和空間之中的障礙,再回來時,你已經是一個老太婆了!」

    白素是開得起玩笑的人,儘管她的心中很不安,但是她並不表露出來,她只是淡然
地道:「這大概就是『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了。」

    我點了點頭,沒有說甚麼。

    老實說,時間不同的空間,這種概念,在現代人來說,別說理解,就是要接受,也
不是容易的事情。

    可是在很久之前,就有人提出「天上七日,人間千年」的說法。在「爛柯山」這但
故事之中,那個樵夫,顯然是進入了另一個空間之中。

    我來回踱了幾步:「這是最悲觀的說法,事實上,我想是沒有問題的,我要去準備
三具降落傘,和三包鉛塊,當然,還是相當危險,但是比起我抱住一扇門跳下來,要安
全得多了!」

    白素沒有說甚麼,只是點著頭。

    我立時打電話給傑克上校,因為我所要的東西,只有問他,才能最快得到。

    我並沒有對傑克上校說及我的遭遇,那是因為這是極其駭人聽聞,而且,我考慮到
,王直義和韓澤兩人,幕後另有人主持,如果這件事公佈了出去,對他們兩人,相當不
利。

    我只是告訴傑克上校,我要那些東西。有了那些東西,我就可以將小郭和羅定兩人
帶回來。

    傑克上校在電話中,答應了我的要求,同時,他也十分疑惑地問我:「你要的東西
,是互相矛盾的,降落傘使下降的速度減慢,但是,鉛塊卻使下降的速度加快,你究竟
在搞甚麼鬼?」

    我並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半開玩笑地道:「上校,你的科學常識實在太差
了,難道你不知道,一個人要是從高空跌下來,帶上一百斤重的鉛塊和不帶,下降的速
度是一樣的?你怎麼連著名的比薩斜塔實驗,也不知道?」

    當然,我看不到上校當時的情形,但是從他發出的那一連串嘰哩咕嚕的聲音聽來,
他一定被我的話,弄得十分之尷尬。

    我和他約定了他送這些東西來的時間,然後,放下電話。我向他要三袋,每袋一百
斤重的鉛塊,當然是準備在跳下來時用的,我並不是想藉此下降快些(那不會發生),
我只不過是想穩定下降的點,使我們不致於取到另一個不知的地方去。

    等到一切交涉妥當之後,我坐了下來,白素就坐在我的對面,我們幾乎不說話。

    傑克上校的辦事能力的確非凡,一小時後,帶著我所要的東西來到。而白素堅持,
要和我一起到那幢大廈去。

    我無法拒絕她,由她駕著車,一起向那幢大廈駛去,才來到大廈門口,就看到王直
義和韓澤兩人,一起站著,白素停下了車,和我一起走了出來。

    我看到王直義盯著白素,很有點不自在的神情,我立時道:「王先生,放心,她不
會亂說甚麼,就算我不回來,她也不會說甚麼。」

    王直義苦笑了一下。我們三個人,一起合力將放在行李箱中的東西拿了出來,一起
提進了大堂,來到了電梯門口。

    等到電梯門打開的時候,我和白素,不由自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白素望著電梯:「你已經去過一次了,這次應該讓我去才是。」

    我笑著,當然笑得很勉強,我道:「你當是去郊遊?」

    白素嘆了一聲:「就是不是!」

    我們將鉛塊、降落傘,一起搬進了電梯,當我轉過身來,面對著外面的三個人時,
我看得出,他們和我,同樣心情緊張。

    我道:「別緊張,如果一切順利,只要半小時,我就可以回來了。」我講到這堙A
頓了一頓,又補充道:「當然,是這堛漁伅﹛C」

    在我說完這句話之後,電梯的門,已經關上,我抬頭看電梯上面的那一排小燈,只
是在開始上升的時候,亮了一亮,隨即全熄滅了。

    現在,我已完全明白全部事情的經過,我知道,在不斷上升的過程中,時間在逐漸
變慢。王直義的研究,當然超時代,只可惜他還未曾完全成功,不然,我應該可以通過
電梯上升,到達時間變慢了的空間,也可以藉電梯的下降,而回到正常的空間來!

    電梯在不斷上升,這次,我的心中,並不驚惶,但是,那仍然是一段很長時間的等
待。

    等到電梯終於停下,門打了開來,我大聲叫了起來。小郭和羅定,一起奔了出來,
羅定著到了我,呆了一呆,小郭的動作,很出人意外,他立時轉身,重重揍了羅定一拳
,大聲喝道:「我說甚麼?我說衛斯理一定會回來的,你這雜種。」

    羅定捱了一揍之後,一聲不出,我忙道:「行了,別打架,快將東西搬出來!」

    小郭和羅定,一起走了進來,將電梯中的東西,全搬了出來。電梯的門關上。

    我們一面將東西搬進屋內,我一面將我上次跳下去的情形,簡單扼要地說了一遍,

    他們兩人用心聽著。

    我道:「這堥S有甚麼值得留戀的了,我們開始預備,揹上降落傘。」

    羅定對於降落傘,顯然不是怎麼習慣,由我指導著他,然後,我們一起提著鉛塊,
來到了陽臺上。

    羅定緊張得臉色青白,連小郭的額角上,也在冒汗,我們一起攀了上去,我的神情
很嚴肅,完全是快要向敵人進攻時的司令員姿態。

    我道:「一切聽我號令,一等著到了大廈天臺,我就叫放,你們先鬆手,將鉛塊拋
下去,然後,拉開降落傘,我們最好落在大廈的天臺上,所以千萬不要早拉降落傘,聽
明白了沒有?」

    小郭和羅定一起點著頭,我望著上下白茫茫的一片,大叫一聲:「跳!」

    我們三個人,一起向下,這一次下躍,和上一次又不同,因為沒有那麼多東西絆著
我,我可以打量四周圍的情形。

    極目望去,甚麼也看不到,等到忽然可以看到東西時,那是突如其來的事,我們看
到了大廈的天臺,而下降的速度,也在迅速加快。我大叫:「放!」

    我們三個人一起鬆手,三袋沉重的鉛塊,一起向下墜去,然後,又一起張開了降落
傘。等到降落傘張開之際,離天臺已不過一百呎了,鉛塊落下去,其中有一袋,落在電
梯機房的頂上,我看得十分清楚,鉛塊擊穿了機房的頂,穿了下去,接著,便是一下爆
炸聲,烈燄衝出。等到烈燄冒出來之際,我們也已經落到了天臺上,我最先掙脫降落傘
的繩索,奔到機房門口,想進去看看。門關著,濃煙自門縫中直冒了出來,機房中已全
是烈火,無法進去了,我連忙後退,揮著手,我們一起奔下天臺,到了電梯門口,發現
電梯門縫中,也有煙冒出來,我呆了一呆,大聲道:「快順樓梯走!」我們順著樓梯,
飛奔而下,但是濃煙的蔓延,此我們奔走快得多,到我們奔到最後幾層時,完全是衝過
濃煙而奔下去的。

    我們衝到了大堂,直奔到門口,我看到白素坐在車上,我大叫了一聲,白素立時走
了出來,這時,整幢大廈,幾乎每一處都有濃煙在冒出來。

    我大聲問道:「他們呢?」

    白素很吃驚,道:「他們在天臺的機房堙A你難道沒有看到他們?」

    一聽得白素那樣說,我不禁全身冰涼,立時再轉過身去,一切全已太遲了,自大廈
各處冒出來的,不但是濃煙,而且有烈焰,王直義和韓澤,看來已完全沒有希望了!

    整幢大廈失火後的第三天,我和小郭,又一起來到了這幢大廈之前。整幢大廈,燒
剩了一個空架子,消防人員,還在做善後工作,我和小郭站著,一動不動。整個火災過
程中,並沒有發現屍體的報告。我知道,如果當時,王直義和韓澤,是在那機房中的話
,那麼,他們連保留屍體的機會也沒有。有一點,我始終存著懷疑,那便是,這場火,
究竟是因為鉛塊的偶然擊穿了機房頂而引起的,還是王直義所故意造成的?

    我也永遠無法知道王直義的幕後主持者是甚麼人了。

    我曾經又遇到過「鯊魚」幾次,但是他卻裝著完全不認識我,自然,我也不會向這
種人追問甚麼的。那幢大廈,後來當然拆掉了,至於是否又另起了一幢大廈,就不在這
個故事範圍之內了!

                                  (全文完)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