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28大廈(全書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27票  瀏覽1663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7月03日 22:47


 
第九部:同謀者來訪

    如果他一直以為我是個瞎子,那麼,我就可以佔莫大的便宜。當然,我可以要求醫
院方面保密,但是有甚麼比我這時,根本不閉上眼睛好呢?

    我仍然睜著雙眼,我聽到了一陣無可奈何的低嘆聲,事實上,這時我已經可以看到
,圍在我身邊的那幾位醫生那種極度失望的神情,在那一剎間,我真對他們有說不出來
的抱歉之感。

    我聽得一位醫生道:「可以再使用一次!」

    但是主治醫生在搖頭道:「至少在三個月之後,不然對他的腦神經,可能起不良影
響!」

    我覺得我應該說話了,我用微弱的聲音道:「我寧願三個月之後,再試一試!」

    主治醫生嘆了一聲,低身下來,我可以清楚地看見他面上的皺紋,老實現,我未曾
見過比這次更成功的手術,但是我必須隱瞞。

    他用一具儀器,照視著我的瞳孔,我知道他檢查不出我是偽裝的,因為我的失明,
是視覺神經的被遏制,並非是眼球的構造有了任何毛病。

    一出手術室,白素已經迎了上來,她顯然已經得到了「壞消息」,是以她神情悲戚
,不知如何安慰我才好,她憔悴得很,我在她扶持下,回到了病房。

    一直到夜深人靜,肯定不會有人偷聽之後,我才將實情告訴她。

    白素聽了之後,呆了半晌,才道:「我一向不批評你的行為,但是這一次,你卻做
錯了,你沒有想到,這對於盡心盡意醫你的醫生來說,太殘酷了!」

    我苦笑道:「我知道,但是必須這樣做,因為要應付王直義,明天我就出院回家,
讓王直義以為我還是一個瞎子!」

    白素嘆了一聲,搖了搖頭,顯然她仍然不同意、我那麼做但是又知道我已經決定了
,勸也勸不回頭,所以只好搖頭。

    第二天,在醫生的同意下,搬回家中,一切行動,仍需人扶持,傑克上校也趕來看
我,古語說冷眼觀人生,我這時的情形,庶幾近似,我明明看得見,他們以為我甚麼也
看不到,如果不是我心中有著一份內疚的話,那倒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

    回到了家中之後,不到半小時,就有電話來找我,白素接聽的,她聽了一句,就伸
手按住了電話筒:「一個陌生的聲音!」

    我接過電話來,首先,聽到一陣喘息聲,接著,一個人急促地道:「衛先生,原諒
我,我不是故意的,當時我實在太焦急了!」

    [email protected],就聽出那正是「老僕」的聲音,我心中不禁狂喜。我立時厲聲道:「你最
好躲起來,不然,我會將你扼死!」

    那「老僕」喘著氣:「不,我要來見你!」這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之下,那個曾經襲擊我,令得我幾乎終生失明的「老僕」,竟然
會主動地來要和我見面,實在有點不可思議。

    其中,是不是有陰謀?

    一時之間,我難以決定如何回答對方,而在電話中,我聽到了他急速的喘息聲,我
覺得這種表示內心焦急的喘息,不像假裝。

    在我還未曾出聲前,那「老僕」又以十分急促的聲音道:「我知道,我曾令你受傷
,但是你一定要見我!」

    我想到話來回答他了,我徐徐地道:「你說錯了,我不能見你,我甚麼也看不到!


    我在電話之中,聽到了一陣抽慉也似的聲響,接著,他又道:「我真不知怎樣後悔
才好,不過,我有很重要的話對你說!」

    我又保持了片刻的沉默,才道:「好吧,如果你一定要來,我在家媯尼A,因為我
不能到任何地方去,而且,我也不想到任何地方去!」

    那「老僕」連忙道:「好,好,我就來!」

    我放下了電話,白素向我望來,我道:「是那個曾在覺非園中襲擊我的人,我知道
他在一連串神秘事件之中,他的地位,和王直義同樣重要!」

    白素面有憂色:「是不是有甚麼陰謀?」

    我道:「不管他是為甚麼而來,對我都有利,因為,就算他不來找我,我也要去找
他!」

    白素點了點頭,我道:「由我一個人來應付他!」

    白素現出疑惑的神色來。

    我笑了起來:「別擔心,我不是真的看不見東西,假裝的,如果這傢伙懷有甚麼目
的而來,只要他真的相信我看不到東西,他就不會掩飾,我也容易洞察他的陰謀,如果
有你在一旁,那就不同了!」

    白素道:「說得對。」

    我笑了笑:「也好!」

    白素在一扇屏風之後,躲了起來,而我則坐著,儘量將自己的神情,控制得看來像
一個瞎子。

    約莫十五分鐘之後,門鈴響了,我大聲道:「推門進來,門並沒有鎖!」

    門推開,有人走了進來,可是,我卻並沒有抬頭向他看去,我並不急於看他是甚麼
模樣,我總有機會看到他是甚麼樣子的,我這時,最主要的一點,就是要他相信,我不
能看到東西!

    我看到一隻腳,停在門口,好像在遲疑,我揚起頭來:「為甚麼不進來?」

    那「老僕」走了進來,順手將門關上,來到了我的對面,我道:「本來,我不應該
再和你會面的,你令得我嘗到人生最痛苦的事!」

    我在那樣說的時候,故意對錯了方向,但這時我已經抬起了頭來,可以看得清他的
模樣了。

    在我的意料之中,他是一個年輕人!

    可是他的年紀是如此之輕,這卻又是我所想不到的,他大約只有二十三四歲,面色
很蒼白,而且在不停搓著手,當我那樣說的時候,他伸出雙手在衣服上抹著手心中的汗
:「我……我……」

    看他的樣子,像是想對我表示歉意,但是卻又不知道如何說才好。

    我嘆了一聲:「不過,你既然來了,那就請坐吧,如果你需要喝酒,請自己斟,我
對黑暗,還是不十分習慣,而家中又沒有別人。」

    他在我的面前坐了下來,我發覺他的手,在微微發抖,他向我伸出手來,在那一剎
間,我不禁陡地緊張了起來,因為我不知道他要做甚麼!

    不過,我儘量保持著鎮定,我一動也不動地坐著,當他微顫的手,快要伸到我面前
之際,我仍然一動也不動,而且,臉上一點警惕的神情也沒有,要做到這一點,並不是
容易的事。

    但是,我相信我做到了這一點,因為他的手,在快要碰到我的時候,又縮了回去。

    我的估計是,他剛才的動作,只是想碰我一下,安慰一下我這時「不幸」的遭遇,
多半是不會有甚麼惡意的!

    他只望著我,不出聲,我也不出聲,過了足有一分鐘之久,他才喃喃地道:「衛先
生,請原諒我,我……當時實在太吃驚了!」

    我皺了皺眉,伸手在裹著紗布的後腦撫摸了一下,接著,我揮了揮手:「算了,你
不見得是為了說這種話,才來找我的吧!」

    他點了點頭:「不,不是。」

    我道:「那就好了,當時,你在做甚麼事,你手中的那金屬管,是甚麼東西?用它
對準了我,是在幹甚麼?你說!」

    那「老僕」在我一連串的問題之下,顯得極其不安,他不斷地搓著手:「衛先生,
我的名字叫韓澤。」

    我呆了一呆,他答非所問,看來是在規避我的問題,毫無誠意。

    但是,他對我說出了他的姓名,好像他又有對我從頭說起的打算,他先竟打算怎樣
呢?韓澤這個名字,對我來說,一點作用也沒有,我從來也未曾聽過這樣的一個名字。

    當我想到這一點的時候,我腦中陡地一亮,這個名字,我雖然未曾聽到過,可是,
是在甚麼地方,看到過的,我自詡記憶力十分強,應該可以想得起來的。

    果然,我想起來了,在一本雜誌中,曾介紹過這個人。韓澤,他自少就被稱為數字
天才,十六歲進了大學,二十歲當了博士。

    對了,就是他!

    我點了點頭,道:「韓先生,你就是被稱為數學界彗星的那位天才?」

    韓澤苦笑了一下:「衛先生,原來你看過那篇文章,不錯,在數學方面,我很有成
就,不過,比起王先生來,我差得太遠了!」

    [email protected],心中一凜,霍地站了起來,在那一剎間,我幾乎忘了假裝自己看不到東西
了。

    他那樣說,那麼,王直義的身份,就實足令人吃驚了,如果他口中的「王先生」就
走王直義,那出,毫無疑問,這位王先生,實際上是科學界的怪傑,曾經參與過世界上
最尖端科學發展的大數學家、大物理學家,曾經是愛因斯坦最讚許的人物:王季博士!

    韓澤仰著頭看著我,我笑著,我不去望他,仰著頭,道:「你說的王先生,是王季
博士?」

    韓澤點頭道:「走,是他。」

    我又道:「他就是王直義?」

    韓澤又點了點頭,但是沒有出聲,我是「看不見東西」的,是以我當然應該看不見
他的點頭,所以我又大聲道:「是他?」

    韓澤吞下了一口口水,才道:「是他!」

    我呆了半晌,才道:「我不明白,像你們這樣,兩個傑出的科學家在一起,究竟是
在幹甚麼,為甚麼你們要隱去本來面目,為甚麼你們要化裝?」

    韓澤的口唇顫動著:「我們…正在作一項實驗。」

    我冷笑著:「你們的行動,全然不像是在做實驗的科學家,只像是在計劃犯罪的罪
犯!」

    韓澤又震動了一下,才道:「我們本來也不想那樣做的,但是你知道,這項研究,
需要龐大得難以想像的資金,我們自己,一輩子也難以籌集這筆資金,必須有人支持,
而……而……」

    韓澤講到這堙A現出十分驚惶的神色來,四面張望著,像是怕他所講的一切,被旁
人聽了去。

    我吸了一口氣:「怎麼樣?」

    韓澤語帶哭音,道:「我……我是不應該說的,我們曾經答應過,絕不對任何人提
起的,我真不知道我是不是應該說!」

    他隻手互握著,手指纏著手指。

    屋子堳傱R,我不得不佩服白素,她躲在屏風之後,連最輕微的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我冷冷地道:「你不說也不行,因為你的行藏,已經暴露,作為一個科學家,你應
該有你的良知,你不能在行藏暴露之後,用犯罪行為去掩飾!」

    我一面說,一面面對著他,我發現他的額上,汗珠在一顆一顆地沁出來。

    我知道,他之所以來找我,就是因為他受不了良心的譴責所致,在那樣的情形下,
我只要再逼他一逼,他一定會將所有的事全講出來!

    所以我在略停了一停之後,又道:「郭先生失蹤,陳毛死亡,羅定也失蹤,我想,
這全是你們用犯罪來掩飾行藏的結果,是不是?」

    韓澤雙手亂搖:「不是,不是,那完全是意外,意外!」

    他雙手揮著拳,揮動著,神情很激動。

    我略呆了一呆:「你們的實際工作是甚麼?」

    韓澤的口唇,不斷顫動著,但是他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來,顯見得他的內心鬥爭得
很厲害。

    我就在這時,厲聲道:「你應該將一切全說出來,不應該再有任何猶豫!」

    韓澤站了起來,仍是一副不知所措的神氣,我神色也變得更嚴厲,韓澤道:「我…
…實在不能說,支持我們作實驗的人」

    他講到緊要關頭,又停了下來,我心頭火起,厲聲喝道:「你要就說,要就快滾!


    我伸手向前直指著,韓澤站了起來,離開了沙發,連連後退。

    當他退到門口的時候,他幾乎哭了出來,哽著聲音叫道:「求求你,別逼我,我不
能說,要是我說了出來,一定會死的!」

    我冷笑道:「那你找我幹甚麼?」

    他苦著臉:「我來請你,將那……具攝影機……還給我!」

    我略呆了一呆,立時明白他是指甚麼而言了,他口中的「攝影機」,一定就是那根
金屬管,這是甚麼樣的攝影機呢?據白素說,構造極之複雜,她從來也沒有見過。

    而他居然還有勇氣向我提出這樣的要求來,真是厚面皮之極了,我冷笑道:「不能
,我要憑這東西,來證明你的犯罪!」

    韓澤的聲音,變得十分尖銳:「你鬥不過他們的,你甚麼也看不到,你一定鬥不過
他們,為了你自己,為了我,求求你,別再管這件事了,只要你不再管,就甚麼事也沒
有了!」

    我冷笑道:「太好笑了,郭太太每天以淚洗面,在等他的丈夫回來!」

    韓澤道:「郭先生會回來的,他……只要我們能定下神來,糾正錯誤,他就可以回
來了!」

    我聽他講得十分蹊蹺,忍不住問道.「郭先生在甚麼地方?」

    韓澤雙手掩著臉:「別逼我!」

    他倏地轉過身去,拉開門,走出去,門立時關上,我還聽得「碰」地一聲,我連忙
奔到門後,還可以聽到他背靠著門在喘氣。

    我拉開門來,韓澤立時向前奔去,他奔得如此之快,完全像是一頭受了驚的老鼠,
我本來想追上去的,但是略一猶豫之間,他已奔到了馬路中心,而就在這時,一輛汽車
疾駛而來,在韓澤的身邊,緊急煞車,發出了一陣極難聽的吱吱聲。

    我看到,韓澤一轉頭,看了看車子,現出駭然的神色來,接著,車中跳出了兩個大
漢,韓澤好像想逃,那兩個大漢,已經一邊一個,挾住了他,我看到這種情形,心中十
分為難,我出聲,就表示我看到了一切,我偽裝甚麼也看不見的計劃,就要失敗,而如
果我不出聲,韓澤這時的處境,卻大是不妙!

    我只考慮了極短的時間,我看到韓澤在那兩個大漢的挾持之下,略為掙扎了一下,
便已然被推進了車中。

    我陡地大聲叫了起來:「韓先生,請回來,我有話要對你說!」

    我這樣叫法,可以使人聯想到,我實際上是看不到發生了甚麼事的,而我的叫嚷,
可能對韓澤有所幫助。但是我的叫嚷,一點用處也沒有,韓澤被推進了車子,那兩個大
漢,也迅速上車。

    其中的一個大漢,在上車之際,回頭向我望了一眼,車子立時以極高的速度,向前
駛去,幾乎和迎面而來的一輛汽車,撞了個正著,在那輛幾乎被撞的車子的司機喝罵聲
中,車子已經駛遠了。

    我站在門口,心頭抨抨亂跳,我之所以吃驚,並不是因為韓澤的被劫持,而是韓澤
說,在他和王直義之後,還有一個「幕後主持人」,要是他透露了有關他們研究工作的
秘密,那「主持人」一定不會放過他。

    我還沒有機會獲知韓澤和王直義的幕後主持人是甚麼人,但是剛才,那劫持韓澤上
車的兩個大漢之一,曾回過頭來,望了我一眼,使我看清了他的臉,這就夠叫我吃驚的
了!

    我認得這個人,這個人的外號叫「鯊魚」,他是一個極有地位,而且在表面上,早
已收了山的黑社會頭子,據說,鯊魚控制著世界毒品巿場的七分之一,這個統計數字,
從何而來,不得而知,但是由此也可知他勢力之龐大。

    我吃驚的,還不單是認出了「鯊魚」,而是像鯊魚這樣身份的人,居然會親自來幹
劫持韓澤這樣的事!

    照常理來說,像這種事,鯊魚只要隨便派出幾個手下來幹就可以了,絕不會親自出
馬!

    但是,剛才我的而且確,看到了鯊魚,他額上那條斜過眉毛的疤痕,瞞不了人,我
曾在公共場合,和他見過好多次。

    我立即想到的事,鯊魚一定不是那個「幕後主持人」,他之所以會來幹劫持韓澤的
勾當,完全是因為他受了指使之故。

    那也就是說,那個「幕後主持人」的地位,高到了可以隨便指揮像鯊魚這樣的大頭
子去幹一件小事的地步!

    我對於世界各地的犯罪大頭子,相當熟悉,鯊魚本身也是第一流地位的大頭子之一
,像這一類大頭子,全世界不會超過五十人。

    所以,我實在無法想得出,能夠叫鯊魚來幹這種事的人是甚麼人!

    我呆立在門口,街上已完全恢復了平靜,我聽到白素的腳步聲在我身後傳來,我並
不轉過頭去,仍是征征地站著:「韓澤被人推了上車,推他上車的人之中,有一個是鯊
魚。」

    白素自然也知道「鯊魚」是何方神聖,她聽了之後,嚇了一大跳:「你看錯了吧!


    我轉過身,和她一起回到屋中,關上門:「不會錯,而且,要是料得不錯的話,鯊
魚也看到了我,他當然知道我是甚麼人,只怕他就要找上門來了!」

    白素的神色很難捉摸,我看得出她並不是害怕,而只是厭惡,她不願和「鯊魚」這
樣的人,有任何方式的聯絡和接觸。

    我苦笑了一下:「放心,他現在是正當商人,我想他不敢露原形,他花了至少十年
的時間來建立目前的地位,要是真有甚麼事發生的話,他就完了!」

    白素道:「那麼,他為甚麼會來找你?」

    我徐徐地道:「只不過是我的猜想,我想,他會對我威逼利誘,叫我不再理這件事
。」

    白素皺著眉,不出聲,我回到了書房,在白素的手中,接過那金屬管來,仔細看著
,又用一套工具,將之小心地拆了開來。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