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24老貓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37票  瀏覽1667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6月30日 17:03


第六部:化驗中截貓尾的結果

那兩個人奔到我面前,看到這等情形,呆了一呆,他們實在是無法知道發生了甚麼事的。我大喝道:「別來看,快打電話叫救傷車來!」

那兩人又是一呆:「先生,你受了傷?」

我喘著氣:「不是我,是這頭狗!」

我伸手指著地上的老布,老布不像是躺在地上,簡直是淌在一大泊鮮血之中。

那兩個人搔著頭,我心中雖然急得無可形容,但是也知道事情有點不怎麼妥當了,救傷車是救人的,就算救傷車來了,見到受傷的是一條狗,也必然不顧而去,說不定還要告我亂召救傷車之罪。

可是,怎麼辦呢?老布必需立即得到急救,牠決不能再拖延多久了,而我又要制住那頭黑貓,絕不能再讓牠逃走,我喘著氣,急得一身是汗:「你們會開車?我的車子就在巷口。」

那兩個人一起點頭。

我忙道:「那麼,請你們抱起這頭狗來,我送牠到獸醫院去,我給你們每人一千元報酬,這頭狗,是世界上最好的狗。」

那兩人立即答應了一聲,一個還脫下了外衣,扯成了布條,先將老布的身子,紮了起來,才推著牠,向巷口走去,一路滴著血。

到了車旁,我取出了車匙,叫兩人中的一個打開了行李箱,我準備將那頭大黑貓,鎖在行李箱中。

我抓住了那頭黑貓的頸際,一個人幫我托起了行李箱蓋來,那頭大黑貓在不斷掙扎著,我是領教過牠動作之敏捷的,是以,當行李箱打開之後,我不禁躊躇了起來,我是不是可以將黑貓放進去,而從容合上行李箱蓋,將牠困在堶惟O?

當然,我的動作可以快到半秒鐘就完成,但是,只要有半秒鐘的空隙,那頭黑貓就可能逃走了。

我在車子旁呆了幾秒鐘,想不出甚麼好辦法來,那兩個人反倒著急了起來,其中的一個催著我:「喂,你發甚麼呆?那狗要死了。」

我忙道:「我在考慮如何將這隻貓關進行李箱去!」

站在我身邊的那人道:「你怕牠逃走?將牠拋進去,不就可以了?」我根本沒有時間去考慮採取妥善的辦法,自然也沒有時間,去向那人解釋這隻老黑貓是如何異乎尋常,因為這時,與多一分鐘的耽擱,就可能影響老布的性命。

我先揚起手臂,將那頭黑貓高高提了起來,那貓一定知道將會有甚麼事發生,所以牠在被我提高的時候,發出可怕的嗥叫聲來。

那種聲音,實在不應該由一頭貓的口中發出來的,是以在我身邊的那人,不由自主,向後退出了一步,我左手抓定了行李箱的蓋,高舉起來的右手,猛地向下一摔,五指鬆開。

老黑貓被我結結實實在摔在行李箱中,而我的右手,也立時向下一沉,「砰」地一聲,行李箱蓋蓋上了,我雙手的動作,配合得十分之好,相差不會超過十分之一秒。但是,我還是對那隻黑貓估計太低了。

行李箱蓋「砰」地蓋上之前的一剎嶒,黑貓一面發出可怕的聲音,一面已經向外竄了出去。我一看到這樣情形,連忙後退,同時也將我身邊的那人拉了開去。在那樣的情形下,我們兩人之中的任何一個人,要是被大黑貓迎面撲中的話,那就非步老布的後麈不可。

我拉著那人疾退出了兩步,只聽得一陣可怕的嗥叫聲和爬搔聲,黑貓仍然在行李箱上。我看到在牠的利爪過處,車身上的噴漆,一條一條,被抓了下來,黑貓全身毛聳起,眼張得老大,那情形真是可怕極了。

在開始的時候,我還弄不清那是怎麼一回事,我還以為那頭黑貓恨極了我,要作勢向我撲過來對付我,是以又後退了幾步。

然而,我立即看清楚了,黑貓並不是不想走,而是牠不能走,因為我的動作快,牠雖然及時向外竄來,但是還差了那麼一點,牠的尾巴,夾在行李箱蓋之下了!

這時,牠正在竭力掙扎著,牠的利爪,抓在車身上,發出極其可怕的聲音來。

當我看清了這樣的情形之後,我不禁呆住了!

我該怎麼辦?我不能任由牠的尾巴夾在行李箱蓋之下而駕車走,我也沒有法子再打開行李箱蓋來,因為一打開箱蓋,牠一定逃走!

我呆了約摸半分鐘,已坐在司機位上的那人,又大聲催促著。

我一橫心:「我們走!」

我和另一個人,一起走進車廂,在那一剎那間,我的決定是:先將老布送到獸醫院去再說!

就在我們兩人相繼進入車子之際,車子發動,也就在那時,黑貓發出了一下尖銳之極,令我畢生難忘的慘叫聲,帶著一蓬鮮血,直竄了起來。

我轉過頭去,鮮血灑在車後窗的玻璃上,但是我還是可以看得很清楚,黑貓自車身上,越過了圍住空地的木板,竄進了空地之中。

牠的尾巴,斷了大半截,斷尾仍然夾在行李箱蓋之下,那一大蓬鮮血,是牠掙斷了尾巴的時候冒出來的。

看到這種情形,我不禁啼笑皆非!

費了那麼大的勁,我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夠捉到這頭老貓,從老貓的身上,再引出牠的主人張老頭來,來解釋那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

可是現在,鬧得老布受了重傷,我卻仍然未曾得到那頭貓。

如果勉強要說我有收穫的話,那麼,我的收穫,就是壓在行李箱蓋下的那截貓尾。

我苦笑著,時間不允許我再去捉那頭貓了,老布等著急救。

而事實上,就算我有足夠時間的話,我也沒有可能捉得到牠了!

我只好吩咐道:「快到獸醫院去!」

車子由那兩人中的一個駕駛,車廂中也全是血,那是老布的血。我的腦中,亂到了極點,我曾經對付過許多形形式式極難對付的人和事,我不得不承認,到現在為止,最叫我頭痛,感到難以對付的,就是這頭又大又肥又老又黑的怪貓。

車子到了獸醫院,老布被抬了進去,我給了那兩個人酬金,他們歡天喜地地離去,我和獸醫談了幾句,又來到獸醫院之外,打開了行李箱蓋。

行李箱蓋一打開,半截貓尾,跌進了行李箱中。我拎著尾尖,將那半截貓尾,提了起來,苦笑了一下。

要扯斷一截那樣粗的尾巴,連皮帶骨,決不是尋常的事,我真懷疑一隻貓是不是有那麼大的力量和勇氣,來扯斷自己的尾。

但是無論如何,這隻貓做到了!

我呆了片刻,順手拿起行李箱中的一塊膠布,將那段貓尾,包了起來。

在那時候,我真還末曾想到,這半截貓尾,有甚麼用處,能給我甚麼幫助。

但是我還是將之包了起來,因為這是我唯一的收穫了。然後,我又回到獸醫院,先洗淨了我手上的血,才去看老布。獸醫已經替老布縫好了傷口,老布躺在一張檯上,一動也不動,我走到牠的身邊,牠只是微微睜開眼,我問獸醫道:「牠能活麼?」獸醫道:「如果人傷得那麼重,肯定不能活了,但是狗可能活著,動物的生命力,大都比人強得多,不過現在我還不能肯定,至少要過三天,才能斷言。」

獸醫望著我,望了片刻,在那片刻之間,他臉上現出極度疑惑的神色來,道:「這是一頭極好的戰鬥狗,是甚麼東西,令牠傷成那樣的?牠好像和一頭黑豹打過架。」

我苦笑道:「牠和一隻黑貓打過架。」

獸醫呆了一呆,看他的神情,多半以為我是神經病,所以他沒有再和我說下去,又拿起注射器來,替老布注射著,我轉過身,打了一個電話給老陳,告訴他老布在獸醫院,傷得很重。

老布受傷的消息,給予老陳以極大的震動,在電話中聽來,他的聲音也在發顫,他道:「我就來,告訴我,牠怎麼樣了?」

望了望躺在檯上的老布,我只好苦笑道:「我只能告訴你,牠還沒有死!」

老陳一定是放下電話之後,立即趕來的,他的車子還可能是闖了不知多少紅燈,因為十分鐘之後,他就氣急敗壞地闖了進來。

那時,老布連眼也不睜開來,我以為老布已經死了,還好獸醫解釋得快,說他才替老布注射了麻醉劑,使他昏迷過去,以減少痛苦,要不然,老陳真可能嚎啕大哭。

我向老陳表示我的歉意,令老布受了重傷,但是老陳根本沒有聽到,他只是在向獸醫發出一連串的問題。老陳是養狗的專家,對於醫治護理傷狗的知識十分豐富,問的問題,也很中肯。

我和他說不幾句,他就揮手道:「你管你去吧,這堥S有你的事了。」

我嘆了一聲,知道我再留在這堙A也是沒有用的事。是以我走了出來,上了車子,呆坐了片刻,才駕著車離去,我心中實是亂到了極點,所以,在半小時之後,我竟發覺自己,一直只是漫無目的地駕著車,在馬路上打著轉!

我勉力定了定神,才想起在車子的行李箱堙A還有著一截貓尾巴在。

這隻大黑貓,既然如此怪異,我有了牠的一截斷尾,或許可以化驗出甚麼來。警方有著完善的化驗室,我自然要去找一找傑美。

我駕車直驅警局,找到了傑美,和他一趟來到了化驗室,當然,我拿著那截貓尾。化驗室主任看到那截貓尾,便皺起眉來:「你的目的是甚麼?」

傑美望著我,我只好道:「我想知道,這隻貓,和別的貓是不是有所不同?」

主任的聲音尖了起來:「你在和我開玩笑,貓就是貓,有甚麼不同?」

我只好陪著笑,因為我的要求,對一個受過嚴格科學訓綀的化驗室主持人而言,的確是有點想入非非的。

我支吾著道:「或許可以查出一點甚麼來,例如這隻貓的種類、牠的年紀,等等。」

主任老大不願意地叫來了一個助手,吩咐助手去主持化驗,就轉身走了開去。我和傑美兩人,自化驗室中,走了出來。

傑美以一種十分誠懇的態度,拍了拍我的肩頭:「衛斯理,這件事,我看算了吧!」

我瞪著眼:「算了,甚麼意思?」

傑美道:「我的意思是,別再追查下去了,你也不致於空閒到完全沒有事情做,何必為一頭貓去煩個不休?」

我呆了片刻,才正色道:「傑美,你完全弄錯了,站在一個警員的立場而言,這件事,的確沒有再發展下去的必要了!」

傑美笑著:「在你的立場,又有何不同?」

我道:「當然不同,在我而言,這件事,還才開始,我剛捉摸到這件神秘莫測的事的一點邊緣,你就叫我放棄,那怎麼可能?」

傑美攤著手:「好了,你是一個神秘事件的探索者,正如你所說,警方對這件事,已經一點興趣也沒有,化驗一截貓尾,在警方的工作而言,可以說,已到了荒唐的頂點。」

我明白了傑美的意思,心中不免很生氣:「我知道了,自此之後,我不會再來麻煩你們,事實上,本巿有好幾家私人化驗所,設備不比這堮t,既然你認為這件事荒唐,我去將貓尾取回來。」

傑美看到我扳起了臉說話,顯然生氣了,他忙陪笑道:「那也不必了,何必如此認真。」

我冷笑著:「這半截貓尾,是我唯一的收穫,我不想被人隨便擱置一旁,作不負責任的處理,我要詳盡的報告,對不起,我一定要拿回來!」

看到我這樣堅持,傑美也樂得推卸責任,他考慮了片刻,才道:「也好,由得你。」

他轉身走進去,將那半截貓尾取了出來。我心中生氣,也不和傑美道別,逕自上了車,到了另一家私人的化驗所。

那化驗所的人員,看到了我提著半截貓尾來,要求作最詳盡的化驗,也不禁覺得奇怪,但是他們的態度卻比警方化驗所人員好得多,接受了我的要求,並且答應盡快將結果告訴我。

在接下來的兩天中,我真可以說是苦不堪言。因為老陳堅持要在獸醫院中,日夜不離,陪著老布,所以,照顧他所養的那一大群狗的任務,便落在我的身上。

老布的受傷,是因我而起的,這椿任務雖然討厭,但是我卻也義無反顧。

一直到第三天,老陳才回來了,他神情憔悴,但是精神倒還好,因為老布已經渡過了危險期。

我回到家中,足足沐浴了大半小時,才倦極而臥,一直到天黑,才朦朦朧朧醒來,白素正站在我的身邊:「那家化驗所的負責人,打了好幾次電話來,我看你睡得沉,沒有叫醒你。」

一聽得那樣的話,我倦意立時消除,一翻身坐了起來,白素已替我接通了電話。

我拿過電話聽筒來,劈頭第一句話就問道:「有甚麼特別的結果?」

那負責人像是有甚麼難言之隱一樣,並沒有立時回答我的問題,支支吾吾了好半晌,才道:「我們已證明,那是一頭埃及貓,不過,你最好來一次。」

我追問:「有甚麼特別?」

那負責人堅持道:「電話中很難說得明白,你最好來一次,我們還要給你看一些東西。」

我心中十分疑惑,我不知道他們究竟發現了甚麼,但是那一定是極其古怪的事,可以說是沒有疑問的了,而希望有不同尋常的發現,那正是我的目的,是以我放下電話,立即動身。

我被化驗所的負責人引進了化驗室,負責人對我道:「我們以前,也作過不少動物的化驗,大多數是狗,你知道,動物的年齡,可以從牠骨骼的生長狀況之中,得到結論的。」

我點頭道:「我知道。」

負責人帶我到一張檯前,檯上有一具顯微鏡,他著亮了燈:「請你看一看。」

我俯首去看那具顯微鏡,看到了一片灰白色的,有許多孔洞,結構很奇特的東西。一面看,我一面問道:「這是甚麼?」

負責人道:「這是一頭狗的骨骼的鈣組織切片,這頭狗的年齡,是十七歲,骨骼的鈣化,到了相當緊密的程度,沒有比較,或者你還不容易明白的。」

負責人換了一個切片:「這是十歲的狗。」

我繼續看著,一眼就看出了它們之間的不同,鈣組織的緊密和鬆有著顯著的分野。

我道:「你想叫我明白甚麼?」

負責人又替我換了切片:「請看!」

我再湊眼去看,看到的仍是一片灰白,我知道,那仍然是動物骨髂鈣組織的切片,可是,那灰白的一片,其間卻一點空隙也沒有。

非但沒有一點空隙,而且,組織重疊,一層蓋著一層,緊密無比。

我道:「這一定是年紀很大的動物了!」

負責人望著我:「這就是你拿來的那半截貓尾的骨骼鈣組織切片。」

我呆了一呆,感到很興奮,總算有了多少發現了,我問道:「那麼,這貓有幾多歲?」

負責人的臉上現出十分古怪的神色來,他先苦笑了一下,才道:「兩天前我已經發現了這切片與眾不同之處,我曾請教過另外幾位專家——」

我感到很不耐煩,打斷了他的話頭,道:「這頭貓,究竟多老了?」

負責人揮了揮手:「你聽我講下去,其中一位專家,藏有一片鷹嘴龜的骨骼鈣組織切片標本,那頭鷹嘴龜,是現時所知世界上壽命最長的生物,被證明已經活了四百二十年的。」

這時,我倒反而不再催他了,因為我聽到了「四百二十年」這個數字,我呆住了。

從他的口氣聽來,似乎這頭黑貓,和活了四百二十年的鷹嘴龜差不多,這實在是不可能的。

然而,我還是想錯了!

負責人的笑容更苦澀,他繼續道:「可是,和貓尾骨的切片相比較,證明這隻貓活著的時間更長,至少超過四倍以上。」

我張大了口,那負責人同樣也以這種古怪的神情,望定了我。

過了好半晌,我才道:「先生,你不是想告訴我,這隻貓,已超過一千歲了吧?」

負責人有點無可奈何道:「一千歲,這是最保守的估計,先生,如果不是靠估計,撇開了我們所有原來知道的知識不論,單就骨骼鈣組織切片的比較,那黑貓已經超過三千歲了。」

我嚷叫了起來:「太荒誕了,那不可能!」

負責人搖著頭:「可是,這是最科學的鑒別動物生活年齡的方法,動物只要活著,骨髂的鈣化,就在不斷進行著。」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因為在那剎那間,我有點站立不穩之感。

我早已看出那頭黑貓,又肥又大,是一頭老貓了,但是,無論我怎麼想,也無法想到牠竟老到三千多歲。而且,化驗室負責人說「超過三干歲」,正確的數字,他不能肯定。人類的文明記載,才多少年?說長一點,算是四千年吧,那麼,這頭黑貓難道老得和人類的文明一樣,牠竟是那樣的一頭老貓!

我坐定了之後:「所長,那不可能。」

所長攤開了手:「這也正是我的結論:那不可能。然而,我又無法推翻觀察所得,所以我要請你來,和你當面說說。」

我只覺得耳際「嗡嗡」直響,過了好一會,我才又道:「其它還有甚麼發現?」

所長道:「其它的發現很平常,證明那是一頭埃及貓,貓正是由埃及發源的。」

我站了起來,有了這樣的發現之後,我更要去找這頭大黑貓和張老頭了。

我真懷疑,張老頭養這頭貓,不知是不是知道這頭貓已經老得有三千多歲了?

我走向化驗所的門口,所長送我出來:「那半截貓尾,你是要帶回去,還是——」

我道:「暫時留在你這埵n了!」

所長忙道:「好,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想看看這一頭貓,這實在不可能。」

我已經在向外走去了的,可是突然間我想起來:「所長,你說你曾邀請專家來研究過,他們的意見怎樣,請你說一說。」

所長道:「有幾位專家說,這隻貓一定曾患過病,或是由於內分泌不正常,所以形成了骨骼鈣組織的異常變化,我覺得這是最合理的假定了!」

我呆了半晌,任何貓,即使是一頭凶惡得如同那頭大黑貓一樣的貓,也決計不可能有三千歲那樣長命的。事實上,除了某些植物之外,根本沒有如此長命的生物。那麼,看來,所長所轉達的專家們的意見,才是合理的解釋。

然而,當我一想到這一點的時候,眼前又現出那隻大黑貓的那一對眼睛來,如此光芒隱射,如此深邃,那看來,不像是一對貓的眼睛,倒像是甚麼有著極其深遠的智慧的生物一樣,這對眼睛,使人有牠比聰明的人類更聰明的感覺。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