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24老貓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Mysky科幻網   發佈者:衛斯理(倪匡)
熱度312票  瀏覽1591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6月30日 17:03



第一部:不斷發出敲打聲的怪老頭

天氣悶熱得無可言喻,深夜了,還是熱得一絲風都沒有,李同躺在蓆上,拚命想睡著,可是儘管疲倦得很,還是無法睡得著。

李同睡不著,倒並不是因為天熱,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樓上發出來的吵聲。李同搬到這幢大廈來,已經有大半年了。

大城市中,居住在大廈內,就算住上三年五載,樓上樓下住的是甚麼人,也不容易弄得清,李同自然也不知道他樓上住的是甚麼人,可是那份人家,李同在暗中咒罵了他們不知多少次,那家人,簡直是神經病。

李同才搬進來的時候,聽到不斷的敲打聲,還以為樓上的人家,正在裝修。本來,住這種中下級的大廈,根本沒有甚麼可以值得裝修的,人擠在那種鴿子籠似的居住單位之中,只不過求一個棲身之所而已,如何談得上舒服?

但是,人家既然喜歡裝修,自然也無法干涉,於是李同忍受了兩個星期的敲打聲,然後,靜了兩天,那兩天,李同睡得分外酣暢。

到了第三天,李同才一上床,敲釘聲又響了起來,李同自床上直坐了起來,瞪著天花板,咕咕膿噥,罵了半天。

自那天後,樓上的敲打,幾乎沒有斷過。

李同也曾在窗中探出頭去,想大聲喝問上面究竟在幹甚麼?可是他只是向樓上瞧了瞧,還是忍住了,樓上樓下,吵起架來,究竟不怎麼好,他想,過幾天,總會好的。

可是,樓上那份人家,真是發了神經病,每天晚上、早上,甚至假期的中午,總在不斷敲著釘子,大廈的建築本就十分單薄,樓上每一下敲釘聲,就像是鎚子敲在李同的頭上一樣,李同幾乎被弄得神經衰弱了!

而今天晚上,當李同疲倦透頂,亟想睡眠,樓上又「砰砰砰」地敲打起來之際,李同實在無法忍受了,他自床上坐了起來,怒氣沖天,心中還在想,再忍耐兩分鐘,如果敲打聲不在兩分鐘內停止的話,那麼,一定要上樓去,和樓上的人講個明白。

當他坐起來之後,樓上的敲打聲停止了。

李同等了一分鐘左右,一點聲響也沒有,他打了一個呵欠,睡了下去,可是才一躺下,又是「砰」地一聲,釘子跌在地上的聲音,鎚子落地的聲音,全都清晰可聞,李同真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他陡地跳了起來,拖著拖鞋,打開了門,疾衝了出去。

李同居住的那個單位很小,只有一間房和一個被稱為「廳」的空間,李同是單身漢,他獨自居住著。他出了門,大踏步地走上樓梯,來到了他樓上那份人家的門前,用力按著門鈴。

過了一會,木門先打了開來,一個老頭子,探出頭來,望著李同。

李同厲聲道:「你家堥s竟死了多少人?」

那老者被李同這一下突如其來的喝問,弄得陡地一呆,顯然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李同又是狠狠地道:「你們每天砰砰砰敲釘子,在釘棺材?」

那老者「哦」地一聲,臉上堆滿了歉意,道:「原來是這樣,對不起,真對不起!」

李同心中的怒意未消,他又抬腳,在鐵閘上用力踢了一腳:「我就住在樓下,我要睡覺,如果你們再這樣敲個不停,我不和你們客氣!」

他一面說,一面惡狠狠地望看那老者,那老者現出一種無可奈何的苦笑來,不住「哦哦」地答應看,李同憤然轉身,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當他又在床上躺下來的時候,他的氣也平了,他平時絕不是那麼大脾氣的人,連他自己也為了剛才如此大發脾氣,而覺得奇怪。

他心中在想,還好樓上出來應門的,是一個老頭子,而且一看到他就認不是,如果出來應門的是一條不肯認錯的大漢,那麼,一吵起來,說不定又是一樁在報上見慣了的血案。

李同翻來覆去地想著,樓上果然再沒有聲音發出來,他過了不久,也就睡著了。

第二天,他下班回來,看到大廈門口,停著一輛小型貨車,車上放著點傢俬,一個搬運工人,正托著一隻衣櫥走出來。

李同也沒有在意,大廈中,幾平每天都有人搬進搬出,原不足為奇。

可是,當李同走進大廈時,卻看見了那個老者,那老者是倒退著身子走出來的,在那老者的面前,兩個搬運工人,正抬著一隻箱子。

那是一隻木箱子,很殘舊了,箱子並不大,但是兩個搬運工人抬著,看來十分吃力。

那老者在不斷做作手勢,道:「小心點,平穩一點,對,啊呀,你那邊高了,不行,一定要平,對,小心一點,小心一點!」

老者一面說,一面向後退來,幾乎撞到李同的身上,李同伸了伸手,擋住了他的身子,那老者轉過身來,看到了李同,忙道:「對不起,真對不起!」

李同順口道:「你搬家了?」

那老者抹了抹臉上的汗:「是啊,我搬家了,吵了你很久,真不好意思。」

李同的好奇心起:「你每天不停敲打,究竟是在做甚麼?」

可是那老者卻並沒有回答李同這個問題,他只是不住吩咐那兩個搬運工人抬那口箱子,直到那口箱子上了貨車,那老者親自用身子,將那口箱子綁好,才像是鬆了一大口氣。

李同沒有再看下去,等著電梯,上了樓,他已經將鑰匙伸進了自己住所的門,可是突然之間,他心中一動。

李同心想,那老頭子看來也是獨居的,他像是發神經病一樣,每天敲打著,究竟是在做甚麼?

如今,樓上正在搬家,門可能還開著,自己何不上去看一看?

他拔出了鑰匙來,繞著樓梯到了樓上,果然,門開著。一個搬運工人,正搬著一張桌子出來。

等那搬運工人走出來之後,李同就走了進去。

那是一個和他居住的單位一樣,空間小得可憐。

東西全被搬空了,地上全是些紙張及沒有用的雜物,李同走進了房間,房間也是空的,李同才一推開門,就看到房間的一角,有著一大堆舊報紙。

那一角,正是樓下他的睡房中放床的地方,本來,那一堆舊報紙,也引不起他的興趣,但是每次的敲打聲,總是從他床上傳方下來,所以他向前走去,用腳將那一大團舊報紙撥了開來。

舊報紙被撥開,李同便不禁陡地一呆,他撥開了上面的一層報紙,就看到下面的報紙沾滿了血跡!

李同的心怦怦亂跳,他想起那老頭子的樣子,總有一股說不出來的神秘,而如今,又在舊報紙上發現了那麼多血,怎能不心驚肉跳?

看起來,舊報紙下面,還有甚麼東西包著,李同又踢開了幾層報紙,突然之間,他看到了一副血淋淋的腸臟,李同不由自主,怪叫了一聲,連忙退了出來,他退到了門口,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才好,他急急向樓下奔著,連電梯也不等。

他一直奔到了大廈的入口處,當他在向下奔去的時候,他原是想攔住那老者,叫他解釋這件事,可是當他到了樓下,那輛小貨車已經不在了。

想起那副血淋淋的內臟,李同仍然不免心驚肉跳,那副內臟,看來很小,人對於血淋淋的束西,有一股自然的厭惡,李同一看到就嚇了一大跳,自然不會仔細去看,他只是聯想到,那老者可能殺了一個小孩。

一想到這堙A他感到事情嚴重之極了,他忙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撥了一個電話,報了警,他又再上了樓,在門口等著。

不到二十分鐘,大隊警員,在一位警官的帶領下,趕到了現場。

那位帶隊的警官,是才從警官學校畢業,已經連接升了兩級,前途無量的警務人員,我和他很熟,我們幾個熟朋友都叫他為傑美,他姓王。王警官見到了李同,李同便指著門內:「在堶情I」

王警官帶著警員,走了進去,李同跟在後面。

由於舊報紙已被李同踢開,是以那副血淋淋的內臟,一進門就可以看到,王警官和警員乍一看到,也不禁都嚇了一大跳。

可是,當王警官走向前,俯身看視了一回之後,他臉上的神情就不再那麼緊張了,他站起身來,道:「這不是人的內臟!」

李同半信半疑:「不是一個小孩子?」

王警官搖了搖頭,對一個警官道:「醫官來了沒有?去催一催!」

那警員忙走了下去,王警官向李同道:「先生,你住在樓下,怎麼會上來,發現這副內臟的?」

李同苦笑了一下:「樓上的住客,每天早上、白天、甚至晚上,總是不斷在敲打甚麼,昨天晚上我上來交涉,樓上住的那個老頭子就搬走了,我為了好奇,所以上來看看,我……不知道那不是人的內臟。我報警,錯了麼?」

王警官道:「沒有錯,市民看到任何可疑的事,都應該報警!」

李同鬆了一口氣,不一會,醫官也來了,醫官向那副內臟看了一眼,就皺著眉:「我看這是狗或者貓的內臟,帶回去稍為察看一下,就可以知道了,誰那麼無聊,殺了貓狗,將內臟留在這堙I」

幾個警員,拿了一隻大尼龍袋來,將那副內臟放了進去,弄了個滿手是血。李同在警方人員收隊回去的時候:「這老頭子……他不算犯法麼?」

王警官也不禁皺了皺眉,他辨過不少案子,像是如今這樣的事,他卻也還是第一次經歷,那老者算不算犯罪,連他也說不上來。

他道:「我們會設法去會見這堨H前的住客的。」

李同舒了一口氣:「這老頭子,我看他多少有點古怪。」

王警官自然不會受李同的話所影響,他到了大廈樓下,已經圍滿了很多閒人,有的人,看到警員提著一袋鮮血淋漓的東西,登上了警車,敏感得尖聲叫了起來。

王警官找到了大廈的看更人,連看更人也不知道那老頭子是甚麼來歷,不過看更人記得那輛小貨車的招牌,那就好辦了。

第二天上午,警方便找到了小貨車的司機和幾個跟車的搬運工人。小貨車的司機,也就是車主,他道:「是,昨天我替一個老頭子搬過家,他沒有甚麼傢俬,只有一口箱子,像是放著極其貴重的東西,搬的時候,一定要放平,緊張得很。」

王警官問道:「搬到哪堨h了?」

貨車司機說了一個地址,王警官因為這是一件小事,而且,化驗室的報告也早就來了,那是一副貓的內臟,殺了一隻貓,無論如何,不能算是犯法的行為,只不過隨便將內臟遺留在空屋中,總是不負責任的行為,必須去警告一下。

這是小事,王警官沒有親自出馬,只是派了一個手下,照地址去走了一遭。

那警員的任務,也進行得很順利,他回來報告說,見到了那老者,老者姓張,他承認殺了一隻貓,因為他嗜吃貓肉。而那副內臟,他本來是準備拋棄的,不過因為搬家,所以忘了。

那警員告誡了他幾句,事情也就完了。

在這以後,又過了一個多月,傑美得了一星期假期。我們有幾次在一起。有一次,幾個人不知怎麼,談起了各種古怪的食物,有的人說滾水驢肉的昧道鮮美,有的人說蝗蟲炒熟了好吃,有的說內蒙古的沙雞是天下至味,有的盛讚蠶蛹之香脆,連口水都要流下來的神氣。

傑美忽然道:「誰吃過貓肉?」

座間一個人道:「貓肉可以說是普通的食物,要除貓肉的羶氣,得先將貓肉洗淨,放在濃濃的紅茶汁中,滾上一滾,再撈起來,炒了吃,比雞還要鮮嫩。」

傑美笑道:「不過,現在吃貓的人,到底不多見了,上一個月,有個人喜歡吃貓,將一副貓的內臟留在屋中,被他樓下的人看到,以為是一個小孩子的內臟,報了警,倒令我們虛驚了一場。」

那個詳細介紹了貓肉吃法的朋友道:「啊,這個人住在甚麼地方,找他一起吃貓肉去!」

我笑著:「貓和人的內臟也分不出來,報警的那位也未免太大驚小怪了,貓又不能連皮吃,總要剝了皮下來,看到了貓皮,還不知道麼?」

傑美略呆了一呆,道:「噯,這件事倒很奇怪,沒有看到貓皮,那個人是一個老頭子,姓張,他搬家,所以將肉臟忘記拋掉了。」我道:「那就更不通了,一個人再愛吃貓肉,也不會在臨搬家之前,再去殺貓的。」

傑美又呆了一呆:「你說得對,或許,他是先殺了貓,再搬家的。」

我問道:「為甚麼?」

傑美道:「那個報案的人,住在他的樓下,說是那個張老頭,每天都敲敲打打,吵得他睡不著,他曾上去干涉過一次,第二天,那人就搬走了!」

我道:「傑美,你是怎麼處理這案子的?」

傑美反問我道:「你的古怪想像力又來了,你想到了一些甚麼?」

我聳了聳肩:「可以聯想到的太多了,隨便說說,那張老頭不斷敲釘子,可能是在釘一隻隻小木盒,而這些小木盒,放在一隻肉臟被挖出來的死貓的體腔之中,運到外面去。」

傑美和幾個朋友都怔了一怔,傑美道:「你是說,那張老頭用這個方法,轉運毒品?」

我笑了起來:「我絕沒有那麼說,這只不過是聯想的一個可能發展而已,也有可能,張老頭是一個標本的製作者,那麼,也需要不斷地敲打。」

傑美沉吟了半晌,才道:「無論如何,站在警方的立場,這件事已結束了,再要追查的話,只好留給想像力豐富的業餘偵探去進行了!」

我拍著傑美的肩頭:「小伙子,連你的上司傑克上校,也從來不敢這樣稱呼我!」

傑美忙道:「我絕不是有心奚落你,因為警方的確是找不到甚麼理由,再去查問人家了!」

他雖然立時向我道歉,事實上,我也並沒有惱他,只不過總覺得有點負氣,所以我一面笑著,一面道:「好,請給我張老頭的地址,我這個『想像力豐富的業餘偵探』,反正閒著沒事做!」

傑美顯得很尷尬:「你生氣了?」

我搖頭道:「一點也不,如果我生氣的話,我根本不會向你要地址,我會自己去查。」

傑美有點無可奈何,攤了攤手:「好,我打電話回去,問了來給你。」

他站起身來去打電話,一個朋友低聲勸我:「事情和你一點關係也沒有,你何必自找麻煩?」

我笑了笑:「或許在這件事情的後面,隱藏著許多令人意外的事也說不定,你想,那個張老頭每天不停地敲打,一給人家問一下,立即就搬了家,這不是很古怪的事麼?」

我的話,那幾個朋友都唯唯否否,因為他們都不是好奇心十分強烈的人,我知道,只有小郭在這堛爾隉A他一定是支持我的意見,可惜小郭剛結了婚,渡蜜月去了。

傑美在十分鐘之後回來,將一張寫有地址的字條,交了給我,我看了一眼,就將他放在衣袋中。這一天其餘的時間,我們過得很愉快。

而第二天起來,我已經將這件事忘記了,一連過了三五天,那天晚上,我送走了一位專搜集中國早期郵票的朋友——他拿了一張「三分紅印花加蓋小字當一元」來向我炫耀了大半小時。

我本來也喜歡集郵,大家談得倒也投機。在這位朋友走了之後,我翻了翻衣袋,忽然翻出了張老頭的地址來。

看到了那張紙條,我才記起了這件事,我連忙看了看錶,已經將近十二時了。

在這樣的時候,去訪問一個從來也沒有見過面的陌生人,實在是太不適宜。

可是我繼而一想,那個張老頭一直喜歡敲釘子,發出嘈雜聲,據傑美說,徹夜不停,所以才惹得他樓下的住客忍無可忍,上去干涉,那麼,我在十二時左右去見他,豈不是正可以知道他在幹甚麼?

一想到這堙A我立時轉身向外走去。

張老頭住在一種中下級的大廈中,走進了大廈門,我又看了看那張紙條,他住在十六樓F座,我走進狹窄而骯髒的電梯,電梯在上升的時候,發出一種可怕的「吱吱」聲,真怕電梯的鐵纜,隨時可以斷下來。

電梯停在十六樓,推開門,就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而我才一出電梯,就知道一定有甚麼意外的事發生了,因為走廊中的住戶很多都打開了門,探頭向走廊的盡頭處望著,在走廊的盡頭處,則傳來一陣呼喝詈罵聲。

我在走廊中略停了一停,看到F座正在有吵架聲傳出來的那一端。

我向走廊的那一端走去,只見一個穿著睡衣,身形高大、容貌粗魯的男子,正在用力踢一戶住所的鐵門,大聲罵著。

我來到了那男子的身後,便呆了一呆,因為那男子在踢的,正是十六樓F座,是我要來找的張老頭的住所。

那男子一面踢,一面罵:「出來,大家別睡了,你們總得有個人出來,不然我一直吵到天亮!」

旁邊有一戶人家,有一個男人勸道:「算了,大家上下鄰舍,何必吵成那樣!」

那男子氣勢洶洶:「這份人家,簡直是王八蛋,一天到晚不停敲釘子,從早到晚,聲音沒有停過,簡直是神經病,出來!出來!」

他一面罵,一面踢鐵門。

我聽得那男子這樣罵法,不禁呆了一呆,看來,我絕沒有找錯地方,那正是張老頭的住所,張老頭仍然和以前一樣,他躲在家中,不知道作甚麼事,終於又令得他樓下的住客忍無可忍了。

我不再向前走去,就停在那男子身後不遠處,只見F座的木門打了開來,一個老頭子,出現在鐵閘之後,神色看來十分慌張。

一見有人來應門,那男子更是惱怒了,他先向那老者大喝一聲,接著就罵道:「你是人還是老鼠?」

那老頭子的神色,看來也有點惱怒。

可能是門外那男子的身形太壯碩了,是以他只得強忍著怒意:「先生,請你說話客氣一點!」

那男子「砰」地一聲,又在鐵閘上踢了一腳,罵道:「客氣你媽的個屁,你要是人,半夜三更不睡覺,就算你今晚要死了,也不致於要自己釘棺材!」

那男子又罵出了一連串的污言穢語,接著道:「你是死人,聽不到吵聲,你問問左右鄰舍看,你這種人,只配自己一個人住到荒山野嶺去,他媽的,不是人!」

那老頭子的怒氣,看來已全被壓了下去,那男子還在撩臂捏拳:「你有種就不要進出,撞著我,我非打你這老王八不可。」

在這時候,我看出機會到了,我走了過去,對那男子道:「好了,先生,張老先生也給你罵夠了,他不會再吵你睡覺的了!」

那男子瞪著我,鐵閘內的張老頭,也以很奇怪的神色望定了我,因為他完全不認識我,而我卻知道他姓張,他自然感到奇怪。

那男子瞪了我半晌,又數落了好幾分鐘,才悻悻然下樓而去,看熱鬧的幾戶人家,也紛紛將門關上。張老頭的身子退了半步,也待關門,我忙道:「張老先生,我是特地來拜訪你的!」

張老頭用疑惑的眼光,望定了我,他顯然沒有請我進去的意思。

我又道:「這麼晚了,我來見你,你或許感到奇怪,我是由警局來的。」

張老頭皺著眉,仍然不出聲。

我隨機應變:「我們接到投訴,說你在半夜之後,仍然發出使人難以睡眠的聲響,所以,我一定要進來看一看。」

張老頭的神情,仍然十分疑惑,但是這一次,他總算開了口:「我再不會吵人的了。」

我笑了笑,知道不下一點功夫,他是不肯開門的,是以我立時道:「你用甚麼方法,明天立即搬家?」

我這句話,果然發生了效力,張老頭的神色,變得十分驚恐,他的口唇動了動,像是想說甚麼,但是卻又沒有說出聲來。

我恐嚇了他一句之後,立時又放軟了聲音:「讓我進來,我們可以好好談談,如果你真有甚麼解決不了的麻煩,我或者還可以幫你的忙!」

張老頭又倏地後退了半步,一面舉起手來搖著,一面道:「不用了,不用了!」

當他舉起手來搖動著的時候,我呆住了,而張老頭也立時發覺,他是不應該舉起手來的,他也呆住了,舉起的手,一時不知該如何掩飾才好。他的手上,沾滿了鮮血!

如果他不舉起手來搖著的話,由於鐵閘的阻隔,我是看不到他的手的,但這時候,他再想掩飾,卻是太遲了。我緊盯著他的手,張老頭的面色,變得十分難看。

我冷冷地道:「你在幹甚麼?為甚麼你的手上沾滿了血?」

張老頭有點結結巴巴:「那……不是人血。」

我道:「那麼是甚麼血?又是貓血?你又在殺貓了?半夜三更殺貓作甚麼?」

在我的逼問下,張老頭顯得十分張皇失措,他像是根木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他在突然之間,「砰」地將門關上。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