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MySky科幻網 >> 科幻作品 >> 衛斯理系列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少年衛斯理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轉載   發佈者:衛斯理
熱度360票  瀏覽1664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1月01日 21:49


(五)丈夫

冬日陽光所帶來的溫暖,還不足抵銷嚴寒。所以我雙手按在城牆上,還是冷得手指發麻。

城牆可能建於百年或上千年之前,早已不完整,我們所在的這一段,上半截爛了一半,只剩下十來公尺的一段,破縫中長滿了各種各樣的野草,早已枯黃。

是的,不是我一個人,是我們——我和祝香香。

我們用一個相當罕見的姿勢站在城牆前。祝香香背緊貼著牆,身子也站得很直。而我,就在她的對面,雙手按在牆上,手臂伸直,身子也站得很直,雙手所按之處,是在她頭部的兩邊,也就是說,她整個人,都在雙臂之內,而我們鼻尖和鼻尖之間的距離,不會超過二十公分

和自己心堻萲w的異性,用這樣的方法互相凝視,是十分賞心快樂的事,我不知道她怎麼想——想來她也感到快樂的,不然,她可以脫出我手臂的範圍,也更不會不時抬起眼來,用她那澄澈的眼睛望上我幾秒鐘,再垂下眼瞼,睫毛顫動。

如果不是曾經兩次被拒,這時,是親吻她的好機會。這時,我只是思緒相當紊亂地想︰我吻過她,我真的吻過她!雖然回想起來,如夢如幻,但是當時的感覺如此真實,而且,她和我一樣,同時也有這樣的經歷,這說明,那次經歷真的發生過!

那時,離我的「初吻」不久,還無法十分精確地理解這件事的真相,直到若干年之後,才恍然大悟,那分明是一次十分實在的靈魂離體的經驗——不單是我一個人,是我和祝香香兩人同時靈魂離體、相會、親熱的經歷!

雖然,為何會有這樣的情形發生,我至今未明,因為人類對於靈魂,雖然已在積極研究,但所知實在太少了!

那個冬日的早晨,我和祝香香用這樣的姿勢站著,已經很久了,兩人都不動,也不說話,在別人(尤其是成年人)看來,我們很無聊,但是我們知道自己的享受。

忽然,城牆上的破縫之中,一條四腳蛇,可能被燦爛的陽光所迷惑,以為春天已經來了,所以半探出身子來,可是它實在還在冬眠期間,行動不靈,一下子就失足跌了下來,落到了祝香香的頭上。

她伸手去拂,我也伸手去拂,兩個人的手,踫在一起,兩個人的動作,也都停止了,自然而然,她望向我,我望向她。

我用另一隻手拂去了那條知情識趣,適時出現的四腳蛇,祝香香並不縮開手,於是我就把她的手拉得更緊了一些。她低嘆了一聲,我忙道︰「就算你曾經指腹為婚,是有丈夫的,也不妨和好朋友說說話!」

祝香香的聲音聽來平靜︰「和你說話,只不過是不斷地接受你的盤問!」

我低嘆了一聲(那時侯,青少年很流行動不動就嘆氣,這就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境界,時代不同,現在的青少年,大抵很少嘆息的了)︰「心中有疑,總要問一問,好朋友之間,不應該有秘密!」

祝香香陡然睜大了眼睛︰「錯,再親密的兩個人之間,也存在秘密。人和人之間的溝通方式是間接溝通,所以必然各有各的秘密!」

祝香香的話,聽來十分深奧,要好好想一想,才會明白。我當時就想了好一會才接受,而且極之同意。

祝香香忽然又笑了起來(笑聲真好聽)︰「而且,你想知道的疑問太多了!」

我又自然而然地嘆了一聲,的確,祝香香這美麗的女孩子,整個人都是謎。早幾天,我曾對她說︰「你有詩一樣的臉譜,謎一樣的生命!」

祝香香的反應是連續一分鐘的淺笑,看得人心曠神怡。

雖然她一再表示我不應該多問,但是我天生好奇心極強(這個性格一直沒有改變過,甚至越來越甚),所以我還是道︰「有一個疑團,非解決不可,因為這件事,是由你而起的。」

祝香香十分聰明,她立時道︰「我不會說!」

我提高了聲音︰「你要說,因為你令我失去了師父!」

祝香香曾要求我帶她去見我的師父,接著兩人才打了一個照面,就發生了再也想不到的結果,師父從此消失,事情由她而起,我自然有一定的理由,要問明白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祝香香仍然緊抿著嘴,搖著頭,表示她不會說。

我把她的手握得更緊,並且想把她拉近來。可是別看她瘦弱,氣力卻相當大,那自然是她受過嚴格的武術訓練之故。我採取了迂迴的戰術︰「你不說也不要緊,我的武術師父走了,你的武術底子好,把你的師父介紹給我,我要繼續練下去!」

祝香香一聽,像是聽到了甚麼可笑之至的事,頭搖得更甚,俏臉滿是笑意。

我佯作生氣︰「這也不行,那也不說!」

祝香香不再搖頭,望著我,現出猶豫的神情,我心中一喜,知道人現出了這種神情,那是已經準備吐露秘密的了,尤其是女孩子,一有這樣的神情,就可以在她們的口中知悉秘密。

我不再用言語催她——催得緊了,反而會誤事。我只是用眼光鼓勵她,把秘密說出來,不論她肯說的是甚麼秘密,那總是一個突破,在她身上的許多謎團,有可能自此一一解開來!

她微微張開口,說了五個字︰「你不能拜我——」

她當然是準備一口氣說下去的,可是陡然之間,一陣十分陌生怪異的聲響,自遠方傳來,像是一連串的響雷,平地而起,而且正著地滾動,迅速向近處傳來。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真該死,打斷了祝香香的話頭,我們一起循聲看去,一時之間,竟不知發生了甚麼事!

城牆的不遠處,是一條古老的道路,這時,約在一里開外、隨著「雷聲」,塵頭大起,看來竟像是一個會發出雷聲的,其大無比的怪獸,正以萬馬奔騰之勢,向前衝了過來,聲勢霸道,懾人心魄!

「怪獸」來得極快,等到揚起的塵土撲到近處,這才看清,疾駛而來的,是十多輛摩托車。

摩托車,又稱機器腳踏車,也叫「電驢子」,在粵語系統中,叫作「電單車」。那是十分普通的一種交通工具。可是在當時,這種交通工具,並不多見,所以當塵頭大起之際,我竟不能一下子就明白那是甚麼怪東西。

忽然會有那樣的一隊摩托車駛來,事情雖不尋常,但我也決計未料到事情會和我有關。

眼看車隊捲起老高的塵土,疾駛而過,但是才駛過了幾十公尺,只聽得車隊之中,傳來了一下呼嘯聲,所有的車子,一下子轉了頭,又駛了回來,在十多輛車子一起回轉時,捲起了一股塵柱,看來十分壯觀。

車隊回頭之後,立時停了下來,停在離我們不到十公尺的路上。

我立即感到,這隊威風凜凜的車隊,有可能是衝著我們來的!

我從來也沒有見過這樣的車隊,難道是祝香香?

我先回頭向她看了一眼,只見她輕咬著下唇,臉色發白,現出十分不快的神情——可知我所料不差。

我轉頭去打量車隊,一看之下,不禁大是吃驚!

那一隊駕車而來的,除了其中一個之外,其餘的,竟全是穿著一色的黃呢制服的軍官,帽星、肩章上,都有閃閃生光的軍官標誌,看來個個神俊非凡,加上人人都戴著防風眼罩,看來更增神秘感。

那唯一不穿軍服的,頭戴皮帽,上身是一件漆黑錚亮的皮上裝,半豎著領子,下身是馬褲,長皮靴,帥氣之極,這樣的一身打扮,是絕大多數青少年夢寐以求的。

他首先下車,下車的時候,只是隨便把車推在地上就算。他向我們走來,我在看到他左右腰際都佩著手槍的同時,感到祝香香在我身邊,縮了一下,到了我的身後——這毫無疑問,是她需要保護的意思。

我想都不想,就踏前半步,表示了我保護她的決心。

我的性格,在分類上,屬於多血質。也就是說,行為上比較衝動,處事甚少深思熟慮,而是風風火火,想做就做。這種性格的人,在一些事情上會吃虧,但在另一些事情上,卻會佔便宜——天下本來就沒有十全十美的事,人的各種性格也一樣。

像那時,對方的來勢具有如此的聲威,雖然我看出那向我走來的人,年紀比我大不了多少,但是單是他腰際所佩的兩柄手槍,就足以使我不是敵手,若是我細想一想,一定拉了祝香香,三十六著,走為上著,溜之大吉,如何還敢一覺得祝香香需要保護,就挺身而出?

那個打扮得像威武大將軍一樣的少年(至多是青年)大踏步向前走來、我也毫無畏懼地向前迎去。祝香香一直緊跟在我的身後,這更給了我無比的勇氣。

一直到我和他面對面,近距離站定,我還根本不知道他是甚麼人,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那人連站立的姿勢都十分誇張,身子略向後仰,不可一世,他也戴著防風眼罩,所以不能看清楚他的面貌,不過我也可以感到,他的目光,只在我身上轉了一轉,就投向了我身後的祝香香!

我剛在想︰果然是衝著她來的!已聽得那人用十分囂張的聲音叫︰「香香,到處找你不見,為何在這堙H」

祝香香並沒有回答,我只聽到她發出了一下深深的吸氣聲。我這時大聲道︰「她為何不可以在這堙A是我約她出來的!」

那人暴喝一聲,伸手直指向我︰「你是甚麼東西?」

我們一對話,那十來個本來在摩托車上的軍官,有幾個已經下車,大踏步向前來。

我一挺胸,冷冷地道︰「我不是東西,是人,你又是甚麼東西?」

我面對的那個人,可能是平時驕橫慣了,行為十分反常,我的回答,當然不算友善,可是,卻是他無禮在前,又怎能怪我。而他接下來的行為,更是乖張,竟然一揚手,就向我臉上摑來!

他戴著十分精美的皮手套——他的衣飾、派頭,都不像普通人,自然是非富即貴的大少爺,但就算他是大總統的兒子,我也不能讓他打中!

他揮手揮得太肆無忌憚了,而且必然在這之前,未曾遭到過任何反抗,所以也就不懂得如何防範。他才一出手,我一揚手,已經抓住了他的手腕,就勢一轉,已把他的手臂反扭了過來。

情形在一秒鐘之間,起了劇變,我已把那人的右臂扭到了他的背後,把他制住了!

那人怪叫,好幾個軍官大聲呼喝,疾奔過來。那人左手一探,就去取腰際的手鎗,出手居然極快,眼看我無法阻止,一旁忽然有一隻凍得通紅的小手,早了一步伸過來,將手鎗摘在手中。

那人又是一聲怪叫,手僵在腰際,不知如何才好。

我一看到祝香香摘下了他的手鎗,不禁大喜,急叫︰「擒賊擒王!」

這時,軍官呼喝著,聲勢洶洶向前奔來,我已看出,那人反倒是首領,自然是要把他制住了再說!

祝香香聽得我的叫喚,把手槍在那人的額上指了指,向我作了一個看來很頑皮的笑容。我趁機大叫︰「都站住,誰也不許動!」

奔向前來的軍官立時收勢,奔在最前的兩個,收得太急,竟跌倒在地,十分狼狽。

那人又驚又怒,叫︰「香香,開甚麼玩笑!快和我一起走!」

我手上加了幾分勁,那會令得他手臂生痛,但那傢伙居然忍住了沒出聲,只是咬牙切齒地叫︰「香香!」

祝香香低下頭極短的時間,忽然抬起頭來,柔聲對我道︰「放開他?」

我呆了一呆,發急︰「不能放,這一幫不知是甚麼人,明顯對你不利!」

祝香香笑了一下,笑容看來有點勉強,她接下來所說的話,令我天旋地轉!她道︰「他們不會對我不利,他是我的丈夫,記得,我對你說過,指腹為婚的!」

我腦中「轟」地一聲,那人趁機用力一掙,被他掙了開去,他一脫身,立時掣了另一柄鎗在手,指住了我,我那時也根本不知道甚麼叫害怕,因為祝香香的話,我除了盯著她看之外,甚麼也不做。

那人又吼又叫,我也聽不清他在叫嚷些甚麼。

祝香香現出無可奈何的神情,她居然還記得不久前我問她的問題,只答了五個字,這時繼續了下去︰「你不能拜我的師父做師父,我的武術,是我母親教的——」

她說到這堙A忽然把聲音壓得極低,只有我一個聽得見︰「她就在那截城牆後面,我知道!」

我心緒亂極,實在不知如何才好,只聽得那傢伙一面揮著鎗,一面還在叫嚷︰「你敢不敢?敢不敢?」

我一口惡氣,正無處發出,立時轉頭向他︰「有甚麼不敢?甚麼我都敢!」

我一有了回答,那人反倒靜了下來,後退了一步,盯著我看,雖然隔著玻璃,也可以看出,他眼光之中,充滿了憤怒和兇狠。

這時,我也比較鎮定,知道自己一定是答應了他做一件甚麼事,可是由於剛才思緒太亂,竟沒有聽清楚他要我做的是甚麼。

年紀輕,行為有一股豁出去的勁,答應了做就做,有甚麼大不了的,所以也懶得再問。

那傢伙盯了我足有一分鐘,我也同樣盯著他,他這才一揮手,叫︰「香香,我們走!」

我正在想,祝香香怎麼會跟他走,可是他一轉身,向大路走去,祝香香竟然就跟在他的身後!

我又驚又急,一步跨出,祝香香轉過頭來,向我身後,指了一指,我轉過頭去,沒有看到甚麼,再轉回頭來時,已有軍官扶起了那傢伙的車,祝香香上了他的車,那傢伙上了另一輛車,一陣引擎響中,兩輛車先疾馳而去,其他的軍官,紛紛上車,老高的塵土揚起,名副其實,車隊絕塵而去!

我呆立著,任由塵土向我蓋下來,心中委曲和憤怒交集,驚訝和傷心交織,不知是甚麼滋味,也不知如何才好,更不知呆立了多久。

等到我又定過神來,日頭已經斜了,我一低頭,看到地上,除了我的影子之外,身邊還有另外一個細長的影子在——那也就是說,就在貼近我的身後,另外有人!

我疾轉過身,就看到了一個很美麗的婦人,正望著我,這美婦人叫人一看,就感到十分親切,我也立刻知道了她是祝香香的母親——剛才祝香香曾說過的!

一看到了她,我只覺得心中的委曲更甚,同時,也覺得心中不論有甚麼樣的委曲,都可以向她傾訴。我指著祝香香離去的方向,啞著嗓子叫︰「那傢伙……香香說那傢伙是她的丈夫!」

我一面說著,一面還重重地頓著腳,表示這種情形,荒誕之極!

可是,香香媽媽卻用祥和的,聽了令人心神寧貼的聲音道︰「是的,他們指腹為婚。」

雖然我對她很有好感,可是也按捺不了怒火,行動也就無禮起來,我指著她的腹部,尖聲道︰「你……你怎麼可以做這樣愚蠢的事,你知道現在是甚麼時代?你們這些大人,簡直……簡直……」

她打斷了我的話頭︰「我也認為這是大人的荒唐行為。那不是我決定的,是香香父親的決定!」

我忍不住口出惡言︰「他混賬!他沒權做這樣的決定。」

香香媽媽伸手按住了我的肩頭,柔聲道︰「小伙子,你又有甚麼權了?你能做她的丈夫嗎?」

我陡然張大了口,寒風灌進我的口中。要那個年紀的我回答這樣的問題,實在太困難了!

所以,我根本答不上來!

香香媽媽嘆了一聲,她這時的神情,又令我心頭亂跳!我見過的!在那枝鬼竹上,現出來的那個女人像就是她!一定就是她!

事情越來越離奇古怪了!

還有,那傢伙問我「敢不敢」,顯然是在向我挑戰,我想也沒有想就說「敢」,我是接受了一項甚麼樣的挑戰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換一張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作品

網絡資源